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她一定要幫這個不開竅的哥哥撩到女神姐姐!

雖然她沒談過戀愛,但青春偶像劇她可沒少看!裡面的男主一個比一個會撩,照著學就行了!

江薇敢想敢做,反正這具身體又不是她的,萬一被扇巴掌什麼的……

「顧芮芮,我有點事想跟你說。」

江薇來到顧芮芮身邊,剛好她發完最後一張卷子。

顧芮芮轉過身,板著臉,冷冷道:「你有什麼可跟我說的。」

表面波瀾不驚,內心卻在波濤翻湧啊!

畢竟……畢竟這是江宿第一次主動找她說話!

還是在全班同學面前!

江薇不知顧芮芮心中所想,很認真地看著她:「你可能誤會我了。」

說著,江薇忍不住咽了口口水——顧芮芮真的太好看了吧!妥妥的校花級別啊!漂亮的鵝蛋臉既清純又嫵媚,啊啊啊!就是那種又純又欲的感覺!

江薇胸口的熱血在沸騰,真想舉個應援牌大喊:女神姐姐,出道吧!

顧芮芮愣住了。

江宿這眼神……

讓她……

好!羞!澀!啊!

「我……」顧芮芮的小臉騰地一下燒到耳根,臉色緋紅,居然有些口乾舌燥,結結巴巴道,「那……那就……出……出去說吧。」

「嗯嗯嗯!」江薇忙不送迭地答應著。

女神姐姐害羞的樣子簡直太可愛了!

於是興奮地拉起顧芮芮的手:「走!」

這一幕,讓班上同學都震驚了!

這這這……

好囂張啊!

簡直是公然撒狗糧!

兩人來到樓道拐角,這裡比較偏僻,平時沒人過來。

顧芮芮白凈小巧的耳朵上染著紅,一張精緻的小臉更是紅的像煮熟的蝦子。

「你……你不是說還沒到三天嗎?」顧芮芮臉紅心跳地低著頭,矜持地嘟囔著。

別看她在微信里挺囂張,真要和江宿面對面,她反倒慫的一批。

江薇愣了一下,什麼三天?

顧芮芮和江宿的約定?

不過江薇的小腦袋瓜子轉的飛快,迅速給出一個萬金油的回答:「也不一定要到三天!」

顧芮芮臉更紅了,語氣中添了幾分委屈:「那你剛剛還拒絕我。」

剛剛???

江薇敏感地抓住關鍵詞,剛剛她可沒和顧芮芮有什麼交集!於是江薇試探性說道:「其實我……」

「你不用說。」顧芮芮委屈巴巴地打斷。

江薇偷偷鬆了口氣——本來她也沒得可說呢!

「我也是太小性子了,不該一氣之下就把你拉黑。」

江薇迅速反應過來,敢情顧芮芮剛才和江宿聯繫過啊!

以目前情況來看,江宿這宇宙直男肯定是惹女神姐姐生氣傷心了!

江薇暗自分析著,默默下定決心:看她怎麼為江宿扳回一局!

「沒事。」江薇柔柔地說著,「拉黑了,還可以再加回來。」

「你真的沒生氣?」

「你長得那麼好看,做什麼都對。」

「那我……要是做你女朋友呢?」

江薇:……

啊啊啊!

居然反被撩!

是心動的感覺!

