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人一邊說着,一邊朝寢室方向走去。

由於路上人比較多,聶無雙乘坐的奔馳商務行駛的較爲緩慢,肖遙跑出校門的時候,奔馳商務也剛好被堵在了校門口,並沒有駛離,肖遙鬆了口氣,趕緊掏出車鑰匙,走向停在尤禿子店門口的奔馳G500。

他並不知道,他與蕭飄然狂奔追車的舉動,坐在別克商務車內的聶無雙其實都看在眼裏,聶無雙淡淡一笑,自言自語地說:“這小子,倒是挺有義氣的。”

司機聽到他在說話,忙問:“少爺,您有什麼吩咐?”

“沒什麼,待會路上你儘量把車開慢一點。”

“是!少爺。”

……

肖遙剛上車,蕭飄然也拉開車門坐進了車內。

“臥槽!你怎麼也跟來了?”

蕭飄然衝他嫣然一笑,“我得保護你啊。”

“誰……誰要你保護了!快從我車上下去。”

蕭飄然嘴脣微微一翹,

“我不管!我一定得跟着你,你可是預言中能夠拯救我們妖族的人,我必須保護你的安全。”

眼看聶無雙的奔馳商務漸漸駛遠,肖遙顧不得再與蕭飄然爭吵,只得說:“哎!你願意跟着就跟着吧,把安全帶繫好了。”

他說完,立刻發動車子,跟在了那臺奔馳商務的後面。

路上,蕭飄然衝肖遙問道:“待會你打算怎麼做?”

wωω▲ ttka n▲ C O

“當然是讓聶無雙把米兔放了。”

“如果他不認賬呢?”

肖遙深吸了一口氣,說:“那可就怪不得我了。”

蕭飄然忙說:“我勸你最好別跟他鬧翻,你恐怕不是他的對手。”

“米兔是聽我的指令纔會被收進他的書包裏,我可不能見死不救。”

“但對方深藏不露,你恐怕不是他的對手。而且,我覺得他未必是你的敵人。”

“不是敵人難道還是朋友麼?我可沒看出來。”

蕭飄然淡淡一笑,意味深長地說:“是敵人還是朋友,那得取決於你當他是什麼,如果你當他是敵人,他自然而然會成爲你的敵人,但若你當他是朋友,也許,能交上一個不錯的朋友。”

聽了蕭飄然所說,肖遙陷入了深思。

還別說,這話的確有幾分道理,在沒有摸清楚對方的底細之前,還是別輕舉妄動的好,只是一想到歐陽羋屠,肖遙又是一陣擔憂。 聶無雙乘坐的奔馳商務來到了一棟位於河畔的豪華別墅。

別墅大門大開着,門外站着幾個人,肖遙定眼一瞧,不由得心頭暗驚,

爲首的,居然是左玉慈!

臥了個槽!這尼瑪什麼情況啊?左玉慈怎麼會在這兒?

奔馳商務在左玉慈身旁停下,聶無雙從車上下來,左玉慈立刻迎上前去,衝着聶無雙畢恭畢敬地鞠了一躬,滿臉笑容地說道:“聶公子,按照九爺的吩咐,這是爲您安排的房子,裏面請。”

他說完,做出一個往裏請的手勢。

聶無雙微微點了點頭,便往別墅內走去,肖遙顧不得那麼多,立刻一腳油門,驅車駛上前去,打開車窗,衝聶無雙大聲喊道:“聶無雙,等等!”

聶無雙停下腳步,轉過身來,衝肖遙微微一笑,說:

“肖同學,你可真是客氣,一直把我送到家,謝啦!”

瑪了個蛋!

原來這傢伙早就知道老子跟着他了。

左玉慈見是肖遙,臉上露出驚訝的神色,

“肖大師,您怎麼來了?”

既然已經被聶無雙識破了,肖遙也沒必要再隱瞞,他定了定神,直言說:“我是跟着聶無雙來的。”

“肖大師,原來您跟聶公子認識吶。”

“他今天到我們班報道,現在,我們算是同班同學了。”

“原來如此,這可真是巧了。那……,你們有事先聊,我就先走了。”

左玉慈說着,揮了揮手,領着兩名保鏢上了停在別墅大門外的另一臺奔馳商務,很快便離開了。

待左玉慈等人走遠,聶無雙衝肖遙微微一笑,說道:“肖同學,找我有事麼?”

肖遙定了定神,直言道:“聶無雙,這裏除了我們仨,也沒其他人,你就說實話吧,你究竟是什麼人?又爲何而來?”

