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楠慌張不已,大吼道

“來人,請太醫。”

揹着醫箱的太醫被內侍拉扯着來到了殿內,看見牀榻上面色灰白的國師頓覺不好。

“太醫如何?”

“臣無能,國師去了。”嘴裏發着苦,太醫重重跪了下來。

一個花瓶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身邊,司馬楠暴怒

“滾。”

王九此時已經脫離了王九郎的肉身,與王二滾在一旁看着這一幕。

穿書後我成了偏執王爺的黑月光 王二滾抱着王九的腿,唸叨道

“我都叫你不要擺什麼陣法了,要不然還可以多活幾年的。”

王九瞟他一眼,涼涼道

“活那麼久幹什麼?”

王二滾惡狠狠道

“當然是爲了二滾我可以多看幾眼美人了。”

王九:“呵呵。”

番外

——現代

幸姬,哦不,是單初亦在另一個時空呆了五年之後終於回到了現代。雖然在那裏呆了五年,可好在父母看來,她失蹤了兩個月。

單初亦簡直不敢想象,父母爲了找她付出了多少。憑空出現在明顯是租來的便宜房間,單初亦握着父母的手,泣不成聲。

“爸、媽,女兒回來了。”

雙親愕然的看着她,淚如雨下,嘴裏還念着

“回來了,回來就好。”

因爲碰巧這兩個月是暑假,再過幾天,單初亦就要去杭州上大學了。親戚們知道單初亦回來了紛紛來看她,也有人問單初亦這兩個月是去了哪裏,單初亦與父母一概緘口不答。統統說是在山裏迷路了,單初亦也確實是因爲出去旅遊而穿越的。

單初亦的父母在單初亦回來兩天後就去派出所銷了案,對找了她許多日的警察表示感謝。單初亦的父母沒有問女兒太多問題,她撲在了自己媽媽的懷裏痛哭了許久,抽噎着講出了自己的奇特經歷。

單媽媽心疼的摸着她長長的頭髮,自己的女兒,失蹤了兩個月卻擁有了五年的經歷。別人家女孩子沒有經歷過的苦,她卻挨個嚐了。

女兒回來了,單初亦的父母便重新去上了班。

坐在去往杭州的長途汽車上,戀戀不捨的朝父母揮了揮手。看着父母白了不少的鬢角,單初亦眼圈又紅了。

【番外未完】

作者有話要說:麼大家,昨天生理期,昏昏沉沉睡了一整天,想爬起來更新爬了好幾次,發現好難就放棄了QUQ

=3=總之今天的更新奉上

插入書籤 單初亦是歷史系的學生,她研究的歷史正是那個自己曾經呆了五年的時空,所以她所知道的,瞭解的比一般的教授都還深。年紀輕輕發表了不少令人震驚的觀點。

單初亦在建安住了一年多的時間,期間一直懷疑,謝七根本就是琅琊王九。

當最後謝七告訴他自己真的是王九郎的時候她還是被震驚的合不攏嘴。

謝七=王九郎

琅琊王九耶!她在那個時空的一大遺憾就是沒有見識一下這個衆人口中如同神仙一樣傳說的王九郎。

她想着,忍不住拍着桌子狂笑。

“姐賺到了,王九郎我愛你麼麼噠。”

“那個在拍桌子的同學請站起來!”教授怒道“請問你是對我的課堂有意見嗎?”

單初亦嚴肅着一張臉,認真道

“沒有沒有,絕對沒有。”

教授認出她是最近在學校很紅的單初亦來,冷哼了一聲。

“年輕人不要太氣盛,做人要低調知道嗎?”

單初亦:“叫獸說的對!低調低調。”媽蛋不氣盛是年輕人嗎?!雖然她的心裏年齡已經不能成爲一個年輕人了,但是你他麼有意見麼來揍她呀~

教授盯了她好幾秒,看她一副誠心誠意的模樣,終於放她坐下了。

單初亦好不容易熬到下課,一瞬間便狂奔出了教室。

留下一衆學生目瞪口呆的看着她決然而去的身影,臥槽,單初亦又犯病了!

單初亦坐在公園的樹下,小聲地嘀嘀咕咕

“王九郎當年失蹤的時候好像還跟着失蹤了一個侍衛,嗯……這是個好線索。”

不時走過的路人看到她神神叨叨的模樣紛紛好奇地看了好幾眼。

“王九,你看,這女孩是在做什麼啊?”

