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唯一要注意的就是別在防禦塔的攻擊範圍內被艾米嘲諷住而已!

紫隊高地,艾米孤苦伶仃、顫顫巍巍的看著藍隊四人氣勢洶洶的沖了過來,當即一個哆嗦就要後撤,畢竟現在的紫隊只剩他一個人,想要依靠一個人防禦四個人推塔,幾乎是沒有任何成功率的!

不過在看到對方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裡,上了高地就開始下塔,艾米不由得一陣火起,沖著克萊爾就滾了過去。

由於劉鋒早就提醒過克萊爾,因此她在看到艾米有所動作的時候就已經在往後撤了,同時布萊茲的【墨丘利之炮】頓時變成了【墨丘利之錘】,稍稍一繞就到了艾米的後面,當即開啟技能砸了過去。

【雷霆一擊】!

技能一開,艾米頓時被砸出了防禦塔的保護範圍,這讓他心裡猛的一顫,當即開啟技能。

【尖刺防禦】!

雖說開啟了技能,但他的血量本就只剩下不到700點,被布萊茲一砸當即還剩不到600。

【惡魔審判】!

看見艾米被砸出防禦塔,劉鋒沒有任何遲疑,當即一招將他推到了牆上,一陣猛打之後,再次收了人頭。

legendary!

擊殺艾米,藍隊幾人又成功的卸掉紫隊高地塔,並輕鬆推平紫隊上路兵營,隨後果斷撤離。

返回召喚師平台,3個人頭在手的劉鋒把[短劍]直接合了[狂熱]來提升速度,現在他的攻擊速度已經提升到了1。3左右。

而兩個人頭在手的布萊茲則把[巨人腰帶]和[守望者鎧甲]合成了[蘭頓之兆],血量和防禦提升的同時也多了一個群體減速的被動技能,現在的他只要一突進對方陣營,絕對比鄭鈞的效果好的多。

克萊爾沒有收到人頭,但有2個防禦塔的金幣,再加上5個助攻和之前線上補刀的收入,終於把[長劍]合成為了[殘暴之刃]。劉鋒給她的任務就是做出一把[黑色切割者],這裝備在對抗高護甲的對手時效果還不錯。

勞拉比克萊爾的經濟又差了一些,不過還是購買了一個[速度之靴],隨後又把[洞察之石]提升為[紅洞察之石],免費的眼位多多出一個。隨後,她又購買了一個[真視守衛]。

而一開始就因為吸收了大量傷害而掛回去的功臣鄭鈞則學著紫隊的方式購買了一個[多蘭之盾]提升物理防禦力,又購買了一個[抗魔斗篷]提升魔法抗性。

從召喚師平台出來,劉鋒叫上幾人一起去收小龍,這畢竟是一個較為穩定的收入,加上對方下路二塔都已經被推掉,肯定是無法顧及這邊的。

幾分鐘后,眾人來到小龍位置,待勞拉把[真視守衛]插上確定附近沒有對方的眼位后,輕鬆的收到另一波小龍。

憑藉這條小龍的經驗,劉鋒和布萊茲都到達11級,勞拉到達10級,鄭鈞和克萊爾也到達9級。

中午休息的時間到了,眾人退出召喚師平台,從大殿里返回,此刻所有的年輕召喚師都完全說不出話來。

事實上,打到現在形勢已經很明朗了,紫隊的五人至今只有兩個人頭,防禦塔沒有推,連兵都沒補幾個。反觀藍隊,劉鋒已經8殺超神,布萊茲也拿了3個人頭,就連最為弱勢的上路,克萊爾和鄭鈞也各自拿到一個人頭和至少5個助攻,而因為6個防禦塔和2個小龍,總計比對方多出了足足1800金幣的收入!

面對曼德勒城召喚師學院第一戰隊虎之心,這個新組建的隊伍表現出了相當強勁、極為搶眼的戰鬥力!

人頭數量15:2!

防禦塔數量6:0!

小龍數量2:0!

這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看著一臉平靜走出召喚師平台的峰之隊隊長劉鋒,擔任這次比賽評論員,同時也是蒼鷹幫老師的羅伯特拿著話筒久久無法平靜下來。

相比較之下,倒好像是羅伯特拿了這個成績,而劉鋒卻是評論員一般……

***

午餐時間快要到了,安妮一臉不耐煩的拿著刀叉坐在椅子上,時不時的遞給侍從們一個惡狠狠的眼神。她實在是不太喜歡這裡,居然連甜點都做的那麼難吃!

