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有貞貌似和歷代狀元不同,不喜歡出頭,比較默默,導致很多人都以爲他其實很一般。現在看,其實很不一般。

到了最後一個燈籠了,場內的人都知道那是永樂寫的。禮官未念題面前,底下一羣人已經先悶笑,打算等着笑話永樂。

太后都有點害怕地喟嘆一聲,生怕這孩子受了打擊,本就是打擊夠多了。

哪知道題面念出來後,那些笑的人全啞了聲音,全場那個安靜,只剩下風吹拂萬壽湖面的微瀾,象徵所有人心裏頭的驚詫。 94 賭約

圓溜溜的一個圈,無手無腳地上滾,它在前面拼命跑,你在後面趕緊追。

是什麼?

西瓜?球?

不是,都不是一個圈。

聽着都糊塗了。從來沒有聽過的東西。

萬曆爺皺起了兩道半邊花白的鬚眉。太后和皇后,都頗顯意外地看了下小胖妞。

這孩子,不是除了胖,什麼都不會嗎?

“她這出的什麼題目?亂來嗎?這妞是不是腦子進水了?這是什麼場合?竟然想着糊弄皇上太后皇后嗎?”

孫紅豔等一幫人在底下議論着,打死都不信,小胖妞能出了一個所有人都回答不上來的燈謎。

可是,過了片刻,沒有人舉手回答。因爲淺而易見的西瓜橙子等答案,要是隨意站起來說,會被皇帝嫌棄你是不是傻子。

西瓜、橙子掉了就掉了,沒有必要追。至於球,也不是個圈。

沒人想的出來,真成了謎了。

禮官站在那兒都窘住了,怎麼辦?第一次遇到真沒有人回答出來的題面,反而不好交代了。

魯王妃當時還沒有想到這是自己女兒做的真能難倒大夥兒,提心吊膽生怕這又是什麼人出的套,保準等會兒所有人要嘲笑她女兒。手指頭的繡帕用力地揪緊。

比起自己母親,永樂郡主顯得淡定多了。因爲,李敏把話都告訴她了。在前面的人忙着猜燈謎的時候,李敏獨自給她上了不少課。小胖妞現在胸有成竹。

萬曆爺那一眼瞟過了朱永樂的臉,對方的淡定從容讓他眉頭一挑,一拍大腿,樂道:“朕還真是猜不出來。在場的愛卿,有誰知道謎底的嗎?”

皇上都自己說自己猜不出來了,底下人哪怕有五分的把握都不敢輕易冒險出這個頭,答不對要挨皇帝說。況且,這題真的挺難猜的。最少他們想了很久,都想不出會是什麼東西是自己見過的。

“都不知道?”萬曆爺高高聳起的眉頭表現出驚訝,隨之,更樂了,“沒想到朕的郡主,朕的親侄女這麼有本事。來!郡主,你起來給大夥兒說說謎底。”

太后和皇后跟着一塊兒點頭,都對謎底有着十分的盼望。

朱永樂站了起來。當她站起來的時候,很多人突然發現,這個小胖妞變了樣,彷彿全身罩住了可以吸引人的光芒。這在以前,想都不用想的。

其實仔細看,小胖妞除了身材胖了點,自己父母長相又不差,五官長得也算有模有樣。

孫紅豔見對面的青年才俊都注目着朱永樂了,咬死了嘴脣:這個該死的小胖妞,是突然得到什麼神人的幫助了?否則,自己怎麼可能想出這樣的謎題?

福樂公主的眼睛,眯了眯,從朱永樂的背影挪到了朱永樂身邊的李敏。

李敏吃着茶,好像現在發生的任何事都與自己無關。

“說吧,永樂。”太后溫柔慈祥的話聲傳過來,像是安撫小胖妞一樣。

朱永樂點了點頭,張開脣瓣,吐字方準說:“淮揚一帶的民間,有這樣一項傳統的遊戲,叫做滾鐵環。回皇上、太后、皇后娘娘,這正是臣女所出題面的謎底。”

“哦?”萬曆爺的圓珠瞪的圓圓的,“有這樣東西嗎?朕怎麼以前都沒有聽過。”

場內隨着萬曆爺這一聲,也是質疑聲一片。深居閨中的千金小姐,從沒有下過民間,出過京師,怎麼能知道下面小鄉小村裏的民情。會不會是瞎掰的?