王九? 謀凰之天下為棋 單初亦的耳朵動了動,看向迎面走來的兩個男生。

兩個男生,都是高個子。一個看起來至少有一米八幾,另一個更高,一米九幾。

一米八幾的男生長得斯斯文文,另一個高個樣貌倒很是顯眼,俊極了,惹得身邊的小姑娘頻頻回頭。單初亦真怕她們等一下會撞上哪棵大樹,這樣丟臉可就丟大發嘍~

多看了幾眼,單初亦又繼續神神叨叨。唉,此王九非彼王九呀。

王九平平淡淡的看了單初亦一眼,扯了扯身邊的男生。

“吳邪,走了。阿姨再等就急了。”

“哦哦。”

有史書記載,謝七,公元283—308年。字安道(是晉惠帝賜號之字。)爲陝南建安人(今爲蘇玉京華人)。

少無名,後爲晉靈帝司馬楠之臣。聞其知天文地理,占星知命。竭力輔帝,帝霸後,嘔血而死。是一大忠大義者,晉惠帝后賜封忠義侯,厚葬之,隱之墓也。有言其墓在平南,不知真僞。

姓名:王九

性別:男

年齡:25【可更改】

身份:熊貓系統的宿主、晉國國師【本位面身份】、琅琊王九【本位面身份】

宿主成功完成主線任務“千古風流人物”,成功完成隱藏支線任務“寒門的逆襲”。任務獎勵各位面增加聲望20000點,位麪點數10000,獲得稱號【千古國師】(士人親和力增加)【我的男神】(魅力加成)

技能:溫柔一笑、舌燦蓮花

獲得場景:

【宴會入晨】

穿着寬衣大炮的王氏七郎向衆人悠悠走來,他白色的袖口隨着動作微微擺動,眉目如仙,溫潤無比。

如清風朗月,軒軒似朝霞舉。這王七郎的姿態,竟彷彿他是天上的仙人一般,而他走的,也是仙宮,衆人皆靜而無語,自慚形穢。

【逝後】

國師已去,建安城內一片縞素,百姓嚎啕大哭不止。晉惠帝對此並無異議,甚至還追封了國師。

晉惠帝端着酒杯,往天地間行了一禮,將酒澆在了這片曾經是國師鞠躬盡瘁的土地上。

酒香薰的他有些暈了,他彷彿又看見了當年的自己和王九郎。

“何爲君之所志?”

“輔佐明主,成就千古之名。”

【寒士子弟們的信念】

上品無寒門,下品無勢族。在這個最講究門第風骨的時代,謝七和鄭公的人生經歷成了許

多寒門子弟的勵志故事,鼓勵着他們。

海賊世界的火影 他們以堅定的信念告訴自己:出生寒門又如何?門第固然重要,可這個世界,終究還是能者居上的。

作者有話要說:單初亦:王九我給你跪了酷愛告訴我,泥的墓在哪裏

本章吳邪出現的空間屬於架空,看過一樂就行。盜墓番外在隔壁【摸臉】

注:前五章純屬作者給九哥裝逼用,沒什麼情節,自己也覺得很空泛,本想推翻重寫卻又爲難,唉……

已修改晉惠帝爲晉靈帝

插入書籤 王九醒來的時機不太妙,王二滾不在身邊不說,自己還變成了一個看起來只有五、六歲的孩子。而且擺在他眼前的,是一副極爲血腥的畫面,滿是斷指殘骸的草地和留了一地的斷腸、鮮血。

面容僵硬,全身發爛的怪物一跳一跳的向他靠近,如果不是在這種危急生命時刻的話,王九對這種生物一定會十分的感興趣。

雙眼緊緊的盯着它的動作一步步的往後退,退到了一定距離後拔腿就跑。

好在那怪物行動的速度不算快,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目標慢慢遠離自己,勃然大怒。舉起旁邊的石頭就往王九所跑的方向砸,令人所愕然的是那怪物的力氣,竟然把石頭扔出了十幾米,正中目標。

沒有了王二滾在身邊,王九的運氣似乎不太好……

王九被旁邊的飛來的樹木砸中,身體被打飛到空中,落在地上時硬生生的吐了口血。

不知道是不是因爲王九是本文主角所以命不該絕,在千鈞一髮之際只見一個身穿藍色道袍的道士拿着出現了。

兩人過了幾招,怪物不敵青年,幾下就被踹飛,“吱吱”的叫着逃走了。

青年道士本想去追,但是看到倒在地上的王九就放棄了。彎下腰把王九扶了起來,往他嘴裏塞了顆藥丸,眼神複雜掃視周圍,長嘆了一口氣:“王兄我有愧啊,沒能及時趕到救你一家。”

他從寬敞的衣袖裏拿出一個葫蘆來,把地上王家幾口人的屍體都收了進去。

王九被青年道士帶回了道觀,期間一直昏迷着,在精心調養了一個多月才能下牀走路。

道士本事高強,道號凌虛子,住在懸崖峭壁上的道觀上,是清風派的長老之一。凌虛子爲人表面嚴肅,內裏實則說白了就是一個老小孩,不屑門派裏的清規戒律,於是經常在外面遊歷,美曰其名拯救世人,而凌虛子平日裏最喜愛交些人間朋友。

王九寄身的這個小孩大名叫王安晏,他的父親正是凌虛子的好友之一。

凌虛子看着眼前這個面色蒼白的小孩子,有些猶豫要怎麼跟他開口他父母的事情。在遲疑之時,只見眼前的瘦弱的小孩從上爬了下來,朝他嗑了幾個頭。

“道長的大恩大德,安晏無以爲報……”

“你叫安晏?”

