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我還要再試一下!」沐青青緊咬貝齒,艱難的回道,此時的她全身上下已經被汗水所濕透,但她依然沒有選擇放棄。

「你?唉!堅持不住,記得用萬熔爐!」王絡無奈的嘆氣,「果然還是那副倔脾氣!」

於是,沐青青依舊努力的將那些灌注而進的能量,漸漸的引上正軌,只是那些能量太過龐大,即便沐青青再努力,那進入的能量遠遠比那引導的能量多的太多,所以,在某一瞬,沐青青終於要選擇了放棄。

可沒有想到,也就是在這一瞬,她體內的那枚銀色的內丹一角,突然散發出了一抹強大無比的光芒,而後,那些光芒竟是緩緩散出,整個經脈也是在一瞬間充滿了銀色的光芒。

此時站在能量龍捲之外的眾人,突然看到龍捲之內亮起一道衝天的銀光,這道銀光似是把那九色的能量照耀的暗淡了許多。

「快看,那道銀色的能量到底是誰?」

「不管他到底是誰,能發出如此光芒的,必然修為不錯!」

「難道是邱岳宗的離岳,還是烈陽宗的連城?難不成是那聖光宗的蓮兒?」

眾人眾說紛紜,但誰也不能肯定這片氤氳的寶氣之內,到底發生了怎樣的事情,就連那些一直關注此次秘藏的高級宗門大老們,也全都站在各家的影像水晶之前,仔細的觀摩的現在所發生的事情。

「宗主以為,那銀色之光到底是何人所發,難道真的是蓮兒所為么?」

巨幅光柱之前,一名鬚髮皆潔的老者,手捋長須,而後疑惑的開口,因為他從來沒有的哪個人因為修鍊了何種武學或是功法之後,能煉出銀色的修為?

「蓮兒那丫頭自然不會對那能量感興趣,此時沒準兒躲在那裡玩耍呢!」

被稱為宗主之人,年紀大約四十歲左右,一頭淡紫色長發,眉眼之間雖說少了幾分英氣,但卻是多了許多成熟男人所有的穩重,而後輕笑一聲,雙眼之中卻滿是寵溺之色!

「呵呵,到也是,以蓮丫頭的天賦,到也用不到那能量!」

老者微微點頭,看樣子對於那宗主之話,也是頗為認同。

「無論是誰,也算是天定的機緣,我們靜觀其變便是!」

……

能量龍捲之中,沐青青的周身被一抹銀色的光芒所籠罩著,此時的她雙目緊閉,但是如玉色一般的臉龐之上,早已沒有了那痛苦的神色,因為體內所有狂躁的能量,都被那銀色的光芒所裹挾,一點點,緩慢的向那氣海灌注而進。

而那角銀色的內丹卻是光芒不減,隱隱的,第二角在九色能量的灌注之下,也似透出了一抹淡淡的紅潤之色。

而沐青青那久久沒曾抹到的那層瓶頸,終於是來到了。

嘭!嘭!嘭!

又有三道身影被那能量龍捲噴吐而出,細看之下,境是那離岳,冷千塵與連城三人,離岳與連城二人在半空之中時,後背已然生出了一對靈力之翼,飛向了半空,而那冷千塵更是在半空之中翻騰了數周,最後穩穩的落在了地上。

「沐兄還沒出來么?」

剛剛落地,便是看到雲婉蓉一人站在原地,焦急的看著那能量龍捲的中心。

「青青她不會有危險吧!」』雲婉蓉生怕一個不小心,沐青青有什麼意外發生,看到冷千塵安然回來,不由得連忙開口問道。

冷千塵回眸,看了看那九色能量之中那一道若隱若現的銀光,而後輕笑道:「放心吧,誰有事,她都不會有事!」 經典網吧里,趙子龍指著另外幾人喊道:「快走,別他嗎玩了,長毛打進咱們班了。」胡開陽面露難色,說:「子龍,我不能坑隊友啊!」趙子龍對著他就是一腳,「你平常也沒少坑,快走!」

