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見慣了各種稀奇古怪的裝扮……

況且,王天不就是長得帥些?

隨即,招呼著一群人護送著王天前往具體地點。

路上。

王天好奇的看了眼車外的仗勢。

前後左右,一排排的車子開道,每隔五十米,就有特警在不斷巡查……

「王先生,由於這是龍國第一次舉辦如此大型的活動,所以我們的安保工作,也是儘可能的動用到了最大的程度……」

葉知秋向王天解釋道。

隨後又掏出了一疊文案。

「王先生,您先看看這個清單,您可以在上面選個需要的,我們節目組會幫助您進行備案,然後拿過來,等節目結束再歸還……」

王天有些好奇的看著對方遞來的紙張。

清單?什麼清單?

隨便掃了一眼,他差點沒拿穩手裡的東西。

乖乖,這都是什麼玩樣?

只見,上面寫著:

「該隱左手,傳說中的亞當的兒子,因犯下大錯,被上帝砍去了左手,扔到凡間,該手臂疑似藏有不祥之力。」

「和氏璧,傳承玉璽,傳說蘊含無盡能量,凝聚著大秦的磅礴氣運!」

「染血裹屍布,沾染耶穌之血的聖物,傳說有著不可思議的能力。」

「荊棘皇冠,傳說中擁有著絕對赦免的力量……」

「八尺瓊勾玉,……」

無價之寶!傳承國物!

各種傳說中的寶物,被各國死死掖著藏著的寶物,竟然在這一刻,全部出現在了一張紙上,任人挑選!

王天覺得自己的手都在抖!

雖然不知道這些東西,是不是真的有神奇的效果,但光光那代表著的意義,就讓人膽寒……

到底是什麼原因,讓所有的國家都掏出了這些壓箱底的東西,就為了辦個比賽? 不管在他以前的那個鴻蒙大陸,還是現在的鴻蒙大陸,修鍊的劃分都是鍛體、築基、結丹、金丹、元嬰、斬龍、化神、渡劫、地仙九個境界。

可是現在竟然有人告訴他,有人超越了地仙,這讓他如何不震驚?

「那地仙之上,是什麼境界?」葉星虛心請教,這個有些打破了他的認知。他的前身作為斬龍巔峰境的強者,作為那個世界最頂級的強者,還在為化神境而苦苦奮鬥……

本以為前身已經夠牛逼了,可是他沒有想到,如今竟然有人超越了地仙境。

鴻蒙大陸的實力劃分,竟然都容納不下這個雲大帝了……

「地仙之上是什麼,我也不知道。」誰知此時,看上去似乎一直很爽朗的劉鐵鎮,竟然罕見的流露出了一些苦澀。

「那雲大帝他老人家現在去了哪裡?難道去了那傳說中的仙界?」葉星有些心驚的問道。如此人物,如此修為,恐怕活到現在不在話下。可是他來到這裡,卻並沒有聽到過有人提及過雲大帝的事迹,想來已經是離開了這個世界了。

誰知此時,劉鐵鎮卻搖了搖頭道:「你難道真的相信,有著仙界的存在?」

「難道沒有嗎?」葉星反問。

「仙界只是一個騙局罷了,如果真的有著仙界的存在,為什麼連雲大帝他老人家,最終都沒有能抗住歲月的侵蝕,轟然倒塌了……」

「什麼,雲大帝竟然死了?」葉星似乎是要再次確認,見劉鐵鎮點頭,他仍然覺得難以接受:「雲大帝他這樣高的修為,甚至都超越了地仙境,那是真正堪比仙人的存在了,他竟然都死了?」

「沒有誰,能擋住歲月的侵蝕。」這次卻是劉月明說話了,「在幽幽歲月之下,任何驚才絕艷都難以抵擋。雲大帝在達到巔峰后,大概過了一萬年左右,便溘然長逝,並沒有能最終飛升仙界。」

「這個世界,對於咱們來說,很大很大,大到不可思議……甚至花費畢生時間,也只能在宗化城打轉,連宗化城這座王城統御的範圍都出不去。可是對於雲大帝,這樣的頂級人物,卻是牢籠。他最終也被困死在了這牢籠之中。」

「那他建立的帝國呢?」葉星又問道。

「自然是土崩瓦解了,有著這麼多大妖的存在,又如何能容許,人族有著這樣一個統一的帝國存在。雲大帝在時,他們不敢放肆,雲大帝去世后的第五年,帝國便在多位傳說級大妖的聯手下,走向了覆滅……而現在的宗化城王城,就是當年帝國殘留下的王城之一。」

「原來宗化城,就是當年帝國的殘留。」

「對,在雲大帝出現之前,整個鴻蒙大陸都被宗派霸佔,雲大帝出現之後,才出現了帝城和王城,甚至是侯城……可惜偌大的帝國,雖然雲大帝的兒子也是一位強絕的人物,但是最終還是不能繼續延續帝國的輝煌,走向了土崩瓦解的局面。」

「想不到我人族,竟然還出現過如此強橫的人物。」葉星感嘆,劉鐵鎮和劉月明,也露出緬懷的神色。

人族被妖族壓制,甚至妖族把人族當口糧,多少歲月過去了,人族始終難以擺脫屈辱的局面。不管人族修士,各自立場如何,但是人族能出現這樣厲害的人物,大家自然都會覺得揚眉吐氣。

