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你了。趕緊畫押。」

她知道齊青杳不會寫字,就沒催促她寫名字,只讓她畫押。

齊青杳抱着文書死活不畫。

「我不畫,我就不畫!我生是齊家的人,死是齊家的鬼。」

那等堅貞不屈,彷彿要生生世世和齊家綁在一起。

齊老頭氣的破口大罵:「以後你就不是我女兒,你也入不了我齊家的祖墳!」

齊青杳坐在地上,一副受傷的樣子,哭的梨花帶雨的質問著。

「爹……你為什麼這麼無情,我是你的親生女兒啊!前段時間還幫我去廟裏燒香,昨晚上你們派哥哥來查查是不是賊人來害我,結果今兒就要和我斷絕關係!為什麼我的命這麼苦啊!為什麼!」

畢竟齊青杳那張臉還是很美的,這麼哭起來簡直讓人心疼,齊老頭在這一秒,起了惻隱之心。

齊青杳看穿了齊老頭眼中瞬間的同情之意,她就知道,自己的表演太過了,那就加大劑量,致死的那種。

她心一橫。

哭着上前抱住了齊老頭的腿,求着情。

「爹,我抱着你的大腿我不讓你走!你一輩子都會是我的爹,我只要爹,爹,爹啊~~~~~~」

吳氏氣的派齊元承和齊元修過來,抓住齊青杳的手,三下五除二的給她畫了押,毫不留情的喝道。

「既然已經斷絕關係了,咱們就趕緊走!」

。 然而隨着戰鬥的推移,這奇兲默居然落入了下風,這讓歃血宗不少人都吃驚,再怎麼說奇兲默也是他們的宗主,這宗主居然落入了下風,這等於是在打他們的臉面,而此時羅刀一刀朝着奇兲默斬去,只見奇兲默躲過了羅刀的攻擊,然而此時的奇兲默,已經非常狼狽了,此時在怎麼多,歃血宗的弟子面前,他這個宗主顏面全無,這的確是太難受了。

只見羅刀後退的同時,一刀斬出,刀光出現,然而這刀光並不是三重疊浪擊,羅刀的攻擊再次轉換,然而就當奇兲默以為是攻擊他的時候,刀光居然消失了,隨後變成了一個光罩把他給罩住了。

「陣法。」

奇兲默一驚,在陣法包裹的天空,突然亮起了光芒,這些光芒的出現,讓奇兲默很是謹慎,就在此時漫天的刀光落下,朝着下方的奇兲默攻擊,這就是法術《浮定刀黃術》-天地伏誅。

奇兲默想要閃避,但是陣法光罩籠罩範圍太窄了,根本不容許讓他躲避,他只能盡量拿着劍擋下了攻擊,雖然他勉強擋住攻擊,但是對方的攻擊太多了,還是有不少的攻擊,被奇兲默的身體硬扛住,剎那間奇兲默就已經鮮血淋漓,全然沒有宗主的威嚴了,此時奇兲默披頭散髮,再加上他臉部的扭曲,活像一個惡魔。

然而此時的羅刀,唰的一聲,就朝着奇兲默衝去,一刀當頭站下,朝着奇兲默殺來,奇兲默利用寶劍擋住,隨後擋開了一刀,便朝着羅刀再次進攻,羅刀見狀也只能被動防禦,同時盡量撤退開來,退開了安全距離。

然而就在此時,奇兲默如同血紅的眼睛,憤怒的盯着羅刀,戰鬥到現在,他已經被羅刀戰鬥的丟了體無完膚,這種恥辱讓他感覺到了窒息,他現在必須做些什麼才可以,然而此時奇兲默的體表,突然升騰起了血色的濃霧,濃霧瞬間包裹了他,讓此事的奇兲默消失在了,血色的濃霧當中。

