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雲……」雷歐心頭一松,體力消耗殆盡暈了過去。

楚雲急忙上前一把扶住對方,看著受傷的村民對著希露說道:「你先帶雷歐回旅館休息吧,順便換身衣服。」

雷歐的鎧甲雖然沒事,不過裡頭的衣物卻被鬼火腐蝕,一碰即碎。

「啊?可是,可是男女授受不親啊?這不大好吧?」希露有些尷尬的看向楚雲。

楚雲笑著說道:「沒事的,他長得還行,你不吃虧的。」

「討厭啦老師,希露找個村民幫忙。」希露氣嘟嘟的說道。

楚雲聽到這提議急忙阻止道:「千萬別,其實……其實雷歐她是個女騎士。」

「啊?真的么?老師你是怎麼知道的啊?」

「咳咳~老師我見多識廣自然知道的。」 希露滿是懷疑的看向楚雲,不過最終還是選擇了相信自己的老師。

在獅鷲的幫助下,希露帶著雷歐提斯離開了現場。

楚雲看著剩下的村民從懷中取出治療用的藥劑,這些村民受傷不輕不過還有救。

這隻死靈生物通過吸收村民的恐懼情緒不斷成長,剛才大概是想最大化吸收恐懼后再動手殺死毫無反抗之力的村民。

「二階高級……而且會使用鬼火,要是繼續成長下去恐怕要進化為三階凋靈骷髏了。」

這隻骷髏怪如此狡猾,若是真的進階、進化到凋靈骷髏恐怕不僅是塞卡村就連周圍的塞卡城也會受到侵擾。

楚雲一邊思索著,一邊為幾名村民進行治療。

藥劑效果很強,剛喝下去沒多久,這些村民就恢復了過來。

普通人的身體強度低,以藥效來說恢復也快,不像高級職業者那樣需要耗費珍惜素材製作高級藥劑才有可能起到這麼快的效果。

這個時候大概是聽到戰鬥聲,村長也帶著一群膽怯的村民趕了過來。

村長在看到地面上雜貨店老闆和另一位村民的屍體時,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在得知兇手很可能真的是當初殺死的那個冒險者后,村長覺得這些人的死亡都是因為他造成的,內心非常自責。

看到村長到來,楚雲將傷員交給他們,隨後朝著旅店返回。

現在敵人已經被消滅,村子暫時恢復到安全的狀態中。

楚雲回到旅館的時候,希露又爬到了屋頂四處探查。

「希露,在看什麼呢?魔物已經死了,我檢查過不會有問題的。」

希露吐了吐舌頭說道:「老師的藥劑效果好持久,我想繼續體驗一下。」

不同於希露的藥劑只能持續50分鐘,楚雲的高品質藥劑足夠她心明眼亮到白天了。

「雷歐她的情況怎麼樣了?」楚雲繼續問道。

希露回答道:「她果然是個女騎士……我給她換上我的衣服了,現在在房間里睡覺。」

「咚!」

話音剛落地,雷歐所在的房間里便傳出異響。

楚雲急忙推開房門,只見雷歐身穿一套可可愛乖巧的粉色小熊睡衣。

不過由於希露的體型比雷歐小得多,規模也不在一個層級,因此到了雷歐身上頓時變成了緊身衣,將她的身材完美的展現在了楚雲面前。

o(Д)っ

「你,你這個混蛋!你快出去!」

雷歐醒來后便發覺不妙,自己的鎧甲居然被卸下了,而且還被人換了套衣服。

她不知道是誰幹的,只記得是楚雲救了自己。

一想到自己一直以來都是以男性身份出現在楚雲面前她就心亂如麻,急忙想要穿回鎧甲,只有隱藏在鎧甲里她才有安全感。

結果由於體力還沒恢復好,下床的時候差點摔倒。

楚雲聽到聲音衝進來后更是讓她肯定了自己的猜想,一時間羞紅了臉不知道如何是好只好先把楚雲趕出去。

楚雲有些尷尬的退出了房間,他還以為骷髏怪在自己來到戰場前就躲藏到雷歐的身上了。

「不過雷歐為什麼要隱藏性別? 爹地有病媽咪有葯 說起來她長得倒是挺不錯的。」楚雲喃喃自語道。

希露此時也從屋頂爬了下來,聽到楚雲的自語撅起嘴有些不滿。

「老師,有件事我不知道該不該告訴你……」希露雖然不滿,不過還是來到楚雲身旁小聲說道。

「哦,什麼事?」楚雲好奇的問道。

希露平時可是對自己從不隱瞞什麼都說的,今天居然有些猶豫。

「是有關雷歐的事。」希露皺起眉頭說道。

「說吧。」

希露深吸一口氣將楚雲拉到一旁:「本來這是女孩子家的秘密不該告訴老師的,不過我擔心會不會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所以覺得還是告訴老師比較好。」

