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夜白等人臉上還帶著幾分疑惑,聽凌天的意思,他不會真的以為能以一己之力對付所有人吧?

「這個凌天要做什麼?他收服了御靈宗,難道還想對我們動手?」

「呵呵,我們可不是御靈宗那些軟弱的貨色。」

「凌天是有點實力,那又如何,光是玄劍門一宗,他就對付不了!」

「沒錯,玄劍門底蘊深厚,可不是御靈宗比得上的!」

眾山南修士交頭接耳。

雖然嘴上不弱,但不少人憂心忡忡,凌天實在太強了,以一人之力就壓服了御靈宗,做到了山南七宗數百年都沒有做到的事情。

就算凌天不能擊敗這裡數百修士,但一場慘烈的大戰恐怕難以避免,不知道要填上多少人命。

「凌天,你橫行妄為,結下了多少仇怨,你雖然壓服了御靈宗,但在整個山南修道界面前,區區一人之力,又算得了什麼?」這時屠莽哼了一聲,自信開口了。

他本來寄希望於御靈宗先消耗凌天的實力,這個希望破滅后,不得不親自出馬了。

「各位道友,這魔頭實力不弱,若我等不聯合起來,恐怕被他各個擊破,一起動手吧!」屠莽道,心想在場眾修士各懷心思,忌憚凌天,誰也不願意當出頭鳥,他再不挑明了說,就對己方大大不利了。

「屠掌門說得好!御靈宗是慫包,我們可不是,凌天,你死定了,我包你走不出這劍宮!」合歡宗掌門巴乾開口。

(本章完) ?合歡宗掌門巴乾此話一出,御靈宗眾修士臉色大變,黎夜白怒喝道:「巴乾,你這話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誰是慫包就是什麼意思。」巴乾淡淡一笑,全沒把黎夜白放在眼裡。

「你……」黎夜白氣得說不出話來,難以反駁,正如巴乾所說,他確實是慫了,認了凌天為主。

「別吵了,各位宗主是什麼意見?是不是一致同意滅殺此魔頭?有沒有不同意見的!」屠莽靈力運於口中,震得整個劍宮嗡嗡作響。

「沒有!」

「殺了這魔頭!」

「全憑屠掌門主持,我等無異議!」

眾修士紛紛表態,現場殺氣瀰漫。

台階上的君莫笑神色微變,瑟瑟發抖。

而先天四子更是一臉懼色,雖然凌天收服御靈宗展現出了強大無匹的實力,但這裡少說也有三百餘人的靈嬰修士,用腳趾想都知道凌天沒有任何機會的。

屠莽環視一周,見沒有不同意見,露出滿意之色,對凌天道:「凌天,如果你束手就擒,交出所有法寶神通,我可以作主,保你平安。」

「屠掌門太仁慈了!」

「小魔頭,你還不投降?!」

「你搶奪本門的靈寶先交出來!我也饒你一命!」

眾修士跟著起鬨,屠莽的話也正合他們心意,畢竟凌天的實力太強了,如果能嚇得他投降自然再好不過。

「你們說完了嗎?」凌天突然開口,臉上浮現出一絲輕蔑的笑容,「你們有要求,我也有要求,我要整個山南修道界,都臣服於我,否則你們全部都要死!」

此言一出,全場皆靜。

如隕石砸落大湖,所有人不可思議,如看瘋子一般看著凌天。

凌天早就有稱霸山南的想法,他已是法相境界,想要再進一步達到靈嬰,還有修鍊神獸之身,需要的資源都是海量的。

如果繼續單打獨鬥,會大大耽誤修鍊進度,需要收服一些勢力,為他收集資源。

正好玄劍門舉辦七宗合併大會,山南大半宗門齊聚一堂,幫凌天打包一起吃了,省下了很多功夫。

天價媽咪:總裁爹地超能幹 有病吧?

是不是得了失心瘋?

腦子進水?

