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可憐人啊!”趙小川心中嘆息道,但口中卻問道:“你怎麼在這裏?你媽媽呢?”

“哇!”

小寶忽然一癟嘴,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哭起來。

“媽媽不見了!媽媽被壞人搶走了,小寶再也看不到媽媽了!”

趙小川想要安慰小寶,但是看着小寶那比自己要強壯許多的身材,頓時皺起了眉頭。

“這小寶明顯是一個低能兒,我要是貿然上去,說不定還會被他撂翻在地啊!”

正當趙小川考慮着這麼可以不讓小寶哭泣時,小寶忽然從地上爬了起來,一把抓住了趙小川的胳膊。

“你幫小寶找媽媽,不然小寶就詛咒你!”

趙小川聽到小寶的話,臉上露出無奈的表情,隨即點點頭。

小寶立刻高興地圍着趙小川轉起起圈來。

“你可不能騙小寶,不然小寶真的會詛咒你的!”

小寶似乎不放心趙小川,又重複了一遍。

雲龍破月 趙小川笑着搖搖頭,眼前的小寶雖然個子比他高,但是心智卻是一個孩子,所以對他所謂的詛咒很自然的看成了小孩子賭氣的話語。

“我知道小寶的詛咒最靈驗了,那麼小寶你先說說你媽媽在什麼地方吧?”趙小川笑着說道。

“嗚嗚,小寶找不到媽媽!媽媽被搶走了,說要把小寶一個人丟在這裏!”

原本還有些高興的小寶聽到趙小川的話,又一癟嘴,似乎快要哭起來了。

“小寶乖,小寶最堅強了!”

趙小川哄了小寶半天,小寶漸漸的平靜下來。

“你就是趙小川?”

正當這時,一個陰冷的聲音從趙小川的身後傳來。

趙小川微微一愣,轉頭望去,發現在陰影中不知何時出現三個身穿黑色西裝的中年男人。

“沒錯!我就是,你們有什麼事?”

趙小川將小寶攔在自己的身後,看着三人,心中升起一絲不祥的預感。

“什麼事?你剛纔是不是在禮堂破壞了安少爺的訂婚典禮?”

三個中年男子相互對視一眼,然後爲首的中年男子問道。

“安少爺?他們是安希俊的人?”趙小川眼中泛起一絲冷光,寒聲道:“怎麼?你們是安希俊那個垃圾派來報復我的?”

“哼!安少爺的名諱豈是你可以隨便叫的?”爲首的男子大聲喝道。

“大哥,和他囉嗦什麼?直接廢了他!”他右手側的男子怒道。

爲首的男子微微點頭,他身後的倆人直直的衝了出去。

趙小川深吸一口氣,一股冰冷的感覺再次向着自己的眼中涌去,兩人的動作在趙小川的眼中立刻變得緩慢起來。

趙小川腳下一蹬,衝向兩人,身體微微一側,躲過兩人拳頭。

隨即他一腳踹在對方肚子上,又藉助反衝力,連續三拳打在另一人的臉上。

兩名中年男子倒在地上發出一陣哀嚎聲。

而在爲首男子的眼中,趙小川只是輕輕一晃,兩人便便已經被他打敗。

“哼!原來是個高手!”

爲首的男子冷聲道,隨即化作一道黑影向着趙小川衝去。

趙小川和男子兩人立刻纏鬥在一起,手腳在空中噼噼啪啪響起一陣激烈的碰撞聲。

直到一陣巨大的碰撞聲後,兩人同時向着後方撤去,然後冷冷的對視着。

“這男子果然不簡單,恐怕這手上功夫比當初的李文淵還要厲害,甚至我的眼睛都有些跟不上對方動作了!”趙小川注視這男子,心中暗暗驚訝。

男子則注視着趙小川,心中的驚訝並不比趙小川少。

“這趙小川的招式很生疏,看不出他學習過格鬥技!可是他卻可以跟上我的速度,這完全就是根據自己的反應速度在戰鬥啊!”

“要知道我當年可是特種大隊的搏擊冠軍啊!雖然現在我年級比一點大了,但是身手比起巔峯時期也差不了多少啊!”

