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甫家的老爺子。」

皇甫辰的父親?!

上官准服氣了「可以啊,小子,你居然能得到老爺子的認可?!」

老爺子也不為自己兒子選擇別人家的孩子做繼承人生氣?

看來皇甫家比他想象的更大方。

「母親和樂正家還有來往嗎?」

「你不會還懷疑咱媽吧?」上官准護母狂魔屬性瞬間附體「怎麼可能!」

上官衍冷笑一聲,將那枚鑰匙收了回去「這個東西如果是真的,我就不僅僅是懷疑了。」

「你說什麼,你小子再說一遍?」

上官衍驟然回身,與自己的兄長平視「哥哥如果還想完完整整的活著,這段時間就不要出國。」

上官准「???!!!」為什麼說的這麼恐怖的樣子?!這個小子究竟查到了些什麼?!

他要做什麼?

上官衍回到自己的那棟小別墅,本來說好的六點之前回來,現在卻已經凌晨了,皇甫謹儀抱著枕頭靠著牆角睡著了。上官衍走到她身邊,摸了摸她的臉。

大概是他的手指太過冰涼,皇甫謹儀微微睜開了眼。

「你回來了。」她的聲音帶著睡意未退的嬌憨,莫名的有一種撒嬌的感覺在裡面,上官衍的目光軟了軟

「有沒有好好吃飯?」

當她是小孩子嘛,還好好吃飯。「有。你是不是碰到什麼事情了?」

真是難得啊,能讓這種小變態棘手的事情這麼晚才回來,這小變態頭很疼吧。

上官衍含笑摸了摸她的腦袋「就是碰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有趣?

