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光明·聖盾。」

易林緩緩抬起手,一張三米長的金色盾牌出現在面前。

鏗!

劍芒斬擊在盾牌上,爆射出密密麻麻的火花。

「怎麼可能!這可是我強化過的劍氣斬,怎麼會破不開這面盾牌?」

愛佳目光頓縮,不僅如此,按理說即便這盾牌擋住了,也不可能毫髮無損啊,但那面盾牌卻連一絲一毫的破損都沒有。

劍芒慢慢散去,那面光明盾牌屹立在草場中心,熠熠發光,光耀奪人。

「這防禦魔法有些不簡單,那名戰士的劍氣斬威力已經直逼銅環級初階了,按理說聖盾這一魔法不可能擋住的。」

艾爾瑪說道。

「防禦能力提升,只有兩種可能,一是該魔法師的元素親和力很高,二是對於該魔法的領悟已經到了巔峰造極的地步。」

「後者不太可能,因為想要完完全全吃透一種魔法,至少高出這個魔法一個大段位。」

「所以我可以確定這個魔法師的元素親和力至少在上等級。」

***緩緩說道。

剛才他對於易林的莽撞還心懷失望,但看到易林的表現后,卻徹底改觀了!

這是一個天賦資質完全不輸於他的魔法師!

「居然都擋住了。」

辛格眸光眯了起來,眼中有寒光閃過,他本以為這個面具男不過是個普通魔法師,當現在看來,呵呵,完全相反。

「不過區區正式級巔峰,再強也翻不出我的手掌心。」

辛格心中冷笑,他有著充足的自信拿下這次大賽的第一。

「一起出手!」

愛佳低喝,與其他四人揮動巨劍,劍氣震蕩,朝著易林橫掃而去,然而易林站立原地,一動未動,抬手便是好幾面光明聖盾出現,全方位無死角,擋住了所有的攻擊。

「該死的!這傢伙的防禦魔法怎麼這麼強!」

六分鐘后,愛佳停下了攻擊,他面色有些蒼白,那是鬥氣即將枯竭的表現,雖然只是六分鐘,但卻是高強度的攻擊,可連那傢伙的一面盾牌都無法破開。

「白石哥哥。」

阿娜絲塔眼中露出濃濃的崇拜,一個光明魔法師能做到令戰士都心生絕望,這該是多麼強大的實力了!

「好厲害。」

瑞伊臉上布滿了震撼,她從沒想過光明魔法師也能站在戰鬥的前線,以一己之力抗住戰士的連番攻擊,自身還不受一點傷害的。

「沒力氣了么,」

易林心念一動,周身五面盾牌散開,漂浮在不遠處。

「那輪到我了。」

易林微微一笑,右手往愛佳狠狠一壓。

呼呼呼呼呼!

下一刻,五面盾牌居然飛了出去,而且速度很快,如同流光砸向愛佳等人。

「卧槽!這也可以?」

愛佳臉上浮現不可思議之色,這他媽明明是防禦魔法,怎麼還能甩出來砸人呢?

但由不得他多想,那呼嘯的風聲提醒著他,若是被砸中,很可能會重傷!

他媽的,被一個防禦魔法給重傷,想想都覺得丟人!

左右閃躲,愛佳避開了這五面盾牌,但其他三人卻是沒有躲開。

砰砰砰!

那沉重的撞擊聲,在場上響起,三人如同斷線的風箏直接飛了出去,在地上滾了十來米才停下。

易林手指輕動,那原本快要消散的五面盾牌又重新變得凝實,在愛佳的周圍慢慢地旋轉著。

「他媽的。」

愛佳雙手握著巨劍,額前冷汗滑落,他從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被防禦魔法給圍住!不得動彈!

「你們去幫她們吧,這裡交給我了。」

易林回頭對阿娜絲塔她們說道。

「額,好。」

三人愣了一下,隨即有些同情地看了眼愛佳,身為一個戰士,卻被光明魔法師給打成這樣,真是凄慘……

「我滴神啊,我看到了什麼?」

觀眾席上,一個個觀眾眼珠子都快瞪了出來,什麼時候光明魔法師也能與戰士正面戰鬥?還有那飛出去的盾牌是怎麼肥事?

場上是在演戲嗎?

