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別人白癡,對得起你麼?”墨羽嗤笑一聲,並沒有把青年這種威脅的話放在心上。

“你、你、你這個不知死活的小子,老子現在就殺了你,讓你知道什麼叫活閻羅!”枯瘦青年跳着腳,結巴的怒罵着。

聽着這邊的怒罵聲,周圍尋寶的人,也都是紛紛停下了手中的工作,一雙雙眼睛,吃驚的看着一身黑袍的墨羽。

對於獵絕傭兵團,衆人可謂是敢怒不敢言呢,這獵絕傭兵團並不能說是實力強大,但也是不弱,但獵絕卻是有着強硬的後臺,這纔是衆人所懼怕的。

“想殺我,你可不夠本呢,九重煉體境,別讓人笑話了。”墨羽平淡的笑着。

“愚蠢,殺你非要我動手麼,來人,給我剁了這個小子!”枯瘦青年很是狂傲的說着,揮手間,身後五名大漢,提着巨大的刀劍,快步的走了上來。

這人今天是要倒黴了,孤身一人,也敢招惹獵絕傭兵團。

一看這小子就是個獨行客,沒什麼勢力,這次是要栽了呢。

周圍的衆人都是低聲的議論了起來,眼神中帶着一絲不忍,更多的卻是認爲墨羽太過天真,在他們眼中,一個人,怎麼可能抗衡了一個勢力。

“你的依仗,就是這些人麼?”墨羽搖了搖頭,隨即,雙眼畫上了冰冷的殺機。

在這種地方,沒有狠手段,永遠只是被人欺負與打壓,墨羽深深的明白這個道理。

光芒閃爍間,漆黑的龍闕巨劍,已經是握在了墨羽白皙有力的手掌中,將龍闕巨劍抗在肩膀上,等待着對面的幾名大漢出手。

枯瘦青年的這幾名手下,實力也僅僅是凝魄初期、二重而已,但卻是在這外圍之地,有一個兇狠的稱呼。


又是五刀衆,這小子是要被剁成肉末了,唉。

不少人都是忍不住轉過了身軀,不想看到殘忍到令人作嘔一幕。

“小子,去死吧!”一名大漢暴喝一聲,提起手中的大砍刀,便是衝向了墨羽。

隨着大漢的出手,身邊的四名大漢,也是提起手中大砍刀,奮然而起,筆直的衝向了墨羽。

看着衝來的幾人,墨羽連身體中的玄力都是沒有運轉,高高的揚起黑色的龍闕巨劍,帶着斬天裂地的氣勢,席捲着氣浪,嗚咽着砍在了迎面而來,五把大砍刀上。

鐺鐺鐺……

五把氣勢洶洶的大砍刀,被龍闕巨劍輕易的一劍全部斬斷。

在五人衆急速誇大的瞳孔中,墨羽手握着龍闕巨劍,一個斜轉身,巨大的慣力,帶動着龍闕巨劍,一劍斜斬而出。

鋒利之極的劍刃,迅若被雷一般,在五人衆的咽喉上,皆是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傷口,鮮血,猶如噴泉,噴灑而出。

砰砰砰……!

五人衆接連不斷的倒地,鮮血有如小溪,順着山口,快速的流出,染紅了翠綠的青草。

衆人聽見了砰砰的落地聲,內心不由的都是一顫,但都是好奇的回過頭來,想看看墨羽的結果。

當衆人看到結果時,內心中驚訝的情緒卻是倍增,他們怎麼也是不會想到,會是這麼一個結果。

一直兇殘之極的五人衆,竟是在這個少年手中,連一回合都是沒有走出,便是被齊齊的割喉。

“你,你居然敢殺了五人衆,你死定了!”枯瘦青年驚恐的看着墨羽,極爲憤怒,但卻是不在那麼的張狂了。

“嗯?”

墨羽精神力一顫,一種異樣的感覺涌上心頭,雖然極爲的淡,但卻是讓的墨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眼角向着四周看了看,卻是發現了三名黑袍人,在以三角形的陣容,向着自己緩慢的靠近着,隱藏在身體中的邪惡波動,只是微微的泄露出一點,卻是被墨羽清晰的感知到了。

弒神殿!

“真是走到哪裏,都甩不掉你們呢!”墨羽低聲怒罵一聲,袖袍中的拳頭,以是緊緊的握起。

“小子,你想幹什麼,你不要跑,有本事你給我待這兒,你!”枯瘦青年瞬時怒罵起來,囂張的氣焰再次點燃。

此時的墨羽已經沒有閒心去理會枯瘦青年了,精神力感知到,三名黑衣人的實力都是強過自己,只有一條路,逃!

