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你們來到月石部落,大家趕快進屋去休息。」

正當孫立成拿出懷中的肉乾分給這裡的小孩子時,月石部落的族長從遠處趕了回來,向孫立成他們發出了邀請。

進到破爛的議事大廳,顯得年歲很大的族長在一團篝火上,用一個破陶罐煮起了水。

月石部落的首領,一個很粗壯的地精則招呼大家吃一些果子。他的一隻眼睛瞎了,腦袋上圍著一條破獸皮。

「這是在前些日子那場戰爭中負的傷,好在還留下了一條命。不過他們這次出征的精壯只回來了四五個,損失有些太大了。」

看到孫立成比較疑惑,亞岱爾在旁邊悄悄地對他說。

孫立成恍然大悟,再看看老族長,發現她的歲數還沒有銀月部落的伊芙大,但卻比後者顯得蒼老很多,完全是過度操勞所致。

「你們能派人帶我去那個山洞看看嗎?」

說了一會兒話,孫立成開口道。

「這個……那個山洞有些危險,咱們最好別去了。」

獨眼龍首領聽到以後一臉不情願,看來戰爭不但打瞎了他的一隻眼睛,還摧毀了他的大部分勇氣。

「這樣好了,只要你們派人帶我去那個山洞,我會送你們一些食物,亞岱爾首領可以擔保,並派人運過來。你們看怎麼樣?」

見到獨眼龍首領不願意,孫立成開口說。

「可以,一會兒我們就派人領你們過去。」

沒有等獨眼龍首領說話,老族長就發話了。食物啊,他們現在可是非常短缺的。

很快,在一個年輕地精的帶領下,孫立成他們便出發了。在出發前,孫立成勸死勸活,終於讓克里斯蒂娜留在了月石部落。不管那個山洞裡有什麼東西,孫立成並不想讓克里斯蒂娜去冒險,她一旦出了事情,絕對會給自己和銀月部落的關係造成巨大衝擊,不得不小心。

在嚮導的帶領下,孫立成他們走了大約一個小時就來到了山洞旁邊。在這裡,嚮導準備告辭了。

「孫立成,你真不用我跟你下去嗎?」

沃爾扛著一把青銅大斧子,疑惑的向孫立成問道。

「謝謝亞岱爾大哥,我自己去就可以了。再說人多了,不但在裡面施展不開,而且更容易出危險。」

孫立成笑著搖了搖手,拒絕了。

亞岱爾凝眉想了想,便點點頭,說:「那好吧,你要小心。我們在月石部落等待你的好消息。」

說完,他還拍拍孫立成的肩膀,表示鼓勵。

等亞岱爾和嚮導他們走遠了,孫立成鬆了一口氣。他身上有不少的秘密,可不希望這些地精們發現。對於這些以信仰為中心的傢伙們,孫立成從心底不太放心。

「狼王,你守在外面,有情況就向洞里叫喚。」

孫立成向狼王發出了命令,就帶著狗肉進入了山洞。

進入山洞以後,孫立成發現洞裡面不是很大,但是卻很深,石壁上比較潮濕,仔細聽,地底深處有水流流動的聲音。

孫立成帶著狗肉一路行來,並沒有發現任何危險,一切都顯得非常平靜。

「難道是月石部落聽錯了?」

孫立成很疑惑。但很快,他就打消了這個念頭。人家居住在這裡這麼長時間,可以說了解這裡的一草一木,怎麼會搞錯呢?