當然,想到今天下午的演奏會之後,通向德瑪西亞的傳送門就會打開,安妮的心情就恢復了不少——這個叫伊澤瑞爾的哥哥說,德瑪西亞的宮廷糕點師手藝相當好,就連一般的民間廚子也都不錯,絕對不會比諾克薩斯的蛋糕師們差!

稀里糊塗的吃了頓午餐,安妮騎在伊澤瑞爾的脖子上來到了一處莊園,莊園里搭著一個舞台,上面擺放了一張桌子。

午餐半個小時后,這裡將會由德瑪西亞貴婦收養的一個女孩舉行一場演奏會,在那之後他們會通過傳送門返回德瑪西亞,而迦娜等人也正好藉由這個傳送門離開艾歐尼亞,去尋找劉鋒。

坐在伊澤瑞爾旁邊的迦娜看了看遠處的一個老人,他有些疑惑,這個當初在諾克薩斯見過的強大魔法師,怎麼也會跑到艾歐尼亞來了? 貴賓室內,珍妮弗有些落寞的看著從紫隊召喚師平台內走出來的那幾個年輕召喚師,心裡很不是滋味。

比賽打到現在已經沒什麼懸念了,那劉鋒的裝備已經領先了其他人太多,等級也超出對方一大截,加上他神出鬼沒的技能,已經不是現在的紫隊能夠拿下的了。

看著眼前的漂亮美女這副可憐兮兮的樣子,教導主任周宏眼睛微微眯了眯,裝作一副沉重的樣子問到:「珍妮弗,相信你已經看出現在的局面非常不好了,中午時間你準備給他們做出些什麼樣的指導?」

「指導?不必了,一上午就打成這樣,雙方的差距太明顯,只靠中午那一會時間進行指導,根本不能起到任何作用。」搖了搖頭,珍妮弗答道。雖說她的語氣還比較平靜,但她的眼神里卻再次流露出一絲苦澀。

這樣戀著多歡喜 、人外有人!

只不過她沒想到的是,一個十幾歲的小子臨時組建的、還沒進行過一場認真訓練的隊伍,竟然劈頭蓋臉的就把她辛苦教導的虎之心小隊給打的一敗塗地!

人頭助攻、推塔數、補刀數、野怪數,虎之心都是一敗塗地!

珍妮弗終於明白過來,自己不過是坐井觀天了而已,發出這樣的感嘆,倒也在情理當中。

周宏沒想到珍妮弗竟然這麼容易就放棄了,他有些不可思議的往前走了一步,站到了珍妮弗的對面,用驚疑的眼神看著對方。

在周宏的記憶中,這珍妮弗雖不說是什麼胸大無腦之輩,但絕對算不上太聰明:她雖然有著中心城市帶出來的眼界和經驗,剛來的時候也確實讓曼德勒城召喚師學院驚訝了一陣。但她畢竟年輕,所學到的東西畢竟有限,在周宏挖空心思的套取下很快就抖出來了七七八八。

在把珍妮弗腦子裡的東西弄出來之後,周宏就對這個美女的身體產生了興趣——或者說這才是他接近珍妮弗真正的原因。

原本周宏以為這虎之心被峰之隊輕鬆擊敗后,珍妮弗會因為辛苦組建的虎之心小隊慘敗而大失方寸,他就有了利用地位職權索取一些「好處」的機會,進而逐漸把這女人弄到床上去,可沒想到的是,這女人竟然表現的這麼平靜,平靜到周宏都產生了一種看不透的感覺。

這感覺讓周宏心裡有些發慌,不過憑藉多年的經驗和沉穩的心態,他並沒表現出什麼,只是點了點頭說到:「既然這樣,也只能祝他們好運吧。」

頓了頓,周宏想起這次比賽的獎勵,不禁有些頭疼的說到:「這次峰之隊只怕真的要晉級一線隊伍了,十個二級符文啊,曼德勒城的符文師們又有的忙活咯……」

語畢,見珍妮弗並無任何錶態,周宏臉皮抽動了一下,搖頭離開。

哐當!