三個人急急忙忙走出了網吧,往學校方向奔去。還沒走出太遠,迎面走來十幾個人。趙子龍放慢腳步,雙方越來越近,等他看清對方的長相后,神情一緊,低聲說道:「馮林?!你這是要幹嘛?」

馮林嘿嘿一笑,「你是瞎子啊,這還看不出來,揍你唄!」說罷,立即沖了過去,兩邊扭打在一起。

且說七班教室里,張北羽已經完全沒有抵抗能力。倒不是因為蔣超有多能打,他比立冬差得遠了,而是這傢伙太抗打,再加上張北羽有傷在身,最重要的是六班和十班加起來有三十多號人,全都撲向他一個人。

幾秒鐘的時間,張北羽就被打倒在地,抱頭蜷縮起來,一點辦法也沒有。

七班試圖反抗那五六個男生此時早已**翻,大長腿站在教室後面一直大叫,讓其他人上去幫忙,可這種情況下,哪有人敢去。長毛站在講台上笑呵呵的抽煙,他揮了揮手,喊道:「差不多了,大家歇會吧!」聽到長毛的話,三十多個人慢慢停手。

蔣超實在太胖,只是活動了這幾下,就累得滿頭大汗,氣喘吁吁的說:「我以為你有多牛逼,還不是像條死狗。」

大長腿突然用力「呸」了一聲,大叫道:「胖子,少他嗎放屁,也不看看你們多少人打他,你敢跟他單挑么!」蔣超一臉淫笑的望著她說:「當然敢啊,你叫他現在爬起來跟我單挑,我要是贏了,你就跟我睡一晚,怎麼樣?哈哈哈。」

大長腿輕蔑一笑,罵了聲:你真他嗎不要臉!她直接推開人群,蹲在了張北羽身邊,將他扶起來,問他怎麼樣。張北羽抬起頭,咳嗽了幾聲,搖了搖頭。

長毛拄著拐杖緩緩走了過來,低頭看了一眼,「張北羽,別說我不給你機會,跪下來認錯,我就放過你。」

張北羽還沒說話,大長腿在一邊開口大罵:「長毛傻吊,你別囂張,我們會還給你的!」長毛呵呵一笑,「哎喲,你現在硬氣了不少嘛,怎麼著,他開過車了?哈哈,你他嗎是真以為我不打女人啊?!」長毛抬起手,準備甩個耳光出去。

張北羽猛然抬頭,死死盯著長毛,他已經沒力氣說話,卻從嗓子里發出低沉的咆哮,「吼…吼…」長毛一下想起植樹的那天,他知道這是張北羽的忌諱。想起他當時的模樣,不禁一陣心悸。想了想,長毛還是放下手,自己找了個台階下,「算了,我不跟婊子一般見識!」

「張北羽,我有的是時間跟你玩。跪下認錯,我就放過你,否則,七班的人一個都別想好!」說完,長毛一揮手,立刻有四五個人走向七班的學生。七班的學生一看,嚇得連連後退。長毛的人很快就拉出一個男生,二話不說,拿出木棍就打,被打的男生髮出聲聲慘叫,「北哥!北哥!救我!」

張北羽坐在地上,邊圍了一群人。 你在我心上 他不停喘著粗氣,牙根直打顫。眼看著自己的同學被人一棍子一棍子打,有那麼一刻,他甚至想站起來,跪在長毛面前。大長腿伏在他耳邊輕聲說:「忍。跪下就完了。」張北羽極不甘心的扭頭看了一圈,他想讓同學們先跑,可惜前後門都已經被長毛和蔣超的人堵住。

打了有一分鐘的時間,這男生躺在地上扭動,疼的直叫喚。

「下一個。」長毛輕輕說了一句,六班的幾個混混馬上走過去,又拉出一個人。張北羽回頭一看,竟然就是學習委員,小陶。 吃貨偶像 小陶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看著張北羽說:「北哥,我不怕挨打,你記得幫我報仇就行!」