咻!

收起龍闕巨劍,風屬性的玄力擴散開來,腳下運氣諦絕殘步,身影猶如一道激光般,瞬間穿過兩名黑衣人的包夾。


嗖嗖嗖!

墨羽的逃離,也是將三名黑人的計劃打破,紛紛暴起,帶着嗚咽的疾風聲,直追向前方的墨羽而去。

“該死,好快的速度!”墨羽扭頭看向身後的黑衣人,漸漸縮小的距離,讓墨羽的內心徒然一緊。

腳尖點在半空的樹幹上,借力再次前衝,風屬性也是全力的減弱了墨羽的重量,可是仍舊是沒有拉開距離。

“第一道,一劍驚天下!”墨羽突然轉身,漆黑的龍闕巨劍奮力一斬,一道淡青色的巨大劍氣,有如驚鴻閃過一般,斬向三名黑衣人。

“雕蟲小技!”森冷的聲音響起,中間的黑衣人揮手間,一道藍色的匹練斬出,輕易的便是將墨羽的一劍驚天下撕裂,帶着驚人的鋒銳直逼向墨羽。

轟!


墨羽雙腳纏在樹幹上,身體一個旋轉,向着另一個方向疾奔而去。身後粗大的樹幹,轟然一聲巨響,化爲漫天的木屑,四散而開。

“小子,你跑不了的,受死吧!”兩名黑衣人,詭異的出現在了墨羽的兩側,握着森冷的劍刃,身後傳出了陰冷的聲音。

墨羽的身體以是緊緊的繃緊,面無表情的俊逸臉龐,帶着決絕的目光。

啪!

墨羽右腳點在樹幹之上,腳下一個扭動,身體已經是轉了過來,高高揚起的龍闕巨劍,青紅色的玄力化爲尖銳的利刃,伴隨着龍闕巨劍斬出。

轉瞬的攻擊,讓的身後的黑衣人猛然一驚,不過卻是沒有在意,右掌上藍色的玄力中摻雜着一些黑色顆粒。

一掌捏在鋒利的玄力劍刃上,硬生生的阻擋了下來,嘴角上不由的掛起了戲虐的微笑,不過卻是在下一瞬,轉變爲一絲驚訝。

咻!

一道近乎透明的精神力凝聚成的劍刃,緊接着風火劍刃後面,爆刺向黑衣人,帶着一往無前的氣勢。

“哼!”

精神利刃瞬間衝擊在黑衣人身體上,帶着黑衣人爆退數米。

黑衣人悶哼一聲,一縷鮮血順着嘴角滑落,隨即猙獰的笑了起來,顯然精神利刃並沒有重創黑衣人,只是造成了一定的傷勢。

“呵呵,黑暗御神師!”一張蒼白病態的臉龐冷笑着,死死的盯着急喘的墨羽。 “弒神殿,還真是一隻跟屁蟲呢,呵呵。”墨羽嗤笑一聲,面色冷淡的說着。

三名黑衣人面色並沒有什麼變化,只是戲虐的看着墨羽,就像是貓看着老鼠一般,及其的不屑。

“牙尖嘴利的小子,我們弒神殿爲了殺你,可是把蛇部成員都派出來了呢,不過誰讓我們命好,竟然率先找到你了,哈哈哈。”左側的黑衣人嗤笑一聲。

“老三,不該說的,不要說,否則別怪哥哥我心狠手辣!”中間的黑衣人面色一變,怒罵一聲。

左側的黑衣人瞬時老實了許多,只是看向墨羽的眼神越發的陰冷。

“殺了這小子,回去領賞,動手!”中間的黑衣人怒喝一聲,突然暴起衝向墨羽而去。

嗖嗖嗖!

三道利箭風流雲逝的射向三名黑衣人,席捲着颼颼的風聲,牢牢地鎖定着三人。

“找死!”

