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走了。還有,秀才,你黑成這樣可不要去見人。”宋德華轉身準備離開,最後道。

劉仁才表情僵硬,最後才尷尬的笑了笑。

大魂獸長什麼樣子宋德華不知道,但是現在所有人都在找大魂獸,那麼宋德華只需要找人多的地方靠攏過去就好了。這是最簡單最有效的方法。

而且,現在不單單是代理鬼差,也有不少惡鬼也在尋找,所以宋德華接下來的行程很簡單,並且沒壓力。 這邊沒壓力,可是當宋德華回到都市的時候被眼前的猥瑣一句話弄的不上不下了。

就在宋德華從惡鬼界回來趕回家並且準備洗澡的時候,猥瑣敲門。在宋德華開門的時候猥瑣直接道:幫幫我。

當時宋德華就呆滯了,不知道猥瑣這句“幫幫我”指的是什麼。

好在接下來猥瑣解釋了一番宋德華才知道,對方是要讓自己幫助龍月蘭。

對於這件事情昨天宋德華已經思考過一番。當時還說沒理由來着,現在眼前的猥瑣找到他,那麼宋德華就沒理由不幫了。

暴君的絕色妃 “進來喝口水吧。”宋德華看着猥瑣狼狽樣子,有心讓他休息。

只不過猥瑣卻理解成宋德華退縮,不願幫忙。

如果一個人真心想幫助他,那麼必然會一口答應,接着連忙放下自己手頭上的工作。可是宋德華沒有,依舊是慢條斯理,不急不躁的樣子。這樣子平時落在猥瑣眼裏自然證明宋德華辦事穩重,能主持大局。

歷來只有泰山崩與前而面不改色的人才叫真正的大人物,所以遇事表露出宋德華現在這種狀態自然也就證明宋德華是大人物,即便如今只是一個小小的普通人,可能讓人感覺到他的與衆不同和強大。

但是也要分什麼時候做什麼事情不是?眼前的宋德華完全讓他急了,猥瑣甚至有直接扭頭就走的衝動。

可是這樣一來的話,龍月蘭……

最後猥瑣強迫讓自己不生氣,即便心中怒火中燒,恨不得大聲質問宋德華是什麼意思!

“猥瑣?你怎麼還站在外面?進來坐吧。”宋德華皺眉看着猥瑣,他感覺到猥瑣在生氣。

宋德華不認爲是自己惹了他,所以現在正內心鬱悶猥瑣在幹嗎,隨即一想,想到應該是猥瑣擔心龍月蘭的事,所以內心焦急然後才生氣的吧。

這讓宋德華突然感覺猥瑣喜歡上了龍月蘭,不對,是愛上了那個女人。

也因爲這樣,宋德華現在說話的時候帶着少許微笑,也算是對於猥瑣愛情的一種欣慰和祝福吧。

只是宋德華的笑就更讓猥瑣憤怒了,心道也就只有宋德華才能在這個時候笑了。反正他現在火大的很,要不是實力懸殊,他早就和對方拼了!

“進來吧,別擔心那麼多,那些傢伙我今晚就幫你搞定。”宋德華依舊不知道猥瑣的怒火是源自自己,不過現在他給猥瑣吃定心丸,以免他擔心太多。

聽到這裏,猥瑣才開始深呼吸,大口大口吸氣好讓自己怒火平息。畢竟如今的宋德華說的話那是比較順耳的,他要的就是宋德華一句話。

“這次對方比較多人,大多數是混混,大概有七八十個,數量甚至更多。那些人肯定是受龍家的人來加害龍月蘭的,所以他們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

