這個人類是多麼的善良,即使我上回咬了他,這回還給我吃東西,真是慚愧。

狗子還把知道,它已經一步一步落入了蘇小北的陷阱當中。

它很快就將地上的狗糧吃完了,搖著尾巴可憐叭叭的坐在地上。

蘇小北嘴角微微上揚,對狗子賣萌的表情,他已經免疫了,看著它只有可恨。

「小狗子,不要怪我無情,想吃好東西,當然要做好心理準備,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

愛你入骨,隱婚總裁請簽字 說著,蘇小北用剛才完成健身任務給的積分買了一塊肉。

這塊肉和普通的肉不一樣,它是哮天犬的兒子哮喘身上的肉。

一吻成癮:爹地求放過 「等到它吃完了我再告訴他那是他祖宗,嘿嘿()。」

蘇小北看著屏幕上的積分,心裡頓時抽搐了一下。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得到的積分,現在為了報仇一下又回到解放前了。」

…………

蘇小北蠱惑道。

「狗子,是不是還沒吃飽啊,想不想再吃點。」

「旺旺。」

「旺旺。」

「………」

小狗子興奮的搖著尾巴,不停的叫著,就好像是。

「我要。」

「我要。」

………

於是,蘇小北將買來的肉,放在了地上,小傢伙看見之後兩隻眼睛閃閃發亮,口水都出來了。

這一塊肉比它的身子都大,小狗子大口的吃著。

「吃吧,多吃點,看你一會知道了這是你祖宗的肉,你會不會吐出來。」

蘇小北暗暗的想著。

而狗子的心裡卻是,「卧槽,這肉真她媽香,這人類也太好了吧,我愛死他了,一會給他留一口。」

………

過了一會,小狗子終於停下了自己的嘴,只見它的肚子都圓了一圈,靠在哪塊肉上。

蘇小北試探著問道:「這回吃飽了嗎?」

小狗子舒服的打了個飽嗝,好像是在回應著他的問題。

蘇小北露出了邪惡的笑,小狗子看著感覺有點瘮得慌。

但是沒多想,「畢竟他剛才給了自己一塊巨大的肉,而且這肉比普通的肉更香,更美味,更有嚼勁。

「怎麼樣,你祖宗的肉吃起來還不錯吧。」

蘇小北笑眯眯的說道。

小狗子一開始沒反應過來,想著:「確實不錯,等等,這是我祖宗的肉???」

於是,小狗子拚命的叫了起來,它要不敢接受這個現實。

「別掙扎了,這就是你祖宗哮喘的肉,沒想到吧。」

蘇小北仰天大笑道,心情十分的舒暢。

小狗子一臉生無可戀的表情看著他,心裡在想著:

「我是誰?」

「我在哪?」

入骨暖婚:總裁好好愛 「我吃了我祖宗?」

接下來的一幕讓蘇小北大跌眼鏡,因為小狗子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變大。

變大之後,它又狠狠的吃了幾口肉,好像是專門給蘇小北看的。

「牛逼,我服了,真是一條生吃自己祖宗的狠狗。」

蘇小北忍不住在心裡吐槽道。

而小狗子是這麼想的,「你說是就是?我祖宗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

你隨便拿出來一塊肉,就想騙我,當我的智商是負的嗎?」

………

累了一天的蘇小北好歹吃了口飯就躺在床上睡著了。

女神的貼身男秘 ………

「滋溜」

「滋溜」

一道不和諧的聲音在屋子中響起。

蘇小北迷迷糊糊的睜開雙眼,看見一條狗正在他的臉上流著哈喇子。

嚇得他頓時坐了起來,小狗子也被他這猛然的動作嚇了一激靈。

可能這就是傳說中的殺敵一千自損八百。

「你幹嘛舔我?」

蘇小北冷漠的問道。

「旺旺。」

「旺旺。」

小狗子叫了兩聲,然後原地轉了轉。

「餓了,還是渴了?」

蘇小北有些不解,他實在看不出來這是什麼意思。

小狗子叫了兩聲之後,跑到門前轉了轉。

這回蘇小北明白了,「原來這小狗子是憋的啊,想出去溜達啊。」

當蘇小北站起來的時候,腿肚子傳來一陣的酸痛,咬咬牙,堅持著將衣服穿上了。

然後,他扶著牆慢慢的走進了廁所洗漱。

小狗子一直在他旁邊轉悠,隔一會兒還悲傷的叫兩下,意思好像是:「狗有三急,快點啊。」

………

終於,蘇小北慢慢的習慣了這種感覺,帶著小狗子下去溜達。

得到自由的小狗子滿心歡喜,帶著蘇小北瞎溜達。

給他一種感覺,「我這是在遛狗還是被狗遛!??