男子想到這裏,心中暗暗有些惱怒,看向趙小川的雙眼中蘊含着一絲殺氣。 秦穆然在伏天戒的指引來,找到了當初諸葛輕狂他們選擇下斗的盜洞,這個盜洞僅僅能夠容納一人身體進入,秦穆然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鑽進了其中。

順著黑漆漆的盜洞,秦穆然用手電筒向著前方進發。

大概走了幾分鐘后,秦穆然便是來到了陰墳的最外圍。

剛剛踏入,刺骨的寒冷迎面而來。

按道理說,現在外面是深冬,寒風凜冽,這個墳墓在地下,應該是暖和的,可是這裡的溫度,卻是讓秦穆然感覺比外面還要的寒冷。

這讓他不由自主地提起了心思來。

這個陰墳,果然不簡單。

手電筒向著前方照去,只見前方的路有些雜亂,看樣子是被捯飭過的,想來應該是當初諸葛輕狂他們下來的傑作,繼續向前方走去,秦穆然看到了諸葛輕狂那串玉串原先待的地方。

「難怪煞氣那麼的重,何著這裡是震煞的陣眼啊!」

秦穆然觀察了下四周,感慨道。

雖然這才是陰墳的入口,但是這串玉串原本放在這裡就是用來震煞的,玉串被諸葛輕狂拿走,這裡的煞氣沒有了剋制,立刻變得肆無忌憚了起來。

總裁,情深不淺! 「還沒有進入第一道石門就這麼厲害,這裡面到底有什麼?」

秦穆然看著前方那道沉重的石門皺著眉頭深思道。

「算了,安全起見,還是勁氣護身吧!」

哪怕是秦穆然實力到了這個地步,他還是選擇用最為保險的方式進入到其中。

勁氣外放,在秦穆然的周身形成一道無形的保護層,瞬間陰森森的煞氣便是被隔絕在了外面。

「看我破了你!」

秦穆然找不到打開石門的方法,便是決定採用最為簡單直接的方式。

勁氣注入拳頭之中,秦穆然的拳頭泛起了黃光,隨後一拳隔空朝著石門轟擊了下去。

「吼!」

一道拳頭的虛影橫推而來,攜帶著滾滾拳風,向著石門衝擊了過去。

「嘭!」

一聲有如炸彈炸開的聲音傳來,整個石門在挨了秦穆然一拳以後,地面發齣劇烈的震顫,隨後,石門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龜裂開來。

「轟!」

石門轟塌,灰塵瀰漫,但是都被勁氣隔絕在了秦穆然的身外。

第一道石門被轟開,秦穆然也隱約看到了其中的景況。

這是一處龐大的神道。

道路的兩旁矗立著由石頭雕刻的巨獸,真龍,真凰,白虎,玄武,麒麟還有贔屓!

這可都是神獸啊,可是出現在陰墳里,難不成也是用來鎮壓陰煞的?

秦穆然看著這個構造心裡忍不住想到。

一步踏上神道,神道上也是布滿了灰塵,已經不知道有多少年無人光顧。

神道不是平坦的,上面也大大小小雕刻了一些圖案,不過因為灰塵的原因,很多都看不真切,不過秦穆然卻是能夠看到上面有人,有龍,有雲,也有雨。

看這樣子,應該是在講述一件故事,似乎還是神話故事。

秦穆然拿著手電筒繼續向前走去,可是剛剛走幾步,整個神道便是開始有了變化。

神道劇烈的震顫,秦穆然心猛然收緊,一步踏出,整個人有如炮彈般向後彈射出去,在原地留下一道虛影后,便是重新回到了剛剛踏入神道的地方。

神道震顫,被秦穆然出發了機關以後,神道原本塵封不動的神像,突然間震顫了起來。

「這是…..」

秦穆然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事情,即便現在的他已經經歷了足夠多的怪事了,可是眼前的這個情況,估計他此生難忘!

只見神道上,一道光芒打下,橫空出現一頭真龍的身影,這真龍竟然與石像上的真龍一模一樣。

「我去,見鬼了!」

秦穆然看到眼前的場景,頭皮發麻,忍不住罵道。

「昂!」

高昂的龍吟聲傳來,真龍的雙瞳牢牢鎖定住了秦穆然的氣息,此刻,即便是秦穆然想要逃,那估計都很困難。

「我這運氣!」

秦穆然自己都忍不住罵自己點背。

這種情況,想要跑是不可能的了,被鎖定氣息,就會不死不休,唯一的辦法,就是將這個真龍給打滅。

只是秦穆然不敢相信,這個到底是個真龍還只是一道投影。

「算了,拼一拼吧!我一個化勁大能還打不過你一個畜生!」

秦穆然咬了咬牙,下定決定道。

冷梟,你就從了吧 「轟!」

真龍龍尾擺動,朝著秦穆然打了過去。

秦穆然一個晃身,在原地留下虛影,躲過了這麼一擊。

「嘭!」

龍尾拍擊到了他原先站立的地方,地磚被拍碎,凹陷了下去,足足有半米深。

秦穆然緩過身來,看著原先站立的地方,瞪大了眼睛,這個攻擊力,也太兇殘了吧!

