嗎的!居然讓他們跑了。

秦巖不甘心地在心大罵起來。

他這時纔想起來,龍虎山的逃遁之術非常高明。

“秦巖,算了,他們跑了跑了吧!”馬澤洪安慰秦巖。

一直以來,馬澤洪都不願意秦巖和龍虎山的人爲敵,此刻既然龍虎山的人已經跑了,他覺得這也是一個臺階。

秦巖無語地嘆了口氣,他此刻也只能認栽了,誰讓龍虎山的逃遁之術如此厲害。

另一邊,柯合和白合逃出去之後,他們兩個狂奔了十幾分鍾才停下。

“呼!呼!呼!”

白合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氣,胸脯跟着下起伏。

“呼!呼!呼!”

柯合也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氣,同時伸出手抹着頭的汗。

“師兄,大師兄怎麼辦?”白合絕口不提剛纔互相扇耳光的事情。

“師妹,你覺得呢?”柯合深知自己這個師妹心如毒蠍,肯定想到了什麼毒計。

白合嫵媚地笑起來,走到柯合身邊說:“師兄,大家都看到大師兄被秦巖打傷了,如果我們把大師兄這個了,到時候和師傅說大師兄被秦巖殺了,你說秦巖是不是吃不了兜着走啊?”

白合此刻恨透了秦巖,所以想到了一條借刀殺人的妙計。

第一夫人,豪寵小嬌妻 聽到白合的話,柯合立即眯起了雙眼。

他眼寒芒四射,立即“啪”的一聲拍了一下手,緊接着豎起大拇指說:“師妹高見啊!”

“既然這樣,那我們還等什麼?”白合將身子向柯合身邊湊了湊,同時給柯合拋了一個媚眼。

如果是平常,柯合肯定會和白合打情罵俏一番。

但是此刻白合的臉被抽的一片腫脹,柯合看了一陣反胃。

不過柯合併沒有表現出來,當即點了點頭,轉過身向道清走去。

白合跟在柯合身邊,一邊走一邊在心暗想:大師兄啊大師兄,爲了殺了秦巖,我只能這麼做了,希望你能原諒我。而且你在大師兄的位置坐的太久了,應該給我們挪一挪地方了。

原來白合不止想對付秦巖,還想坐到執法堂大弟子的位置。

其實柯合也是這樣想的,他對執法堂大弟子的位置早垂涎欲滴了。

只可惜以前有道清壓着,他只敢想一想。

不過現在不一樣了,道清馬要死了,是他該被扶正的時候了。 柯合走到道清面前,他並沒有急着下手,而是蹲下身子仔細地打量起道清。

“師兄,不要看了,趕快下手吧!小心夜長夢多!”白合趕快催促道,她生怕道清甦醒。

“那麼着急幹什麼!”柯合毫不在意。

他覺得道清被秦巖打成了重傷,即便真的甦醒也不是他的對手。

更何況還有白合。

“可是……”白合非常擔心。

“師妹你放心吧!道清被秦巖打傷了,即便他甦醒了也不是我們的對手!”柯合打斷白合的話,笑眯眯地說。

聽到柯合的話,白合懸着的心落進了肚子裏,同時在心暗想:該死的!我怎麼把這個忘了。

柯合拿起道清的左手,自言自語地說:“師兄,我記得十年前正是你這隻手狠狠地打了我三個耳光,讓我在衆多師兄弟面前顏面掃地。今天我終於可以將曾經的屈辱討回來了。”

說罷,柯合原本笑眯眯的臉在瞬間一變,露出了猙獰而陰森的表情。

“咔嚓”一聲,柯合折斷了道清的胳膊。

原來十年前柯合犯了一點小錯,道清打了他三個耳光作爲懲罰,同時用來震懾其他弟子。

可是柯合卻將這件事記在了心,並且發誓總有一天要報仇。

“啊”的一聲,道清從昏迷甦醒過來,不過他還沒有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在這個時候,柯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接連折斷了道清的右手,以及道清的雙腳。

“柯合,你爲什麼這樣做?”道清驚駭無地看着柯合,不明白這是爲什麼。

柯合哈哈哈大笑起來:“大師兄,你還記得十年前的事情嗎?你扇了我三個耳光,讓我在衆多師兄弟面前顏面盡失。”

道清身爲大師兄,爲了維護執法堂的紀律,懲罰過太多的弟子,根本記不住當初發生了什麼事情。

“嘿嘿嘿!大師兄,像你這樣的天之驕子肯定不記得當初的事情了,但是我卻記得清清楚楚!今天,我是來套公道的!”