最初的震驚后,如一石激起千層浪,人群轟然炸開,笑聲不斷。

「凌天,你太狂妄了,自山南有宗門以來,從來沒有人敢誇下這樣的海口,就算是化神境的修士,也不敢說以一人之力,要山南所有宗門臣服!」屠莽搖頭輕笑,心中樂極,彷彿三伏天喝了冰水,從頭爽到腳。

他正要煽動眾人圍攻凌天,就怕各宗人心不齊,都想著讓別人當出頭鳥,出工不出力。

結果凌天倒好,要什麼送什麼,大放厥詞,瘋狂刺激眾人,給屠莽幫了大忙了。

「這種狂妄之輩,還有什麼好說的,大家一起上,斬了就是!」合歡宗宗主巴乾冷笑,他雙手一合,拉出一道黑白雙色的蛇矛來。

那蛇矛微微蠕動,竟然是活蛇結成,黑白兩條小蛇通體晶瑩,蛇頭輕吐,蛇眼血紅,如地獄中的魔蛇一般,釋放出一股陰森恐怖的氣息。

「這是合歡宗最強神通的合歡蛇矛啊,巴乾這傢伙竟然煉成了!」

鬼靈門掌門鬼厲嘆了一聲,也拿出一件大幡來,只見幡上黑氣滾滾,浮現出三具魔神的軀體,那魔神頭顱如狼,利爪如龍,宛如地獄中的鎮獄之神一般。

「沉淵魔神幡!難怪鬼厲如此硬氣,原來也將此寶煉至大成了!」巴乾投向鬼厲的目光透出幾分嫉妒。

咚!

神兵門掌門熊天歷一拍儲物袋,拿出一件金光燦燦的大鼓,那大鼓尚未擂響,浩蕩的無形音波便如巨潮一般,向凌天洶湧席捲,撼天動地。

大雷音鼓!神兵門的鎮門之寶!

熊天歷拿出的靈寶,吸引了最多的目光,神兵門向來以寶物著稱,靈寶質量遠遠高於其他宗門。

不過對於這大雷音鼓,在場眾人十之八九都是只聞其名從未見過,也看不明白,只是覺得很厲害的樣子。

「人皇古劍!」

而古劍門門主褚在深,則張口一吐,吐出一口青色寶劍,寶劍古樸無鋒,散發出一道道青光,每一道青光都是由無數高度凝練的靈力聚成,氣息最為雄渾。

幾大宗主各自拿出最強的手段后,都不約而同的看向了玄劍門掌門屠莽。

屠莽微微一笑,知道自己不出手是不行了,他隨手一招,一枚劍丸從袖中平平飛出。

那劍丸浮現屠莽身前,閃耀出如太陽一般璀璨的金光,一道道劍氣從太陽中崩發出來,千絲萬縷,異光漣漣,最後凝成了一柄仙劍。

玄天劍!

是玄劍門的名劍,也是陪伴了屠莽上千年的靈寶。

見幾大宗主陸續爆發出力量,人群顯得有些慌亂,紛紛向後退去,唯恐被馬上開始的大戰殃及到了。

「還等什麼,一起動手吧!」

屠莽踏前一步,一劍斬出,一道巨大的弧形金浪衝出,瞬間綻放出璀璨無比的光芒,凌天渺小的身形在金浪下簡直如木頭一般脆弱。

巨大的劍浪面前,凌天絲毫不懼,反而哈哈大笑,臉上顯出興奮之色。

他雙手一劃,無數玄冥重水湧出,凝成一個如太極般的球體,迎向那金色劍浪。

噼啪啪啦!

玄冥重水形成的球體與金浪相撞,盡數炸裂,一滴滴重如山嶽的玄冥重水向四周擴散開來。

玄冥重水的灰光與玄天劍的金光交織翻湧,如一顆顆星辰閃爍炸裂,其他幾名正要對凌天出手的宗主,受爆炸波及,攻勢頓時一滯。

而其他圍觀的靈嬰修士,紛紛御起寶物或祭出神通自保,即使如此,仍有少數靈嬰修士沒能扛住,被高速襲來的玄冥重水打穿身體,痛得嗷嗷大叫,劍宮內被攪得天翻地覆,頓時一片混亂。

「太強了!」

先天四子知道幫不上凌天的忙,早就退在一邊,見僅僅是爆炸餘波,就打穿了好幾個靈嬰境修士的身體,如果是正面擊打,凌天恐怕一招就能滅殺七八個靈嬰,也不禁目瞪口呆,連連感嘆。

感謝平凡人的月票!

