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在多種制度下,不同的康孝公司在不同的地區進行著良性的競爭的話,那麼受益的就只有康孝公司罷了。

我的想法是不錯,但是就看龍傑能不能答應。

我一臉嚴肅地看著龍傑,龍傑也是,對視了將近三分鐘左右,龍傑的嘴角扯了扯,最後憋不住笑了起來:「你小子啊,這個想法你都能說出來!好,我就給你這個交涉的權利,樂天,你的永恆玄武號安裝武器需要一周的時間,我就給你半個月時間,半個月後,你就和蘇靈兒一起出發,你們的第一站就是虎人戰國,接下來和虎人的代表一起前往精靈之森商議具體和談的內容。記住,我現在全權把交涉的權利給你,有關靈科產品的問題你可以全權做主。」

以我對龍傑的了解,龍傑能答應下來絕對在我的預料之中。

因為和贈送科技相比,我這樣只不過是委婉了一點而已,科技照給,錢我照收,但是我得在你的國家開設公司去掙你們國家的錢。

最強終極兵王 如果說康孝公司能在蜥蜴人和精靈那裡把影響力做到和在人類聯邦一樣,那麼毫不誇張的說,康孝公司甚至可以避免戰爭的發生,甚至還能促進世界融合。

其中緣由就和我沒關係了,我能想到,但是和我沒關係的事我也懶得管,對我來說我能掙錢就行了。

只不過讓我沒想到的是龍傑居然讓蘇靈兒和我一起去,我撓了撓頭,有些尷尬地說道:「怎麼是靈兒啊?我們孤男寡女的,一路上也實在是……」

由於我和蘇靈兒的尷尬關係,我有這點擔憂是很正常的。

過去好歹還有我家妹妹在可以緩和,現在黎雪也不在了,我和蘇靈兒在一起豈不是會相當尷尬。

可龍傑卻又一次地癱在沙發上,沒好氣道:「那讓戈弗雷將軍和你去?」

殭屍臉?

好吧,我這一下子就有了答案。

我就是和蘇靈兒關係在尷尬,我也總好比和殭屍臉一起去好了啊。

我連忙搖頭道:「不不不,就靈兒,就靈兒.」

事情就這麼定了下來,龍傑點點頭,也不葛優癱了,站起身就要告辭,我一下子就急了,連忙說道:「哎哎哎,傑哥,問你個事……」 「你說,要錢沒有,別的什麼都好說。」

我他喵!這是把我當什麼人了,我是那種缺錢的人呢?就我現在的全部身家我都敢去修鐵路去了!

你居然還說這個。

但是為了我的事情,我還是強壓怒火沒有懟龍傑,我做出一副諂媚的樣子對龍傑問道:「我傑哥,那個什麼魔法聖地是怎麼回事?你說我能過去嗎?」

對於黎雪的不告而別我個人是相當介意的,不管我家妹妹就是再怎麼不可愛,她也是我的妹妹,是我唯一的妹妹。

這麼些年即便是我出差黎雪都在我的身邊,現在卻……

我也沒那麼多愁善感,只是這些事情我實在是忍不住要來問一下。

龍傑卻是一幅我早就知道你要這麼問的樣子直接回答道:「行了,別多問了啊。那地方別說是你,就是連我也進不去。除了得到承認的魔法師之外,根本沒有任何途徑可以去。原因我給你解釋了你也聽不懂,反正你知道我沒有騙你就對了。」

龍傑這個人雖然不靠譜了點,但是至少他確實是沒有騙過我。

我的眼神不免一陣黯淡,而龍傑卻站起身對我說道:「好了,就這麼多事。該說的我都和你說完了,蘇靈兒也好久沒有回老家看她父親了,正好就和你一起去。我記得你的那個機甲是需要兩人操控的,正好可以讓蘇靈兒和你組隊。行了,我還有事,我就先走了。」

話音一落,乳白色的靈力瞬間消散於無形,而龍傑也隨著靈力的消失而消失在我眼前。

行,你們這幫修鍊者牛逼,走得來無影去無蹤的。

我一臉不爽地躺在病床上,可是我還沒躺多長時間我就一下子驚坐起來。

等等?