「好了希露,別賣關子了,一會雷歐就要出來了。」楚雲已經聽到裡頭穿戴鎧甲的聲音於是催促道。

希露看了眼房門對著楚雲說道:「剛才我幫她換衣服的時候發現,她的身上有奇怪的垂柳狀紋路,就像鎖鏈一樣纏繞在她身上。」

「垂柳狀紋路?具體在什麼位置?」楚雲記憶中似乎有點印象。

希露繼續說道:「我看到的時候在四肢,不過當時正在一點點消失,或許最開始的時候更多,後來就全部不見了。」

「老師,你知道那是什麼嘛?」希露好奇的看向楚雲,在她心中楚雲就是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大賢者。

看到小希露滿是崇敬的目光,楚雲輕咳一聲說道:「一般來說若是詛咒的話是不會像你看到的那樣出現又消失,按照經驗來看這很可能是某種特殊封印。」

「那為什麼封印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呢?突然又消失不見。」希露的疑惑更甚。

「大概是感知到危險,所以身體為了保護她開始解除封印。不過隨著危機解除,這個封印又重新把她給封了。」

「不過這些都是為師憑藉多年的經驗淵博的精神作出的猜測,具體是什麼情況,本著科學探究精神,得親眼看到感受到了才能確定。」楚雲的聲音漸漸變小,因為此時方面已經重新被打開。

一名身穿鎧甲的騎士重新出現在楚雲和希露面前,雷歐的面容被隱藏在頭盔面罩之下看不出她的神情。

楚雲從血液感知上可以感受的到她心跳很快,想必心情有些緊張。

「雷歐,你終於醒了,剛才……」

「鏗!」

不等楚雲靠近,雷歐便拔出了長劍指向楚雲。

「你不要過來!」雷歐的情緒不大穩定。

她是個非常傳統的女孩,現在身體被楚雲看光,要麼殺了楚雲要麼……要麼就遠離他再也不和他見面。

但是她也知道這不是楚雲的錯,是自己隱瞞在前才造成誤會的,更別說楚雲還救了她,救了村子。

楚雲感覺有些好笑,他大概知道對方是誤會了自己。

「希露已經將你的情況告訴我了,你放心,我會為你保密的,不過你可以告訴我你的真名么?」楚雲委婉的告訴了她真相。

聽到這話雷歐不由看向希露:「你是帶我回來的么?」

「不是……」 「嗯?」

「是小雨啦,我可背不動你。鎧甲那麼重,我幫你換衣服都累死了。」

希露只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法師,之前還真是為難她了。獅鷲只把人送到門口,剩下的工作都是她一個人完成的。

聽到這話雷歐不由鬆了口氣,看向楚雲的目光恢復了正常。

「幸好是希露……不對,為什麼會是希露?」

「難道,難道他早就知道我的女的了?」雷歐看向楚雲的目光有些複雜。

剛才自己千辛萬苦都沒能打敗的怪物,在楚雲面前居然一個火球就解決了,有如此強大的力量看穿自己的真面目或許也是有可能的。

「不想告訴我的話就算了,反正以後再遇上也幾乎不大可能。」

這個世界可沒有網路和電話,像楚雲這種四處旅遊的人基本上沒多少機會和人再次相遇。,

聽到楚雲的話雷歐回過神來:「抱歉,我不是故意欺騙你們的,我叫蕾娜。」

「蕾娜,不錯的名字,挺適合你的。」

「老師老師,希露的名字適合希露么?」希露聽到楚雲誇獎蕾娜不由也問了起來。

「不合適,應該叫笨蛋希露才對。」

「討厭!不理你了!」希露不滿的吐了吐舌頭,一溜煙又爬上屋頂。

等到希露回到屋頂,蕾娜不禁笑道:「你們的關係真好。」

「呵呵還好,對了蕾娜,你好像是榮譽貴族吧?哪個城市的?」楚雲看著蕾娜胸前的勳章好奇的問道。

如果花錢可以買到的話,他也想買個貴族身份,現在他還是個黑戶。

對楚雲來說玩遊戲不開個VIP不開個心悅會員都沒興趣玩下去,既然在這片大陸上混,那麼買個貴族身份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更別說貴族可以帶來許多非常有用的特權,方便楚雲在大陸上行走。