猥瑣將自己知道的和分析統統告訴宋德華,就是怕宋德華不知道現在的情況。

“都是混混?”夏季洗冷水,這絕對是個好選擇。清爽遍體涼快如乘夜風,細貪人生如意月歸而來。

當然,身體抵抗力差的人還是別用冷水的好,那是感冒的前兆……

反正宋德華現在就在撥弄着冷水,準備“大幹一場”。

“恩!龍家原本就是黑道起家,雖然這幾天轉正洗白,可是當初龍家開始發家靠的就是黃賭毒等等這樣的事情。最後才慢慢洗白自己,成立了龍氏集團。”

猥瑣着龍月蘭相處的幾天時間,幾乎所有的事情他都知道。每每在夜幕降臨的時候龍月蘭就喜歡談及一些她家族的事情,過去的、現在的、將來的。

也因爲這樣,猥瑣很瞭解龍家的情況,如數家珍。

“哦,不怕,幾個混混不足爲患呀。”宋德華依舊一副專心調試冷水的感覺,說完後關門洗澡。而猥瑣則是半張開嘴巴看着剛剛還在講正事,接着就無厘頭洗澡的宋德華,一時,他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隨即他也只能坐在沙發上等待,既然宋德華已經開口答應,那麼也就證明問題不大。可是猥瑣內心終究還是抱着懷疑的態度。從他認識宋德華到現在,他知道宋德華身邊就只有他一個人,如今有事,宋德華又怎麼幫他?難不成去找李靜?

宋德華的交際圈裏面也就只有李靜這個警察比較有實力了吧?

“不對,他不會找李靜的……”猥瑣想到這裏立馬否決。因爲,李靜是女人。

按照男人的邏輯,不管是什麼事情,若非情勢所逼,逼不得已的話,男人是可定不會找女人幫忙的。男人畢竟是男人,即便如今說着男女平等的事情,事實上男人的自尊心和男人的面子問題都不會讓真正的男人去找女人幫忙,求女人辦事。

這就就好比爲什麼結婚女的是嫁出去,男的要娶回來的原因。自古就是這樣一個“方式”存在人的意識裏面,從而成爲自然,成爲男上女下的跡象。即便是平等,那也只是在某些方面。比喻互相尊重,給對方同等的自由空間等等。

“不是找李靜,還有誰?”

猥瑣皺眉,擔憂起來。

由不得他不去擔憂,而且這個時候的猥瑣也在想,自己會不會連累了宋德華。如果宋德華真的只是一個普通人,只不過行爲舉止有些異常讓他產生錯覺,那麼最後很有可能把宋德華給害死……

想的越多,猥瑣就越發不樂觀,並且因此而害怕。

只不過在裏面洗冷水澡的宋德華卻很愉快,洗澡的時候不忘哼兩句歌。這讓猥瑣不時看向浴室,突然在想以前有些冷酷無情的宋德華什麼時候變的那麼風騷了……

當然,猥瑣不知道生活的奇妙之處。一個人再如何,只要他身邊的朋友能影響他,那麼對方就會變。這種變化很顯著,有時候還能把一個人的世界觀和性格完全扭轉到另一種情況。

宋德華就屬於這種人,當人宅在家裏就等於封閉了迎接別人的門,所以那個時候他們內向,寡言又冷酷。可當他們重新出了門面對春暖花開,面對友誼灌愛,那麼人是會變的。近墨者黑,近朱者赤。古人的話從不欺人,千萬年受用。

隨着嘻唰唰的聲音停止,宋德華光着上半身走了出來。對於宋德華來講,猥瑣是男的,這並不算什麼。

可是對猥瑣來講,驚呆了!

他從沒有見過肌肉能完美成這樣的男人,尤其是腹部八塊腹肌如溝壑一般凹凸分明。

水滴在宋德華身上慢慢流過,繼而化爲雨露一般凝聚成珠子,珠子就這樣在宋德華的寬厚的肩膀流淌到結實的胸肌,繼而是腹部那凹凸分明的地方。 庶女無敵:擋我者跪 珠子就這樣上下起伏流動着,讓人看了心驚膽顫,就是猥瑣這個見過大世面,過去幾乎天天在刀子下活命的人也是內心震驚。

這,還是人的肌肉嗎?