對此,太后爲公平起見,對萬曆爺說:“皇上,要不,你找朱公公問問?朱公公不是來自淮揚一帶嗎?”

萬曆爺的掌心,啪,打了大腿:“太后這個建議正合朕的心意。朕既是不能袒護自己侄女有偏私之疑,又不能草率否決了爲求證是虛僞的謎題。此題關係民生,朕怎能隨意否決朕的子民的智慧。”

耳聽萬曆爺將民間遊戲都提高到民間智慧去了。說明萬曆爺這人,平常喜歡出遊,也喜歡看民間各種各樣的小玩意兒。而像是這樣博學多識的老皇帝,都能不知道滾鐵環,能被永樂郡主說出這樣的謎題考倒,萬曆爺心裏一邊感覺是受晚輩教育了,有些欣慰後生可畏,另一面,自然有些質疑是真是假。

朱公公接到皇上旨令,從後面走了出來,跪下道:“皇上,奴才遵皇上旨令,不知道皇上有什麼話要問奴才?”

“朕記得你出自淮揚,有沒有聽說過滾鐵環這樣一項東西?”

朱公公點頭的那一瞬間,想必能讓現場許多人發出尖叫。

這怎麼可能?

萬曆爺都驚噓一聲:“朕都沒有聽你說過。”

“回稟皇上。滾鐵環,是祖先流傳下來的,據記載,在奴才家鄉那一帶,流傳有幾百年之久了。不過只是民間小孩子玩耍的一樣遊戲,鐵環比較大,可能因此沒有流傳到京師。”

“可是,永樂你怎麼知道的?” 曖昧遊戲:總裁快閃開 萬曆爺吃驚的是這個,二門不邁的朱永樂,怎麼會知道去到淮揚的民間習俗。

淮揚,離京師很遠。況且,連朱公公在京師這麼多年都沒有和人提過,說明,這東西真是不引人注目,所以,淮揚的人或許知道,也懶得宣傳,根本提都不提。

場內各種質疑的目光再次集中於朱永樂。

再看看朱永樂身邊可能幫朱永樂作弊的人,只有魯王妃。

這要說到李敏藉機先尿遁了,躲到了一邊去。而能記住她在永樂身邊坐着的人並不多,除非從一開始已經一直在關注她的人。

萬曆爺一樣在腦海裏忽然閃過一個什麼樣的念頭,眼角一轉,轉到了王爺位子上坐着的朱隸。朱隸神情緘默,好像對場內發生的任何事都不關心,看起來,也不像是知道些什麼。

“是郡主出的題面嗎?”李大同身邊的同僚,都忍不住出聲,“李大人,會不會是你們家二小姐幫永樂郡主出的題?”

李大同心裏同樣懷有疑問,想必這個場內和他這樣想的人還有許多。

“李大人,您這三個女兒,看來沒有一個遜色的。而且,您以前說的最差的二閨女,看來反而是最出色的,博學多識,什麼都知道。”

李大同聽到這樣的話卻高興不起來,每次二女兒出風頭,明明以前是個病癆鬼誰見誰討厭的人,現在大出風頭了,只會讓皇上聯想起他李大同居心叵測藏着千金欺騙君皇,這個罪跳到黃河都洗不清。眼看萬曆爺這個質疑的眼神又不對了。

朱永樂不知道李敏走了,否則可能心裏心虛了,好在李敏之前告訴過她,不管怎樣,只要盯着前面看說話,千萬別回頭,回頭的話就完了。朱永樂照着李敏說的話做,繼續回答皇帝的問話:“回皇上,臣女之所以知道滾鐵環,是由於讀過竹公遊記這樣的書。按照竹公遊記裏記載的,滾鐵環雖然只是個民間遊戲,可是,有利於鍛鍊孩子手腳協調性,有益身體健康,是值得推廣的一個遊戲項目。因此,臣女才膽大地在燈會上出了這樣一個題面,希望皇上能親自推廣民間項目,全民健身,子民們身強體壯,也是皇上之福,皇上千秋萬業永垂不朽。”