特別是那些戰士觀眾皆感覺臉上無光,他喵喵的,堂堂戰士居然被一輔助魔法師用防禦魔法給砸飛了出去……

「茉莉!」

邁克爾雙手緊緊握住了椅子把手,目光無比灼熱地看著場中的易林。

獨家專寵:總裁先生太放肆 「在。」

女牧師連忙回道。

「給我聯繫這裡的傭兵工會,我要這個魔法師的信息!記住是詳細的信息!」

邁克爾聲音中充滿了火熱。

「不,我待會還是親自去找他一趟吧,微控,居然是微控!這傢伙的精神力!」

邁克爾感覺自己的心臟都快要跳出來了,微控,那可是傳說中的境界,目前只有羅格那傢伙才能做到。

「精神力微控!化腐朽為神奇!」

不僅僅是安吉麗娜,艾爾瑪他們也都齊齊站了起來,眼中布滿了震驚。

「這人我們魔法師協會要了!」

普爾奇握緊了雙拳。

「呵,普爾奇這話你也敢說,精神力微控,這可是超凡級的精神力才能做到的,他是我們傭兵工會的傭兵,自然歸我們傭兵工會!」

「你!」

「你什麼你!」

「看來你們的運氣很不好喔。」

雪萊平復了下呼吸,擦去臉上的汗水,眼中依舊有驚訝之色閃過,她知道白石很強,但沒想到居然能以光明魔法師的身份硬撼四名戰士,而且還不是僵持,是碾壓!

伊蓮恩自然觀察到了愛佳方面的戰鬥,面色沉了下來,這可是第一局比賽啊,難道自己這麼早就要在這裡停步嗎?!

「戰鬥還沒結束呢,只要我把你打敗了,勝利依舊是屬於我的!」

伊蓮恩眼神前所未有的認真起來,看得出來,她要拚命了。

雪萊雙手不自覺捏緊了戰斧,伊蓮恩的強大,她深有感受,如果不是自己經驗豐富,怕是早就敗下場了。

徹底認真起來的伊蓮恩有多可怕,雪萊不敢想象,也不願意多想,她現在只希望白石方面的戰鬥能抓緊結束,到時圍毆之下,哪怕伊蓮恩再強,也得飲恨失敗! 喬在水氣極反笑。

但爸媽在客廳里,喬在水又不便大笑。

見羅陽和姐姐的唇還印在一起,喬在水便張口往羅陽的肩膀咬去。

「小喬姐……」

羅陽忽覺左肩微痛,只得去輕啄喬在水玉雕般的脖子。

這招真有效。

只啄了一下,喬在水嬌軀便顫了顫,也不再咬人了。

隨即羅陽又用嘴去堵住了喬在水的嘴,不讓她再咬他。

「嗯嗯……」

喬在水揮舞著小粉拳,晃著嬌軀,意欲打羅陽。

可是她的嘴被他的嘴堵住了,說不了話,還沒正式宣戰,她不便重重的打他,只是輕輕地撣他。

「牛仔!你快停下來。」

喬悠思見羅陽欺負她妹妹,便也晃著身子,揮舞小粉掌打他。

「大喬姐……」

話音未了,羅陽又用嘴堵住了喬悠思的嘴。

「嗯嗯……」

喬悠思也只能哼出鼻音了。

讓她安靜下來后,羅陽才跟她的唇分離。

掃視一眼,見姐妹倆的俏臉都漾著嬌羞的紅暈,杏眼微瞪,幽怨的氣息微微冷人。

「大喬姐,小喬姐。」

羅陽齜牙一笑。

雙喬氣咻咻的瞪著羅陽,見他一臉天真無邪的笑著,她們真的拿他沒辦法了。

「牛仔!你以後還敢……」

還說沒完,喬在水的紅唇又被羅陽啄了一下。

「姐,他老是欺負我!」喬在水向姐姐求救。

「牛仔!你怎麼欺負我妹妹?」

喬悠思幫妹妹出氣。

「大喬姐。」羅陽脖子一伸,也啄了喬悠思的唇。

「妹,他也欺負我。」喬悠思紅著臉道。

姐妹倆又一起晃著嬌軀,揮舞著小粉拳打羅陽。

腦袋和肩膀都挨了小粉拳,不過胸膛卻是受到四團彈性溫柔的攻擊。

「姐,咱們打電話給桂花和玉瑩。」喬在水威脅道。

「就是。」

喬在水贊同。

可是喬在水的手機不在身邊,在客廳的茶几上。

「放開我。」喬在水要去拿手機。

「小喬姐,別打電話給她們。」

羅陽笑道。

「就打。快放開!」

「你敢打,我就吻你。」

說時,羅陽又啄了喬在水的紅唇。

掙扎了會兒,喬在水終於認慫了。

「好了,好了,我不敢打電話給她們了。你別吻那麼多。你敢吻我……」

喬在水羞惱極了,用手撥開羅陽的腦袋,連忙擦拭胸口。

「小喬姐,咱們做生意吧。」

見喬在水雙眸冒火,羅陽岔開話題。

在一邊冷眼旁觀的喬悠思看了這一幕,忍不住輕聲地笑了。

「姐,你不幫我還笑!」

喬在水嬌嗔道。

止了笑,喬悠思佯裝嚴肅道:「牛仔,你吻嘴就算了,還敢吻我妹的……,吻我妹的,的……」

下面的話,一時找不到合適的話語,便語塞了。

「大喬姐,我只是這樣。」 祖師爺寵妻法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