看着面前一個月來消瘦許多的孩子,凌虛子嘆了口氣,輕輕摸了摸他的頭髮。

安晏真是個好名字,如果不是這次的事情,這個孩子倒真可能會像他父親所取的名字那樣過的平靜安逸。

可惜啊…

凌虛子連忙一向嚴肅的臉上難得緩和了許多,連忙彎腰把他扶起來,問道

“你父母…都你可有其他親人?可以告訴我,我會把你送到他們身邊去。如果願意的話,你也可以跟着我。”

開玩笑,王九纔不願意被玄虛子送到王安晏的親戚那裏,那可就無趣得多了。據他觀察,這個玄虛子本領不小,長老?你什麼時候聽過有這麼年輕的門派長老?

據王九猜測,凌虛子不是用了法術固定住了容貌,把自己維持在青年時候的樣貌就是他本領很高,讓門派破例讓他成爲了長老。

總之,這兩種猜測到底哪一個是正確的,對於王九來說沒有絲毫影響,他的目的只是爲了研究這個位面裏各種法術。而呆在玄虛子的身邊,則方便了他做這種研究。

他低下頭,做出一副落寞的模樣。

“他們不會喜歡我的。道長是好人,我想留在您的身邊。”

說完,一臉期待的看向他。

被髮了好人卡的凌虛子心裏一樂,面上卻仍舊無比的嚴肅。 獨家盛愛:我的老公是暖男 用手順了順小孩頭上的軟毛,輕輕咳嗽了下,道

“那好,你以後就跟着我吧。”

看着近來悶悶不樂的小孩終於露出天真開心的笑容,凌虛子心中瞬間也輕鬆了許多。

“你父母我已經幫你安葬好了,就葬在後山,你身體好了後多去看看吧。”

由王九扮演的小孩聽了,笑容頓時收斂了許多。消沉的點了點頭,低低的應了一聲。凌虛子搖搖頭,跨出了門。

……

又是一個多月,在這期間王九的身體一直不斷的出現大大小小的毛病,就如這次,像是紙糊一樣的身體又出了毛病。

“師父,安晏怎麼了,他的身體好了嗎?”一個白白胖胖的小道童直直撞上了玄虛子的大腿

凌虛子板着臉:“這幾天好好修養就行了,你慌慌張張想做什麼?這像什麼樣子!”

小道童揉揉被撞痛的鼻子,委委屈屈的說道

“我只是想看一下安晏嘛…”

凌虛子臉色緩了緩,彎下腰捏了捏小道童胖乎乎的臉:“你和安晏好好相處,不要欺負他。”見小道童乖乖點頭,直起身“那你去吧,他現在正在裏面。”

小道童歡呼一聲,馬上溜了進去:“安晏,我來了!”

王九放下空了的藥碗,笑了一下:“道長今天沒有讓你練法術?”

小道童撇了撇嘴,乾淨利落的爬上了牀:“師父他老是這樣假正經,我都說了我不喜歡法術了他還逼着我。”

王九摸了摸他的腦袋,心裏其實也很喜歡這個天真可愛的小胖子,於是溫聲道:“天隨,道長是爲了你好,畢竟他只有你一個弟子。”

名爲玄陽的小道童哼了一聲,倒也沒有反駁他的話。因爲在玄陽心中,王九可比總愛欺負自己的師父重要多了。他從裏襯的裏掏出一個小玉瓶,遞給了王九:“安晏,你吃嗎?這是我從山下帶的糖丸,很好吃的。”

王九接過,倒出一兩粒扔進了嘴巴里,甜滋滋的味道在口腔漫開來。

玄陽眨巴着眼睛期待的看着他:“好吃麼?”

王九其實並不喜歡這種太過甜膩的東西,但是看着面前的小胖子這麼可愛,違心的說了句好吃。

玄陽聽了,身後的小尾巴簡直要翹到天上去了。

“我就知道,安晏你一定會喜歡的。”

增加了一些新人物和新情節~變動比較大,但是覺得舒服了多!大家覺得怎麼樣?下面有些情節變動很大,也請繼續耐心的看下去=v=

插入書籤 名爲玄陽的小道童哼了一聲,倒也沒有反駁他的話。 初妻爆料:總裁新婚如火 因爲在玄陽心中,王九可比總愛欺負自己的師父重要多了。他從裏襯的裏掏出一個小玉瓶,遞給了王九:“安晏,你吃嗎?這是我從山下帶的糖丸,很好吃的。”

王九接過,倒出一兩粒扔進了嘴巴里,甜滋滋的味道在口腔漫開來。

玄陽眨巴着眼睛期待的看着他:“好吃麼?”

王九其實並不喜歡這種太過甜膩的東西,但是看着面前的小胖子這麼可愛,違心的說了句好吃。

玄陽聽了,身後的小尾巴簡直要翹到天上去了。

“我就知道,安晏你一定會喜歡的。”

王九其實並不喜歡這種太過甜膩的東西,但是看着面前的小胖子這麼可愛,違心的說了句好

吃。

玄陽聽了,身後的小尾巴簡直要翹到天上去了。

“我就知道,安晏你一定會喜歡的。”

玄陽搖晃着兩隻白白胖胖的小腳,高高地舉起手心,“撲哧”一聲,在他的手心裏冒出了一小朵火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