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於女人之間的攀比心理!

「三年未見,大師風采更勝往昔,實在令人心折!」夭夜冷艷的俏臉露出一抹笑容,躬身行禮道,完美到讓人難以挑剔的禮節,只能說不愧是皇室出來的。

柳席雖然年齡與她相仿,但論及實力和地位,完全可以跟她老祖宗加刑天相媲美,這個女人倒是很會審時度勢。

突然,柳席感覺自己左臂陷阱一個溫柔的環抱之中,是小醫仙!

只見她目光平淡的看向夭夜,雖沒有言語,但表達的意思非常明確!

享受着小醫仙溫暖的環抱,柳席只是微微頷首,便算作回應。

夭夜俏臉上明顯有些不甘心,不過在加刑天威嚴的目光下,還是緩緩退至一邊,坐到加刑天身旁。

不久之後,現場越發喧鬧,貴賓席,以及觀眾席都陸續坐滿,吶喊聲匯聚在一起,沸反盈天。

隨即,帝都三大家族齊出,海波東走在最前面,緊隨其後的是米特爾騰山,納蘭桀,木辰三位斗王,最後還有納蘭嫣然,雅妃兩位美人,兩女氣質各不相同,卻又是同樣貌美如花,現場的吶喊多半是沖着二女喊的,其身旁還各跟着一名男子,柳席並不認識。

來到近前,都是帶着一臉溫和的笑容,跟柳席打着招呼,也各自介紹帶來的後輩,原來那兩男子一人是古河弟子柳翎,一人是木家後輩木戰。

這一刻,柳席無疑是整個貴賓席的中心,無人可以撼動其地位。

雅妃似乎想要說些什麼,卻咬着嘴唇始終沒有開口,如春水般的美眸之中,有着一絲敬畏之意……

納蘭嫣然就坦然多了,恭恭敬敬的柔聲道:「大師,可還記得雲嵐宗的納蘭嫣然?」

柳席上下打量納蘭嫣然一番,笑着說道:「自然記得,三年前跟在雲宗主身後的那個小姑娘,現在也是這般亭亭玉立,真是女大十八變啊!」

納蘭嫣然俏臉一喜,顯然對柳席還記得她也很開心。

柳席也悄然關注著蕭炎,自從納蘭嫣然出現后,其目光中便湧現出一抹似恨似怨,還有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

7017k 杜蘭特思索了一陣,看着周圍吃瓜群眾殷切的眼神,最終點了點頭,畢竟這場賭局數額確實有點大,不給大家一個交代,難免會有人懷疑。

兩邊都是同花順,而且都是同花順里最大的牌,着實有些巧合了。

他吩咐道

「來人,把75號賭桌的錄像投放到大屏幕上,既然要看,就讓在場的所有人做個見證,我炸天幫賭場絕對是公平公正公開,透明,童叟無欺,絕對沒有人敢在我的賭場里出老千,如果膽敢有人違法,我剁了他的一雙爪子!」

他的聲音冰冷,聽得在場的人都是心中一寒,確實,眾人來這個賭場時間也不短了,還真沒有見過人出過老千,以前也不是沒有人懷疑過莊家出千,但是通過看監控回放,也都是沒有問題。

所以,久而久之,杜蘭特掌控的這家賭場名聲在外,吸引了布魯克林的許多有錢有權的人來玩,甚至還有其他幾個區的人也慕名前來。

阿祖說道

「現在,開始放慢速度。」

工作人員調控畫面,開始10倍放慢速度。

此時,虛擬屏幕中的葉清揚動作變得極其緩慢,在場眾人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屏幕裏面葉清揚翻牌的動作,尤其是白人胖子,更是恨不得整個人都擠進屏幕裏面,他的右手無意識的抓住了女伴的大腿,五指深深的陷入了雪白的肉里,痛的女人眉頭緊皺,但是不敢吱聲。

她知道這是詹姆斯的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一旦確定對方沒有出老千,那麼這個死胖子將一無所有,自己前期的努力也都將化為泡影,所以她儘管很痛,但是眼神也盯在了屏幕裏面。

但是葉清揚的動作很平常,看起來毫無高手風範,一看就是個初出茅廬的菜鳥。

竟然沒有出老千?