我和誰一起去?

……

半個月後,我乘坐著康孝公司最近新推廣上市的無震動馬車一臉尷尬地看著在我對面一臉悠然的蘇靈兒不知道該說點什麼。

之前說的事情有點多,導致我最後把蘇靈兒的事情都忘了。

真的,現在誰也理解不了我這個尷尬。

面前就是一個讓無數宅男瘋狂的貓女,恰好我又是一個宅男,結果我居然卻一臉尷尬的找不到什麼話題。

嗯,我就是傻逼,不多解釋了。

場面一時之間確實是有點尷尬,我心裡滿是那種想找話題但是卻找不到的尷尬的感覺。

我好像知道了我為什麼一直單身的原因了。

好歹我和人家蘇靈兒都認識好長時間了,可是就是這麼個認識好幾年的女孩子我都找不到話題聊天,更何況是別的都沒見過面的女孩子了。

有一種人真的是活該單身,明明機會就在眼前,可是這種人卻把握不住機會。

注孤生的這個屬性肯定得伴隨我一輩子。

雖然我在外人面前老說我喜歡被動,可是事實卻是……

想哭,不解釋。

腐爛國度之活下去 就在我一臉尷尬不知道該說點什麼的時候,蘇靈兒的聲音卻突然響起,蘇靈兒微笑著問道:「樂天,你是第一次去虎人戰國嗎?」

虎人戰國?

我一直都知道虎人這個種族,但是這個種族的國家叫什麼我倒是不清楚。

倒是戰國這個名字還挺符合虎人在我心中的一概形象的。

名門閃婚慢慢愛 現在的關鍵也不是我對虎人的全新的了解而是我找到了和蘇靈兒聊天的話題,我連忙搖了搖頭,回答道:「沒去過,我只是聽說虎人生活的地方有大範圍的沙漠區域,虎人的生活很困難而已。」

蘇靈兒的貓耳朵搖了搖,微笑道:「那我就給你介紹一下虎人戰國吧。別你過去了被當地的風俗給嚇一跳。」

這我求之不得啊!我這頭都快點成震動了。

蘇靈兒繼續道:「先說一下虎人的風俗。虎人天性豪爽,對很多事情都是不拘一格,但是虎人對兩樣東西最為看重。第一個就是尊嚴,不管是什麼性別,多大年齡的虎人,他們對自己的尊嚴都十分看重,如果是遇到了侵犯了自己尊嚴的事情,不管對方是什麼身份那麼都會用和平決鬥的方式解決。」

「和平決鬥?」

我反問了一句。

遇到問題決鬥我是可以理解,但是說什麼和平決鬥就有點瞎說了吧。

我聽說過的決鬥千千萬,可是我見過的唯一的和平決鬥就是我和兄弟吹牛逼的時候說決鬥然後用石頭剪刀布的方式來解決。

這種方式就是典型的開玩笑式的操作手法。

想象一下,兩個渾身肌肉盤結的虎人罵了半天街了,連爪子都露出來了,可是最後這兩個看起來殺氣滿滿的人站在原地玩起了石頭剪刀布的感覺。

嗯,和老壇酸菜牛肉麵一樣酸爽。

這也就導致我的臉色有點古怪。

面對我的問題蘇靈兒微微一笑,解釋道:「和平決鬥可不是小兒科的。和平決鬥也是戰鬥的一種,只不過是不能致殘和致死,這就像人類的比賽一樣。只不過這種傳統卻受到了法律的保護,如果雙方都同意的話,那麼完全就可以用拳頭來解決問題。當然,修鍊者是不能使用靈力的,不管他的對手是誰,靈力的使用都是絕對禁止的。只不過靈力的存在能大幅度改善人的身體素質,所以說還是靈力越強的人實力越高。「