「孽畜,即便你是真龍我今天也要屠龍!」

秦穆然怒吼一聲,體內《元龍訣》的古武心法運轉起來,一道道狂暴的氣勢從他的身上翻湧而出,千絲萬縷形成一道道護體的真氣。

「元龍拳!」

秦穆然一聲怒吼,凌駕於半空之中,與真龍相對,浩蕩拳威鎖定住了真龍,轟殺而下。

拳影漫天,彷彿流行墜落,讓真龍無處可躲。

「嘭!嘭!嘭!」

拳影穿透真龍的身軀,落在神道上面,神道被打裂,打碎,但是真龍卻沒有死。

「還真的是投影啊! 暴少的嬌妻 我靠!」

秦穆然忍不住罵道。

如果是投影的話,那怎麼可能會有這種實體接觸的感覺,而且他攻擊自己的時候,那感覺可不像是投影啊!

「真的是見了鬼了!」

秦穆然面色沉重,看著眼前幾乎打不死的真龍。

「不對,我一定是墮入陣法之中了,這是障眼法!」

秦穆然心猛然一驚,哪怕自己剛才已經足夠的小心了,速度足夠的快了,可還是觸碰到了神道上面的機關,看來這個墓穴的主人一定不是普通的人物,甚至有可能是古武界里的大人物。

秦穆然想到這裡,面色凝重,就在他擔憂的時候,一個更加讓他崩潰的事情發生了。

原本只有一個真龍石像復甦了,現在可倒好,所有的石像現在都有了動靜!

耳邊傳來一聲鳳鳴,真凰攜帶滔天烈焰橫空而出。

一聲猛虎咆哮伴隨而來,白虎爆發滾滾罡風奔涌而出。

一道嘶嘶聲響如同從九幽中衝來,玄武顯現而出。

大地震動,那聲響鼓動人心,麒麟踏著翔雲,大地之王歸來。

嗡嗡,耳邊傳來拖動地面的聲響,只見贔屓馱著功德之碑,踏入神道之上。

一時間,並不算是很大的神道上面,已經擠滿了兩周矗立的神獸!

我去!單打不過,這是要打算來群毆了? “該死的,他在做什麼?”

正當男子對趙小川產生一絲殺意時,趙小川心頭一跳,看到男子從懷中掏出一根針筒狠狠的插在了自己的胸口。

“吼~”

男子衝着趙小川一聲咆哮,身上的肌肉開始蠕動起來,隨即眼中浮現出一道紅芒,牙齒從口突出,涎水從齒縫中流出,長長的拖在地面上。

“該死的,大哥竟然給自己注射了X病毒,難道說大哥對付趙小川沒有把握麼?”

“還是不要考慮這些了,想着怎麼逃跑吧!注射了X病毒的人可是敵我不分的!”

倒在地上的兩人驚恐的叫道,隨即立刻想着遠處跑去。

然而他們還沒有跑遠,那變異的男子猛然轉頭看向兩名男子,隨即身體微微一弓,瞬間消失在原地。

“速度竟然比起剛纔還要快,我的眼睛僅僅只能跟上他的殘影?”

趙小川睜大了眼睛看着周圍,發現變異男子的身影在空氣中只留下幾道殘影,頓時被男子的動作嚇了一跳。

然而正當他暗暗驚訝時,逃跑的兩名男子發出一陣悽慘的叫聲。

趙小川循聲望去,看到變異男子不知何時出現在兩名男子的身後,而他的雙臂穿過兩人的胸膛,兩隻染滿鮮血的手中各自捏着一顆跳動的心臟。

“砰!”

變異男子雙手一顫,兩顆跳動的心臟在空中爆成兩團血霧,隨後變異男子一雙血瞳看向趙小川。

趙小川心頭一跳,從他的身上感受到一股不屬於人類的氣息,心中升起一絲怪異。

但隨即趙小川看到男子的身影再次消失,並且那股不屬於人類的氣息快速向着自己移動過來。

“小寶,快躲開!”

趙小川只來得及回頭大吼一聲,將胳膊交叉在胸前,然後便感到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狠狠地撞在了自己的雙臂上。

趙小川的身體幾乎沒有停頓,直直的從地面飛起,然後狠狠地撞在背後的大樹上。

“噗~”

趙小川撞在大樹上的瞬間,反衝的力道和胸口的力道攪在一起,頓時讓他感覺五臟六腑一陣翻江倒海,然後張嘴噴出一口鮮血。

“這怎麼可能是人類擁有的力量?”

趙小川半跪在地上,看着不遠處靜靜站立着的變異男子,心中充滿了震驚。

但是當他看到變異男子身上微微泛起的一絲黑色的霧氣時,臉色不用變得難看起來。

“原來如此,那股非人的感覺原來鬼氣!這名男子現在已經不算是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