“猥瑣,看什麼看的那麼仔細?”見猥瑣呆滯的看着自己,宋德華低頭檢查自己,沒發覺自己有什麼不正常的呀。

猥瑣沒有迴應宋德華的話,只是咳嗽兩聲掩飾自己的尷尬。剛剛,他驚呆了。如今恢復過來依舊心有餘悸。

很難想象,平時看起來還帶着有點斯文的宋德華居然是個肌肉男,這一身肌肉完美,結實如石,充滿着力量和爆發性。這讓宋德華舉手投足之間都擁有着不可匹敵的力量。強大的,巨大的力量。

這種肌肉並非體育器材教練身上高高隆起的那種,那種高高隆起的肌肉除了強壯以外還帶着笨拙的感覺。而宋德華這種完全是內斂的肌肉,解釋而充滿爆發性。兩者比較,宋德華的肌肉完全是高高隆起的進化版。

“奇怪的傢伙。”見猥瑣不說話,宋德華喃喃一句後擦身穿衣服。該忙事了。

小黑之前也和猥瑣一樣扭頭看着宋德華,只不過宋德華光着上半身的樣子它見過無數次了,所以見怪不怪。

宋德華穿好衣服後招呼猥瑣出去見龍月蘭。只不過猥瑣沒動,只是打量着眼前的一身休閒服的宋德華。

“怎麼了?”宋德華感覺今天的猥瑣很奇怪,總是失神。

宋德華可以肯定自己沒有什麼問題,所以現在他自己顯得很鬱悶。

“你穿成這個樣子去幫助龍月蘭?”猥瑣的一句話更是把宋德華問懵了。

難道幫人還要看穿什麼衣服?這沒道理呀!

“那該穿什麼衣服?”宋德華小心翼翼詢問。現在宋德華自己都懷疑自己有問題了,眼前的猥瑣一再二的這般,能不讓他懷疑自己嗎?

“背心什麼的,最好是方便點的。畢竟等下要砍人之類的。”

既然要幫龍月蘭自然免不了等下和那些混混們火拼,也因爲這樣,所以當宋德華穿着休閒服的時候他感覺宋德華不像是“辦事”的人。真正“辦事”的人必然背心穿上,這樣可以的砍的更爽,更威風。

“砍人?”宋德華從沒想過砍人這種事情,壓根就沒想過。

“對呀!現在附近都是找龍月蘭的混混,不砍,怎麼救龍月蘭?”猥瑣認真回答宋德華的話。 如果不是看到宋德華渾身肌肉,他還在懷疑宋德華行不行。不過看到那充滿爆發性的肌肉,猥瑣可以確定宋德華對上三五個混混是沒問題的。

只要他們分散對方的人馬,那麼要救龍月蘭不是難事。何況宋德華的身手他也見識過,加上那驚人肌肉,猥瑣突然有了信心。

“不砍人就不能救嗎?”宋德華終於明白猥瑣的意思了。可是宋德華從頭到尾壓根就沒想過砍人救龍月蘭這樣的事情。

聽到這裏,猥瑣更疑惑,心裏不知道宋德華到底在玩什麼。一會說幫忙,一會又不砍人,難不成和對方談判不成?

“我找他們老大談判……”

宋德華的話讓猥瑣翻白眼,對方現在強勢,佔盡優勢又怎麼可能談判?這好比一個準贏的人會和要輸的人打商量不成?這絕對是不可能的,除非對方腦子有問題。

再說猥瑣也是混道上的,深知這些大哥們嘴上講仁義,事實上壓根就沒那麼一回事,不背後抽你一刀已經不錯了。甚至在小弟沒有利用價值的時候更是直接連保護都不保護,任由小弟被昔日仇家砍殺……

各種事情,猥瑣在脫離幫會那一天已經看透了。所以,談判這種事情也就只有不懂黑道的人才會說。就如宋德華。

“不行,那些人不會和你談判的。”猥瑣最後搖頭,心裏各種感概。

“談不成就把他們全擺平了!我要,整個城市的大小幫會全部歸我。”

宋德華語出驚人,讓猥瑣半張開嘴巴看着宋德華,如癡人說夢話。

整個幫會?整個城市大小幫會?可能嗎?可能嗎!