皇甫謹儀哦了一聲「你吃過晚飯了嗎?」

「沒有。」

「我去給你做。」皇甫謹儀穿上拖鞋,隨意把長發扎了一下就出去了。

知道做飯不過是個借口,其實她就是想遠離自己,上官衍也沒多說什麼,他太累了。

拿起剛剛皇甫謹儀抱著的枕頭,將腦袋靠在上面,眼睛一閉,上官衍就那麼睡著了。

——

樂正陶然看著面前明明都要五十歲了卻依然看著就像三十齣頭的鐘離玖感慨道「上官那個孩子將你照顧得很好。」

年齡越大卻越嬌氣了,都是上官悠一點點寵出來的。

鍾離玖看著自己的母親,道「我是真沒想過您還想見我。」

樂正陶然沉默片刻「小衍來找過我。」

鍾離玖驚訝的張大了嘴,不是因為樂正陶然對自己的態度,而是樂正陶然口中對上官衍的稱呼,自己的母親有多厭惡自己她是知道的,居然對小衍叫得這麼親密。

「這麼多年來,我很抱歉,玖玖……」

鍾離玖「……都這麼一把年齡了,說這些已經沒有意義了。」

她沒想過聽母親的道歉,也無所謂諒解。

「我是不知道蘭蘭對你做的事情的。」樂正陶然忽然說「還有你父親……我很抱歉。」

她說著說著就哭了出來「玖玖,真的很抱歉,我不是一個好媽媽。」

鍾離玖目光淡淡的看著她,或許這一幕發生在二十年前她還會一起哭的稀里嘩啦,可是現在,她並沒有什麼觸動。

說到底,她還不如自己的兒子,小衍只是見了她一面就能讓她對自己說這些。自己曾經那麼渴望想要和她修復關係,也是枉然。

「你能原諒媽媽嗎?」

鍾離玖忽的握住她的手,唇角帶著年輕時客套疏離卻看著優雅無比的公式化笑容「母親,我是您的女兒,無所謂原不原諒,母女沒有隔夜的仇。」

可是她的眼底,早就沒了一點點的溫度。

有些東西就像夏天的炭火,冬天的冷飲,遲來的幫助,來得早就沒有了意義。

這是報應。

樂正陶然清楚地看到了鍾離玖眼底的漠然,她是真的不在意這些了,不在意自己這個母親是真的懺悔還是假的投誠。

鍾離玖道「這一單我會買的,母親年紀大了,這麼晚了還是在家裡好好休息才是,我也不是年輕人了,這麼晚不回家,我丈夫會說我的。」

她的話語讓樂正陶然挑不出紕漏。

樂正陶然動了動唇,想問問你可以送一送我嗎?我有話想和你說。

冷酷少主霸寵小逃妻 但是誰知道上官悠忽然出現,看到她們母女,從鍾離玖那裡得知樂正陶然的表現,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樂正陶然,抱了抱妻子「你先回家,這麼晚了還不睡對身體不好,我送母親回鍾離家。」