三把黑色的砍刀分別出現在三人手中,玄力運轉,猛然斬向爆射而來的利劍,轟鳴的爆炸聲響起,周圍的空氣,都是被攪成一個巨大的氣浪。

“快走!”遠處一個聲音傳來,帶着一些急迫。

墨羽看着被利箭暫時逼退的三名黑衣人,腳下用力點在地面上,身體化爲一道殘影,急閃向遠方而去。

幾個呼吸間,墨羽便是來到了手握弓箭的男子身邊,這是一個面向有些柔弱的男子,俊美的臉龐,讓的女子都是要羨慕嫉妒了,清澈的雙眼,看着墨羽單純的呵呵笑着。

“我們快走!”墨羽感激的向着男子一笑,隨即便是拉起男子狂奔向遠方。

兩人不停的在樹幹之上借力,然後高高躍起,身後的三名黑衣人卻像是跗骨之蛆一般緊隨上來了。

“箭雨技、萬箭破空!”男子有些稚嫩的聲音輕喝着,手中的白色弓箭卻是發出了強大的威力。

數百把銀光長劍,帶着純潔的白色爆射向三名黑衣人,溫柔的白光,卻是有着致命的力量。

“光明屬性的玄力!”墨羽心中俺吃一驚,這是繼阿瓷之後,墨羽遇見的第二名光屬性玄力者,對於這種極端稀缺的屬性,墨羽羨慕之餘,卻也是有些無奈。

光明屬性要有一顆純粹到水晶般的內心,墨羽自認自己是做不到了。

身後的三名黑衣人,看見乏着純白色光芒的箭雨,雙瞳不禁一縮,急忙閃躲起來,彷彿是有些懼怕一樣。

嗤嗤嗤!

有一些利箭卻是沒法躲過,擦過黑袍時,竟是發出了嗤嗤聲響,像是遇到了天敵一樣。

“好邪惡的力量!”男子英氣的眉宇微微皺起。

“快走!不要與他們交纏!”墨羽輕喝一聲,提醒着男子。

男子也是察覺到了那種實力的懸殊,隨即加快了疾馳的速度,兩人猶如一道流光,快速的穿梭在叢林之中。

再次回首時,以是見不到那三名黑衣人了,墨羽心中不由的鬆了一口氣,剛纔真是太險了,三名六重凝魄期,足以輕易滅殺自己了。

“在下墨羽,多謝剛纔的救命之恩了,請問閣下叫什麼?”墨羽一邊疾行,一邊說道。

“我叫白鶴,舉手之勞,不足掛齒。”白鶴清朗的笑着說道。

“那可不是舉手之勞,我墨羽的小命可是蠻珍貴的,今日之事,日後自當重謝的!”墨羽撅着嘴角,笑嘻嘻的說着。

兩人一路疾行,終於是在白鶴的引領下,來到了一處巨大的洞口前,十幾人站在洞口前,每個人都在忙碌着自己的事情。

但是看見白鶴回來了,衆人都是紛紛的起身,面帶笑容的走了上去。

“小弟,看你的樣子就知道了,別說了,青狼沒有捉到吧,又就會一個人來,每次出去你都能救回一個人,你真是救世主了。”一名妖媚的女子,有些氣呼呼的數落着白鶴,但是說了幾句,便是對白鶴無奈了,只好看向墨羽。

見到女子看向墨羽,白鶴有些尷尬的笑了笑,開始爲衆人介紹了起來。

“這位是我的姐姐,白琳,我們是斷空傭兵團,這位是墨羽。”白鶴白皙的臉上,小孩子一樣天真的笑着。

“諸位,在下墨羽,大恩不言謝,來日自會報答。”墨羽溫和的笑着抱了抱拳。

嫵媚的白琳隨意的擺了擺手,並沒有去在意墨羽的話,英氣清秀的眉宇卻是微微的皺了起來。

“小弟,這次你又招惹了哪一家傭兵團?”白琳翻着白眼說道。

“這次,很奇怪,遇見三名黑衣人,我能夠感知出,他們體內的邪惡氣息,非比尋常,極爲的陰暗狠毒,這種邪惡,是這些年來,從未遇到的。”白鶴揉着額頭,心中也是頗爲的奇怪。

“小弟,你救人這事,姐姐不反對,我們傭兵團,到處行走,結義除惡,行善天下是自然的,可是我們要是這次抓不到青狼,那麼我們便沒有金錢來支撐我們的團隊了,我們……”白琳說到最後,不由的低聲嘆起氣來。

剩餘的人也是面色憂愁的看向了白鶴。

“哦,又是錢,好吧,大姐,這次我保證完成任務!”白鶴無奈的拍了拍額頭,哀嘆的乾嚎着。

看到這一幕,墨羽不由的暗自笑了起來,手指輕撫着血紅色的須彌戒,感受着其中的那一團暗淡的紅芒,有些懷念起來。

“白鶴,錢的問題是小事情,我出五百萬兩贊助斷空傭兵團。”墨羽從須彌戒中取出一個須彌袋,隨手丟向白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