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袋也就算了,居然給他們來了金鋼圈!

霧艹!

這上清學院還真是花樣百出啊!

剛帶上金鋼圈,路塵老頭笑得十分開心,「諸位學員,這些金鋼圈打造不易,每人三十兩銀子。」

腹黑醫生,愛你上癮 三十兩銀子!

雲邪深深的看了一眼路塵老頭,低首看了一眼這金鋼圈,確實是精心打造,對他們訓練而言,效果肯定會比沙袋要好。

只是這價格,未免貴了些!

也就忍了這口氣,從懷裡掏出了一百二十兩,遞到了路塵老頭的手裡。

路塵老頭嘿嘿一笑,心滿意足,「行了,你們繼續訓練吧。」

嘖嘖!

這批學員真是有錢的主啊。

看看,他這一出招,輕輕鬆鬆又賺了三十兩呢!回頭給鐵匠鋪送銀子過去,也能讓彼此合作愉快啊!

「路塵導師,請留步。」

雲邪喚住了他,不讓他現在就離開。

路塵老頭愣了一下,「怎麼,有事嗎?」

雲邪輕笑,「我們來這裡也有幾天的時間,明天可以否放我們一天假呢?也好讓我們採買些東西。」

路塵老頭微思片刻,當即給出了答案,「可以。明天放你們一天的假。」

「謝謝路塵導師。」

雲邪客氣有禮的回應著,隨後,他們繼續訓練。

一直到傍晚時分,他們四人疲憊的離開了草場,回到了竹屋裡。

吃過飯後,便聚在一起,龐少卿有氣無力,瞄了一眼雲邪,「邀月,你向路塵導師要一天假,真的只是出去採買東西嗎?」

雲邪懶懶的睨了他一眼,反問道:「這幾天吃那小餐館的食物,你們還能吃得下去?」

「……吃不下去。」

半歡半愛 龐少卿雖說不是從小養尊處優,但吃那樣的粗食,真的快讓他瘋了。

萬翟自小在陰風寺長大,什麼粗活沒做過,很快就猜到了雲邪的想法,「邀月,你的意思是,咱們以後自己開伙?」 「邀月,你的意思是,咱們以後自己開伙?」

「自己開伙是最好的,要不然我們每天吃不好,會影響修鍊與學習。」

雲邪認真的說道。

她會有這個想法,也是被逼出來的。

大悲島的人,口味比較重,不管什麼菜都是重口味的,比如說:超咸!

而南樂國的百姓,向來吃的清淡,來這裡吃東西的話,能忍受一頓兩頓鹹的,但總不能頓頓都吃這個吧。

所以,一來二去,雲邪等人在這裡可以說餓了幾天,只能是白面,還沒有飯呢。

萬翟在旁皺了皺眉,「那我和少卿兄在這裡建灶台?」

雲邪點了點頭,「可以,兩個人幹活,起碼能加快速度。那我與燁弟出去買鍋鏟,油米鹽麵食等等東西。」

龐少卿疲憊的不行,揮了揮手,一臉倦容,「行,那就這樣吧。今晚點休息,明天開始做事。」

……

翌日,天空放晴。

雲邪與季燁離開了上清學院,他們要買的東西太多了,所以便要逛許多地方。

碧玉都城,雲邪今天才有空閑看這裡的一切。

不能不說,碧玉都城的百姓子民,民風純樸。最重要的是,人多卻不亂,甚至是無人鬧事,這卻是讓雲邪大開眼界了。

大悲島的管治真的有這樣好?

正在發愣的時候,季燁拉了她一把,「姐,你在發什麼呆呢?我看到有賣鍋的地方,我們過去吧。」

雲邪會心一笑,「那便過去吧。」

於是,姐弟二人進去了一間雜貨鋪子,然後購買了許多東西,而這些東西,雲邪直接全部都給扔進自己的小千鐲子里。當然,為了晚上能安睡,她還去逛了一下布鋪,買了一些紗布,買這個,自然是為了防蚊子。

現在的竹屋子裡,但是蚊蟲卻是不少的。

她也只能用一些驅蟲的香葯,但聞多這個,對身體還是有些害處,所以,最好的辦法,莫過於是開一個紗帳,睡覺也能省心省事。

當走到了一處賣包子的地方,雲邪不由眼前一亮,連忙上前,買了十幾個肉包子。

飛快的嘗了一個,感覺在這碧玉都城裡,就這肉包子是她吃過最好吃的東西!

季燁見她露出滿足的笑意,也從她懷裡拿了一個包子,嘗了一口,「嗯?這包子還不錯。」

靈異鳳眸獵老公 「沒錯,味道很不錯。「

雲邪毫不吝嗇的稱讚道。

賣包子的是一個老婦,她雙眼眯了起來,面目慈祥,「你們不是大悲島本土人?」

「……不是。」

雲邪點了點頭承認了。

畢竟這也不是什麼秘密,自己等人說話的口音,與這大悲島本土人的口音,還是有很明顯的區別啊。

老婦輕嘆一聲,「你們是天城大陸來武技學院的世家子弟吧。」

「嗯。」

雲邪挑了挑眉,有些不解,這個老婦到底想說什麼呢?