鍾離玖點點頭「那你也早點回來。」

「放心,這點小事情辦完我就回家。蓋好被子不要打被子。」

樂正陶然看著這一對夫妻都到這個歲數了還從未變過,一時間有些恍惚。

上官悠真是把鍾離玖寵到了骨子裡。

她的這個小女兒,永遠這麼好命。 上官悠開著車有一搭沒一搭的和樂正陶然聊天。

「你這孩子當時說為了玖玖放棄那個位子就放棄了,可是把其他家主嚇得不輕。」

冷酷王爺替嫁妃 上官悠通過後視鏡看著樂正陶然的表現,回到「只要玖玖願意和我在一起了,那個位子又有什麼稀罕的,皇甫辰不也要把他讓出來了嗎?」

「這怎麼能一樣呢?」樂正陶然不動聲色的到「玖玖當初如果沒和夏侯家主訂婚結婚就好了。」

上官悠可有可無的嗯了一聲

「她這些年也不去看看小眠那個孩子,說到底也是她女兒。」

「我有去看小眠,玖玖是我不讓她去的,我害怕她看到小眠就不捨得回家了。」

被上官悠的話噎得死死的,樂正陶然有點不甘心的說「玖玖這孩子年輕的時候心就是不定,當時還差點為了夏侯掌司死了。」

她的每一句話都在提醒上官悠當年鍾離玖有多喜歡夏侯淵,以及她和夏侯淵有過一個女兒的事實。

上官悠忽然來了一個彎道拐彎,樂正陶然在想著事情,冷不丁額頭撞在前坐上,痛的半天緩不過勁。

「抱歉,前面忽然有車路過。」上官悠看著了,淡淡的解釋了一句。

樂正陶然不死心「你這孩子對玖玖是真的好,這要換做是別人絕對接受不了。」

上官悠忽的發出了一聲冷笑,那笑聲讓樂正陶然莫名感覺恐怖。

「當初的事情,夫人是覺得您比我這個當事人還清楚?」

「不是……」

「不是就請夫人少說兩句,我和玖玖之間只有我對不起她,沒有她對不起我。」

鍾離玖從始至終都沒動過利用他的念頭,反倒是從一開始,自己就想著借著鍾離玖對自己的愧疚和感情得到鍾離家的支持,雖然對鍾離玖的感情是真的有,卻不如後面的深沉。

他後來的醒悟以及放棄,哪怕就是被剝奪記憶都是該有的懲罰,都是對曾經的贖罪。

「到了,夫人下車吧。」

樂章陶然不甘心的下了車,看著上官悠開著車快速離去,蒼老的眼底閃爍著不甘與陰狠。

「失敗了?」

少年的聲音將她從自己的世界中喚出。

「主,主子!」

少年隱在黑暗中,發出一聲冷笑「這把歲數了還鬥不過幾個晚輩,樂正家的長公主,這點本事?」

「是上官悠他不識抬舉!鍾離玖那種貨色他也能忍受!那個賤女人害死了我的大女兒!」

「你口中的賤女人可是你的小女兒啊。」

「她就是個賤人!知道她的姐姐喜歡夏侯淵,難道就不能把夏侯淵讓給她姐姐?!半點廉恥的心思都沒有!我要給我的女兒報仇!」

「啪啪啪!」少年大聲的拍了幾下手。

「本來只是覺得你沒本事,現在我覺得你就是沒腦子。」

他走出陰影中,露出了那張俊美絕倫的臉。

看著這張臉,樂正陶然渾身一僵「你是……」

「你認為我是誰呢?」少年看著鍾離家的大門,語氣很輕「讓你死在這裡,真是侮辱了鍾離家的門楣,可誰叫你欠鍾離家的。」

「不,不,你不能殺了我,我是你的……」

少年鬆開手,將她軟綿綿的屍體一扔,掏出紙巾擦了擦手。

「少爺,您何必親自動手,這精神瘋癲的老太婆未免髒了你的手。」

上官衍垂眸,「我不出手,怎麼栽贓給別人?」

「栽贓?小少爺的意思是?」

「自然是栽贓給這一切的幕後主使了,這份禮物希望他喜歡。」

「對了。」上官衍問道「夫人那邊怎麼樣了?」

「似乎做好飯就一直在您的書房找什麼東西,以為您還在睡覺。」

上官衍嗯了一聲。

「她現在精神狀態如何?」

「據觀察而言,還算不錯,沒有自殺的傾向。」

「我走之後,派專門的人盯著,時刻注意夫人的情緒變化。」

「是,少爺。」

上官衍回到卧室的時候,將枕頭剛放好,皇甫謹儀就推門而入了。

「你醒了?飯我熱著的,一起去吃?」

上官衍點點頭「做的什麼。」

「你喜歡吃的,不對,是你以前喜歡吃的,現在我也不知道你喜歡吃些什麼。」

上官衍道「你做的我都喜歡吃。」

皇甫謹儀彎了彎唇「小少爺這個也是跟您父親學的?」

「不,我媽做飯很難吃,一般都是我爸給她做。」(鍾離玖:……親兒子)

「老家主真是一個好男人。」皇甫謹儀感慨。

「你要是知道他是怎麼把我媽追到手的你就不會這麼覺得了。」

上官衍其實一直感覺自己老爹前期在欺騙老媽的感情,也就他媽那個傻子才會被他爸騙成那樣還原諒父親了。

對於上官衍而言,一次的欺騙就是永久的,就算是後面再後悔也沒用了,不會原諒就是不會原諒。

哪像他母親那麼心軟還給了他父親一個悔過的機會。

怪不得他媽那麼蠢的女人都知道一直喜歡夏侯叔叔,至少夏侯叔叔對他母親的利用都寫的明明白白的,而且對母親也是真正的真心。

在上官衍眼裡,他父親就是一個想要收好處又想名聲好的鳳凰男。

簽到從捕快開始 所以上官小少爺自小和父母不親近就是這原因!

至於他為什麼知道這些,請參考小少爺和皇甫掌司的良好師徒關係!

就他父親這樣的,能追到母親都是奇迹了。

皇甫謹儀對當年的事情雖然知道,但也僅限於上官家主從小就深戀玖公主並為其放棄了掌司之位這些。

對內里的真相,是真的不清楚。

根本不知道上官家主是到了後面才慢慢的放不開,甚至痴魔了的。

上官衍牽著她的手到了用餐的房間,看著桌子上擺著的四菜一湯,挑眉「做了很久?」

「很簡單的家常菜,能做多久。」

大門忽然被人敲響。上官衍看了看錶,這都要半夜了誰能來這裡。

「少爺,是老爺。」守夜的女傭心驚膽戰的來報告。

「趕走。」小少爺說的那叫一個理直氣壯。

女傭的面色頓時就僵在了那裡,還是皇甫謹儀道「叔叔來了就請他進來吧,別聽小少爺的。」

感激地看了一眼這個未來的少夫人,女傭宛若撿回一條命一般的去開了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