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白修士立即離開。

秦墨呆在房間中,一臉愁容。 還剩半年!

半年時間肯定不可能一腳踏入結丹期。

一旦沒有『仙蓬島』的拘束,出島后,必定會被『黃袍修士』追殺。

『黃袍修士』可是正宗的金丹修士!

秦墨一臉愁惑的坐在那。

情況有些不是太妙。

「以你現在的情況,恐怕只有一條路可走。」『殘魂』沉聲說道。

「如何走?」秦墨臉上並無多少喜色。

「結虛丹!也就是假丹。」『殘魂』說道。

「虛丹?」秦墨雙眼一凝,這個他倒是聽說過,只是了解的並不多。

『虛丹』也就是強行結丹,修為可在一定時間內強行提升。

「結『虛丹』肯定有後遺症吧?否則人人不都會先結『虛丹』。」秦墨質疑。

的確。

修為尚未達到圓滿,便強行結『虛丹』,後果還是非常嚴重。結『虛丹』之後,『虛丹』最多只能維持一年的時間,也就是說,在一年之內,必須儘快進入真正的『結丹』,否則身體根本不能凝塑『虛丹』,到時候,會造成『泄丹』,甚至是『炸丹』的後果。

『泄丹』情況倒稍微好上一些,『虛丹』會在一天至兩天之內瘋狂泄散,身體若是能夠抗過『泄丹』時的內耗,倒也不至死。

只不過,會變成普通人,甚至極速衰老,恐怕也不活不了多年時間。

『炸丹』的危害自然更大,肉身毀,自然也是活不下去的。

而且結『虛丹』之後,要再凝結『實丹』,則更是困難,身體先前已經經過『虛丹』的消耗,因此在結實丹時,成功的概念至少要降五層。

『殘魂』細細長長,如實相告。

「降五層!原本所有修士結丹的成功率就只有七層。再降五層,那我豈不是只剩下二層結丹的成功率。」秦墨臉上愁雲更深。

「但這還只是結成『虛丹』之後。事實上強行結『虛丹』,同樣也存在著莫大的危險性,強行結『虛丹』,身體修鍊尚未至圓滿,便可能出現『結丹』不成的窘境,一旦結丹不成,原本強行凝結的靈力會瞬間潰散,這潰散之力,可相當於自身全力一擊的數倍轟在身體上,能不能承受下來,非常難說。這也是為什麼,不會有人選擇強行結『虛丹』的原因。」『殘魂』鄭重說道。

秦墨沉眉苦索,安靜的坐在那。

「要說是別人,恐怕還有些困難,但以你現在的修為情況,結『虛丹』的成功率還是不小。靈力凝化,肉身蠻橫,魂靈也不弱,強行結丹身體應該能夠承受得住短時間內修為提升對肉身造成的衝擊傷害。」『殘魂』說道。