“走吧,先見龍月蘭。”宋德華充滿自信,這讓猥瑣最後突然相信了宋德華,只不過最後猥瑣還是不相信宋德華的話。

見到龍月蘭的時候宋德華有些呆呆的看着這個昔日風光的女人,如今的她顯得有些憔悴,一臉失魂落魄。

“走吧,我請吃飯。”宋德華決定今天“休假”,陶媛那邊,他會和謝文雙說的。

現在情況特殊,他的身邊有着兩個失魂落魄並且處境危機的朋友,所以宋德華捨棄了陶媛那邊。何況夢境世界一些都是虛假的,宋德華主要要做的是接近夢魘,這纔是最主要的目的。

這是一條漫長的路,除非宋德華破釜沉舟,投其所好接近那個常勝將軍。這樣最直接,但也最危險。宋德華決定在陶媛沒有遇到什麼性命危險的時候還是慢慢來,小心駛得萬年船。

“吃飯?”龍月蘭見到宋德華的時候一直低頭,顯得很尷尬,不好意思。

昔日的她風光,高貴而且高高在上。如今的她……落魄鳳凰不如雞。

“恩,去吃飯。”宋德華肯定道。現在龍月蘭的狀態一看就知道沒有一頓飯吃飽吃好的,一個女孩子經歷這些,就是宋德華看在眼裏也不免心疼起來。

宋德華的話讓龍月蘭和猥瑣都不說話了。現在他們的情況可不見的好,說句不好聽的,出去只怕被對方盯上,接踵而來的就是混混們的報復。因爲這樣,他們幾天沒出過門,一直躲躲藏藏。

“怕?”宋德華想到了這一點,隨即問。

龍月蘭微微點頭。表示宋德華說對了,這正是她和猥瑣擔心的。

“知道誰在找你們嗎?”宋德華說過,要將整個城的大小幫會全收了,那麼,他就一定會收。

“無絕幫,烈赤月!”聽到宋德華的話,龍月蘭幾乎是咬牙切齒道。

最近就是烈赤月在派他的小弟尋找她,想起當初烈赤月見到他龍月蘭的時候低頭,點頭哈腰模樣,再想想之前這個傢伙綁架她,趾高氣揚、跋扈囂張,甚至還想……

想起這些,龍月蘭怎麼可能不生氣?

“烈赤月?”宋德華也想起來了,這個人是猥瑣的舊老大,似乎和猥瑣也有些過節。當初在酒吧的時候也拉攏過他……

“好!我現在就去找他,然後讓他找人八人大轎帶你們去吃飯。”宋德華說完轉身就走,走出沒兩部後扭頭看着有些癡呆的龍月蘭和猥瑣道:“現在吃什麼?我去打快餐給你們吃。”

龍月蘭:“……”

猥瑣:“……”

快餐店從不缺,在這個飲食爲主的國家裏,吃是很主要的事情。所以宋德華很不幸運的在這間快餐店外排起了隊伍。不算長的隊伍,在宋德華面前還有二十個人左右。

好在老闆娘手腳利索,幾下就將搞定一個人,一下一下,立馬就輪到宋德華了。

“三個快餐……”宋德華也麻利道。外面太陽火辣辣,正是中午吃飯好時候。宋德華不能讓龍月蘭和猥瑣餓壞肚子的。

談判也是等下的事情,總要招待好那兩個“見不得人”的傢伙。

快餐很快就裝好了,老闆娘的麻利並沒有因爲宋德華而變慢。

“找到沒有?”

