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人在一起聊天就說這些,

林天看着點點的困惑,也不說破,大家該吃吃,該喝喝,隨後吃完就散了,

而奇怪的是吃東西一像很快的點點這次吃的很慢,和林天他們是一起吃完的,之後就把餐盤收起來放在了盥洗處,

林天拿着自己的餐盤和周毅的餐盤放了之後,旁邊的小胖子李自豪無奈的說:“哎,還是懷念咱們君姐的手藝啊,成天吃這個,我都吃膩了,”

大家深有同感,

以前GOD戰隊全面減員的時候,哪有什麼做飯阿姨,

更加沒有食堂了,都是阮君親自上陣,每天出去買菜,做幾樣拿手好菜,隊員們訓練之後吃上阮君做的飯菜那叫一個美味啊,

現在俱樂部做大了,一個基地裏並不僅僅是英雄聯盟這一個分部,還有其他王者榮耀,DOTA2,CSGO等等分部,聽說最近甚至還成立了國內第一支絕地求生戰隊,

俱樂部的人越來越多,自然也不可能再讓阮君去做飯了,

只不過大家每次去食堂吃飯還是覺得不爽,很懷念阮君做的飯菜啊,

點點一愣,記起來了阮君不是GOD戰隊的領隊嗎,怎麼去做飯了,

“阮君不是領隊,”點點忽然問了出來,

大家一聽都笑了,

林天笑着回答說:“君姐是領隊,可是以前我們GOD戰隊很窮的時候甚至都發布起工資,沒有食堂,也沒有做飯阿姨,所以君姐就親自上陣做飯給我們吃,”

“因此我們以前也戲稱君姐是做飯阿姨了,”

大家歡聲笑語的走了,晚上還有一輪訓練賽,必須要抓緊了,

點點走在了最後,他走的很慢,也想的很多,

他看着現在金碧輝煌的俱樂部,裝修的十分豪華與現代,

點點很難想象以前GOD戰隊落魄的時候是什麼樣子,

甚至需要用領隊去做飯,

而又是什麼讓一支瀕臨倒閉的戰隊起死回生的,,

點點深深的呼吸一口,他的目光忽然堅定起來,加快了前進的步伐,目標編號014 GOD戰隊基地,經理辦公室,

劉子光翻看着一堆文件,林天坐在對面,親自給劉子光泡茶,

“光哥,這個碧螺春是今年的新茶,我纏着君姐要的,要了好半天才給,你嚐嚐味道怎麼樣,”

林天並不嫺熟的泡茶,看的劉子光尷尬症都要犯了,“行了,行了,別裝了,好東西都被你給浪費了,”

劉子光沒好氣的奪過茶具,自己來泡茶,林天也是悻悻一笑,沒有說話,

等茶泡完,劉子光十分享受的喝了一口,微微閉上眼睛,

“怎麼樣,還不錯吧,”林天期待的問道,

“恩,還不錯,”

“嘿嘿,”

劉子光狐疑的看着林天:“說吧,你小子有什麼事,”

林天也不廢話,乾笑兩聲就說道:“我聽說隊裏已經決定點點的去留了,”

“就爲這事,”劉子光又喝了一口茶,將茶杯放在桌面上,笑了笑,

“當然,”

見林天是這個堅持的態度,劉子光也不廢話,說道:“你好好想想,點點來了我們GOD戰隊兩個星期的時間,有沒有學到手嗎東西,”

“從目前來看,我沒有看出他有學習到什麼,”

“那麼心態上有沒有什麼改變,”

“目前來看,也沒有,”

“那好,試訓的結果上看……”

林天干笑着說:“結果也是……差強人意,”

劉子光點點頭,嘴角充滿深意的笑容,

在前一個星期,GOD戰隊對點點做了全面的試訓,

現在GOD戰隊家大業大,不是什麼人都能夠進入戰隊的,就算是隊長林天親自推薦,也是要走程序,

那次的試訓,點點作爲一名打野,全場十分活躍,

抓人,GANK,入侵,反野,控龍,

每一樣都做的非常好,

但是好的有點過頭了……

“一個打野需要這麼出風頭嗎,”

“一個打野需要搶C位的人頭嗎,”

“一個打野需要等隊友去開團,你在後面收割嗎,”

“一個打野需要這麼在意自己的KDA嗎,”

當那場試訓結束後,點點自認爲打的非常不錯,

數據華麗,打出了全場最高的傷害,KDA最高,

點點說是他CARRY了全場,

但是實際上呢,在GOD戰隊這兒,

教練對他的評價,只有一條:不適合做一名職業選手,

是的,點點完全不適合做一個職業選手,

他張狂但不知收斂,急於表現但不信任隊友,

這樣的性格如何打好職業比賽,

只想着自己一個人去CARRY,這是打野的大忌,

劉子光直接說道:“點點這個傢伙的試訓你也是全程看下來的,你覺得他有成爲職業選手的素質嗎,”

林天笑了笑:“素質這個東西和實力一樣,是可以提升的,”

“在聯賽初級,有很多職業選手都有和點點這樣的毛病,但是經過了幾年的洗禮,現在也都不是一樣走過來了,”

“是的,但你也說了那是聯賽初期,現在是聯盟高速發展的時期,我們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去等一個選手去成長,”

“而且現在有很多很成熟的選手等着我們去挑選,點點這樣實力在那兒,但是沒有絲毫成爲職業選手素質的選手,我們要他幹嘛,”

劉子光的反問讓林天有些啞口無言,

他苦笑一聲,點點頭,

誠然,劉子光說的對,

“但是,光哥,有一點,我希望你能夠考慮一下,”

“什麼,”