可是這樣的人物,最終還是逃不過歲月的侵蝕,倒在了歲月的長河之中。

……

「現在葉兄明白,所謂奪造化之法門了嗎?」劉月明道:「這奪造化之法,正是雲大帝所創的眾多法門之一,它可以以特殊手段,吸收人族、妖族,甚至天地之間的原力為己所用,從而達到快速突破修為的目的。」

「原來如此。」葉星有些明白了,「那如何才能獲得奪造化,也就是奪這所謂的原力的法門呢?」

雖然葉星知道這是雲大帝所創,既然出自他手,其珍貴程度自然不言而喻。但是既然劉月明主動提及,想來是有些用意的,所以葉星也便直言不諱的問道。

「我也是不知。」劉月明搖了搖頭。

「你竟然不知?」葉星不由微微失望。既然不知道,那你提它有什麼用?

「我雖然不知道,但是卻知道在哪裡可以找到它。」劉月明繼續道。

「在哪裡?」葉星急忙問道。如果能得到這個方法,他快速進入元嬰境就不愁了,甚至不用說元嬰,就是進入斬龍境,乃至於化神境都是可以搏一搏的。

「宗化城王城肯定是存在的,只不過王城守衛森嚴,高手眾多,幾乎就是龍潭虎穴。要想從王城之中拿到修鍊原力的法門幾乎沒有可能。」

「那……」

「王城得不到,但是從單王妃手中卻未嘗得不到。」劉月明提醒道。

「啊。」葉星不由想起那有些瘋癲的女子,那一直痛罵化陽的存在。

「本來前天,我們以為抓到單王妃是十拿九穩的事情了,可是沒有想到,還是被妖族給攪合了……」這次卻是劉鐵鎮開口:「而且我現在非常懷疑,單王妃已經和妖族同流合污了。要不然妖族也不可能大規模進攻人族城池了,想來妖族也從單王妃那裡,獲得了這原力的修鍊法門。」

「他們之所以如此急著攻打人類的城池,甚至有兩個侯級城池已經被他們佔領,恐怕他們的目的就是為了修鍊原力。」

「他們妖族不是有大妖會原力修鍊法門嗎?」葉星疑惑。

「那只是本能的修鍊,如何又能比的上雲大帝自創的修鍊法門。而且他們妖族,那種本能的修鍊法門限制極大,比如吸收月之精華的狼王,只能到月圓之夜修鍊,限制極大,而且效率低下。」

「如果他們能掌握雲大帝修鍊原力的法門,吸收人族修士的原力,豈不是事半功倍。」

「原來如此。那大哥可聽沒有聽過凝神訣?」葉星問道,那天晚上捉拿單蝴蝶的時候,單蝴蝶提到的,想來也是一個十分重要的法門。

。 第1443章

甚至懷疑,對方是否是想聯繫那個朋友,所以故意說的?

自然,慕安安這些不會說出來。

宗政承允平常看著就是不浪費時間,很隨意一個人,但臉一變,教訓起人來,就完全像一個老師。

頭頭是道。

「安安。」宗政承允突然開口,「你母親和外公除了留給你這個紋身之外,還有其他東西嗎?」

「有。」慕安安肯定回答。

宗政承允追問,「在哪?是什麼?」

「不知道。」

「什麼意思?」

面對宗政承允的追問,?慕安安表情凝重,提起那個包裹一事。

她說,「十年前,我媽媽裝好了一個包裹交給一個公司儲藏十年,十年後便將包裹送到我面前,要我本人攜帶身份證親自簽收,任何人都不得代替我。」

宗政承允認真聽著。

慕安安卻越說,表情越凝重,「可是,在我拿到包裹準備打開,卻消失了。」

至今都找不到。

一直都在調查。

當初慕安安收到包裹時,根本不敢打開,因為預感到裡面會有個很大的秘密。

那時候慕安安是想等江家事落幕,讓慕家公司重新上正軌,然後在母親墓碑前打開。

可在去母親墓前時,包裹卻消失。

無聲無息。

這其中定然有人拿走。

能夠在御園塆無聲無息拿走東西,至今都調查不出來的,只有那麼幾個人。

宗政承允皺眉,「包裹被不見了,這是人為的,有人不想你知道包裹里有什麼?」

「裡面應該不是聰明葯的事。」慕安安說。

之前慕安安覺得,裡面應該是關於眼睛的事。

但現在看來,慕安安有點猜測,母親留給她的包裹,可能是關於慕小的事。

「那是……」

『叩叩叩』

宗政承允正要開口追問時,敲門聲的響起,將其打斷。

「譚老來了。」宗政承允說了一句,隨即站起來,走到門那邊去開門。

門一打開,便是一老頭拄著拐杖走了進來。

慕安安認識這老頭,譚老。

之前在郭醫生辦公室的時候,郭醫生給介紹過,是當初跟外公和母親相熟的人。

宗政承允明顯對譚老非常恭敬,把人扶著走了進來,坐到位子上。

慕安安忙站起來,「譚老。」

宗政承允介紹,「譚老,這是慕安安,這次實驗項目我帶的學生。」

譚老坐到位子上,手撐在拐杖上,眯著眼上下打量著慕安安,隨即輕笑了一聲,「慕安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