白人胖子臉色變得難看起來,短短的幾分鐘,他的情緒從極度興奮到嫉妒衰落,然後又是嫉妒憤怒,現在他的臉都已經漲成了豬肝色,原本黑色的頭髮竟然出現了幾縷白絲,他聲音嘶啞的說道

「再放慢20倍!」

阿祖揮了揮手,工作人員立即又調控機器,眾人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屏幕,大家都想從葉清揚的動作上看出一些蛛絲馬跡,都想親眼看出葉清揚是出老千,是利用極快的手速換了卡牌。

但是,結果令他們失望,葉清揚的動作依然很乾凈,除了他手腕上的那個大金錶刺瞎了在場人的鈦合金狗眼,其餘的什麼都沒有看到,沒有換牌,沒有出老千,底牌就是紅桃K和紅桃A。

所以說葉清揚贏得是堂堂正正!

白人胖子面如死灰,一會哭一會笑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我是同花順,我是RoyalFlush,我是賭神!我是賭聖!我是千王之王!」

「哎呀,你們看他的頭髮!」

眾人順着傑西卡的手指看去,白人胖子的頭髮竟然變得一片花白,他們記得剛剛胖子可是滿頭黑髮,而且油光鋥亮,梳了一個大背頭,看起來多財多億,雖然長相猥瑣,身寬體胖,但是那氣勢一看就是大老闆。

可是此時,白人胖子的頭髮失去了顏色,變得白花花一片,而且沒有光澤,乾枯散亂的披散在頭上,再加上白人胖子的表情,一會哭一會笑的,看的好幾個女孩都嚇得轉過了頭。

瘋了!

白人胖子竟然瘋了!

身邊的女伴早就跑的無影無蹤,只剩下白人胖子一個人坐在椅子上唱跳

ap,一會說自己是千萬富翁,一會說自己是賭神賭俠,加上他那空洞的眼神,是絕對裝不出來的。

葉清揚嘆了口氣,這是胖子咎由自取,如果他不是因為嫉妒、憤怒、貪婪,他完全可以憑藉500萬美金活得瀟灑自在,每個月還能逛一逛天上人間,但是現在,不但家財輸光,還欠了賭場500萬美金,更慘的是連人都瘋了。

不過瘋了也好,他也就不用面對賭場的人對他進行殘酷的催債了,只是不知道白人胖子有無家人,雖然他瘋了,但是這群賭場放高利貸的人可不會放過他的家人。

不過這不是葉清揚操心的事情了。

他給傑西卡使了個眼色,說道

「贏了一千萬,收拾收拾都給我換成現金!」

傑西卡嫵媚的給他遞了個媚眼,此刻葉清揚在她的眼裏簡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第一次進賭場,就狂賺了一千兩百多萬美金!

這速度,這效率,簡直就是賭神在世。

就在葉清揚轉身要離開的時候,杜蘭特的聲音響起

「這位先生,有沒有興趣再賭一把呢?」

聞言,葉清揚轉過了身,看着眼前的這個黑高個笑道

「怎麼,打了胖子來了瘦子,打了白的來了黑的,我看你們是不打算讓我走了?你們這到底是賭場還是黑店啊,只許別人輸錢不許別人贏錢啊?」

杜蘭特看到吃瓜群眾都已經散去,收斂起了笑容道

「這位先生,不知該如何稱呼?」

葉清揚沒有說話,顯得極為傲慢,他身旁的傑西卡趕緊說道

「老闆,這位是渣哥。」

杜蘭特笑道

「原來是渣哥,我看渣哥氣質不凡,面對一千萬美金的輸贏都能面不改色,想必也是個億萬富翁,我這裏有專門接待大客戶的貴賓室,裏面玩的都是上千萬美金的大賭局,不知道您感不感興趣?」

葉清揚眼睛一亮,笑道

「沒問題,我這個什麼都沒有,就是有錢,還有,你們有這個貴賓室怎麼不早說,害我以為你們這裏就是個池淺王八多的小廟,白白浪費我的時間,趕快前面帶路!我的大手都已經饑渴難耐了!」