老婦突然來了一句,「你們可知道,如果要平安離開大悲島,需要達到什麼條件,才會被平安送回去呢?」

季燁皺了皺眉,詢問道:「我們自然不曉得。聽老奶奶你的意思,你知道?」 「知道。小夥子,你們若能給我一百兩金子,我便把這個秘密告訴你們。」

老婦笑得十分詭秘,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

這話一出,讓季燁的臉色僵在當場!

這老婦的腦子是被豬啃了么?

一百兩金子,什麼都沒說,就想要那麼多!

錢探吳乾 擺明是敲詐啊!

季燁聽到這話后,直接拉著一旁的雲邪,「姐,我們走。」

誰理這瘋老太婆,誰傻叉。

可是,他是扯了姐姐的衣袖,可是姐姐卻一動也不動,笑意盈盈的看著面前這個老婦,「老奶奶,一百兩金子對我而言,是不多。但不代表我傻,你想要這一百兩金子,也得看你說出來的信息,是否值得我付這筆錢,你說是不是?」

「長公主府上,有一令牌,擁有令牌者,可以自由出入大悲島。」

老婦淡淡的說出這話,像是談論天氣陰晴那樣平靜。

雲邪怔在當場,長公主府上的令牌?

「令牌長什麼樣子?」

總裁強勢寵:嬌妻,乖一點! 老婦伸雲邪伸出手掌,勾了勾手,「一百兩金子給我,我便給你圖紙,童叟無欺!」

雲邪會心一笑,「可以。」

然後從懷裡掏出四錠金子,遞到了老婦的手裡。

老婦只是用手墊墊金子,從懷裡掏出一張毛皮,遞到了雲邪的面前,「收好了,若是不見了,老娘可不負責。」

說完,老婦施施然的收了包子攤,就這樣揚長而去。

望著老婦離去的背影,季燁有些無語,「姐,你這是被老太婆敲詐了!」

「敲詐?依我看,未必。你看看這毛皮上的東西。」

雲邪遞那毛皮給了季燁,季燁這一看,瞳孔微縮,「怎麼會長公主府邸的地圖?而且標註的那麼清楚,這該會不會是假的?」

「是真是假,過段時間,我們去這長公主府上轉轉,便清楚了。」

那令牌就在長公主府的主屋裡,這老婦是什麼人,竟會對長公主府邸的事務這樣清楚。

莫不是大悲島上的百事通?

景南郡臨行的那一晚,父親季飛宇曾說過,大悲島上的勢力複雜,人更是複雜。只要你想知道什麼,花點銀子就能知曉。當然,最出名的,莫過於是百事通,但是此人的真面目,無人知曉!

因為百事通經常喬裝,所以教人防不勝防,無從辯認。

季燁怔了一眼,聽到雲邪這樣說,有些傻眼,「姐,你該不會真的動了這個心,想去長公主府邸偷令牌?」

「這事不急。走吧,回去解決咱們的伙食大計,這才是正事。」

雲邪從他的手裡奪回了毛皮,收進了小千鐲子,然後去購買肉食。

為了能吃好,雲邪自然是大肆採購,至少夠他們一個月的食物。當然,新鮮的東西,雲邪只能買魚了。這魚嘛,後面有個湖泊,可以圈起來,把這十幾條魚扔下去,圈養,想吃的時候,直接抓上來即可。

至於雞鴨,這東西,雲邪沒買。

買的最多的,莫過於是豬。

買了兩頭大豬,直接讓屠夫把豬都給宰了,隨後將這些肉都扔到了季燁的納戒里擱放。 不用好奇,季燁可是擁有冰屬性靈根的人,將這些新鮮的豬肉給凍成一團冰塊,完全不是問題啊。