貴賓室的大門被關上,珍妮弗平靜的臉當即垮了下來。她挺翹的臀部一撅,直接坐在了沙發上,熱褲下露出的修長美腿併攏著偏向一旁,用手揉著眼睛自言自語到:「老色狼,我珍妮弗可不是那種胸大無腦的女人,你想碰我,做好……的準備吧!」


低聲暗罵了一陣后,珍妮弗又扶著額頭痛苦的嘟囔到:「哎,虎之心這下輸的太慘了,真是讓人難以接受啊,明明拿出了3個新出現的至尊潛能英雄,竟然還是輸了……真不知道這個叫劉鋒的小子到底是從哪蹦出來的,怎麼就能把這陣型破的這麼乾淨利索!」

***

德瑪西亞的秩序遠遠好過諾克薩斯,劉鋒也沒碰到對戰李茂那樣的作弊事件,在輕鬆的吃了個午餐之後,隊伍返回召喚師平台進入下半場比賽。

可以說,下半場完全是垃圾時間,劉鋒憑藉裝備和高達11級的等級不斷的超神,藍隊輕鬆的推掉對方三個兵營,在隨後的一波大龍獵殺之後,直接正面擊潰對手的基地雙塔,輕鬆獲勝。

戰鬥結束,時間定格在了下午四點,遊戲時間二十五分鐘。

「厲害!」

坐在召喚師平台的躺椅上,劉鋒聽到了一個聲音,隨後就看到了布萊茲朝自己豎起了大拇指。



19殺0死7助攻!

「呵呵,大家配合的好。」劉鋒微微一笑,也沒太過謙虛,這樣都要謙虛的話,那還真是有些做作了。

看著劉鋒這平靜的笑,峰之隊其他幾個人都跟著笑了起來。

這一戰,他們有一種無法言語的痛快感!面對曼德勒城召喚師學院第一強隊,竟然取得了空前的勝勢!

人頭高達25:4!

四個小時推平對手!

為了避免再弄的跟諾克薩斯一樣遭人嫉恨,劉鋒並沒讓鄭鈞或者布萊茲跟當初那樣衝上對方召喚師平台比出中指的行動,畢竟他跟這些人雖然有些過節,但也僅僅是一些過節而已,沒有必要為了貪圖一時爽快再給自己找麻煩——這比賽肯定也是有不少人觀看,如果他真的弄出這種事,曼德勒城那唯一的貴族少爺費拉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經歷了一系列生死磨難之後,劉鋒的心智已經快速成長了起來,整個人也顯得更加沉穩,雖說身體年齡最小,但心境卻是峰之隊中最好的一個了。

想想上次團隊比賽,劉鋒的思緒一時間有些飄忽。

傑克、王剛,還有那應該在甜蜜當中的李偉和麗薩,現在過的還好么?

***

諾克薩斯,王剛家裡,傑克在這邊做客,一同做客的還有個體重以噸來計算的胖子。在胖子宣布一個事情之後,屋裡當即傳來一聲怪叫。

「什麼!古拉加斯大叔,那弗雷爾卓德可離得老遠了,你真的要去那啊?!」

聲音是傑克的,由於最近一年來試煉之地的比賽節節勝利,這傢伙的待遇有了極大程度的提高,身體已經不再像之前那樣瘦弱虛浮,反倒是變得堅實了一些。也正因為如此,他現在的底氣可足了不少,這一嗓子可叫的幾人頭皮發麻。

「別這麼大驚小怪的,傑克」有些不高興的瞪了一眼傑克,王剛又把目光轉向古拉加斯問到:「不過傑克說的確實是實情,古拉加斯先生。那弗雷爾卓德距離諾克薩斯相當遙遠,你這次去恐怕會花費很長時間,請問你做好準備了嗎?」

擺了擺手示意自己沒在意傑克的失態,古拉加斯往嘴裡塞了一塊肉,嚼了幾口后嘟囔到:「雖然是有些遠,但是路上也不都是荒無人煙的地方,應該也有些補給點,到時候再做打算就行了!」