杜蘭特見自己目的達成,趕緊給傑西卡使了個眼色說道

「傑西卡,這都是你的工作失誤,我平時給你們培訓的時候不是講過了嗎?像渣哥這種大人物,一定要帶給人家最至高無上的服務,這樣,罰你這個月的獎金!還不趕快把貴客帶到貴賓室去!」

「好的,老闆,我這就去。」新鮮駱駝肉的香味兒隨風飄入楚橋的鼻腔。

她迫不及待的將一塊肉扔進嘴裡,雖然這隻駱駝的肉質不是很嫩,稍微有一些柴,但是幾天沒見葷腥的楚橋依然覺得美味無比。

她此刻已經顧不上憐憫身旁老去的駱駝,一心只想快點結束用餐,開始這場冒險的旅途。

一片片的駱駝肉,被楚橋捏成一個大

《荒野女主播》第二百五十九章危險的滑坡體金花夫人凝目沉思了片刻,說道:「你暗放金蛇襲攻那無為道長,今日是第幾天了?」

宇文寒濤道:「算上今日,已有七天,不知那金蛇該在何時發動?」

金花夫人微作沉吟,道:「算來早該發動了!就算他內功精湛,開頭兩天能忍得住,但昨天便該躺下,彼等若是見機得早。今日就該有人趕來。」

突然莞爾一笑,接道:「如果三日之內尚無人前來,那就只好打消與武當聯手之議了。」

沈木風道:「夫人的意思是……」

金花夫人道:「那時武當派忙着……

《十方燈火》第297章武當派的老朋友 對於這個天賜軍團,這名王主編可是在清楚不過了,身為一名娛樂網站主編的他,對於當今娛樂圈兒最紅的藝人自然是在清楚不過了,沈天賜絕對是行走的流量和熱點之王。

不論他走到哪裡,那絕對是核心中的焦點存在!

而知道沈天賜的人,那對於他身後的粉絲團體自然也是知曉的,也就是在前不久一名在微博上公開詆毀沈天賜的那位「老藝術家」的趙力心就付出了慘重的代價,真可謂是名和利全都沒了,最後落了一個卷著鋪蓋離開的下場。

也就是這麼一件網路大事件,讓五年前的「沈天賜和天賜軍團」再度回到了廣大網民的視野,五年之後,沈天賜和他的天賜軍團依舊是王者!

這也是這名小頭條網站王主編在看到這條信息的最後署名為:天賜軍團后而感到十分驚懼的原因,因此,王主編坐在車裡,並沒有立即啟動車輛,而是再次看了一下信息的內容,「貴站,新發的標題「沈天賜,真的那麼神嗎?《華夏好聲音2021》首期收視率逆天,自身也很重要!」稿件,我們只當是無心之舉,在目前沒有造成過大的負面影響前,趕緊採取措施進行補救,截止時間在下午的六點前,否則一切的後果自負!署名:天賜軍團。」

在重新看完這條信息的內容后,王主編的腦海里也是突然想到了今天自己讓新加入的畢業大學生小劉撰寫稿子的事情,可是小劉所撰寫的稿子,自己今天有事,沒有親眼審核,但是小劉也是在電話中給自己彙報了一下,稿件的主要的兩個熱點,沈天賜和正在熱播的《華夏好聲音2021》,依照小劉的文學功底,稿件應該不會出現什麼大的紕漏吧?怎麼出現了詆毀沈天賜的意思呢?

難道就是因為這個標題?王主編再次看了一眼這個標題,雖然標題是被那些個沈天賜的粉絲看到,內心是有些不怎麼舒服,但是若是在娛樂圈兒里的人都是知道的,網站上的編輯們為了吸引眼球,通常會在標題上做一些文章的,以有些誇大其詞的嚎頭文字來吸引網民們點擊進來,以此來增加點擊率和網站的流量。

而這些在娛樂圈兒里都是一些潛意識的規則了,並不會出現什麼事情的,為了保險起見,王主編還是忍住了和小劉通電話的行為,而是用手機打開了自己成立的小頭條網站,剛剛進入到小頭條的網站主頁,醒目的「沈天賜,真的那麼神嗎?《華夏好聲音2021》首期收視率逆天,自身也很重要!」標題就直接映入到了自己的眼前。