「你他嗎還挺硬!」一個小混混大罵了一句,抬手一個大嘴巴子抽過去,小陶被扇的暈頭轉向,眼鏡都飛了出去,嘴角也滲出血液。

張北羽緊握雙拳,身體猛地一顫,「長毛,我**姥姥,有種沖我來!!」長毛完全不在意,笑呵呵的看著被打的小陶。張北羽重重呼出一口氣,猛然起身向小陶衝過去,大長腿伸手拉他卻已經來不及,事實證明大長腿是對的。他沒跑出兩步,五六個人立刻將他摁倒。

妖女王爺衆夫君 這幾人倒是沒打他,而是死死把他摁在地上。張北羽貼著冰冷的地面,瞪大眼睛看著小陶躺在地上,被打的滿臉是血。「對,讓他好好看看!」長毛大笑著說道:「我在幫你認清自己,要讓你知道自己多無能,你就是個廢物,什麼都做不了!」

「啊!!!」張北羽一聲怒吼,奮力掙扎,卻動彈不得。小陶動了動嘴,「北哥..」打了一會,小陶也是一動不動,被這幾人拖到一邊。

「下一個。」長毛一聲令下,他手下的幾人又走了過去。這時候七班的人群中已經開始出現慌亂,「北..北哥,你就跪一下吧!」「是啊,北哥,算我們求你了,跪了也不吃虧啊!」

「閉嘴!!」大長腿吼了一聲,「他跪下就是七班跪下,你們要跪著念完高中么!都給我閉嘴!」這麼一吼,明顯有了作用,沒有人再說話。七班的學生都使勁往後退,每個人都不希望下一個被抓出來的是自己。

其他人不斷往後退,卻有一個人愣愣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一個小混混走到他面前,輕笑道:「小子,你挺有種啊!還站出來?是想當英雄?」這個人就是小乞丐,他被問的一愣,這才回頭看了看,「你們..你們..我..我..」說話的混混一把抓住他的脖子,「來吧!」一路將他拎到了教室中間。

小乞丐哆哆嗦嗦,站在幾個人中間,回頭看了看小陶和另一個被打的男生,又回頭看了看張北羽,顫聲說道:「創…建文明校園,構建和..和諧社會,能吵吵,盡量不…不動手!」

「啪!」小混混抬手就是一個耳光,「我就動手了,怎麼的!」說完,他抓住小乞丐的一頭捲髮,使勁往下一摁,用膝蓋狠狠撞在他臉上,一下,兩下,三下…

「停!」小乞丐突然大喊一聲,周圍的人都不明所以的看著他,那小混混也停下手。小乞丐慢慢抬起頭來,嘴巴周圍一片血跡,他顫顫巍巍的說:「你們不..不能打我!」

長毛在身邊人的攙扶下,慢慢走向小乞丐,說我為什麼不能打你?小乞丐在自己嘴巴上摸了一把,弄的一手血,他深吸了兩下,開口道:「因為我不是混的,我不…不參與你們的戰…爭!」

長毛和蔣超的人已經笑成一團,站在小乞丐旁邊的混混又是一巴掌扇在他臉上,「你他嗎說話能不大,大,大喘氣么,哈哈!」小乞丐眼神閃爍,臉上滿是無辜,唯唯諾諾的低著頭。長毛輕笑著搖了搖頭,「好,那我不打你。」他又指向張北羽,「你去打他,否則我就打你。」

「不行。」小乞丐這兩個字說的利索。「這又是為什麼呢?」長毛笑呵呵的看著他。小乞丐弱弱的轉頭看了張北羽一眼,「他受傷比..比我重,還是打..打我吧。」長毛點著頭,「不錯,看在你捨己為人的精神上,我就給你個機會,你跪下來說『張北羽是廢物』說三聲,我就不打你了,怎麼樣?」