“找個屁!那女人就這樣蒸發了一般,害的老子頂着那麼大的太陽找人。簡直要熱死我了!”

“可不是?要不是烈老大也在找,我肯定找個樹蔭乘涼!”

……

在宋德華離開的時候聽到旁邊一桌子正有兩個青年念念叨叨發着牢騷,當聽到烈老大的時候宋德華不由自於細看着兩個青年。

“烈老大?”宋德華見到青年是混混,又聽到烈姓老大自然而然就想到了烈赤月,而且這兩個青年不是說找女人?

“靠!不吃了,想起來就惱火,找那麼久都沒找到!”一小弟終於憤怒了,將手中的筷子丟了出去,使得整個快餐店的人紛紛看了過去。

可最後對上這個青年惡狠狠的樣子後衆人又不得不低頭或者假裝看別的地方,這種人他們惹不起。

“你這個混蛋,那麼暴躁做什麼?沒看我在吃飯嗎?混蛋……”另一小弟咒罵,不過因爲來電話了,所以他又不得不把接下要咒罵的話收回去。

宋德華看着這兩個人,心中竊喜。剛剛他還說要找烈赤月,可惜不知道那個傢伙在什麼地方。現在好了,有兩個小弟在就沒有宋德華找不到的人。

“老大找,別吃了!”接完電話的小弟說完也不吃飯,跳出座位向外面走去。

現在的宋德華更省事了,拿着快餐跟在後面。找烈赤月還不簡單?

烈赤月惱怒的看着眼前一羣小弟,一羣廢物、沒用的小弟!

“多少天了?你們連毛都沒給我找到一根,你讓我怎麼向龍少交代?你們是存心讓我丟臉嗎?”

這個地盤不是他無絕幫最大,但是,這次機會來了。龍少親自找到他,並且許落只要找到龍月蘭並且處理掉,那麼這個地盤就屬於他無絕幫的!

可是這樣的好事就要胎死腹中了,距離期限還有一天,明天再沒有消息給龍少。那麼這個好事就要輪到別的幫會頭上,到時候無絕幫要受到打壓,甚至從此沒有無絕幫的存在。

這能讓烈赤月不憤怒?要是這羣小弟有用點,怎麼可能那麼大一個活人連找都找不到?

還有,那個猥瑣混蛋也是找死的相。當初他的得力助手,他的小頭目如今居然和他對着幹!這種事情是他萬萬想不到的,現在他想起來都感覺到憤怒。

一共上百個小弟就這樣站在烈日下頂着太陽低着頭,不敢說話。這個時候他們那裏還敢說話?除非是不想活了。

“一羣廢物!一羣沒用的東西!”眼看着一羣小弟不言不語全低頭,不解氣的烈赤月再次怒吼一聲。可是回答他的依舊只有安靜,只有外面地面的酷熱。

“混蛋!全部都給我站着,直到誰有本事敢拍着胸口跟我說他能找到那個女人爲止!”無奈的烈赤月最後道,說完怒氣衝衝轉身向裏面透着空調冷氣的大廳走去。

上百多的小弟沒人敢吭聲,低頭任由酷熱曬在他們身上,曬的火辣辣,曬的發燙難受。

宋德華提着三個快餐跟在兩個小弟身後也是辛苦無比,不過縱然如此,宋德華的額頭居然不見半滴汗水。此時宋德華就站在上百小弟身後看着轉身離開的烈赤月頓時一副得來全不費工夫的樣子。