把肉食咽下,古拉加斯又說到:「不過路上只有一個人的話肯定會很無趣,我準備帶個人去,你們兩個誰去?」 德瑪西亞曼德勒城,召喚師學院。

心情大好的峰之隊幾人一臉悠哉的從召喚師平台走出,還沒等進入大殿,卻又聽到了費拉的聲音:「峰之隊,有本事跟我們實戰對抗!」

把腦袋往那邊一側,劉鋒眉頭揚了揚,悠然問到:「呵呵,這次贏得不小,得消化消化。怎麼,送了一場經驗給我們,打算再送一場么?」

召喚師峽谷的經驗足足是試煉之地的兩倍,加上這次峰之隊迎的很大,各種加成之下每個人都獲得了大量經驗。

與試煉之地相比,召喚師峽谷的經驗獲取更加多元化,除了勝場20、(人頭+助攻)/死亡每提升1會有額外2點經驗以外,每領先對方一個防禦塔或小龍將會獲取額外4點經驗,領先對方一條大龍將會獲取額外10經驗!

當然,贏家贏得大,輸家輸的也不會小,與試煉之地相比,召喚師峽谷的比賽隊伍輸的太大,經驗甚至會出現倒扣的情況!

根據以往的經驗,一般的隊伍能拿到勝場20經驗,再加上不算太多的其他加成,每次比賽能贏得30經驗就不錯了,而贏上40點經驗那就是巨大的優勢了!

但這次比賽,峰之隊全線優勢,領先了足足11個塔和3條小龍加1條大龍,總計52經驗,再加上二十個人頭的40點經驗和勝場20經驗,總計拿到了112點經驗!

反觀虎之心, 王老五的單身生活

毫無疑問,一家歡喜一家愁……

雖然不比中心城市的比賽密集程度,但再不濟,曼德勒城的召喚師也能做到一個月參加一次比賽,如果每次比賽都能獲得112點經驗,那麼峰之隊半年可以獲得超過670點經驗!

這可是外出歷練都很難做到的!

當然,也只有峰之隊成員才可能出現的戰績,更重要的是,他們面對的是「前」第一強隊虎之心!所有人都知道,對抗虎之心都能有這樣的戰績,峰之隊在對抗別的隊伍時自然也不在話下,因此整個曼德勒城召喚師學院也只有峰之隊成員敢這麼計算自己的經驗獲取速度!

別的隊伍,依舊是大約每個月一次比賽,就算勝率依照50%計算,大致也就是平均一個月15點經驗左右,半年下來只有90點,這跟峰之隊的670點經驗完全不能相提並論!

根本不在一個檔次上!

勝率高,贏得大,隊伍提升就快,也無怪猛虎幫的講師珍妮弗如此受歡迎了,美貌自然是其中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她能幫助學生取得更多的勝利,獲得更多的經驗!

而劉鋒因為召喚師筆記被動技能的緣故,直接獲取了224點經驗,加上之前擊敗約瑟夫獲取的經驗,已經到達了9級所需要的水平。9級雖然不是一個特別高的級別,但天賦卻可以點出防禦系的【老兵傷痕】,為他增加30點生命值,這也是一種程度上的提升。

在經歷了諾克薩斯一系列變故之後,劉鋒知道只有自己的實力提升了,今後的日子才會好過,而召喚師實力的提升,是以個人等級為基礎的。

現在的劉鋒有種儘快提升個人等級的願望,因此自然不會拒絕那費拉提出的挑戰,他說到:「【曼德勒城召喚師學院第一強隊】稱號的獲得者,馬上就會被改寫!」

「狂妄!你以為就憑你們幾個,真的能擊敗我們么!」聽到劉鋒竟然放出如此豪言,費拉不由大怒,走上前一步指著劉鋒的鼻子問到:「廢話少說,下周同一時間,我們兩隊實戰對抗!」


抬手把費拉那不禮貌的手指拍到一邊,劉鋒冷哼了一聲,說到:「可以是可以,不過你們也不能白白提出挑戰,得有彩頭才行。不然我們可沒興趣,恕不接受!」

召喚師,自然有召喚師的挑戰態度。經過同弗里德和約瑟夫對抗之後,劉鋒已經對自己的實力有了些信心,他要做的就是多贏一些!

畢竟現在他可是窮人一個……

「好,既然是一線五人隊伍,那這次彩頭也不能小了」見劉鋒竟然一口答應下來,費拉不禁一喜,低眉思考了一陣后,心裡突然一動,沉聲提議到:「我們出一把[獵人的寬刃刀]」

「嘶……」此話一出,場地里當即傳出一陣倒吸冷氣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