越說,小胖妞聲音越是有力,暫時忘了這些話是李敏教給她的,她只是拿來背書。朱永樂鏗鏘有力的聲音加上自信的表情,宛如在這個筵席上突然出現的一顆嶄亮的明珠,所有人只看的聽的目不轉睛。

有誰能知道這個小胖妞,原來不止博學多識,而且是,一位憂國憂民的郡主,心懷皇帝大業的郡主。

萬曆爺的眼睛早已跟着亮了,他最喜歡才女,尤其這個才女是自己親侄女,怎能不樂。興致地追問底下的人:“有誰知道竹公遊記?”

這又是萬曆爺不知道的。萬曆爺感覺深深的,再次被晚輩受教育了。有點高興,有點難堪。急迫的目光掃向底下一羣大臣。

幸好這次有大臣知道這樣一本書,站起身回答說:“此書微臣略有耳聞,但是此書剛在京師裏上市不到半個月的書。”

說明朱永樂行啊,博覽羣書,時刻關心最新出版的書籍,沒有騙人,是才女,真正的才女!

萬曆爺心裏像煮沸的鐵鍋一樣,沸騰了:“朕這個郡主,體恤民情,博學多識,堪襯朕的心意。”

底下沒有一個人敢說不是。

“太后,您意下如何?”萬曆爺最終沒有忘記賞物是來自太后,雖然他自己也可以賞賜朱永樂,不過一開始說好了,評選優勝的人是三人。

太后當然樂意給小胖妞一個賞賜,一直看着這孩子蠻可憐該討人喜歡的,給了賞賜,永樂也比較好找夫家。太后對萬曆爺點了點頭:“哀家看這個孩子也喜歡,只是平日裏沒有想到這孩子的心如此細緻,雖然默默無聲,不喜歡高談闊論,可女子本該如此,知書達理,藏才於裏,關鍵時候,能給皇上出謀劃策。哀家看,郡主有幾句話說的極對。百姓身強體壯,是皇上之福,更不用畏懼任何人敢進犯我大明疆土。”

“是,是。”萬曆爺有了太后這句話,更是無需顧忌了,“朕這就採納了郡主的建議,下旨推廣滾鐵環。不過,朕要先好好看看竹公遊記這本書,還有,讓朱公公給朕講講是什麼樣的。”

朱公公磕着腦袋:“奴才遵旨。”

皇后一句話都沒有說。

優勝自然是要屬於朱永樂了。沒人懷疑這點的時候,誰想到,會有人突然之間站了起來。

“父皇。”

站起身的人,是福樂公主。

福樂公主剛開始才被萬曆爺誇過,爲萬曆爺膝下一幫孩子中最出名的才女,最璀璨的明珠。突然之間,這頂桂冠似乎要被朱永樂搶了過去。底下人只要想到這一點,都覺得福樂公主是心有不甘。

只是,很多人不知道,福樂心裏不甘的哪裏是永樂。這個小胖妞壓根進不了她眼裏。她知道,她早就在看了。在所有人猜燈謎的時候,她知道,那個尚書府的二小姐,搶了她心目中男神的女子,對那個小胖妞都說了什麼。

這個尚書府的二小姐還真的可笑至極。怎麼?想扶這個小胖妞上位嗎?我偏偏不合你意。拆穿你。讓小胖妞下不了臺,順帶把你拉出來,讓小胖妞怨恨上你。

生平最討厭像李敏這樣的人,自己不怎樣不說,不是一直帶着病癆鬼的稱呼嗎?居然自己不怎樣還想着扶持小胖妞?

以爲自己是什麼人!