『殘魂』也沒有再提任何意件。

半晌,秦墨眼中苦意盡褪,目光平靜而清澈。

半年居留期一到,不得不離開『仙蓬島』。

眼下根本沒有其他更好的選擇。

不過結『虛丹』畢竟不是結『實丹』,雖說有諸多不利,但結『虛丹』也並沒有結『實丹』那般困難,需要準備的也並不多。

袁未梅身上的陰氣一散,此時已經從修鍊中走出。

秦墨伸手一招,將『白骨骷髏』放出。

『白骨骷髏』在面前乘風一漲,便漲得有丈余高大。

同時,再一拍身上『納儲袋』,將幾隻『陰司小狼』也放了出來。

四隻『陰司小狼』雖是怯怕袁未梅,不過這個時候,袁未梅自然也不會做出什麼任何無腦舉動。

秦墨看了一眼袁未梅,袁未梅漆黑如墨一般的雙瞳此刻倒是異常平靜。

一切準備就緒。

稍遲,秦墨雙眼微閉,雙手扣出第一個指法,指法一變,速度越來越快,到最後,雙手根本看不清楚指法,只能看見一團指影在飛速的變幻。

屆時,他體內的靈力開始逐漸涌動,像是起潮一般,靈力從身體四周經脈,不斷的涌動。

以其身體為中心,開始向著四周擴散。

『結丹』將經脈中的所有靈力凝結成一顆『丹』。

這個時候,秦墨雙眼一定,指法再次飛速的變幻起來。

手指在空氣中攪出一團團小氣爆。

每一個指法炸在空氣里,都炸出一聲脆指的驚響。

與之同時,身體中的靈力經過初期的引動,此時全身靈力已經徹底流動起來。

靈力散發出來的青光將秦墨淹沒。

至愛逃妻,騙婚總裁很專情 青光形成一個巨大的青光旋渦,旋渦之外,青木靈力如同水流一般,絞動著四周的空氣氣流。

數日之後,秦墨本是緊閉的雙眼猛的睜開。

眼中精光爆溢,手中指法一引。

四周原來絞動的青木靈力也瞬間戛然而止。

屆時,秦墨雙掌僅扣出一個簡單的指法,厲喝一聲。

「結!」

身體四周涌動的青木靈力迅速有序的開始涌動。

從裡到外,青木靈力涌動的非常平緩。

但在他的身體之中,此時,經脈中的所有青木靈力已經開始從身體無數主經主脈之中湧來,最後在肚臍上凝結。

撒旦的復仇新娘 雖只是結『虛丹』,但也不是一時半會便可完成的。

一圈一圈的靈力開始向身體內回縮,在身體內,靈力形成的潮紋不斷的收縮,最後聚成一個澡盆大小的『靈珠團』。

與之同時,秦墨能察覺到身體之中的靈力凝結成丹后,確實身體越發輕盈,而靈力也穩固增強。

如此,持續一個月後。

澡盆大小的『靈珠團』隱約傳來一絲不穩的輕微動靜,身體之中的靈力,也隱隱約約的流動湍緩不穩之勢。

兩個月後,『靈珠團』依然在不斷的凝結靈力,但湧來的『靈珠團』明顯已經出現不斷,靈力涌動的頻率也快慢不一。

同時,在秦墨身體外的靈力,也像是岸邊的水波一邊,靈力涌動不再順序有至,開始出現回浪,撞擊順序涌動的靈力。

回浪與涌動的靈力相撞,形成亂潮。

四個月之後。

屋中的靈力波動異常劇烈,每一條靈紋,都像是被抽動的鞭子,震在空氣之中,能夠聽見清楚的氣流摩擦和撞擊的聲音。

同時,在秦墨身體中,澡盆大小的『靈珠團』也像是被揉搓的麵糰一樣。

秦墨臉上汗水如瀑。

屆時,原本平緩變化的雙指立即指法一快!

雙眼中狠意爆射!

「結」!

身體四周已經瘋狂涌動的靈力,瞬間被強勢吸入體中。

五指猛扣指法。

「結!」

又是一聲爆喝。

秦墨臉上青筋暴凸。

體中『靈珠團』也瘋狂的顫抖起來。

有如野獸要破籠而出。 桑田人家 「給我凝!」

指法瘋狂虛扣下去。

最後的一絲靈力湧入『靈珠團』中。

整個『靈珠團』有如溢滿最後一滴水。

原本瘋狂震動的『靈珠團』先是一陣暴烈劇動。

彷彿達到了頂巔。

大國芯工 有如拉緊到了極限的張弓,弓弦彷彿再多一絲力,便會崩斷。

但就在這極限之後。

震動逐漸的越來越弱,越來越弱……

直到最後,徹底平靜下來。

此時,秦墨只覺得全身虛脫。

但身體經過近四個月的瘋狂凝結,此時此刻,彷彿達到了非常微妙的境界,有如超脫了束縛,身體好似凝成了一個『點』。

不過秦墨尚沒來得及細細體會這種微妙的感覺,就神識一聵。

醒過來已經是三日後。

這期間袁未梅倒是厚道的守在旁邊,雖然看向四隻『陰司小狼』的眼神總散發著貪婪神色,嚇得四隻『陰司小狼』縮在牆角最遠角,不過袁未梅倒也並沒有趁這個時候對四隻『陰司小狼』下手。

