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被發現,肯定會讓白臉青年傳遞出消息。

所以現在只能動手將那白臉青年,然後快速的離開這裡。

雖然還剩最多一點,差不多就是一個時辰的時間,但現在沒有什麼辦法,只能先逃離,因為之後肯定會發現這白臉青年被滅殺,而快速的過來。

血毒蜂一個嗡嗡,從一旁的樹叢出來。

然後化為一片血雲,就向著白臉青年快速的飛了過去。

「什麼東西?」

白臉青年看著身前突然出現的血雲,臉色浮現出一抹疑惑之色。

我在三界當老師 但下一秒,袖袍一揮,滾滾的妖力化為凌厲光華,擊在那血雲之上。

可是那血雲只是被擊中分為兩半,就又重新凝聚在一起,向著白臉青年而去。

對於這一幕,白臉青年整個人浮現出一抹驚色。

但很快雙眼一寒,一股極寒的白霧而出,想要將那血雲滅殺,因為他在這血雲上面看到了一隻只猙獰的靈蟲。

靈蟲跟妖獸不一樣,不會受它的命令控制。

既然想要對他出手,自然是直接滅殺。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這血毒蜂可沒有他所想的這麼簡單。

那些白霧根本對它們造成不了什麼影響,剛冰封就被吞噬。

然後化為血色長矛,出現在那白臉青年的身前。

這一刻,白臉青年臉上浮現出一絲驚慌,這靈蟲比他想象的還要更加厲害。

想要向著身後逃離,但血色長矛的速度太快了,直接從他的胸口洞穿而過。

這白臉青年只是五階初期巔峰,根本不是血毒蜂的對手。

而在這白臉青年被滅殺的時候,他身上的一顆白色珠子爆裂了。

這白色珠子特殊煉製,裡面有每一個化形妖獸的精血。

只要被滅殺,就會爆裂,而其他的化形妖獸,可以通過自己的白色珠子,找到被滅殺化形妖獸的位置。

現在人類與武者之間不會動手,所以現在出現死亡,就只有一個可能,被羅無生給滅殺了。

羅無生雖然不知道白色珠子的事情,但也知道這裡不安全。

袖袍一揮,將那進入火山內的蟒蛇給滅殺。

然後在第一時間從火山內出來,向著遠處而去。

至於現在,他的心中考慮了一下,準備去那深處的地心烈焰之地,找那力量溫和的靈礦。

現在妖獸人類武者都在這邊,絕對不可能想到他居然敢冒險去極海域的深處。 「吞噬既是毀滅,而毀滅的極致卻是新生。」

君璟墨說話時指間捏合,那懸於他手心上方,以暗紅色能量凝聚而成的蓮花便不斷變化。

從花苞到盛開,從盛開到衰敗。

花開花謝,猶如輪迴變遷,從盛放到凋零,再在枯萎中出現了新生。

君璟墨拿著那朵再次盛開的暗紅色蓮花,送到了姜雲卿手裡,姜雲卿就感覺到那本該代表毀滅的蓮花之中,卻是源源不斷傳來的生機。

姜雲卿滿是驚愕的睜大了眼,嘗試著將手覆蓋在蓮花之上,就感覺那股生機被身體吞噬之後,她原本因為在海中搏鬥耗盡了靈力後有些疲憊的身體,瞬間緩和了許多。

姜雲卿震驚。

「璟墨,你悟出自己的修鍊之道了?」

君璟墨點點頭:「我管這叫生死道。」

「如今我雖然未曾繼續突破,可是我能感覺得到我體內的能力能夠隨著我心意轉化,而且我在氣海之中凝聚了一顆源種,能夠源源不絕的提供生機之力。」

「只要不是一擊斃命,或者是瞬間耗盡體內靈力,那我往後都不會缺靈力,而且戰力也應該提升了好幾倍。」

姜雲卿聞言欣喜不已:「等稍晚一些,避過言越他們之後,咱們去海中試試看。」

沒有什麼,比實戰更能測試戰力的。

君璟墨點點頭,他能感覺到姜雲卿單純的高興,而他心中又何嘗不開心。

從踏入這磐雲海開始,他和言越等人一樣都成了姜雲卿的累贅,哪怕立於她身旁也什麼都做不了,那種無力的感覺讓他憋屈難受。

如今他不再受靈霧所限,哪怕真的遇到什麼危險,他也能和姜雲卿並肩而戰,而且不受靈霧阻礙之後,這整個磐雲海就變成了他和姜雲卿的退路。

等到了東聖之後,如若真的遇到性命之危,他和姜雲卿也能退到這磐雲海上。

只要入了磐雲海,有這天然的靈霧壓制,他和姜雲卿便能立於不敗之地。

姜雲卿顯然也和君璟墨有一樣的想法,對著他道:

「我原還擔心去了東聖會攔不住那些人,如今想來,如果我們之前所想的真的不能成行,大不了我們退回這磐雲海上,一旦有人強渡磐雲海,咱們便將他們留在這裡。」

「最差也能保住西蕪不被東聖之人踏足。」

君璟墨嗯了一聲:「我也是這般想的。」

姜雲卿之前雖然看似輕鬆自在,可背負著整個西荒,心裡壓力卻是極大。

此時有了退路,也知曉君璟墨得了這般神奇的修鍊之法,能與她同進退而不必再讓她擔心他的安危后,姜雲卿忍不住抱著他高興道:

「太好了!」

君璟墨難得能享受到妻子的主動,伸手環著她腰身親了親她,正想親近卻是卻是想起了涅火金蓮來。

「焱陽呢?」

姜雲卿靠著他呆了下,才道:「方才洗漱便屏蔽了他感知,忘記將他放出來了。」

君璟墨見姜雲卿想要動手,直接將她拉到了身前,含著她的嘴唇呢喃道:「不急,等一會兒再放他出來……」 第五百十七章進入地心烈焰之地

為了不碰到其他的妖獸,羅無生進入海底之後,讓血毒蜂四周飛出,探尋其他的妖獸,好從其他沒有妖獸的地方快速前進。

上空肯定是不能飛行,很容易被發現。

而血毒蜂一探尋,羅無生髮現四周很多妖獸圍繞著島嶼遊動,另外其他地方的妖獸也都紛紛向著島嶼這邊趕了過去。

羅無生沒想到這些妖獸的動作這麼的快,一下子就發現了。不過這些沒有化形的妖獸,想要發現他的存在有些不可能。

就這樣,一前進就是百里。

而在羅無生滅殺白臉青年的時候,由於那白色珠子爆裂感應,附近的化形妖獸紛紛趕了過來。

同時第一時間命令海底那些妖獸,向著羅無生之前所在的島嶼匯聚過去。

等那些化形妖獸趕到島嶼之時,羅無生早已離開島嶼兩三百里。

「可惡,給我仔細的找,那小子就在附近!」

之前那敖葵也出現島嶼之上,但神識一出,沒有發現羅無生的任何蹤影,一臉猙獰憤怒道。

他知道羅無生的實力,如果隱匿起來,就算是五階後期都難以尋找。

但他們這邊妖獸眾多,只要仔細的尋找,還是能發現的。

其他的化形妖獸,連忙帶領妖獸向著四周快速的尋找而去。

人類的武者,得知羅無生在這邊,同樣紛紛趕了過來。

雖然跟妖獸達成了協議,但還是自己找到羅無生更好。

因為他們誰找到羅無生,那帝器雛形就基本上歸誰所有。

而被妖獸找到的話,雖然帝器雛形交還給他們人類,但他們這些武者不是同屬於一個勢力,為了帝器雛形自然要爭鬥一番。

這麼一來,自然是自己找到羅無生更加好一些。

可是並沒有想到羅無生居然敢冒險,進入極海域的深處,一般認為羅無生為了逃命,想要找一點離開極海域。

到了陸地,隱藏的地方更多,所以他們為了羅無生絕對是想要離開極海域的。

至於那白須老者四人心中也是這樣的人,對於羅無生會再次去極海域的深處,根本沒有想過。

雖然之前一開始的時候,羅無生提及靈礦的事情,有點想要去地心烈焰之地,但他們當時認為去那裡就是一個死字。

現在的話,這種時候,根本沒有想過羅無生會去那地心烈焰之地,所以對於將這件事情也沒有任何的提及。

隨後這一尋找,轉眼間就是五天之久。

羅無生已經深入三四千里,由於四周有妖獸,他的速度也沒有多快。

另外越深入,四周遊動的妖獸越少。

至於現在,十幾里內也沒有看到兩三隻妖獸。

羅無生向著四周看了一眼,進入一處海底裂縫之中。

他現在要將剩下的乾玄冰焰全部煉化,這樣他去那地心烈焰之地,才有更加的把握一些。

之前尋找他的肯定有六階的妖獸,但不知道是不是全部的六階妖獸出動了。