“熱死了……”回到大廳的烈赤月一副享受的樣子,剛剛的訓話讓他汗流浹背。只是那麼一下的時間就這樣了,讓他難受。要是時間再久一點點,烈赤月相信,自己要中暑了。

這種酷熱的天氣真不是人能生存的,曾幾何時他還想過世界上之所以會有炎熱就是上帝爲了懲罰人而誕生的。過去是這樣想的,現在也是。

“烈大哥,那熱要姐妹們幫你降降暑好不好?”烈赤月剛坐下,在大廳上原本坐着的兩個妖豔女人起身向他走來,邊走邊扭着水蛇腰說着令男人身體發軟的嗲聲。

“對呀,烈大哥。現在渾身發熱最適合到水牀上滾幾圈了。人家想念你的……”另一個豐滿高挑女人扭屁股而來,高有二十釐米的敢跟鞋讓高挑的她更是顯著,整個人看起來如有一米八一般。而且,不消瘦,屬於豐滿型。 烈赤月原本的怒火在兩個女人一人一句話中立馬消散不見,之前的僵硬拉沉着的臉也多了幾分笑意,上下打量着這兩個向他走來的美女。

刀疤男原本守在大門裏面,見到這個陣勢知道他們大哥要“辦事”,隨即他醒目的轉身離開,向着大廳內另一個方向走去。

沒人原因在“辦事”的時候有外人在看,刀疤男每一次看到這種清醒都會離開。至於保護工作也暫時停下。再說,外面一百多個小弟在,誰敢在這個時候進來找死?

刀疤男剛走沒多久,一道人影就從外面走了進來,手上提着個袋子顯得像個農村的。

“烈大哥,你的身體真棒。”宋德華剛走進來就看到眼前香豔的一幕,同時也看到兩個女人正騎在烈赤月的身上盡情擺弄着風騷的身體,一邊說着讚美的話,一邊很享受的樣子。

“那當然,你們家烈大哥我天天都有做俯臥撐,每天都有鍛鍊的哦。”現在的烈赤月心裏哪裏有外面正被酷曬的百多個小弟?人生需享受的時候要享受,這才叫真正的人生呀。

“咳咳……”宋德華是來談判的,眼看着烈赤月現在那衣裳凌亂的樣子,那有兩個蛇妖一般的女人正用瀑布長髮撩動着烈赤月身體和臉後忙假裝咳嗽。

宋德華的咳嗽聲起到作用了,兩個女人和烈赤月同時扭頭看向大門外,也同時手忙攪亂穿衣服或者整裝,最後烈赤月很正經端正坐着,兩個美女也一左一右坐在烈赤月身邊,矜持文靜起來。

“啊!是你?”三人坐定,烈赤月才重新看着大門外的宋德華,皺眉沉思後烈赤月立馬就想起上次破壞他好事,身後很不錯的宋德華。那個時候他曾拉攏過這個青年,能打的青年。可是對方拒絕了,而且很不給他面子。

曾幾何時他還想着搞這個傢伙,好讓對方知道自己烈赤月可不是那麼容易得罪的。不過後來爲了找龍月蘭也就暫時放一邊。現在這個傢伙出現,是爲了什麼?

“烈兄,我找你是來談判的。”宋德華手上的快餐還要送給龍月蘭和猥瑣兩人,所以他沒時間扯太多,直接開口。

宋德華的這種一針見血方式讓烈赤月表情呆滯,隨後才反應過來並收了笑意,沉臉看着宋德華。對方這樣,純碎是來找事的呀!

“談判?”眼前的人是仗着自己身手好而完全不把他烈赤月放在眼裏呀。這種說話態度和模樣,讓他恨不得將這個人丟出去毒打一頓才解氣。

“兩個要求。第一,龍月蘭的事情你們爲止。第二,以後你跟我混。”

宋德華就這樣直來直往說話,沒有半點拐彎抹角。

烈赤月一愣,隨即仰頭哈哈大笑起來。

“你是來逗我的嗎?”

烈赤月還真的從沒見過敢這樣和他說話的人,從來沒有。

從他做幫會大哥到現在,混了也有十幾年了,什麼風浪沒見過?他可以肯定眼前這個傢伙是他見過和他說話最不客氣的一個人。沒有前奏,也沒有陰謀模式,開口直接談判,並且還提出兩個很過分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