見「江宿」遲遲不說話,顧芮芮眉眼黯淡下去,聲音也冷了幾分:「果然啊,你還是……」

「芮芮。」江薇打斷她,壓低聲音,磁性又溫柔。

「我以前是不是拒絕過你很多次?」

顧芮芮不開心了:「你還好意思說。」

「其實我一直都很糾結,猶豫了好幾天,最後決定扔個硬幣,正面朝上就答應你。」

「所以你的結果……」

「沒錯,是背面。」

江薇的話使得顧芮芮眼中的光迅速黯淡下來。

見狀,江薇不緊不慢地從兜里摸出一枚硬幣,

「不過,我把它翻了過來。

正面朝上。」

。 吉田守一橫飛出去,撞在牆上,發出「哐當」一聲悶響,然後又狠狠地摔在地上,嘴裏吐出一口鮮血。

噗——

吉田守一顧不上傷勢,抬頭看向秋山南歌,滿臉震驚。

「你怎麼能動用內勁?」

吉田守一百思不得其解,秋山南歌服用了他秘制的藥丸,三天之內不得動用內勁,正是因為如此,所以剛才他才一心對付葉秋,而忽視了秋山南歌會對他發動突襲。

回答這個問題的是葉秋。

葉秋笑着說道:「你既然想殺我,難道沒有調查過我的身份?我是一名醫生。」

「原來是你搞的鬼。」吉田守一眼中出現了滔天的怒火,從地上爬了起來。

葉秋道:「這個地方不錯,殺了你還不會驚動外面的人,真好。」

秋山南歌跟着道:「吉田守一,你的死期到了。」

兩人並肩向吉田守一逼近。

「哼,想殺我沒這麼簡單。」吉田守一快速從袖口裏面掏出了一把匕首。

匕首的鋒刃上閃爍著幽藍色的冷光,一看就是淬鍊了毒藥。

葉秋二話不說,直接一拳轟了過去。

「找死。」吉田守一立刻用匕首刺向葉秋的拳頭。

當!

葉秋的拳頭與匕首相撞,發出一聲金屬撞擊的聲音,緊跟着,就聽到「咔嚓」一聲,匕首斷成了兩截。

這……

吉田守一瞳孔猛縮。

他的這把匕首是用特殊材質淬鍊的,非常堅硬,卻沒想到,連葉秋一拳都沒擋住。

這小子是怪胎嗎?

吉田守一畢竟是武道宗師,心裏吃驚的同時,立刻做出了應對,身子一側,猛然一記鞭腿向葉秋的腦袋踢了過去。

葉秋也跟着一腳踢出。

他們的腿在空中相遇,撞擊在一起。

「砰!」

吉田守一隻感覺自己的腿好像踢中了一塊鐵板似的,疼得齜牙咧嘴。

他心中的震驚更濃了。

難道,這小子修鍊了金剛不壞神功,否則肉身那麼堅硬?

就在吉田守一震驚的時候,葉秋沖了過來,對他展開了狂風驟雨般的攻擊。

與此同時。

秋山南歌尋找機會再次出手。

兩人聯手之下,吉田守一隻有挨打的份,沒一會兒,吉田守一又開始吐血。

吉田守一突然有些後悔建造了這間密室,這裏太隱蔽了,他們大打出手,外面的人根本聽不到。

「不行,我必須想辦法離開這裏。」

「我低估了葉秋的戰力,他比秋山南歌的身手厲害。」

「如果繼續這麼打下去,那我有可能會死在他們的手裏。」

吉田守一想到這裏,忽然變防守為進攻。

這一次,他不再跟葉秋硬碰硬,而是繞開葉秋,攻擊秋山南歌。

他的身手比秋山南歌要高出一截,對秋山南歌下手,才有逃命的機會。

不料,秋山南歌使用了秘術。

先前她險些遭受侮辱,心裏憋著一口怒火,見到吉田守一向她而來,直接爆發殺招,雙手在面前快速結印。

「不動明王印!」

「無敵獅子印!」

「九品蓮花印!」

轟!

三種印訣轟向吉田守一,威力巨大。

吉田守一也不敢硬碰,只好躲避,這個時候,葉秋的拳頭又砸了過來。

吉田守一快速躲開,後退兩步,沖兩人怒道:「兩個打一個算什麼英雄好漢,有本事單挑啊!」

葉秋笑道:「傻嗶才單挑,南歌,我們一起幹掉他。」

說完,兩人又聯手而至。

吉田守一大怒,直接一拳轟向葉秋。

葉秋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居然跟我比拼力量,真是自尋死路。」

轟!

葉秋一拳砸出。

這一拳,葉秋動用了九轉神龍訣的力量,準備直接幹掉吉田守一。

砰!

兩隻拳頭剛一接觸,吉田守一就倒飛出去。

眼看着,吉田守一的身體就要摔在地上了,忽然,他的身體化成了一縷青煙,消失在了原地。

「不好,這個傢伙會忍術,他要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