「啊。」

而就在這一刻,歃血宗的方向,突然傳來了尖叫聲,只見原本的一名歃血宗弟子,就在這一刻身體消失了,化成了一種如同鮮血一樣的,血紅色的能量液體,注入這天空中血紅色濃霧裏面,隨後第二,第三個歃血宗弟子都變成了,紅色能量液體,進入上方的血紅色濃霧當中。

九霄雪看到這一幕,吃驚詢問:「父親,這是什麼?」

「雪兒,你應該知道,在歃血宗當中有着兩種,最讓人不齒的法術。」九霄宮開口道:「一種煉祭之術,煉祭他人的元嬰,提升實力,就好比剛才積血天施展的,便是煉祭之術,然而還有一種,血祭邪術,她的使術是以自身鮮血作為祭煉,提升實力,然而當到了最高層次,血祭邪術便可以得以進化,變成了一種吞噬眾多生命能量,化為己用的邪術,眾生血祭,這便是血祭邪術最高境界。」

……

九霄宮接着開口:「眾生血祭,她可以把歃血宗的眾人,祭煉成她的能量,吸收了怎麼龐大的能量,至少可以讓他提升一個境界,達到比羅刀還要高的地步,這的確是一種很可怕的邪術,我看在歃血宗這些人當中,也只有奇兲默修鍊到這一步了。」

九霄雪開口道:「可是,按照你這一說,那他們歃血宗的人不都要死了,好歹她也是宗主,他怎麼可能殺死怎麼多人,這,這也太殘酷血腥了,這也太可惡了吧!」

「小雪,你記住一點,對於這種惡人來說。」九霄宮開口道:「只要能夠消滅敵人,一切都值得了,然而人沒有了可以在招,但是他們可以不惜一切代價,為了殺死別人而不惜一切代價,這就是他和我們的不同,我們雖然為妖獸,但是我們有情有義,懂得感恩,但是對於奇兲默這種人來說,他沒有感情,有的只有他自己的實力和地位,所以這種人註定一生孤獨,沒有一個朋友,因為沒人敢和他交朋友,然而他也會出賣這些所謂的朋友,所以這種人了無牽掛,往往是最難對付的人。」

九霄雪默默聽着,他此時方才知道,這奇兲默的可惡,血腥手段,為了殺死羅刀可以吸收別人的生命,化為他自己的能量,這是怎麼一樣恐怖的人物,這的確讓九霄雪害怕的同時,還在為羅刀擔心,怎麼厲害的人,如果在吸收了,所有歃血宗的能量,那羅刀還會是她的對手嗎?

而此時的羅刀也默默看着歃血宗方向,在奇兲默出現了變化以後,這歃血宗的裏面便傳出了慘叫聲,羅刀剛才略微利用靈識觀察,才發現,此時歃血宗有很多人,居然化成了紅色液體消失了,然而這紅色液體,居然朝着奇兲默的血霧衝去,顯然這種東西能夠吸收很多人的生命。

羅刀此時喃喃道:「沒想到,這奇兲默為了殺我,居然枉顧了怎麼多人性命,奇兲默真是一個大魔頭。」

雖然羅刀跟這些人,都是敵對的關係,但是看到怎麼多人都死了,還是忍不住有點觸動的,怎麼多人再怎麼說也是生命,現在居然成為了奇兲默的盤中餐,這的確是讓羅刀有點生氣,但是現在的羅刀也確實感覺了,這奇兲默的身體,在吸收了這些能量以後,傳來的變化,這種變化非常劇烈,羅刀可以肯定,如果再放任他不管的話,羅刀肯定不再是對方的對手,因為對方的實力,提升的真的讓他有點嚇人,居然可以怎麼恐怖,這的確是讓他有點害怕,但是現在羅刀也沒有輕舉妄動,因為現在還沒摸清楚狀況,如果貿然行動,恐怕她也討不到好處,然而此時羅刀繼續,在這裏默默的觀看,然而此時歃血宗裏面的慘狀,還在不斷發生,一直有人被融化消失,這不得不讓很多人都害怕了,然而此時的奇兲默卻在吸收這些能量,沖血霧裏感受到了,恐怖的能量氣息增加。。 「不忙,不忙。即然我們達成了合作協議,是不是應該先互相認識並了解一下呢?還有,合作也要有合作的樣子,我們為了讓對方放心,是不是應該給點保障給對方呢?」