林天深深呼吸一口:“這個傢伙,除了打野,還可以打其他位置,”

“其他位置,”劉子光一愣,具體說說,

“比如……上單,”林天堅定的說,

“上單,”劉子光翻看着着點點的資料,說道,“這上面並沒有記錄他以前打過上單啊,”

林天攤攤手:“光哥,他又不是職業選手,只是一個英雄聯盟主播,他之前什麼位置沒有打過,只是覺得自己打野厲害,就一直打野,在直播界積累了很多人氣,”

“現在讓他轉型是最好的時候,”林天說到,

“讓他打上單,”劉子光沉思片刻,忽然笑了笑,指着林天說道:“你小子,我還不知道你在想什麼,”

林天只是淡然一笑,並沒有說話,

GOD戰隊現在中下三人是固定的,沒有替補,也沒有變化,

傳統的上野輪換體系因爲孫策的離去變成了單一的陣容,只是輪換一個打野並不能對整個隊伍造成變化,

GOD戰隊在之前着名的上野輪換體系現在遭到了嚴峻的考驗,甚至成爲了許多戰隊爭相研究的點,

現在這個關鍵階段,GOD戰隊想要重建以前的上也輪換體系,就必須再尋找一個上單,

可是目前國內成名的上單選手都有正主了,他們想搶也搶不來,

因此林天很早就想到了想要重建GOD戰隊的上野體系,所以很早就看中了點點,

雖然一直在打野,可點點從來都不是職業選手,

想要轉型,非常的簡單,

劉子光仔細聽了林天的想法,忽然又覺得有些危難,

“哎,小天啊,我知道你爲戰隊做了很多,可是現在要把點點吸納成爲戰隊成員,並且讓他轉型爲上單,這點……我看那個點點自己都不願意了,”

“你看看點點那個樣子,是想要做一名職業選手的樣子嗎,”

林天笑着說:“那是以前,我敢斷定,現在他希望自己成爲GOD戰隊的一員,”

“我不知道你用了什麼手段,但是點點想要成爲我們GOD戰隊的一員,必須通過試訓,”

林天一聽就笑了:“嘿嘿,這麼說光哥是同意再給點點一次試訓的機會了,”

“我願意給,這小子不願意把握啊,”

林天拍着胸膛說道:“嘿嘿,這個放心,我去說,”

見林天這樣堅持,劉子光也不再說些什麼了,只是苦笑一聲:“哎,小天啊,希望你不是意氣用事,”

林天忽然一震,微微一笑:“光哥多心了,”

“行了,去吧,”

看見林天離開,劉子光忽然看見了春季賽他們奪冠的那張照片,

當時的他們,都在,

還有那個站在獎盃旁邊,一臉靦腆的……孫策,

GOD戰隊七個人,

上野輪換體系,

讓他們拿下了LPL春季賽的冠軍,

這次夏季賽,

缺少了一個人……還能不能再次捧起LPL冠軍獎盃,,

他不知道,

GOD戰隊每個人也不知道,

只是在這個關鍵時刻,隊長林天極力想要邀請點點加入戰隊,

這個桀驁不馴的點點實在是沒有成爲職業選手的素質,或許實力有,但是現在聯盟高速發展,有實力的新人大有人在,

不差點點這一個,

他們更看重的是潛力,是素質,是性格,

魏來在LPL的實力不算頂尖,

但卻是最適合GOD戰隊體系的,

魏來性格好,願意接受戰隊的任何改變,願意做幕後的那個人,願意爲戰隊改變自己的風格,總之,一切爲了贏,

所以魏來不是最強的選手,但GOD戰隊選擇了他,

事實證明,GOD戰隊選擇的沒錯,

魏來也不負衆望的打的非常好,

現在這個點點,劉子光真的非常擔心,林天是因爲孫策的去世而尋找的一個替代品,

但願不會如此吧,

……

當天的訓練賽結束後,林天找來了點點聊聊天,

剛開始只是林天說話,只是隨意的聊着天,不過基本上都是林天說話,點點頭,

“說了這麼多,估計你也不感興趣,那我就說點你感興趣的東西吧,”林天笑了笑,“那是快三年了吧,我剛成爲職業選手,打上了LPL,過年回老家,”

“在我家附近的網吧裏玩遊戲,然後遇到了一個比我小兩歲的……朋友,”

林天聲音有着輕微的顫抖,不過還是堅持着說了下去,

“然後呢,”點點忽然問,

看來他對這個話題感興趣,

“然後……”林天笑了笑,“我就跟他一起玩了幾把,恩,效果不是很理想,他覺得我很坑,當然我也覺得他很坑……”

“但是後來……他的哥哥告訴我其實他一直想成爲一名職業選手,在賽場上去打比賽,可惜的是他的簡歷投過去之後都石沉大海了,”

點點聽着,林天說着,

忽然陷入了一陣沉默,

“然後呢,”點點問,

林天深深呼吸一口,他笑了笑:“他哥哥求我,讓我幫幫忙,說他的實力可以的,只是缺少機會,”

“我沒有表態,只是說去試試,”

“這件事拖了有大半年吧,在GOD戰隊快要解散的時候……他來了,”

林天的眼眶微紅,嘴角微微上揚,

他在笑,

點點看着林天,忽然有種心疼的感覺,

“這一來就快兩年了吧,他打的很不錯,表現的一直很好,”

“在我們GOD戰隊,有兩套上野陣容,他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只是後來……”

“後來……”

“後來……”

林天深深呼吸一口,沒有再說下去,

背對着點點,目光看着遠方, 蒙大拿牧場主 光影交錯1998 諸天超市 我又抱錯了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