說罷,柯合一掌拍在了道清的頭頂。

道清還沒有反應過來魂飛魄散。

柯合拍了拍手站起來,轉過頭笑眯眯地對百合說:“師妹,大師兄已經死了,我們接下來怎麼做?”

“師兄,你把大師兄的雙手和雙腳都折斷了,我們只能先將大師兄的屍體處理掉,然後再向師傅和師伯他們報告了!”

白合埋怨地說。

原本白合準備將道清的屍體運回龍虎山,說道清被秦巖的魂力所傷,最後不治斃命。

現在柯合折斷了道清的雙手和雙腳,龍虎山的那些人精明的很,一眼能看出這是龍虎山的手法,自然也知道是自己人在栽贓嫁禍。

柯合當然明白白合的意思,他尷尬地笑了笑說:“師妹,我這不是爲了報仇嗎?”

“那你也不能不顧大局啊!唉!算了!”白合鬱悶地擺了擺手。

“師妹!咱們說秦巖打傷大師兄後,他又裝扮成蒙面人將大師兄擄走了!至今生死未卜,你看如此?”

柯合靈機一動,突然想到一條妙計。

聽到柯合的話,白合的雙眼立即閃過兩道精光。

她激動地拍了拍手說:“好!這個辦法好!師傅爲了大師兄,肯定會下山找秦巖要人的!到時候他們一言不合,嘿嘿嘿……”

白合後面的話還沒有說完,高興的哈哈大笑起來。

柯合也跟着哈哈大笑起來。

兩分鐘後,柯合做好了準備,念動咒語向傳信符指去。

“轟”的一聲,傳信符無火自燃,化成一道青煙消失在柯合和白合的面前。

“成了!”施完道法,柯合搓了搓手,得意地看着龍虎山所在的方向。

十幾分鍾後,龍虎山第三峯的一座道觀,一個鬚眉兼白的老道長正坐在牀入道。

恰在這時,一道傳信符閃現在老道長的手。

老道長輕“咦”一聲,睜開雙眼拿起手的傳信符向面看去。

當他看到面寫着千年桃木盆栽找到後,立即激動的站起來。

但是當他看到道清被秦巖抓走而且生死未卜後,不由擰起了眉頭。

“秦巖是誰?他怎麼能打得過道清?世俗什麼時候出現了道尊?真是不可思議!咦!他不會是秦家的某位少爺跑到世俗了吧!”

老道長將秦巖當成了隱祕世家秦家的少爺。

因爲他不相信世俗會有道尊高手,而且是道尊期高手。

現在道清是道尊期高手,而道尊後期高手是不容許進入世俗的,所以他覺得秦巖不可能是道尊後期高手。

想到這裏,老道長拿出一張符紙,在面“唰唰唰”接連寫了一行小字,然後念動咒語點燃了符紙。

幾分鐘後,一張符紙閃現在老道長面前。

當老道長看完符紙面的一行小字後,立即皺起了眉頭:“嗯?秦巖居然不是秦家的少爺,那他是何方神聖?”

“或許秦巖的確是秦家的少爺,只不過秦巖闖下了大禍,秦家怕我興師問罪所以不敢承認。”

“又或者是這個人根本不叫秦巖,秦巖只是他的一個假名!”

“算了,不管了。他打傷了我弟子,我要找他算賬!”老道長冷笑起來,雙眼眯成了一條縫。

“南岸,你去把道藏給我叫來!”老道長對站在門口的童子大聲說。

南岸雖然看不到老道長,但是依舊對着大門鞠躬,然後用極其恭敬的口吻說:“是!”

說罷,南岸轉過身快步向外面走去。

七八分鐘後,道藏跟着南岸來到了老道長門前。

“師傅,道藏來了!”南岸恭敬無地說,同時對着門內的老道長鞠躬。

“師傅!”道藏也趕快鞠躬,樣子非常的恭敬。

“嗯,進來吧!”老道長應了一聲,坐在了木椅。

南岸將門推開,轉過身對道藏說:“師兄,請!”

道藏點了點頭,擡起腿跨進了房間內。

隨後南岸幫助道藏關了門。

“道藏,你拿我的令牌去找幾個師弟師妹,下山將你的道清師兄救回來!”

老道長拿出一枚令牌說。 聽到老道長的話,道藏頓時愣住了。

什麼?道清師兄被別人抓住了?這不可能吧!

在執法堂,道清是所有弟子實力最強的,而且這次道清是去世俗執行任務,道藏覺得把道清派出去絕對是大材小用,可是他萬萬沒有想到,道清居然被人抓住了。

“師傅,是誰這麼厲害?”道藏擡起頭看着老道長,小心翼翼地問。

老道長念動咒語向地面指去:“是他!”