福樂冰冷的一雙眼神直射到朱永樂臉上時,那股寒意,讓靠近她身旁的人,都能不寒而慄。更何況,福樂這雙眼,同時落在了回到席上的李敏。

“四公主,有什麼話想對朕說嗎?”萬曆爺對自己女兒自然是疼愛有加,詢問。

“父皇。”福樂福身,“福樂想問郡主幾個問題。”

凰主霸權:公主挽城 “怎麼,四公主是對郡主奪得頭名覺得心有不甘?”萬曆爺是樂得看底下子孫再怎麼鬥鬥才,何況,這公主郡主,都是他剛纔點名誇獎過的才女。

“父皇。”福樂說,“女兒不過是剛好之前也有耳聞竹公遊記這樣一本書,只是剛好未讀完。”

“哦,你也看過竹公遊記?”

“是。”

場上的人一聽,這兩位才女分明是要鬥上了,樂得旁觀熱鬧。

福樂篤定,這個小胖妞,根本沒有看過這本書,不過是聽李敏說過而已。而這本書,剛好她福樂在昨天翻過幾頁,來考這個小胖妞拆穿這個小胖妞最好不過。

“請問郡主,知不知道什麼是鎮江三怪?”福樂挑出了書中間的一道題,想必這個小胖妞,肯定不知道。看書一般看頭看尾,哪能想到中間。只有她福樂,看書有一目十行的本事。一點時間,足夠她翻了半本書。

鎮江三怪這東西,場內有些大臣文人知道,對大多數女子而言,是根本沒有聽過的名詞。也只有博覽羣書的才女能答得上這個問題。

魯王妃擔憂的神色,落到自己女兒臉上。哎,她早知道不行,有問題的了。所以,剛纔皇上誇獎自己女兒時,她才憂心忡忡,不敢太過高興,怕高興早了。

瞧瞧,這不有人看她女兒出風頭不順眼,開始刁難了。她女兒真有本事,她就不用擔心了。可永樂只有幾根斤兩,她很清楚。

什麼博覽羣書?她女兒真是會讀書的嗎?魯王妃從沒有覺得是。

大家看衰的眼神在落到朱永樂時,沒想到朱永樂脫口而出,滑溜溜地答道:“鎮江有三怪,說的是,自古名城出名食,《三怪謠》:香醋擺不壞、餚肉不當菜、面鍋裏面煮鍋蓋。四公主,本郡主所答的,可有不對之處?”

福樂一愣,有些沒能回過神來。這個小胖妞,莫非真是讀過這本書,從頭到尾讀過了,所以,連她刁鑽的問題都能回答上來。

她要不要見好就收?不,不甘心。

福樂嘴角噙出一絲寒意,她這就出個出其不意的:“郡主確實博學多才,令本公主十分欽佩,本公主再問郡主一個問題,既然郡主都聽過什麼是鎮江三怪了,敢問鎮江第二怪之中,餚肉不當菜指的是哪道菜?”

你能背名,但是,能不能背出裏面的內容,這可就不容易了。

“水晶餚蹄。水晶餚蹄肉色鮮美,皮白光滑晶瑩,滷凍透明,肉質清香而醇酥,肥而不膩,瘦不嵌齒。”

見朱永樂又是對答如流,福樂咬緊脣角堵上勁了:“郡主知不知道什麼是社種?”

“天工開物這本書,早已揚名四海。社種說的是,稻穀溼種之期,最早者春分以前,名爲社種,爲遇天寒有凍死不生者。”

兩個人你來我往,不經意間,福樂問了有十個問題,卻沒有一個能問倒朱永樂。衆人全都看到瞠目結舌,好像從來沒有認識過朱永樂這個人,這是平生第一次見。

連萬曆爺、太后、皇后,一塊都睜大了眼睛。

只見朱永樂每回答對一個問題,福樂彷彿敗下一陣,沒過多久,福樂額頭上出現了晶瑩的汗珠。她想不通,這個永樂是怎麼了,這個小胖妞怎麼能回答出這麼多問題,這個世界莫非是瘋了嗎?

她福樂宮裏才女第一的名稱,莫非在今夜要送給小胖妞了?

在福樂想到這點而害怕起來略有遲疑的時刻,朱永樂忽然衝她進了一步:“不如本郡主問四公主殿下一個問題。”

問?想問她什麼?

福樂忽然心頭裏一絲着慌。

“請問四公主,知道不知道什麼叫做木棉車牀王?”

木棉車牀王?