正因為季燁有冰,所以雲邪才會帶著季燁大買特買。

一個月的食物都給買好了,然後便回上清學院。

一回到上清學院的弟子閣,遠遠就看到了萬翟與龐少卿坐在那裡,似乎在歇息。

「呀!你們回來了?」

龐少卿眼尖,第一時間就看到了雲邪他們。

連忙迎了上去,發現二人兩手空空,不由傻眼,「你們出去買東西,什麼都沒買嗎?」

季燁白了他一眼,「有納戒。少卿兄,在上清學院訓練了幾天,你的智商哪去了?」

「嘿嘿……一時給忘了。」

龐少卿憨笑,有些不好意思。

萬翟見狀,上前替龐少卿解圍,「灶台已經砌好了,你們看看是否合用。」

雲邪點了點頭,「走,一起去看看,合用的話,咱們今晚可以大餐一頓了。」

「大餐?」

龐少卿一聽這個詞,立即來勁了。

當即屁顛顛的跟著大夥身後,一起進入了竹屋後面的那個灶台。

因為是要燒火的灶台,所以萬翟與龐少卿決定,把這灶台搭在了后屋的外面。因為搭建好后,考慮到會下雨,所以又去搭了個竹棚架子,給灶台遮陽擋雨,看起來,甚是精緻好看。

雲邪轉了一圈,發現有三個爐炕,怔了一下,「怎麼弄了三個?」

龐少卿連忙在旁解釋道:「萬翟兄出的主意,他說,一個煮飯或者煮粥,一個煲湯,還有一個炒菜。這樣的話,會縮減做飯的時間,頂多就是需要柴火的時間多點罷了,燒出來的炭灰多了,還可以拿出去賣錢呢。」

炭灰還能賣錢?

好吧,原諒她少見多怪。

既然都設計的那麼好,那自然是要用起來。

當即,四個人動手,開始做飯炒菜煲湯。

柴火今天還算足夠,吃飽晚飯後,他們便早早休息,決定明天午休的時間,一起出去弄些乾柴回來,到時也要搭個柴火架才行。

目前而言,吃住衣食的問題解決了,他們四人也可以把重心放在修鍊上。

第二天,杜明導師一大早就來告知他們,讓他們身上帶著金鋼圈,宣布要他們進入格布森林訓練。

一聽到這個消息,雲邪瞪大雙眼,「杜明導師,你在和我們開玩笑吧!」

「邀月同學,你看我像在開玩笑嗎?」

杜明笑眯眯的反問。

他這話一出,雲邪握了握拳,按耐自己的心底的不滿。

她昨天才出去採購一堆吃食,打算好好在上清學院里訓練,結果才吃了一頓大餐,就被通知要去格布森林訓練!

這格布森林,雲邪他們可是去過一趟的,那裡面的環境有多惡劣,心中早有數。

所以,聽到杜明的話,雲邪心裡冒出了無明火,想揍人的怒火。

還是季燁看出了姐姐的怒意,連忙拉了拉她,然後自己迎上,「杜明導師,我們現在去格布森林裡訓練什麼呢?」

杜明緩緩的說道,「格布森林有三個等級的野獸,分別是初級野獸,中級野獸,高級野獸。你們的任務,就是七天內,每人獵狩一頭高級野獸,即完成任務。當然,提前完成任務者,便可以早一天回學院報道。」 「格布森林有三個等級的野獸,分別是初級野獸,中級野獸,高級野獸。你們的任務,就是七天內,每人獵狩一頭高級野獸,即完成任務。當然,提前完成任務者,便可以早一天回學院報道。」杜明說到這裡,頓了頓,隨即又說道:「呀!我差點忘了,你們在對付高級野獸的時候,不可以解開你們身上的金鋼圈,這是此次學習條件之一。」

帶著金鋼圈完成狩獵的任務?

雲邪不由皺眉,困難可不是增加了一星半點。

而且還是每人一條高級野獸,單打獨鬥的話,雲邪和季燁二人是可以完成的。

但若是萬翟與龐少卿的話,那就不是那麼容易的事了。

畢竟,格布森林裡有著許多未知的危險,如果要找到高級野獸,那必然不會像上次那樣,只是挑著外圈橫過,現在估計是要進到內圈去戰鬥。

最重要的是,學院只給了七天的時間。

雲邪看向杜明導師,「如果七天內沒有完成任務呢?」

「四人同時受罰,接受體能訓練的時間增加,到時你們可別想著有時間煮食用膳。畢竟,你們來學院是學習,並非是來做廚娘或者是伙夫。」

杜明笑得一臉燦爛。

只是那一臉笑容,卻讓雲邪看得一肚子火起!

妹的!

他們是來這裡學習,本來是想著可以學習武技的,結果這上清學院連武技閣都沒有,更別提會有武技的教導。當時雲邪還有些意外,便問了一下路塵老頭,結果路塵老頭當即用一種看白痴的眼神,睨了一眼雲邪,答了一句:「世上最強武技不是從書上學來的,而是來自自創武技。」

自創武技,當時雲邪被唬的一愣一愣的。

事後才發現,自己必然是被路塵老頭給忽悠了一把。

但是,已經決定在上清學院學習,雲邪也不會輕易離開這裡,更何況別的學院也停止了招生,那她們四人能做的,自然是在這裡,繼續他們的修鍊之路。

雲邪看著杜明導師的背影,越行越遠,眼眸微沉,對著季燁等人說道:「大家準備一下,午後出發。」

「沒問題。」

龐少卿點了點頭,應道。

其實他心裡還是有些擔憂,他知道自己的實力,如果讓他一個人單獨對著高級野獸的話,肯定是兩敗俱傷。

要是運氣不好的話,那麼,他很有可能會死在高級野獸的手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