見秦墨醒過來,袁未梅一字不提,立即又繼續修鍊。

秦墨先是將幾隻『陰司小狼』收起,再將『白骨骷髏』也收了起來,稍是遲了一會,便立即盤腿靜坐,『神識』內觀,便立即感覺到在身體經脈之中再無靈力,整個身體像是被扔在油鍋里油炸提煉過一般,肌肉,鮮血,骨頭,異常精鍊,皮膚上更是隱隱約約透著一層寶光。

肚臍處,有一隻超級大的『丹』。

此『丹』約有臉盆大小,丹中靈力渾烈,小小『丹』之中,彷彿像是壓縮了一個千倍大小的巨湖。

不過『丹』雖結成,但秦墨還是能明顯感覺到此『丹』有很大的不足之處。

『丹』中靈力雖是渾煉,但並未徹底凝鍊,總感覺像是一層薄薄的紙包裹著一團熊熊烈焰,隱約有些不穩固的樣子。

「已經非常不錯了,你靈力凝化,若是常人強行結丹,恐怕『丹』會更大,會更鬆散而且『丹』中靈力也只會像霧氣一樣,如今你能將『丹』凝鍊至此般大小,雖不能結成真正僅有米粒大小的『金丹』,但已經算超常。」『殘魂』少有安慰道。

「既然能被你誇,看來結果也確實是不錯了。」秦墨哈哈一笑。

不過距離離島的日子也越來越近,秦墨不敢鬆懈,畢竟剛剛結丹,更是『虛丹』,多少還有些不穩固,得抓緊時間,借著這最後的時間固煉『虛丹』。

小半個月後。

秦墨離開酒店,來到【易寶樓】。

「秦道友……前……輩。」

先前那位負刺的修士見到秦墨此時竟然已經結丹,兩眼瞠結,幾不可信。二人先前都是凝脈境修士,大可以同輩道友相稱,但眼下秦墨已經結丹,此人震驚之餘,還是迅速的換了稱呼,免得得罪『金丹修士』。

凝脈境和金丹期修士有著難以想象的地位之別。

「道友不必客氣,在下是來取那件四階龜殼的,不知道可否有煉好?」秦墨笑道。

「已煉好了,前輩稍等一會,我這就去給你取。」此人遲了一遲,這才反應過來,態度恭順。

秦墨見此人如此恭順,心頭不覺一樂。

此人很快取出『龜殼』。

秦墨檢查一翻,『龜殼』上的靈陣煉製雖有些瑕疵,不過如今島內局勢不明,【易寶樓】能夠煉製出此寶已是不易,自然不可能讓人家鑄煉完美。

當下,秦墨付了靈石,也沒多停頓便離開了。

「前輩慢走。」身後傳來那人的恭送之聲。

離開【易寶樓】,秦墨並沒有再回酒樓,而是直接前往島門走去。

此時島門外被擋在外面的修士依然黑壓壓的一片。

島門負責看守的金丹修士察覺到秦墨竟也是金丹修士,稍微檢查過秦墨的島牌,見島牌期限明日才到,也便不多問,就直接讓開。

秦墨也不遲疑,立即從島門出去。

出了島門,秦墨毫不遲疑,頓時身上靈力一涌,靈力激射出去,發出一聲音爆。

化作一道青虹,掛天而去。

遁速極快,咽口茶的功夫,便已遁出百丈之外。

與之同時,一名身穿黃袍的修士也後步緊跟著出島。

黃光也立即一爆,迅速激射出去。

一青一黃兩道遁光一前一後飛離『仙蓬島』。

黃虹的遁速明顯更快,不斷拉近與青虹的距離。

距離『仙蓬島』足有一百海里之後,青虹忽的一遁,便立即停了下來。

與之同時,身後緊追不捨的黃虹遁光也在後一刻趕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