這麼說我就明白了。

就像不同地方人就有著不同的特性一樣,虎人這樣解決問題的效率在我看來還挺高的。

至少不用費那麼多時間和人扯皮不是。

咱們有什麼問題先打了,打了以後把氣消了就能心平氣和地再解決問題。

沒什麼事情不是打一架解決不了的,如果有,那就打第二架。

反正打得又不是我。

倒是這也符合了虎人的性子。

我點了點頭,對蘇靈兒問道:「那第二點呢?」

蘇靈兒微笑道:「第二點就是跟婚姻有關係得了,在虎人的理念中,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如果說自己被救了而救自己的人喜歡自己的話,那麼這個虎人就要嫁給他或者娶了她。前些年我和你不是還因為這個事弄得挺尷尬的嘛。」

不說這個事還好,說了這個事我就頭疼。

當初我還是要面子的,可是在經歷過那個事情后,我在蘇靈兒面前幾乎都快完全沒有底線了。

為了讓蘇靈兒相信她母親看不上我,我都差點去當眾裸奔去。

我尷尬地笑了笑,正要說什麼,可是蘇靈兒卻繼續道:「這隻不過是一種而已。虎人崇尚戀愛自由,每一個成年的虎人都有自己選擇和追求伴侶的機會。和人類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一樣,虎人對自己的未來只會自己做主,父母最大的作用就是給一個參考意見。這在我看來是一件好事。可是虎人女孩們卻往往會將自己喜歡的男孩子直接拖走。所以說去虎人戰國后樂天你可千萬不要亂跑,如果被拖走的話我可找不到你。「

聽完我就有點欲哭無淚了,我指了指我這張臉,一臉無奈地說道:「放心吧,我可是絕對安全的。就我這張臉就是我最好用的盾牌。」

我這可不是自嘲而是我真的就這麼想的。

就像沒有人能在第一眼看出我和黎雪是親生雙胞胎兄妹一樣,我這張大眾臉又怎麼可能有女孩子喜歡呢?

蘇靈兒卻輕輕搖了搖頭,說道:「外貌從來都不是一個衡量人的標準。只有真的遇到了,那才會知道他就是自己的未來。」

聽到這我倒是有點疑惑了。

蘇靈兒這是怎麼了,今天要麼是看著我尷尬不找話題,要麼是突然扯到了戀愛方面的問題。

我半開玩笑的問道:「靈兒,你是有喜歡的人了吧?

沒有什麼什麼人是會平白無故的無的放矢的。只要是說出來的話那麼就肯定有他那麼說的原因。

蘇靈兒能發出這樣的感慨,我除了能想到我問的那一句的可能之外我就實在是想不到有別的可能了。

只不過我用一種半開玩笑的語氣問也實在是避免不了我心裏面有點惱怒的感覺。

雖說我連這惱怒是從何而來的都不怎麼清楚。

我這剛剛問完,蘇靈兒就微微偏了下頭,笑著回答道:「有啊,而且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啊!」

康孝公司現在都快把生意做到國外了,所以說康孝公司的製作絕對是行業頂尖水準。即便是一個小小的馬車我都能給他設計一堆話出來。

像什麼減震啊,消音啊,這些改動對我來說都很簡單。

天下第九 但是最讓我自豪地是馬車分檔次的。

越貴的馬車內部空間越大,甚至還有什麼有著又超級貼心超級可愛的女僕小姐姐隨車跟隨。

就我的這康孝公司老總的身份,我坐的馬車自然是最好的最舒適的,雖說因為蘇靈兒在車裡並沒有安排女僕之外。這輛車的隔音效果啊什麼的都是超級好的。

就連在外面控制車的車夫都是經過專業訓練,該說的不說,不待說的更是不說的精英工作人員。

聽完蘇靈兒的話我做了一個簡單的思考。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這句話是用來形容自己想要的東西就在自己眼前的。

現在車子裡面又只有我和蘇靈兒兩個人。

結合我們剛剛聊得那個問題,也就是說……

蘇靈兒喜歡的人是我?