搞得怎麼我倒是像條狗???」 看著小區裡面其他遛狗的也是這樣,讓蘇小北心裡緩和了不少。

「行了,你這也差不多了,該回去了吧。」

蘇小北不耐煩的說道。

下一刻,傳來了狗的叫聲,不過這並不是小狗子在叫,而這一條狗是從草叢中竄了出來。

「旺旺!」

「汪汪汪?」

「汪汪汪汪!」

「………」

兩隻狗似乎在交流著,下一刻,小狗子卻跑到那個狗的後面,像個泰迪一樣。

蘇小北目瞪口呆的看著,不得不說,「這個小狗子確實是高手中的高高手,狗中的戰鬥機。」

最後,蘇小北實在是看不下去了,硬生生的將小狗子拽了回來,臉上寫滿了不情願。

回到家,蘇小北見父母全都不在家。

於是,他躺在沙發上和凌雪伊聊著天,小狗子就趴在他的旁邊怨恨的盯著他。

「嗷嗚。」

小狗子時不時哀嚎兩聲,那聲音那叫一個悲傷,不知道的還以為虐狗了。

「你再出聲我保證你永遠也別想知道昨天的肉。」

蘇小北警告著。

果然小狗子頓時安靜了,一臉生無可戀的趴在哪裡,而蘇小北就美滋滋的跟凌雪伊聊天。

「今天晚上有個拍賣會,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啊……今天啊……我爸說今天要去給我二姑奶過生日。

我要是不去,我爸那邊倒是沒什麼問題。

可是,你是不知道我那個二姑,仗著自己年紀大點就倚老賣老。

上回去看她的時候有事,忘了給她買東西,然後,她臉立馬就搭了下來,後來吃飯的時候就一直沒好氣的數落我。

說什麼「有錢了就忘了本,家裡的親戚都不說幫幫,外表鮮光亮麗的,內心其實不知道多麼骯髒,就像你拋棄了你的媽媽一樣…………。」

「比這更難聽的話還有一堆,後來想想我都不知道當初是怎麼堅持把飯吃完的。

要是這次不去的話,以後見面我不知道她要怎麼數落我。」

看到這裡,蘇小北已經懵逼了,他在蘇家沒滅門之前也遇見過這種情況。

不過,他們都是小輩之間玩玩鬧鬧,沒想到一個老輩竟然這樣為老不尊。

蘇小北想了想打出來一句話,想給她發過去,感覺又不太合適,只好刪了又重新再想。

「那你打算怎麼辦?」

「再看看吧,畢竟也是親戚,到時候撕破臉對誰都不好。」

「」ó﹏ò)。」

「那她要是做什麼出格的事你告訴我,不管我在哪我肯定過去。」

「好噠()」

………

蘇小北將手機扔到一邊,揉了揉眼眶,想起來今天的健身任務還沒做,不如趁現在趕緊做完,就算累了還能躺床上緩緩。

「1個。」

「2個。」

「……」

「199個」

「200個」

做完最後一個,蘇小北瞬間攤在地上。

「真是太難熬了。」

歇了一會之後,又開始進行

蹲起,今天比昨天還要慘,昨天好歹能做完。

今天剛做到一半,蘇小北的腿肚子就發軟了,只好扶著牆歇一會繼續做。

………

「呼哧!」

「呼哧!」

「真踏馬累啊,這個系統真是太喪心病狂了,一天兩天還湊合,這下去會出人命啊。」

「就這麼一健身,半天時間就揮之而去了,從8點開始的,現在都快12點了點頭,就這兩個小時的運動搞得我都快脫水了。」

蘇小北氣喘吁吁的吐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