蕾娜對於這個身份很是在意,楚雲一問起她便打開了話匣子。

「我是塞卡城的榮譽貴族,在幾個月前的魔物攻城中我殺死了許多魔物,城主大人為了嘉獎我特地向王國上報讓我成為塞卡城榮譽貴族的。」

「許多魔物?據我所知你應該是個中級騎士吧?」楚雲感覺有些奇怪。

中級騎士對於她這個年齡的少女來說卻是挺厲害的。

但是在塞卡城這種城市裡頭算不上頂級戰力,如果她都能在戰鬥中獲得榮譽貴族稱號的話,應該有許多人都可以得到。

「嗯,那次攻城的魔物等級相對較低,不過數量龐大。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力量就好像用不完,一直殺一直殺,殺到最後就把魔物殺光了。」

「有些奇怪的是,過程我不大記得了。聽他們說,好像殺了三千多隻哥布林。」

「嘶~」楚雲倒吸一口涼氣。

三千多聽起來不算多,可若是放在戰場上排列開來就有些嚇人了。

就算一秒鐘殺死一隻那也得50分鐘才殺得完,一般中級騎士早就沒力氣手軟了,這蕾娜卻能如此堅挺,簡直匪夷所思。

楚雲估計這和她身上的封印有關,之前的戰鬥即便自己沒有趕來想必蕾娜解除封印后也是可以戰勝骷髏怪的。

「蕾娜……你知道你身上的垂柳狀紋路么?」楚雲不是個喜歡遮遮掩掩的人,他直接開口詢問道。

蕾娜一臉茫然:「你說什麼?什麼垂柳狀紋路啊?」

蕾娜的神情不似作偽,心跳也沒有加快,看樣子她是真的不知道。

「這樣的情況你以前還遇到過么?就是說不記得發生什麼事,結果對手卻死光了。」

蕾娜看著楚雲有些猶豫,不過最後還是點了點頭:「以前遇到過山賊,我被打敗后就暈了過去。醒來發現山賊居然全都死掉了,本以為是路過的高手救了我,可是山賊的傷口卻是用我的劍造成的。」

「我想就算是高手也不至於非得用我的劍吧。」蕾娜不知道身上的紋路,但是對自己的身體狀況還是知道一些的。

「自從那時候開始,我的實力就開始快速提升……」

「你剛才說的紋路是怎麼回事?」蕾娜反問道。

楚雲將希露的話以及自己的猜測告訴蕾娜,蕾娜頓時驚訝不已。

「在遇到山賊前你遇到過什麼奇怪的事不?」

蕾娜眉頭緊鎖陷入回憶之中,突然,她眼睛一睜似乎想到了什麼。

不過卻沒有告訴楚雲,蕾娜又假裝思索了一陣子后開口道:「我也不記得了,剛才真是謝謝你了。」

聽到蕾娜轉移話題楚雲沒有追問,那畢竟是對方的秘密。

「不客氣,是希露求著我過去的,不然我還在看報紙呢。」楚雲指了指屋頂的希露。

「謝謝你,希露。」

希露其實一直在看楚雲和她交談,此時見到兩人看向自己急忙別過頭去,裝作沒看到。

「之前希露告訴我你的藥劑讓她可以夜視千米我還不相信,現在看來都是真的。」 美女的超級保鏢 蕾娜有些羨慕的說道。

鍊金術師是大陸上最受歡迎的職業之一,像她這樣的騎士雖然看似光鮮,實際上無論是鎧甲武器的保養還是戰馬口糧都需要很大開銷。

其實還有一個普通騎士缺少的開銷,那就是蕾娜的食量。

昨天楚雲請客的時候就足以到了,蕾娜的食量幾乎是普通人的三四倍!

職業者的食物都是比較講究的,食用高級魔物的食材對身體有益可以加快修鍊速度,長期食用低端食材反而會產生不利影響。

蕾娜幾乎每天都處在飢餓狀態,有時候恨不得把自己的戰馬給吃了。

「蕾娜,你怎麼一個人出來冒險,沒有加入冒險小隊或者傭兵團么?」

聽到楚雲的疑問蕾娜有些沮喪:「其實以前我還是很受歡迎的,可是自從我成為榮譽貴族后他們就不和我一起了。」

「不見得吧,有些冒險小隊里甚至有真正的貴族,他們不至於因為這個原因排斥你。」

「我也不知道,他們背地裡都叫我魔女……所以我才偽裝成男騎士外出冒險的。」蕾娜很是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