我勒個去?

我差點激動的站起身來,可還沒等我說什麼,蘇靈兒就一副開心的樣子說道:「好了好了,我逗你玩呢,別激動。」

這還真的是我勒個去了。

我呼的喘出一口粗氣去,無奈地說道:「我還差點當真了呢。還以為小時候的事你還當真呢。」

蘇靈兒搖了搖頭后卻又點了點頭,我還沒搞清楚這丫頭到底是什麼意思的時候,蘇靈兒就微笑道:「好了好了,不和你開玩笑了,我接著給你介紹虎人戰國的情況。樂天你聽說的沒錯,虎人戰國的疆土雖然是四國之中最為遼闊的但是卻是最為貧瘠的,沙漠幾乎在虎人戰國遍地可見……」

聽著蘇靈兒邊和我說,我邊對我有興趣的問題發出提問。

我自己都不怎麼清楚我剛開始的尷尬和不久前的失落其實早就在聊天之中煙消雲散了。

甚至我在心中還有了一種得虧蘇靈兒沒有喜歡的人的感覺。

我也不知道這種感覺到底是怎麼產生的,但是這個感覺給我帶來的唯一感受就只有一個字,那就是:爽!

在接下來趕路的幾天里,我和蘇靈兒之間的尷尬好像就從來沒發生過一樣,每天說說笑笑的,聊得話題也從虎人戰國換到了各種各樣有趣的事情上去。

這種情況下,我的心情還是相當不錯的。

甚至我都沒感覺到越往虎人戰國移動這天氣也就越熱的樣子,等到我們出發五天後,馬車門突然被扣響,車夫的聲音傳來:「少爺,小姐,我們到了邊關了,需要我們出示通行證。」

任誰都想象不到在這個世界出個國有那麼簡單。

一張通行證就可以隨意穿越兩個國家的。

這絕對是兩國世代交好才能形成這種局面。

在我上輩子我除了我的祖國和被華夏網名戲稱為巴鐵的國家有這個待遇之外我就再也沒見過別的國家能有這待遇得了。

這倒也是,持續了這麼多年的和平又戰爭,一直都是盟友的人類和虎人之間能形成這種局面還是很簡單的。

再加上蘇靈兒這幾天給我補課之後,我這才知道虎人戰國適合生存的地方並不多,也沒有人願意會搶一片沙漠啊。

多種原因之下,這出個國才變得這麼隨意。

我看向蘇靈兒,蘇靈兒身上靈力光芒一閃,一張羊皮紙就出現在了蘇靈兒手中。

既然我身邊有了一個修鍊者,所以說行禮啊這些我早就交給蘇靈兒保管了。

我可不想每天那麼沉地帶著一堆包裹,那多累人啊。

這個世界的交通雖然確實沒有我上輩子那麼便捷,但是像儲物戒指啊這些小道具是真的實在,像這種通關的文書放在儲物戒指裡面也能幹乾淨凈,完完整整地拿出來。

這放在我上輩子是根本不可能想象的。

飛機託運丟行李這種事不在少數,坐火車魚龍混雜還容易丟東西,就是發個快遞吧,很多易碎品需要輕拿輕放的人家快遞員又不看,人家就正常派發,結果正常派發就導致產品損壞打官司啊什麼的事情我可是確確實實地經歷過一次的。

如果說我最喜歡這個世界什麼道具的話,那麼儲物戒指絕對就是其一。

我接過蘇靈兒拿過來的文書我就把馬車門打開了,結果我這剛剛一打開,我面前當即就出現了一張帶著微笑地虎頭出現在我眼前。

「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