愣了,怔了,全場的人再次傻眼了。

這一回,不要說萬曆爺一個人,底下,像朱隸、太子、三皇子、八皇子等,乃至李大同,都基本可以斷定,這個朱永樂,肯定是受到了李敏的教育了。

“嫂子還真是——”朱理就坐在朱隸後面,袖管抹了下自己頭上的汗,剛纔朱永樂和福樂的對峙,看到他一如他人那樣的緊張專注。以前他都不怎麼關注這個小胖妞,小胖妞這回能一飛沖天,他清楚這裏面李敏的功勞功不可沒。雖然,李敏是怎麼教小胖妞短時間記住這麼多的,或是說,李敏早猜到福樂能出什麼題。

要真是這樣,他這個大嫂,太可怕了,真正令人感到恐怖的才女。

朱隸深沉的眸子,像是在對面妻子平淡如雲的素容掃過,她究竟還有多少令人震驚的東西沒有展現出來。不知道爲什麼,她展現的越多,會令他心裏莫名其妙只多了一份焦慮。

因爲,她讓他感覺她像天上下凡的仙女,不然,怎麼能知道這麼多,其他人想都沒有想過的事。

她究竟是誰?

尚書府的二小姐,那個病癆鬼?

福樂是呆若木雞,在衆目睽睽之下,吃了個啞巴虧。她問了朱永樂十個問題,沒有能難倒朱永樂。結果小胖妞一個問題立馬把她問倒了。

突然之間的恍然大悟,福樂像尖刀的眼神戳到了李敏的背上:這個可怕的女人,是一早算計到她會出來挑戰朱永樂嗎?所以給朱永樂灌輸那麼多,然後,引誘她福樂出場,讓她福樂難堪!

是這樣不會有錯的了。

福樂百分之百確定。

萬曆爺沉着臉,臉色裏頓有幾分沉色下來,可是,耳朵卻一直沒法從朱永樂的話裏移開。朱永樂說的每一句話,都對他有一種致命的吸引力。

朱永樂說:“皇上,水利乃萬民之本,百姓生命生計所繫。江淮今年的大水,導致饑民流離失所,國家財政損失嚴重。而運送兵糧,從南到北,耗資耗財,還不如原地興修水利,開墾荒田。這都是寫了棉花種植技術以及介紹木棉車牀王的老先生,正在編纂的一本書。皇上倘若能請到這位先生入宮繼續編修此書,造福社稷百姓,主持水利之道,豈不是更好?”

萬曆爺掃過底下的文武百官,這個話,竟然是由一個郡主說出來的,而不是大臣說出來的。

太后突然一聲嘆笑:“永樂,來,讓哀家好好看看你。”

誰贏誰輸,一目瞭然了。

福樂輸到,可以是無地自容。所有人的目光,光鮮的光芒,全在朱永樂一人頭上了。她福樂,像是被丟在了黑暗裏角落的東西,沒人注意。這樣還好,只怕沒過多久,嘲笑聲會傳到駙馬爺府上了。

她和駙馬的感情本來就不怎樣,因爲這個駙馬不是她自己挑的了,對駙馬和駙馬一家都十分嫌惡。現在,她不是那個才女福樂了,駙馬會怎麼嘲笑回她,可想而知。

朱永樂一步步謹慎走到太后面前,跪下來,雙手接過太后的賞賜。小胖妞努力控制住自己小圓臉上的激動情緒。渾然不知,皇帝、太后、皇后深思的目光,都是掠過她頭頂,到了另一人身上。

李敏宛如隱身人一樣,在人羣裏動也不動,沒有任何的動靜,讓人根本猜不出來,她究竟有沒有和朱永樂透過氣。

賞賜完,太后像是貼在朱永樂的臉上,仔細地瞧了瞧,低聲問:“永樂,告訴哀家,你之前,這些書都是你自己看過的嗎?”

“回太后,是的,臣女不喜歡詩文,比較喜歡看野史與民間習俗。臣女屋裏,留有一些木工作品。倘若太后娘娘喜歡,臣女可以帶到宮裏給太后娘娘看,只怕太后娘娘看了覺得臣女的東西粗糙不能入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