(本章完) ?所有人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凌天只是憑玄冥重水凝成一些球體,就擋住了玄劍門掌門的絕世天劍。

凌天微微皺眉,他凝成的玄冥重水用上了八咫鏡的加大重力手段,高度凝實,一般的靈寶與之對撞,都承受不住。

但屠莽的玄天劍只憑劍氣,就把玄冥重水球擊碎而自身不損,這威能至少也是上品靈寶了,甚至有可能是絕品靈寶。

屠莽悶哼一聲,全身微顫,差點站不穩,暗暗心驚,此子只不過用臨時將玄冥重水凝聚成球,就能與千錘百鍊的靈寶拼個旗鼓相當,太可怕了。

「凌天,我與你不死不休!」

屠莽也被激發了血性,全身戰意沸騰,又是一劍斬出,一道邊緣極是銳利的金色扇形劍氣將凌天完全籠罩,嘩嘩作響,吹得地上儘是近一丈深的劍痕。

「凌天,為你的狂妄付出代價吧!」鬼靈門門主鬼厲面色陰冷,靈力催動,將沉淵魔神幡迎風一抖,三尊魔神如三隻巨型螳螂一般彈跳,凌空六記利爪抽來,半空的空氣彷彿都被抽爆了,就算是中品防禦靈寶,恐怕也抵不住這三尊魔神一擊。

「雕蟲小技!」

凌天哼了一聲,只見他身上浮現出陣陣龜紋,肉身變得強悍無比,他身形一閃,整個人帶起陣陣罡風,如一隻狂暴的犀牛衝進了三個魔神中間。

找死!

鬼厲喜出望外,他這沉淵魔神幡中的三個魔神,來自魔界沉淵,是極為古老的神通,最遠可追溯到魔族入侵時期,這魔神最可怕的就是近戰,一旦近身,就算是十個光化的靈嬰境修士也不在話下。

凌天竟然自以為肉身強悍,想要硬撼這三尊魔神,除了找死,鬼厲想不出別的詞來形容了。

凌天神色不動,雙手成刀,如大鳥展翅,兩道璀璨的綠光凌空爆射,向兩邊的魔神斬去。

轟轟!

嬌妻難訓 山崩地裂一般的巨響后,兩尊魔神向後平平飛出,堅硬無比的魔獄之軀被生生打出兩個拳頭大小的凹洞,幾乎要被打穿。

怎麼可能?

鬼厲眼珠差點爆開,魔神竟然不是凌天的一合之將,凌天如一隻橫衝直撞的野豬,將兩隻魔神撞飛了。

鬼厲心頭大亂,忙把剩下一隻魔神收了回來,這三隻魔神是他的最強手段,如果被凌天廢掉,就算最後贏了,凌天身上的好東西也沒有他的份了。

「雷音萬丈!」

在鬼厲明哲保身的時候,神兵門掌門熊天歷催動大雷音鼓撲了上來,只見他凌空一拳敲擊,無形的音波如火山噴發時的火柱,向凌天噴射而出。

一般人是看不到音波的,但在靈嬰境修士敏銳的靈覺下,就見那音波攻擊無比兇橫,把空氣都扭曲,彷彿撕破了空間,空氣中雷音轟鳴,震得劍宮內天崩一般,許多修士受雷音激蕩,如發瘋一般亂舞,修為低的靈嬰修士甚至受了內傷,口鼻出血,狼狽之極。

這屬於神識類攻擊,一般的靈嬰三四重修士,被這凶暴的雷音正面轟擊,會直接被震成白痴。

嗤啦!