「不!」小乞丐斬釘截鐵的說,「腿腿…腿姐說,我跪就…是七班跪,我不…不能跪。」說完,又指著張北羽說:「他不…不是廢物。」長毛無奈的搖了搖頭,「人家說張北羽跪,才是七班跪,你算老幾啊!」

這時候小乞丐突然挺了挺胸膛,「我也是七班的人!」

長毛愣了一下,顯然沒有想到小乞丐會有這種態度面對他。另一邊的大長腿咯咯笑了幾聲,對他伸出大拇指,「小乞丐,好樣的!」長毛心中一沉,臉色很難看,看著眼前的小乞丐覺得自己被他給耍了,惱羞成怒之下抬手就是一拳,打在小乞丐下巴上。「給我揍他!」他大喊一聲,旁邊的人一齊圍上去。

張北羽依舊被摁在地上,他大聲喊:「小乞丐,咬他!咬他受傷的腿!」長毛大笑幾聲,晃著腿,伸到小乞丐面前,「來來來,爺給你咬。」

「咬他!咬他!」張北羽不停的大喊,小乞丐慢慢爬起來,看了張北羽一眼。

張北羽對他點了點頭。小乞丐一愣,他從未見過如同張北羽這樣的眼神,灼熱的目光中充滿了堅定,一種無所畏懼的氣勢從張北羽的眼中傳到他身上。小乞丐被打的暈乎乎,腦袋裡翁翁直響,只有張北羽的聲音不停在他耳中迴繞,「咬他!咬他!」他的視線里也只有張北羽那無畏的目光。

「啊!!!」小乞丐毫無徵兆的大吼一聲,把張北羽和大長腿都嚇了一跳,更別說長毛了,他被嚇得一哆嗦。小乞丐臉上憋的通紅,這一聲叫了三四秒鐘之後,猛然往前一撲,雙手抱住長毛受了傷的腿,一口咬了上去,這動作與張北羽如出一轍。

距離長毛被張北羽咬只過了24個小時,傷口根本沒有癒合,如今是雪上加霜,傷上加傷,長毛立刻發出痛苦的嘶嚎,表情猙獰,五官扭曲。

這只是一瞬間的事情,在這一瞬間,張北羽發現了兩件事。第一是所有人都沖向小乞丐,包括摁著自己的幾個人也都站起來,鬆開了手。第二是蔣超抄起講桌上一塊半個手掌大的掛鎖,走向小乞丐。

無論是哪件事,都是能夠令張北羽爆發的機會。

就趁著幾個人鬆手的一剎那,張北羽低吼一聲,突然發力,從地上躥起來,轉身一腳放倒一個人,立即跑向小乞丐。

蔣超怒氣沖沖的走到小乞丐面前,大喊道:「你找死!!」舉起手中的掛鎖就朝他砸過去。小乞丐抬頭一看,立馬傻了,嘴上不自覺的鬆開,獃獃地看著蔣超手中的掛鎖。一個人影閃過來,將他擋在身下,小乞丐看的清楚,正是張北羽。

蔣超力氣有多大,張北羽早已體驗過。這一下又加上了掛鎖,被砸的直不起腰,直接栽倒在地。小乞丐坐在地上不吃所措的大叫。

蔣超當然沒有就此罷手,抬手對準張北羽的腦袋就要砸第二下。

而在小乞丐咬長毛那一瞬間,大長腿就起身跑向門口,準備出去叫人。她剛邁出教室,一抬頭間,看見了一個熟悉的面孔,輕輕笑了出來。 那九色的能量龍捲,依舊在原地不急不緩的旋轉著,在場的上百名弟子全都以經被那九色龍捲噴吐而出,所有的人一臉失望的望著那龍捲之中那一抹銀光之色。