不管怎麼說,這個標題的確是很有吸引力,對他這種不追星的人在看到這個標題后,也是忍不住就點了進去,接著王主編就開始看起了這篇稿子。

王主編在看這篇稿子的開篇時,內心對小劉這名大學生的文字功底還是感到讚譽的,可是當王主編在看到這篇稿子的快中間的部分時,就感到筆鋒有些不對味兒了,尤其是在稿子中提到說沈天賜這種名不見經傳的一個新人,竟然在站在舞台上用那一種老師訓導學生那樣的語氣開始教訓起早已是在歌壇領域處於殿堂級的四位導師來的時,王主編的那顆心臟早已經開始不由自主的加速跳了。

見過坑爹和坑隊友的,這他娘的還是第一次見這麼坑主編的,如今的王主編才算是真正的明白了什麼叫上學上傻了的書獃子了,這小劉就是一個最典型的。

沈天賜如今在網路上這麼火爆,這還是名不見經傳嗎?人家五年前在娛樂圈兒就已經是頂流的存在了,雖然休息了五年,但其身份和地位以及成就比起那任導師的英姐、峰哥、阿妹和慶叔只多不少,甚至在一些其他的方面,這四位導師還要向人家沈天賜學習。

尤其是這篇稿子的後面說什麼?「若不是那四位導師素質好,看在沈天賜是一個新人面上不予計較,還本著愛惜晚輩的姿態讓沈天賜坐上導師的座位上,而《華夏好聲音2021》第一期能夠破11,拿下如此逆天的收視率,也正因為這四位導師「禮賢」沈天賜的這一舉動,讓廣大觀眾深深的折服,增加了人氣,加大了曝光度,如此獲得了驚天的收視率,也是理所當然的了。」

在看完這些話后,王主編的內心也是和那個小萌的內心一樣了,這他娘的小劉簡直就是一個「神人」了,就是一個上小學的小學生在看完這一期的節目也是明顯的就感覺到了,沈天賜在出現前,現場觀眾的情緒和沈天賜出現后,現場關注的情緒有著很大的改變了。

不說這些,就是如今網路上那,隨便點開一個網站都是關於沈天賜和《華夏好聲音2021》的有關報道,甚至《華夏好聲音2021》的總導演金導的採訪都已經直言不諱的說出了那句「如今我能一期封神!並且能成功踏入國內頂級導演的行列,全是沈天賜的功勞!」

人家《華夏好聲音2021》的金導都親口說了,你還在這裡瞎幾把的寫什麼呢?只是為了彰顯出你的才華嗎?你才華在怎麼好,也不能亂寫啊?這不是明顯的在睜著眼睛說瞎話嗎?

此刻的王主編真是氣得恨不得手撕了這個小劉,後來突然想到了什麼,然後就開始一臉緊張的呢喃著:「啊,對,六點,六點……」看了一眼時間,已經是五點了,離規定的時間還差一個小時,於是王主編立馬就撥打了小劉的電話同時也是啟動了車子開始快速的朝著自己的公司駛去。

這邊的小劉已經準備下班了,因為公司剛剛成立的緣故,員工還是處於招募的階段,小頭條說是公司還是有些託大,確切的說也就是一個工作室而已。

正在準備下班的小劉看到手機上的來電,也是立馬就接通了:「喂,王……」

還沒等小劉把話說完,王主編那咆哮的聲音就在手機聽筒里傳了出來:「你他娘的瞎寫的什麼破稿子,不想死的話,趕緊的把那稿子給我刪除掉!!!!」

而小劉在聽到王主編那咆哮的嗓音后,耳朵里也是一陣「嗡嗡」的耳鳴聲,至於王主編那後面的話根本就沒有聽到,就在他剛要繼續詢問時,才發現聽筒里已經傳來了手機掛斷的嘟嘟嘟的盲音。

這邊正在快速開車的王主編在瘋狂的開了一段距離后,突然想到了什麼,才將車停靠在一處停止位上,方才他也是被氣糊塗了,他身為小頭條網站的主編和創建者,自然是有著絕對的管理許可權的,何必在費事讓小劉在處理呢,自己直接處理不就好了?至於小劉,回去,就讓他直接滾蛋好了。