凌天雙掌一合,拉出一道扇形劍幕,劍幕中銀色電弧如蛇舞動,正是他的獨門神通高頻雷波劍。

雷音遇上高頻率震蕩的混沌神雷,被盡數吸收,劍幕只是晃了晃,威力稍減。

儘管凌天不懼,但連續抵擋幾名掌門級高手的攻擊,也讓他的身形微微一滯。

僅僅是這一滯,已足夠古劍門掌門褚在深捕捉到機會了。

「吃我人皇劍!」

褚在深催動古劍門鎮門之寶人皇古劍,從背後斬向凌天。

這一記人皇古劍不同於之前的所有攻擊,是純粹的靈力,正大光明,而且力量極為雄厚。

這一瞬間,凌天感受到褚在深的力量值達到了三千億。

這是一個恐怖的數值,褚在深的力量比屠莽還要高出一倍,雖然屠莽沒有出全力,但足以確認這口人皇古劍至少是一件絕品靈寶。

在鬼厲等人想著保存實力的時候,褚在深卻拿出了全部實力,要和凌天拚命了。

來得好!

凌天正覺得幾大掌門雖然打得熱鬧,但似乎都有所保留,遇到一個全力出擊的,也激發了他的戰意。

凌天瞳孔一縮,被龍龜紋路覆蓋的身體綠光一閃,緊接著一拳轟出,這一刻龍龜之體的力量達到了極致。

嘭!

兩道巨大的力量相撞,褚在深的人皇劍直接彈回,而凌天的身體也平行滑出十多丈的距離,雖然被迫倒退,卻是卸力手段,自身一點傷勢也沒有。

「這是什麼樣的肉身?難道他是化神境不成?就算是化神境的肉身也沒有強吧!」

褚在深無法理解,他已動用了絕品靈寶,絕品靈寶的威力勝過上品靈寶十倍,就算是化神境修士,也難以正面接下這一擊的。

要知道化神境修士只是靈力強大,肉身與靈嬰境修士相差不大的。

「混賬,此子不知道用什麼方法,修成了上古神獸龍龜之體!」合歡宗掌門巴乾惱怒的聲音傳來,先前他動用合歡蛇矛偷襲了凌天一下,刺中的時候巴乾還偷著樂,哪知道凌天表面綠光一閃,合歡蛇矛彷彿刺在梵天金剛之上,根本無法刺穿凌天的皮膚。

要知道他的合歡蛇矛穿透力極強,力量集中於一點,就算是人皇劍也比不上的。

巴乾本以高估了凌天的實力,但凌天表現完全打擊了他的自信,這還僅僅是肉身的強度而已,巴乾感覺凌天還有很大的餘力,如果讓凌天爆發出全部的實力,會有多麼可怕他不敢想象。

「到現在才看出來,你們的眼力讓我很失望啊。」凌天微微搖頭,這些人好歹也是掌門級別修士,打到現在才由巴乾認出他的龍龜之體,也太孤陋寡聞了。

凌天查看了之前被巴乾刺中的地方,發現上面留下了兩道淺淺的手指大小的印痕,而且竟然無法恢復,神色不禁多了一絲凝重,這巴乾的合歡蛇矛果然有些門道。

眾門主修士臉色驚駭,面面相覷,才一個回合,他們就失去了戰勝凌天的信心。

凌天背負雙手,安然不動,綠色的龜紋包裹身體,猶如龜仙人一般。

(本章完) ?看著神色淡漠的凌天,眾掌門只覺無限的恐怖和危機感升起。

「大家還猶豫什麼,再不拿出全力,必然被他各個擊破!」

褚在深暴喝一聲,揮動人皇劍,化為一道巨大的劍影,劍氣橫空,空氣都被斬出道道白痕,周圍的磚石被捲入劍氣中,片片粉碎,整個劍宮都被毀掉一小半。

這一劍的威力,比上一劍還強了三分,褚在深狀如瘋魔,拿出全部實力向凌天瘋狂斬去。

面對褚在深最強一擊,凌天眼睛微眯,雖然他能接下這一劍,但要催動肉身也要不小的消耗,沒有必要硬接。

凌天身形一閃,向合歡宗宗主巴乾的方向撲去。

巴乾的合歡蛇矛極為陰毒,穿透力極強,雖然品級不高,卻是對於凌天的龍龜之體最有威脅的,需要首先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