聶無雙聳了聳肩膀,說:“我當然是來讀書的了。”

“聶無雙,我們之間,就沒必要裝了吧。”

“我裝了麼?嘿嘿,肖同學你可真夠直接的。不過可惜,我不喜歡跟男人聊私事,你若想知道,可以讓林沐曦來問我。”

肖遙臉色微微一沉,蕭飄然趕緊上前一步,笑着對聶無雙說道:“無雙同學,那你跟我說吧。”

“你?”

聶無雙將蕭飄然打量了一番,嬉笑道:“這張臉倒是絕美無比,不過我對妖可沒興趣。”

聽他這麼一說,肖遙與蕭飄然都大吃一驚,對方竟然能看出蕭飄然是妖。

要知道,即使是肖遙的第三隻眼技能已經達到8級,他都看不出來,直到開啓了所謂的增強型感應裝置後,才能勉強看出來。

也就是說,這傢伙的洞悉能力,遠在肖遙之上。

“二位請回吧,不送了。”

聶無雙說完,轉身朝別墅內走去,一名身穿黑色西裝,體格壯實的保鏢走上前來,對肖遙說道:“肖大師,聶公子要休息了,您還是請回吧,別……別讓小的爲難。”

肖遙並未理會他,正欲往別墅內闖,卻被蕭飄然一把拉住。

蕭飄然衝他搖了搖頭,壓低聲音說道:

“肖遙,不可莽撞。”

肖遙沉吟片刻,決定先去找一趟溫鴻九,既然溫鴻九讓左玉慈幫這傢伙安排住處,對他肯定有所瞭解。

想到這,肖遙立刻轉身,朝停在一旁的奔馳G500走去。

蕭飄然急忙跟上,

“現在我們去哪?”

“我們去……”

肖遙話說到一半,忽然想到,去見溫鴻九,若是帶着蕭飄然,恐怕不太合適,要知道,溫鴻九雖說跟自己稱兄道弟,實際上,他是把自己當成女婿看待。

溫鴻九已經知道他除了冷若冰之外還有一個大老婆張咪,本來就不是很樂意,只是看在冷若冰不介意的份上,纔沒多說啥,現在要看到自己帶這麼一個絕世大美女一塊去找他,非得問東問西不可。

他停下腳步,轉頭對蕭飄然說:“我得去找一趟九爺,但你不能跟我一塊去。”

蕭飄然嘴脣微微一翹,

“我爲什麼不能一塊去?”

“他是我岳父,你跟着一塊去,覺得合適麼?”

“我倆又沒什麼,等等!你該不會……,對我有什麼想法吧?”

“喂!話可不能亂說啊,我對你一點想法沒有。”肖遙急忙否認。

“好啦,知道你是怕別人誤會,我不去就是了。那我在這裏等着你。”

肖遙轉頭往別墅內瞧了一眼,點了點頭,

“那行,你幫我盯着聶無雙,不過,在我回來之前,你可別輕舉妄動啊。”

“知道,我纔不會像你那麼莽撞。”

蕭飄然說着,身體化作一團金光,隨即變成一隻羽毛豔麗的黃鸝鳥,發出幾聲清脆的鳴叫,飛到了不遠處的一棵大樹上。

肖遙上車,驅車朝溫鴻九家駛去。

半小時後,肖遙來到了溫鴻九的思雅齋,這會兒,左玉慈正在向溫鴻九彙報情況,

得知肖遙竟然和聶無雙是同學,溫鴻九眉頭微微一皺,

“他倆當真是同學?”

左玉慈點了點頭,

“而且,肖大師與聶公子之間,似乎……”

他話說到一半,欲言又止,溫鴻九立刻追問道:“他倆之間怎麼了?”

“呵呵,也沒啥,我只是覺得,肖大師看聶公子的眼神,有點不對勁,像是有什麼過節似的。”

“不至於吧,聶公子剛來S市,怎麼會這麼快就跟肖遙槓上了?”

“九爺,你說他倆會不會以前就認識?”

“誒!這倒是有可能,肖遙深藏不露,說不定與聶氏家族的人早就認識。”

“九爺,這聶氏家族,究竟是什麼來頭?”

“這聶氏家族……”

溫鴻九話說到一半,一名保鏢走進門來,稟報道:“九爺,肖大師來了?”

溫鴻九微微一怔,與左玉慈相互對望了一眼,左玉慈立刻問道:“你說的是肖遙肖大師?”

保鏢點了點頭,“正是!”

溫鴻九似乎明白了些什麼,微微一笑,說:“我這位肖遙兄弟,怕是爲了聶公子的事而來吧。”

“九爺,那我去迎他進來?”

“去吧,我也正想跟他聊聊。” 肖遙在思雅齋門口等了幾分鐘,大門開了,左玉慈親自迎了出來,

“肖大師,您怎麼來啦?”