合作意向達成,郁北也鬆了口氣。

忽悠了這麼半天,她生怕他不接她的招。

「為表誠意,我先做個自我介紹。米北,張江縣嚴紅公社下泉村人。你呢?」

郁北是個謹慎的人,在沒有真正了解對方前,她並不打算說出真正的來歷。

「啊?你是張江人?」

年輕人的關注點明顯和郁北不在一個點上,他一聽到郁北是張江人,露出了驚詫的表情。

郁北以為對方介意,距離太遠,不利於生意的開展,立馬給出了解決辦法。

「你放心剛開始這三個月我一月來送一次貨,不收你運費。三個月後,要麼你自己到張江縣提貨,要麼我安排人送貨。但我安排人送貨,你就必須要另外運費了哦。先別提合作方法,你還是先介紹一下自己吧。難不成,你不敢讓我知道你的姓名和家庭情況。」

不知道為什麼,郁北在年輕人的注視下總有種不好的感覺。

「那倒不是,咱倆真是有緣,註定該當合作夥伴。其實我也是張江縣人,過段時間也要回張江了。你介不介意咱們的生意在張江縣裡做?」

年輕人忐忑的看向郁北,生怕她拒絕他的提議。

郁北有些鬱悶,她本來是想套路對方,結果對方把她給套路了。

很明顯,她捏造的假身份,等對面的人回了張江縣,很快就會被拆穿。

一時間,郁北有些猶豫了。

不管是在後世的社會還是現在這個年代,對待莫生人,都應該有些警惕心。

「可以倒是可以?不過你什麼時候回去?是張江縣那裡人?家裡有些什麼人?都說說吧。「

郁北為了暫時安撫住對方,暫時答應了。

對面男子一聽重重的鬆了口氣,露出了笑容。

「我家在張江縣機械廠家屬院,家裡有隻有父母和我。對了,我叫馬雲鵬。這次回去,也是因為我媽馬上要退休了,我是回去接班的。」

馬雲鵬一臉得意,別看在不黑市裡混掙得不少,但這份工作不是很讓人看得起,雖然他總能搞到好東西,但知道的人都說他是小混混。

「什麼?你要機械廠的?那你都有了正式工作了,還要干這個買賣?你有時間?」

郁北覺得有些寸,怎麼隨便在街上抓住一個人合作,就弄出個老鄉。

最重要的是,對方以後還會是她大哥郁東的同事。

這樣的人,雖然看似不敢騙她,但也增加了她暴露的危險。

「是啊,機械廠的怎麼了?難不成你有親戚也是機械廠的?那更好了,以後咱倆見面更容易了,你到機械廠來,不會引人懷疑。」

馬雲鵬眼睛都亮了,激動的搓著雙手,就差跳舞了。

「買賣當然要幹了,我大哥剛拿下了我們縣所有的黑市生意。大哥相信我,把出貨交給我一部分。這麼好的條件,不做買賣,不就浪費了。」

馬雲鵬得意的抬高下巴看郁北,不過就算這樣,他也只能看到郁北的鼻子。

看到這樣的馬雲鵬,郁北突然覺得挺有喜感。

「你們大哥相信你把出貨都交給你了,你夾帶私貨,他不會覺得你吃裡爬外?」

郁北儘力抑制住想笑的衝動,撩起額間垂下來的一縷碎發,別到了耳後。

「怎麼會呢,我們大哥人大度,允許我們夾私貨的。只是有要求,每月不能過量。」

馬雲鵬口中的大哥,讓郁北很好奇。

這樣大度的大哥,的確挺好,最重要的是挺聰明。

知道把大傢伙整成個利益共同體,只有這樣,才能讓大家更齊心,不會出什麼大的差子。

「那你們要是不聽話,只顧著出私貨怎麼辦?」

「我們每月也有考評的啊,每個地方,每月的出貨量都有一個標準。這個標準也不是隨便定的,是之前幾個月的出貨量取平均值。上下還有10%的浮動,超過的給獎金,低了的,不僅要扣錢,還要取消未來三個月出私貨。若兩次不改,大哥那裡就不會用你了。當然了,就算不用了的人,大哥也會給一筆錢做為補償的。」