另外他也不知道那地心烈焰之地,有沒有六階妖獸的存在。

所以為了避免意外,還是提升實力,更加有把握再去。

這一煉化,就是一個時辰的時間。

原本按照一開始來極海域的時候,他是想要將剩下的血脂丹也輔助修鍊了,這樣實力可以更強大一些。

但是現在,沒有這麼多的時間給他修鍊。

那些六階的妖獸,如果長時間找不到他的蹤影,肯定會回到深處,那樣的話,他就遭了。

只要被六階妖獸發現,再配合其他的妖獸,他基本上難以逃離。

之前他雖然斬殺了一隻,但他相信六階妖獸肯定不止這麼兩隻而已。

乾玄冰焰煉化后,全部融入紫雷玄冰焰之中,使得威力又提升了不少。

然後身形一動,再次向著那地心烈焰之地而去。

這一前進,就是兩天之久。

雖然四周妖獸很少,但羅無生還是非常的小心謹慎。

絕對不能讓妖獸給發現,否則他在深處會更加的危險,到時候連逃的地方都沒有。

至於此時,羅無生出現在了之前那裂縫深淵之中。

只是看了一眼,就再次小心謹慎的前進。

前進的時候,上次血毒蜂感受到的炙熱力量,現在向著羅無生席捲而來。

距離地心烈焰之地越近,這股席捲的炙熱力量越是強大。

而前進二十幾里的時候,看到前面不遠處出現一道紅光。

羅無生心中一喜,但前進的時候,還是非常的小心謹慎。

最後羅無生的身形,出現在一處破碎的海底巨岩峭壁之旁。

至於前面百丈之外,是一道將近五六百丈之長的裂口。

遠遠可以看到那裂口裡面,赤紅色的烈焰岩漿不斷翻滾。

其中散發出的靈力波動,非常的強大,果真如之前那白須老者所說的一般,就算是真魂境後期也有些難以抵擋。

不過他的紫雷玄冰焰,威力提升了許多,不用太過擔心。

現在的他,有所保命,還是要將鎮魂碑煉製成真正的帝器。

雖然以後可以去中心大域,找更好的靈材什麼的,但就算其實尋找所找的也差不多了。

雷靈吞噬了那藍發男子的六階獸靈,現在已經勉強達到了五階後期。

雖然最後不一定能煉製出中品帝器,但下品帝器之中絕對是頂尖的。

到時候有了這帝器,再加上境界突破到神火境,那些各大域的超級宗門如果還想要追殺他,就別怪他不客氣了。

該殺則殺,該滅則滅。

另外老早之前答應乾玄的誓言,也要解決一下。

那神古域劍宗的血妖劍,就算境界突破到神火境中期,到時候也沒有任何的用。

向著四周看了一眼,見到沒有其他的妖獸,就催動體內的真元,快速的進入那裂口之中。

剛一進入,四周冰焰狂雷滾滾,將四周的地心之火給抵擋了下來。

這地心之火也可以說成是岩漿烈焰,不過這地心之火威力更加的強大,也更加的狂暴。

南雅 為了以防意外,羅無生在裂口的四周隱匿了血毒蜂,監視四周。

至於這裡面,由於地心之火威力太強大,沒有讓血毒蜂出來幫忙尋找。

否則那鐵銀角還沒有找到,他的血毒蜂要先被焚滅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