地面凝結出一層冰晶,冰晶面映射出秦巖的畫像。

“他?這麼年輕?”道藏不敢置信地說。

他以爲能抓住道清的人肯定是一個老頭。

“嗯!你還是趕快下山吧!”老道長此刻心繫道清,他有些不耐煩了,對着道藏擺了擺手。

道藏趕快應了一聲,彎下腰向後退了散步,然後才轉過身向門外走去。

不一會兒,道藏拿着老道長的令牌來到了執法堂,他挑選了幾個實力不錯的師弟師妹後,帶着他們連夜下山了。

與此同時,秦巖還不知道自己了柯合和白合的詭計,正坐在大廳眯起眼睛看着各大陰陽世家的家主。

這些家主被秦巖看的有些後背發涼,不過他們不得不和秦巖對視。

如果此刻對秦巖的眼神躲躲閃閃,他們覺得秦巖肯定會懷疑他們和林俊從有染。

其實他們本來沒有和林俊從同流合污,否則不可能坐在這裏了。

看到大家眼神清澈,秦巖點了點頭:“各位,今天的事情想必大家都知道了。我很想知道,大家以後是站在我這邊?還是站在龍虎山那邊。”

“當然是站在天尊這邊了!”其一個家主趕快表態,生怕秦巖會對付他。

“那是當然!我們肯定是站在天尊這邊的!”另一個家主也趕快表態。

接下來,其他家主紛紛向秦巖表態。

秦巖表面連連點頭表示非常滿意,心裏面卻知道,這只不過是這些傢伙的權宜之計。

一旦龍虎山的人真的來了,他們有些人不但不會站在自己這邊,甚至會站在龍虎山那邊。

不過秦巖覺得這很正常。

人都是趨利的,哪裏有利益像哪裏跑。

“好的!大家都累了!你們都回去吧!”秦巖擺了擺手說。

聽到秦巖讓大家走,各個陰陽世家的家主紛紛在心長出了一口氣。

他們生怕秦巖一不做二不休,將他們全部殺掉滅口。

畢竟他們目睹了秦巖重傷道清的全過程。

等大家走後,秦巖轉過頭對馬澤洪說:“師傅,我們也回去吧!”

馬澤洪憂心忡忡地點了點頭:“好的!我們走吧!”

馬澤洪現在特別擔心秦巖,同時也擔心馬嬌和自己。

當然了,馬澤洪現在最擔心的不是自己,而是秦巖和馬嬌。

他太瞭解這些名門大派了,他們雖然身兼正義,但是畢竟也有威嚴,是不容許被人貶低和羞辱的。

這像現在的某些執法單位一樣,他們在執法的過程,雖然存在一些問題,但是普通人是不能對他們產生質疑的,否則是藐視他們。

當然了,他們也會懲罰自己的人,不過不容許其他人插手。

“師傅,你是不是在擔心我和馬嬌?”秦巖一眼看出馬澤洪在擔心什麼了。

不等馬澤洪說話,秦巖接着說:“師傅,其實你沒有必要擔心我們!很多事情都是天註定!我們誰也改變不了!”

秦巖雖然這樣說,其實他也有一點擔心。

畢竟他惹到的人不是其他陰陽世家,而是大名鼎鼎的龍虎山。

“唉!你別安慰我了!”馬澤洪嘆了口氣說。

“爸!你要相信秦巖,當初秦巖只是一個小小道師的時候,但是卻把強大無的毛家打的團團轉!我相信以秦巖現在的實力,絕對也能對付了龍虎山。”

馬嬌對秦巖充滿了信心。

馬澤洪苦笑了一下,搖了搖頭沒有再說什麼,擡起腿坐到了車。

當秦巖他們剛剛開車走後,一個女鬼從陰暗的角落走出來,她正是許久不見的周小雨。

緊接着,另一個美女也從陰暗的角落走出來。

她正是莫忘。

周小雨閃身飄進剛纔的會議室裏面,莫忘站在原地等着。

不一會兒,周小雨從會議室裏面出來了,莫忘眯起眼睛問:“找到了嗎?”

周小雨點了點頭,表示找到了。

“我們走!”莫忘轉過身要走。

“等一下!你確定這樣做對我家主人有百利而無一害嗎?”周小雨拉住了莫忘的胳膊。

莫忘轉過頭無語地說:“你覺得的呢?”

周小雨沒有說話。

“趕快走吧!再不走來不及了!龍虎山的弟子可不是一般的弟子,各個都是道尊的實力,你家主人雖然和你厲害,但是雙拳難敵四手!你說對不對?”

莫忘嘆了口氣說。

周小雨咬了咬牙:“好!我們走!”

“這對了!”莫忘一邊說,一邊伸出手拍了一下週小雨的小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