想到這裡,孫立成讓狗肉站在了一旁,自己則豎起了耳朵仔細聆聽,終於,他聽到了一種不尋常的聲音,好像是某種動物在地面上滑動,很微弱,但卻真實的存在。

「怪獸?」

孫立成心中暗道,然後緩緩地抽出了破軍砍山刀,在這個時候,這把橫刀就是他最可靠的夥伴。

越往裡走山洞越寬闊,大量的鐘乳石從山頂連綿到地上,讓光線顯得更加幽暗。

終於來到了洞底,這是一個很大的空間,一條大概一米左右的暗河從洞底穿過,河水中不斷有白光閃過,孫立成估計那些是暗河中的冷水魚,個頭兒不小。

看著周圍粗大的鐘乳石柱子,孫立成有些撓頭,這裡面要藏個怪物還是真挺麻煩的。

正在這時,狗肉發出嗚嗚的聲音,身體弓了起來,紅眼睛向一個石柱子照了過去,頓時讓那裡亮了許多。

在燈光的照射下,牆壁上有一個很大的黑影。

再仔細看,柱子旁邊還有一條大尾巴,還在慢慢擺動。

「這是一條大蛇!」

孫立成的心中一凜,握住橫刀的手攥的更緊了。 「準備戰鬥!」

孫立成高聲喊道,緊接著就要揮刀衝過去。

正在這時,一個面帶驚慌的小姑娘腦袋從石柱子後面露了出來,腦袋上的頭髮好似一條條飛舞的小蛇。

「美杜莎?」

孫立成一下子愣住了。

果然是個美杜莎,在孫立成愣神兒的這會兒工夫,小姑娘已經張開了一把弓箭,並向他射了過來。

羽箭劃破空氣的聲音嚇了孫立成一跳,他趕忙向右翻滾了出去,隨手扔出了一個光明火球。

這顆光明火球突然炸開,讓整個山洞異常明亮,直接起到了閃光效果,刺激得小姑娘緊忙用手遮擋住了眼睛。

這是孫立成最近跟巧手先生研究出的一種新戰術,濃縮光明火球術,魔法時空的閃光彈。

趁著這會兒工夫,孫立成又瞬發了一支熾熱之箭,貼著小姑娘的頭頂飛過,轟在了石壁上,嚇得她趕忙躲回了鐘乳石柱子後面。

一連串的動作在短時間內就完成了,孫立成對自己的表現很是滿意,突然他眼角餘光發現狗肉的魔晶炮已經啟動,立刻嚇了一大跳。

「不要開炮!」

孫立成連忙大喊。

見到炮身上的紅點黯淡了下來,孫立成才鬆了一口氣。這要是一炮轟過去,小姑娘不死也得成為殘廢,自己就真成了摧花狂魔了。

「火焰盾牌。」

隨著孫立成心中默念,各有一面很小的火焰盾牌出現在孫立成和狗肉身上,閃動了幾下后消失了。

看到孫立成使出團隊魔法,小姑娘的臉頓時變得煞白,她沒有想到對方是一個英雄。英雄啊,絕對是個強力人物。

「為什麼這裡會出現英雄呢?而且還是地精這種低等生物?」

小姑娘心中害怕的想到。

做好準備的孫立成終於把心放了下來。對方只是個小姑娘,經過剛才的試探,孫立成發現她的攻擊力並不很強,比原來坑道里的那個美杜莎大姐差遠了。對於這種智慧生物,特別是個漂亮的小姑娘,他可下不去狠手,至今他還對那個辣手摧花的蠍尾獅子充滿了怨恨。

「多好的女人啊,就讓它那麼扇飛了半個腦袋!虧不虧心啊!」

孫立成在心中對獅子暗罵。

見到小美杜莎躲了起來,孫立成搖了搖頭,一邊讓狗肉戒備,一邊催動了動物之友,結果……

沒有任何反應。

孫立成拍拍自己的腦袋,暗罵自己,「對方是個智慧生物,怎麼可能使用動物之友進行交流呢?我真是個豬頭啊。」

罵完自己,他又催動了英雄之力,這回終於有反應了。

「小姑娘,咱們不要再打了好嗎?」

孫立成問。

「壞人!你要幹什麼?」

小姑娘的回答讓孫立成一臉黑線。

攝政權寵:王爺太黏求放過! 「你是美杜莎嗎?」

孫立成繼續發問。然後……

小姑娘連珠炮似的回答讓孫立成吃不消了,「靠,聽不懂啊!」,孫立成在心中大喊。

這就是英雄之力的局限,只能夠進行最簡單的交流,交流的內容也往往模糊不清,只能夠意會,一旦交流內容過於複雜,就完全理解不了了。

「怎麼辦呢?」

孫立成摩擦著下巴在心中思考,突然他打了個響指,說道:「我可以使用銀月聖歌啊。」

說干就干,孫立成讓小姑娘少安毋躁,又在洞中找了一個寬闊的地方,開始畫起了魔法陣。

小姑娘很是好奇,看著眼前這個奇怪的綠色傢伙在空地上寫寫畫畫,不一會兒,一個圖案複雜的六芒星就出現了。

當初,克里斯蒂娜唱銀月聖歌的時候,六芒星的每個角上各站了一個女地精,經過巧手先生的分析,這些女地精實際上是在用自己的信仰之力激活魔法陣。孫立成並不信仰銀月女神,他的那個主人還不知道躲在哪個山溝里,所以他採用了另外一種方法,就是使用充能魔晶。

孫立成已經喜歡上了這種地精帝國人造魔晶,只要用太極氣旋充滿能量,就可以使用在任何地方,還不會對設備產生侵蝕,真是居家旅行、殺人放火的好寶貝。

他從魔晶包中取出了六塊地精魔晶,分別安放到了六芒星的六個角上。一次使用這麼多,孫立成有些心痛。但是為了眼前的小美杜莎,孫立成還是狠狠心放了上去。

小姑娘見到漂亮的魔晶,頓時眼睛就亮了。她想走過去仔細看看,但孫立成身旁戒備的狗肉發出了一聲低吼,嚇得小美杜莎又縮回了身子。

孫立成很快將所有準備工作做完,然後整整身上的毛皮衣服,走了進去,開始唱歌。

他唱的歌當然不是銀月女神聖歌,一來他不會唱這首歌,二來,這個魔法陣最終祈求的是知識與外交之神的祝福,跟銀月女神沒有半毛錢的關係,因此,他換了另外一首自己熟悉的歌謠,反正只要能跟魔法陣共振就好了。