肖遙笑了笑,說:“左總管,我找九爺問點事。”

“呵呵,莫非是問關於聶公子的事情?”

“你怎麼知道?”

“九爺都已經猜到了,請吧。”

左玉慈做出一個往裏請的手勢。

肖遙跟着左玉慈走進了別墅,見到溫鴻九,肖遙立刻衝他拱手抱拳道:“九爺,最近學校事多,有些日子沒來看您了,您別見怪。”

“呵呵,我知道你小子事多,平日裏雅兒在家待着要是沒事的話,就讓她過來吃個飯,陪陪我這孤老頭子。”

“沒問題,我回去就跟她說。”

“對了,我聽說,你家裏現在又多了一個女人,那女人還帶着一個孩子,這是怎麼一回事?”溫鴻九問道。

肖遙一聽,心裏暗道:

“瑪了個蛋!把老子調查得夠清楚的,家裏多個人吃飯都知道。”

他定了定神,笑着說:“這事說來話長,那小孩叫辰龍,是個孤兒,至於那女人嘛,是那小孩的姐姐,叫辰月,上回我去H市,我救了她姐弟倆,看她倆沒地可去,覺得可憐,就收留了她倆。”

肖遙一通胡扯,他可不敢跟溫鴻九說實話,當然,就算說了實話,溫鴻九也未必會想,弄不好還以爲他瘋了,在說胡話。

聽了肖遙所說,溫鴻九點了點頭,

“行,那下次雅兒來的時候,你讓她把他倆一塊帶來。”

“帶他倆來?九爺你確定!?”

肖遙脫口而出。

“是啊,有什麼問題麼?”

“呃……,沒問題,主要是娃娃太鬧了,怕打擾到您老人家。”

溫鴻九哈哈笑道:“哈哈,不怕!不怕!其實啊,我一直希望家裏能有個小孩鬧騰鬧騰。”

“那行吧,我回去跟辰月說說。”

肖遙嘴上答應,心裏卻在暗想:“哎!辰月可是火龍,脾氣暴躁,萬一被惹惱,那麻煩可就大了。就算她真跟着一塊來,我也得好好叮囑她一番才行。”

這時女傭端來了熱茶,溫鴻九招呼肖遙坐下,主動開口說道:“你今天來找我,莫非是想問關於那位聶公子的事?”

肖遙立刻點頭,

“對!九爺,那聶無雙到底是什麼人?怎麼就連您對他也是畢恭畢敬的?”

“等等,這麼說,你以前並不知道聶公子?”

“我當然不知道,要是知道的話,還回跑來問您嘛。”

“這位聶無雙,可不是一般人,乃是聶氏家族聶嘯風的曾孫子。”

“等等!曾孫子?這位聶嘯風年紀應該不小了吧?”

“當然!沒人知道這位聶老爺子究竟多大年紀,江湖上有很多種傳聞版本,有說他已經活了一百多歲,也有說他活了兩百多歲,反正,他是聶氏家族的創始人,而聶氏家族,在清末民初,就已經是一隱性大家族。”

“臥槽!清末民初,那至少有一百多歲了啊。”

溫鴻九點了點頭,

“沒錯。”

“他到底是人還是妖怪?怎麼能活這麼久?”

“呵呵,這我就不得而知了,只知道這位聶老爺子是一位神醫,救過許多達官貴人的命,聶氏家裝的財富,多得數不勝數,不過聶家人又很低調,所以並不爲人所知。聶氏家族,在這世上,就像傳說一般存在。”

“聶氏家族這麼牛逼,聶無雙幹嘛跑到S市來,而且還特意調到我們學校?吃飽了撐得麼?”

“這一點,我也沒想明白,也不敢過問聶家人的事情,但據我瞭解,聶家人做事,一定有什麼目的,也許,他們是爲了什麼東西而來。”

聽溫鴻九這麼一說,肖遙心頭一怔。

爲了什麼東西?

會是什麼呢?

聶氏家族既然已經擁有富可敵國的財富,那麼這世上又有什麼東西,是需要他們親自出馬才能得到的呢?直接花錢買不就……

肖遙想到這,忽然腦子裏一激靈,

等等!這傢伙如果是衝老子來的,難道他想要得到的東西,跟老子有關!?

肖遙想到這,擡起頭來衝溫鴻九問道:“九爺,您覺得他們會是爲了什麼東西而來?”

溫鴻九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緩緩說道:“這件事,我也在琢磨,按理說,以聶家人的手段,無論什麼東西,他們都有辦法弄到手,但這次聶老爺子竟然讓他最疼愛的曾孫親自前來,想必是一件極其重要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