「你的意思是說,沐兄到現在還沒有出來?」

被九色能量排擠在外的離岳回到原處,一臉驚詫的望著雲婉蓉失聲叫道。

「嗯!」

雲婉蓉無奈,只得低聲輕應一聲,實則她的內心也是同樣的焦急不已。

「看來沐兄才是這百年難得一見的有緣人啊?」

諸石嘿嘿一笑,一臉艷羨的望著那不斷高速旋轉的九色龍捲,興奮的開口。

即便自己不是那有緣人,但是在有生之年,能親眼所見這百年之中的一大奇觀,或許也是自己難得的運氣,從這裡出去之後,倒也多了一件值得向眾人提及的談資。

「是啊,真是沒想到,沐兄的機緣能有這樣之高,怕是從這龍捲之中出來之後,便已經變成了這秘藏之中的第一人了。」離岳眼中的那一抹訝異逐漸變成了一抹奇異的色彩,而後沉聲說道。

聞言,一旁的妙月等人也同樣輕輕的點了點頭,這九色龍捲之中的能量到底有多強橫,在場的所有人都有所感覺,而沐青青竟然在這龍捲之中堅持這麼久的時間,其自身的本事自然也是不容小覷。

此時這片山谷之中突然變得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神色各異的望著那九色龍捲的中央……

在龍捲之內的沐青青,整個人已經陷入到了一種奇妙的狀態之中,那九色的能量從最期初狂野到現在的溫順,也不知經歷了多久,沐青青只知道,那道銀色的光芒一直保護著自己的經脈不受那些能量的侵襲,而自己那五角的內丹如同那不見的深洞一般,將那無數的強大能量,一絲落的全部吸收而進,而那內丹的第二角也終於變得亮堂起來。

屠靈棍中的王絡也同樣一刻也沒有停歇,因為他發現那些能量不止沐青青可以吸收,他自己也同樣可以煉化,而且那些狂躁的能量進入到屠靈棍中之後,卻變得溫順了起來,王絡吸收它竟然沒有費得一絲一毫的力氣。

於是,一人一靈就這樣在這能量龍捲之中,度過了讓其他人倍感煎熬的一天一夜。

等到第二日清晨,天邊的的一抹光亮穿透厚厚的雲層,照耀到這片山谷的時候,在這山谷之中的那一片龍捲變得只有昨日的三分之一大小,而一直盤坐在龍盤之內的那一道白色身影,已經若隱若現。

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被那道身影所吸引,低低的議論聲也是隨之響起,沉寂了整整一天一夜的山谷,也終於換髮了新的生機。

「快看那道白色的影子,難道就是他們口的沐青么?」

一名少年指著那九色能量之中的身影,大喝道。

經過這一天一夜的時間,沐青的名字早已經傳遍了整個秘藏,所有人的都知道了那個進入九色龍捲的少年,只是一個來自中級宗門的普通少年,但自從她進入了這能量漩渦之中后,就變得不再普通。

轟隆隆!