於是王主編快速的進入到自己的網站的後台,將小劉所發布的那條「沈天賜,真的那麼神嗎?《華夏好聲音2021》首期收視率逆天,自身也很重要!」稿子給直接刪除,隨後在想了想后,就又親自用手機打出來了一篇致歉信:「@沈天賜以及喜愛沈天賜的粉絲:今日就我站出現了一篇「沈天賜,真的那麼神嗎?《華夏好聲音2021》首期收視率逆天,自身也很重要!」的文稿,對文稿裡面所涉及到的詞語使用不當一事,鄭重道歉!因本站員工的工作失誤,加上本人審核不嚴,造成了對沈天賜先生以及喜愛沈天賜先生粉絲們造成了傷害,為此深表歉意。同時再次也非常的感謝沈天賜先生粉絲們的監督與指正,在今後我站必將慎重審核文稿的嚴謹性,以防此類事情再次發生。

小頭條網站初次成立,但本著一直致力於通過網站平台為大家呈現當今娛樂圈兒最新、最快的正能量內容,在未來我站將更加悉心聽取各方的意見,保持最大的真誠態度為廣大網友展現最新的正能量內容。

小頭條網站創始人兼主編王淵

2021年7月25日

王淵王主編在寫完這張致歉函后,首先通過後台在網站上發布了出去,並且還設置了置頂,隨後就又登錄了微博,將小頭條網站的官方賬號登錄了上去,將這份真誠的致歉函也通過官方微博發布了出去,同樣也設置了置頂。

在做完這一切后,時間也剛剛到了傍晚的六點,看到這個時間點后,王淵王主編的內心依舊是沒有任何的輕鬆,現在的他能做的全都做了,至於後面的就聽天有命了。

而這邊的趙光軍也是在自己的辦公室正在進行著一向編程的工作,很快,放在辦公桌一旁的手機傳來一個微信的提示聲,趙光軍拿起手機,然後點開微信,是老四冷血發來的兩張截圖,趙光軍點開截圖,是兩張致歉函的截圖,一張是小頭條網站;一張是小頭條官官方微博;兩張致歉函都是置頂模式。

在看了一眼致歉函的內容和署名后,趙光軍也是點了下頭,這時冷血發來微信:「二哥,這件事接下來如何?」

「態度可以,到此為止!」

「知道了。」

趙光軍想了想,然後在電腦上切入一個軟體,然後通過系統發出一條信息:「很好,事情到此為止,下不為例!」

而這邊還在自己的車上一臉忐忑不安的王淵王主編在聽到手機上傳來的信息提示聲音后,也是忙顫抖的用手打開信息,在看到信息的內容后,也是長長的舒了一口氣,隨後他才全身的靠在了座椅的靠背上,在感覺後背有些涼意后,才發覺,他此刻身上早已冷汗淋漓了。

這邊同樣感到驚訝的還有一個人,那就是小萌,本來她還打算在微信群里給好友發一下先前那個詆毀沈天賜的文稿,可是當她再次打開那個小頭條的網站后,發現先前那篇文稿早已不見,而出現在醒目的位置的是一篇以網站創始人和主編的王淵,親自寫下的致歉函。

當看完這篇態度誠懇的致歉函后,小萌的神情是一臉的震驚,同時也是深深的感覺到了自己偶像後面的粉絲團隊真的是太強大了!

看著這篇致歉函,小萌的大眼內也是散發著異樣的色彩! 溫氏得意一笑:「不錯,這小畜生就是趙玉諫的私生子!」

趙傳承陰冷的看着孩子:「娘是怎麼將這小畜生抓回來的?不是說趙玉諫的私生子有三個嗎?」

怎麼只抓回來一個?

「我自有法子,這你就別管了,娘抓這小畜生回來,就是給你出口惡氣的!」

母子倆陰冷的嘴臉如出一轍。

溫氏一個眼神,小廝立即會意,上前去往二寶肉嘟嘟的小胳膊上狠狠的掐了一把。

二寶給疼醒了。

但他看到周圍的人,意識到自己的處境,小傢伙愣是忍着沒哭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