隨著歌聲響起,魔法陣上面的光芒開始閃爍,慢慢地,一團柔和的白光緩緩的升了起來,並向四周擴散了開去。

小美杜莎緊張的看著光芒慢慢靠近,並將自己包裹了進去。預想中的難受並沒有發生,小姑娘只覺得白光罩在身上暖暖的,很是舒服,緊接著他就聽清了孫立成的歌詞。

「兩隻老虎,兩隻老虎,

跑的快,跑的快,

一隻沒有眼睛,

一隻沒有嘴巴,

真奇怪,真奇怪……」

好吧,孫立成現在唱的就是著名的《兩隻老虎》。為什麼他要唱這首兒歌呢,因為經過巧手先生的分析,這首兒歌與這個魔法陣最契合,當然,這首兒歌對孫立成來說也最簡單。於是,地球上的《兩隻老虎》成了孫立成口中的聖歌。

很快,孫立成就把兒歌唱完了,這時候他看看美杜莎。

對方臉一紅,張口問道:「為什麼一隻老虎沒有尾巴,另外一隻老虎沒有耳朵呢?」

「呃……」

孫立成一臉懵圈。

…………

神界,知識與外交之神的神國中,大天使康拉德一臉驚異。

在這個世界,知識與外交之神的實力並不強,勉強屬於中等神力,而且信徒不多,因此他很大一部分信仰之力來源於給其他神祇提供的服務。

這個世界並不像很多小說裡面,所有人都說一種通用語言,因此進行語言翻譯就是一個很重要的工作,而在翻譯魔法陣方面,沒有人能夠強於知識與外交之神,為此大家都把這部分工作外包給了他,而康拉德就是專門負責此事的天使。

雖然這方面業務不少,但底下生物貢獻上來的信仰之力也就是那麼多,好在是個細水長流的活。可就在剛才,一股強大的力量被傳了上來,康拉德驚奇的發現,這股力量不但直接貢獻給了自己的陛下,遠超於普通的力量輸入,更是完成了與神國力量神力的快速融合。打個比方的話,如果神力是血液,那麼這股力量就是O型血,不但融合速度快,而且沒有任何不良反應。

「這是神力嗎?」

想著剛才已經消失了的那股力量,康拉德陷入了沉思。

「還是去問問陛下吧。」

想了一會兒,沒有想出結果,康拉德迅速做出決定。

當他趕到大殿的時候,發現自己的陛下正在冥想。

在這個世界,知識還是被少數人壟斷著,文盲率起碼在95%以上。在這種環境下,作為負責知識與外交的神祇,這位神祇並沒有太多的事情可干。把瑣碎的工作交給天使們后,這位陛下就經常陷入冥想,也算是一種自我學習的手段吧。至於外交這方面神職,呵呵,這個世界可是只講拳頭而不講道理的。

「陛下,請您醒醒,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彙報。」

心急的康拉德想了想,還是喚醒了自己的陛下。

神祇陛下睜開眼睛,看著一臉興奮的康拉德,問道:「我的孩子,發生了什麼事情,讓你這樣高興?」

「哦,還有這種事情?」

聽完康拉德的彙報,知識與外交之神一臉驚奇,他也沒有想到會有這樣一種神奇的力量,雖然不是神力,但非常像神力。

錯嫁豪門,總裁別愛我 「可惜,我注意到這件事情的時候太晚了,下面的魔法陣已經關閉,我沒有辦法準確定位。」

康拉德一臉的沮喪。

「呵呵……沒關係,我的孩子。你只要保持關注就好了,既然他能夠使用一次,就會使用第二次。好啦,你下去吧,有什麼事情再來向我彙報,我要繼續冥想了。」

說完,這位陛下又緩緩閉上了眼睛,康拉德則低頭施了一禮,靜靜地退出了神殿。

而這時,孫立成被一個十萬個為什麼好奇寶寶纏住了。

這個小美杜莎名叫維娜,據她講,她是離家出走的,而她離家出走的原因,則是要尋找到強大的力量,成為月光泉部落最強大的戰士。

「呃……好偉大的理想。」

看著一臉驕傲的小美杜莎,孫立成有些無語。

維娜自從離開了家鄉,走了很遠很遠的路,受了很多的苦,特別是前一段時間,她跟一頭兇猛的魔獸打了一架,結果被打傷了尾巴。隨著時間的推移,傷口沒有任何好轉,走到這裡終於走不動了,只能躲在這個洞里靜心休養。

她沒想到,這個大山洞是月石部落的重要場所,經常會來到洞里。

為了佔據這裡,小姑娘就開始欺負那些笨笨的地精,用各種方法嚇唬他們。當然,小姑娘心地還是比較善良的,並沒有向月石部落的地精們狠下殺手。

「那些地精也是很可憐的,你不要再欺負他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