馬雲鵬越說聲音越響亮,很明顯,他是這位大哥最忠實的粉絲。

不過郁北也覺得這位大哥很有魄力,至少在對於錢財這方面,他很懂得抓大放小。

這樣的人,難怪人家會成功。

那她呢?到底要不要相信一把面前這位明顯有些二的人呢?

不管了,以後要不要合作是以後的事兒,但今天怎麼也要合作一把的。

她這麼勞累了大半天,不掙點錢,有些對不起她花的時間。

當然了,這也是一次試煉。

面前的人到底可不可信,能不能做長久的買賣,今晚之後,自然可以見分曉。

「馬大哥以後的事兒咱們以後再說吧,先說今天這一單怎麼樣?反正你都說了以後買賣要在縣裡干,咱倆是老鄉,要見面很容易,對不對。」

「也行,那咱們去那裡取貨?」

馬雲鵬雖然不知道郁北那點小心思,但對於能掙錢,他還是很積極的。

「要不我現在就跟你去拿吧?有多少貨,需要用車嗎?」

「車肯定是要用,但不用大車,一輛大點的三輪就行了。我的貨不算多,就20來床,8斤重的厚棉被。不過暫時沒貨給你,要晚上才能到。你晚上8點到德福路左邊那條小巷子來接貨吧,我在那裡等你。記得要準時哈,過時不候。」

郁北暫時沒打算和馬雲鵬交心,交貨的地點也選在了招待所不遠的小巷子。

那條小巷子,據郁北觀察沒幾家人住,不知道是因為家貧還是人小的原因,一入夜,那邊特別的安靜。

昨天郁北回去的時候,無意中走到那個路口,還走進去看了看,就是為今天出貨做準備。

唯一有一點,那條巷子子太黑,恐怕對她的安全也有一定的影響,她還應該再想想,怎麼能保證自己的安全。

。 刻晴整個人蜷縮在浴缸里,想到洛雨稜角分明的肌肉,輕輕咽了一口唾沫,頓時羞得滿臉通紅,小手連忙捂住自己的臉。

「哎呀呀~太丟人了!」刻晴回想起今晚自己做的事,臉上一陣發燒,一張小臉只露出了一雙大大的眼睛在水面上,「咕嚕咕嚕~」的吐著氣泡。

仔細思索起來,似乎連呼吸都變得困難,少女懷春的情感在此時縈上心頭。

拍拍自己嫩嫩的小臉蛋,刻晴想要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緒,卻發現早已亂成一團,壓根沒法梳理。

「哎呀!」心頭又頓時感到火燒火燎,壓根不知道怎麼去面對門外的那個人。

———

出門后,洛雨來到了辦公桌前,看著那堆疊如山的文件,揉了揉眉頭,默默的嘆了一口氣。

璃月七星還真是繁忙啊,輕輕抽出凳子,打起了幾分精神,認真的翻起文件來。

自己的女朋友嘛,自然得照顧好啦,他可不忍心讓自己的小可愛這麼累,雖然這是她的事業,不過在自己力所能及的範圍內,自然是要本身兩手的。

輕輕翻譯文件,洛雨時而點頭,時而皺眉,檢查完沒問題的,在旁邊打個勾,至於看到那種耍小心思的,則是是一把大叉,有問題的,則是勾出來在旁邊做好批註,效率倒是還挺不錯。

批改文件的時候,洛雨自然也有他自己的思索,拿出一張紙,時不時就把自己的想法寫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