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現在就把人給簽下來的衝動。

奈何某些事從來都不是那麼簡單的。

老闆之前已經下了死命令,就算是他對唐馨雨的未來,也會有一些心動,比其他的心動更重要的,還是老闆的決策。

王野悄悄的沖著傅鈞搖了搖頭。

示意這件事的可行性不是那麼大了。

衛北霆的唇角輕輕的勾勒起一抹諷刺的弧度,「王野,我希望這樣的遲疑,以後不要出現在你的身上。身為北爵國際的裁決者,我希望你可以擁有一個冷靜的頭腦。」

「很明顯,唐馨雨並不是一個適合北爵國際的藝人。況且,她想要的淼姐的角色,在我這裡已經有了合適的人選了,薄言昔那邊也沒有意見。」

這句話。

唐馨雨也聽到了,瞬間面無血色。

淼姐這角色,怎麼突然之間就有人了。

薄言昔也點頭了?

王野被衛北霆的這消息給直接砸蒙了。

不是很能理解的問道:「衛總,這件事我怎麼不知情,可以告訴我定下來的這位女演員是誰嗎?」

「唐沐晴。」

剛聽到一個名字,電話就被掛斷了。

王野有些懵,很快想起來了,就是微博上那個被黑的女演員。

可是……

衛總拒絕唐馨雨的理由是,唐馨雨不是公司的藝人。

那唐沐晴呢,什麼時候簽約了他們公司。

作為北爵國際的執行總裁,他怎麼不知道這件事?

抬頭看著眼前的兩個人,王野的語氣里還帶著些說不出的不確定,「或許,你們會認識一個叫做唐沐晴的女人?衛總那邊說,淼姐這個角色,即將由唐沐晴來出演。」

****

杭城別墅。

唐沐晴躺在衛北霆的腿上,去看著面色自若的男人,語氣嬌嗔,「我什麼時候說過我會出演淼姐這個角色了,我怎麼都不知道。」

說著。

唐沐晴還很認真的給衛北霆分析著,「是你自己說的,如果不是北爵國際的簽約藝人,是沒有辦法參演北爵國際的製片的,我憑什麼例外。」

衛北霆:「你不一樣。」

唐沐晴:「哪裡不一樣?」

衛北霆:「你是北爵國際的老闆娘。」

聽到衛北霆的話,剛剛看起來還很是神氣的唐沐晴,瞬間就臉紅了起來。

!!!

衛北霆這個男人,太能撩了!

唐沐晴靠在衛北霆的身上,就這麼看著這個被她信任的男人:「衛北霆,你這樣真的會把我寵壞的,以後遇到問題,我可能都不會想著自己解決了,而是尋求你的幫助。」

作為當事人。

唐沐晴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自己情緒上的轉變。

只是……

她現在有些沒有安全感。

衛北霆對她很好沒有錯,但唐沐晴不確定,衛北霆現在對她的這些好,到底可以維持多久。

是轉瞬即逝,還是長長久久。

次日。

唐沐晴在劇組被化妝師擺弄著。

面上的妝很是精細,而劇組又來了一個演員,這位女演員叫做劉夢。

人是郭景川帶來和她介紹的,「沐晴,這位是劉夢。接下來會和你搭戲,飾演你丫鬟的角色。」

唐沐晴:「……」

劉夢是一個很漂亮的女孩子。

身高一米六齣頭,不算高也不算矮。

從相貌上來看,和春杏算是同一個類型的妹子。

圓圓的臉上,鑲著一雙杏眼,看起來可愛極了。

唐沐晴有些驚嘆,「如果是這個長相,我算是明白為什麼皇上,會看上一個小小的宮女了。」

書中對這個角色,沒有詳細的描寫。

但是劉夢站在這裡,唐沐晴才明白,這角色應該是什麼模樣的。。 陳寧此話出口,現場的洪門弟子們,全部都憤怒起來。

「好大的口氣!」

「真是森羅殿上出狂言,不知死活。」

「小子,單憑你這番話,你們這些人今天就別想走出這個門口。」

趙麒麟倒是滿臉平靜,不怒反笑。

他示意洪門子弟們稍安勿躁,然後冷笑的望著陳寧:「陳寧,如果你還是北境軍總指揮,那麼我們洪門可能還會忌憚你三分。」

「可惜你現在什麼都不是了!」

「你打傷我們洪門少主,打死吞天滅地兩位名譽長老,現在還敢來我們洪門分舵口出狂言。」

「既然你找死,那我成全你。」

「誰願意替我把他拿下?」

趙麒麟說最後一句話的時候,目光環視了一圈現場的洪門子弟們。

瞬間,現場洪門高手們,紛紛請戰。

「洪門江南分舵十大執事之一,霸王拳張信,請求出戰。」

「洪門江南分舵十大執事之一,奔雷手雷震,請求出戰。」

「洪門江南分舵刑糖堂主,鬼見愁姚文廣,願意親自出手,拿下陳寧!」

……

趙麒麟見到洪門子弟,人人爭著要出手教訓陳寧,他不由大為欣慰,正準備點一名悍將出戰。

沒想到陳寧身邊的典褚,此時高聲冷喝道:「一群跳樑小丑,也敢在我們少爺面前放肆。對付你們這些土雞瓦狗,哪用得著我們少爺出手,我典褚來會會你們。」

「你們儘管所有人一起上,接不住算我典褚輸。」

什麼?

一起上,接住算他輸?

洪門子弟們,一個個又驚又怒的望著典褚。

趙麒麟也沉下臉:「真是主人狂,手下也跟著狂。」

「你們還真是一點都不把我們洪門放在眼裡呀!」

陳寧淡淡的道:「沒錯,我還真沒有把你們當回事。」

「我手下也把話擱下了,你的這些屬下可以一起上,我手下接不住,就算我輸。」

趙麒麟眼睛閃過一抹冷笑,他端起茶水,抿了一口,漫不經心的對現場的洪門子弟們道:「陳寧的話,你們都聽到了。」

「陳寧他們如此瞧不起我們洪門,你們可是要好好爭口氣,不要讓我失望。」

洪門子弟們聞言,一個個都咬牙切齒的瞪著典褚,人人都鐵了心要把典褚拿下。

霸王拳張信,搶先走出來,一邊大步的走向典褚,一邊大聲的道:「傻大個,膽敢瞧不起我們洪門,我張信送你下地獄。」

跨步沖拳,要馬合一,一記霸王拳,狠狠的朝著典褚轟去。

這一拳,當真霸王再世,威力十足。

「好!」

「張執事霸氣!」

「張執事打得好!」

現場立即響起一片喝彩叫好聲。

但是就在此時,典褚也出手了,使用的是軍中格鬥術,抬手一拳,平平無奇。

砰!

典褚跟張信的拳頭碰撞在一起,咔嚓的一聲骨頭脆響,張信的手腕竟然當場骨折了。

「啊!」

張信的慘叫剛剛響起,典褚已經抬腳,一腳把他踢飛。

趙麒麟見狀皺眉。

張鷹揚跟林正茂也忍不住露出吃驚的表情。

現場的洪門子弟們,都是滿臉驚愕,典褚的實力超出他們的估計。

張信剛剛被典褚打飛。

雷震跟姚文廣兩人,已經同時掠向典褚。

雷震犀利一拳,姚文廣閃電一腳。

典褚抬手,接住雷震的拳頭。同時飛起一腳,迎上姚文廣的腳。

兩人的腳在空中交擊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