此現象一直持續到傍晚時分,隨著一道轟鳴聲響起,大地也是為之一震,在那南側山脈的半空之中,緩緩的出現了一道龐大的黑色縫隙,那縫隙之中不斷翻湧著無數灰色的迷霧。

「秘藏打開了!」

所有人的目光只是一瞬,全都被那龐大的黑色縫隙所吸引,在一片死寂之後,終於有人回過神來高聲大呼。

隨後,那歡呼之聲便是直衝雲霄,此時激動的心情早已經將不能進九色能量漩渦的壓抑所沖淡。

「哈,秘藏終於打開了,離岳我們快快進去吧!」

一旁的諸石大笑不已,雙目之中早已閃爍起了火熱的期盼之色,看著那些已經躍躍欲試向那縫隙之中不斷閃掠的人群,不由得開口問道。

「這?」

離岳一時之間有些為難,必竟沐青青進入到那九色龍捲中還沒有出來,若是自己只顧進入秘藏之中尋寶,怕是對沐青有些不公。

「離師兄,你與冷師兄等人還是先行進入到那秘藏中吧,青、沐青這裡還有我,而且這秘藏難得打開,若是真的有什麼寶貝被人捷足先得了,怕是也有違眾人的初衷!」

雲婉蓉將目光從那九色能量之中收回,而後淡淡一笑。

「是啊,離岳,就算你不為你自己著想,你總得為邱岳宗想一想!」

一旁的妙月也是焦急的看著有不斷人影閃掠而進的龐大縫隙,連忙開口勸道。

「好吧!」

離岳沉吟良久,終於是狠下心來,重重的點了點頭,其目光卻是不由自主的望向了那九色能量之中的那道白影,心中不由得的低喃道:「沐兄,那在下便先行進入那秘藏之中了,希望我們有緣還能再見!」

說罷,當即一揮手,領著邱岳宗的一眾弟子向那半空之中的秘藏入口閃掠去。

「保重!」

「告辭!」

諸石與妙月經過雲婉蓉身邊的時候也是微微抱拳,拜離而去。

雲婉蓉也是一一回禮,可一旁的冷千塵卻是沒有離開的意思,依舊站在原地,目光死死的盯著那一抹雪色。

「冷師兄,貴宗只餘下你一人了吧!」

見那冷千塵不肯離開,雲婉蓉倒也不急,只是微微一笑,而後開口說道。

「是!」

冷千塵不明所以,當下便也是應道。

「可如今冷師兄你不急著進入秘藏,卻在此等候青青,不知此時貴宗的宗主若是知道了,會不會感到很失望?」

雲婉蓉直視冷千塵的雙眸,一字一頓的開口。

「這?」

冷千塵一時語塞,對於雲婉蓉所講,他心裡不是不明白,但是他依舊是放不下心來。

雲婉蓉微微一笑:「冷師兄自當放心離去,此處還有我在,但若冷師兄不肯離去,那秘藏之中的寶貝怕是就要被其他人捷足先登了,而嘯月宗怕是在這一次七宗大比中,就要空手而歸了!」 「蔣超!」從七班教室後門傳來一個響亮的聲音,蔣超下意識的看了過去,眉毛擰到了一起,「三寶?你來幹啥!」

張北羽也勉強回頭看了一眼。一個頭髮染成黃色的少年,滿臉頑劣,嘴裡嚼著泡泡糖,手裡拎著鋼管,慢慢走過來。

這人叫三寶,八班老大,與江南關係非常好,他與趙子龍、孫健和胡開陽都是跟江南從初中一起升上來,兩人分到不同的班,但都做了各自班的老大。由於他跟江南的關係,張北羽平常跟三寶也有不少接觸。

三寶卻沒理他,看向張北羽笑著說:「小北,來的有點晚了,別怪我。你知道的,平常我們都不上晚自習,江南給我打電話之後,五分鐘我就叫齊了人趕過來。放心吧,江南和王子在路上,今天讓這群狗日的出不去!」

張北羽一聽到王子的名字,心裡一個激靈,他笑著對三寶比出個OK的手勢。

三寶收起笑容,冷眼盯著蔣超說:「你能幫六班,我就能幫七班,老子不想跟你磨嘰,來吧。」說完,三寶揮動著鋼管奔了過來,他身後也跟著六七個人,都拿著傢伙,呼啦一下圍過來。

蔣超的注意力被三寶吸引過去,正好給了張北羽機會,他回身一拳,打在蔣超下巴上。這一拳打上去,感覺拳頭陷進一坨肉裡面。三寶一馬當先,直奔蔣超而來,手中鋼管毫不留情的砸下來。蔣超已經被張北羽的一拳打得有點懵了,三寶這一棍子直接把他輪倒。

雙方的人把整個教室都沾滿了,三寶手下人不多,但雙方加起來有四十多人,兩邊拳腳來往,鋼管木棍亂飛,打的劈里啪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