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這種時候,龍少軒這種心跳的頻率和節奏,如果他的身體還如以前的話,那麼現在的龍少軒一定會死在‘楊暖暖的眼前中看到自己的狂喜’上。

先天性的心臟病隨時都有可能要了龍少軒脆弱的生命,但是,現在,心臟病已經不足以威脅到他龍少軒的性命了。

龍少軒看着楊暖暖,他的手慢慢用力,龍少軒正在將楊暖暖一點一點拉到自己的身邊。

龍少軒看着楊暖暖,他語氣溫柔的道:“暖暖,跟我回家,現在就跟我回家,好嗎?我找了好久好久,我現在好開心,我開心到不知道怎麼樣去形如我此時此刻與你再次重逢的喜悅。”

龍少軒一說話,楊暖暖從屬於龍少決的記憶中甦醒,她知道,龍少決可不會這麼溫柔小心的去討好她,所以,楊暖暖知道眼前的這個男人,就是龍少軒,那個體弱多病的豪門貴公子。

楊暖暖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中出現了一抹很是明顯的假笑,她看着龍少軒,傻了吧唧的呵呵一笑。

楊暖暖笑着向龍少軒問好:“龍少軒,你好啊,呵呵呵,好久不見。”

龍少軒執拗的再次道:“暖暖跟我回家,現在就跟我回家。”

“回個屁家,你家是你家,楊暖暖家是楊暖暖家,你憑什麼把她帶回家啊!?”一直站在楊暖暖身側的金俊實在受不了龍少軒溫吞柔和的語氣,他罵了一句道。龍少軒聽到金俊的話,他一點反應都沒有,龍少軒還是那副淡漠優雅貴氣的神態。

或許是因爲龍少軒實在太過淡漠出塵了,金俊側眼看了看龍少軒,他看到龍少軒的表情沒有出現一絲變化,金俊忍不住的開始質疑自己。

龍少軒沒聽到我的話嗎,如果龍少軒聽到我的話之後,還是這麼淡定優雅,那……我靠!!!這小子可真是龍少決的親弟弟啊!

龍少軒沒有理會金俊,他用力的把楊暖暖拉到了自己的身邊,因爲楊暖暖的另一手被金俊抓着,所以,楊暖暖只朝龍少軒走了兩步,她便不得不停下前進的腳步。

龍少軒視線移到了金俊的手上,他看到了金俊的手,看到了金俊正抓着楊暖暖纖細手腕的大手,龍少軒眉頭一皺,他琉璃一般眼眸中出現了一絲厭惡。

他是誰,他憑什麼抓着楊暖暖的手,楊暖暖是我的未婚妻,他怎麼可以如此明目張膽的當着我的面抓着楊暖暖的手?龍少軒看着金俊的手,他語氣冷漠的靜靜開口道:“請放開我未婚妻的手,如果你不放,那麼,後果自負。”

“未婚妻?”金俊故作疑惑的開口問,龍少軒薄薄的嘴脣微動,他剛想肯定的回答一個“是”字,金俊傲嬌的擡起了頭:“哈!楊暖暖是你的未婚妻,你別逗我了好嗎,現在我有要事在身,我不能笑的。”

蘇月走他們三個人之前,中立的蘇月站在楊暖暖面前,蘇月看了看龍少軒,又看了看金俊,經過三秒鐘的思考,蘇月朝龍少軒走了一步。

蘇月選擇了龍少軒,不是因爲龍少軒的家世如何如何顯赫,龍少軒有多少資產身家,蘇月之所以選擇龍少軒,只是因爲龍少軒是人,是和她和楊暖暖一樣的人!

蘇月和龍少軒並肩站在一起,蘇月一臉認真,她看着金俊認真的道:“是的!我可以作證,楊暖暖就是龍少軒,龍少爺的未婚妻,不止是我可以作證,全球各大主流的媒體上都有關於龍少軒和我家楊暖暖訂婚的消息,如果這位先生想查看真假的話,會很容易的。”

聽到蘇月這樣說,龍少軒低頭笑看了一眼胖乎乎的蘇月,龍少軒看了一眼蘇月,他的神色表情就像是在說:“說得好,幹得漂亮,等會重重有賞!”

楊暖暖一臉茫然的看着蘇月和龍少軒,她又回頭看了看金俊,神吶!到底誰能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情啊,我纔剛回家,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哇!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衆號在線看: meinvxuan1 (長按三秒複製)!! 金俊看着楊暖暖問:“楊暖暖!你現在就沒有什麼想說的嗎?”

“啊?”楊暖暖疑惑地擡眼看着金俊問,“我是沒有什麼想說的啊,你想讓我說什麼啊?”

金俊道:“楊暖暖你沒聽到那,這位龍少軒,龍少軒!!說你是他的未婚妻,難道就此你沒有什麼想要解釋清楚的嗎?”

楊暖暖立馬道:“我不是他的未婚妻。”龍少軒眼神一暗,他整個人的氣場瞬間低沉了下來。

蘇月走到楊暖暖面前,她看着楊暖暖恨鐵不成鋼的小說道:“楊暖暖你是智障了嗎,你是不是傻啊,現在全世界都知道你是龍少軒的未婚妻了,這天大的好事砸在你的頭上了,你居然還傻乎乎的去否認,你想讓我說你什麼好,我還能說你什麼啊!”

楊暖暖看着蘇月,她煞有其事的認真道:“可我真的不是龍少爺的未婚妻啊。”

蘇月剛想說話,龍少軒上前一步,他一下子來到了楊暖暖面前,龍少軒和楊暖暖之間的距離瞬間變得只有一步之遙。

龍少軒這麼突然的往前走了一步,蘇月硬生生的被擠開了。

龍少軒低眼看着楊暖暖,他眼神真摯,語氣篤定的道:“你是!你是!你是!你是我的未婚妻,蘇月小姐說的沒錯,現在全世界都知道我們要結婚的消息了,所以,暖暖,我求你,別否認了好了。”

楊暖暖哭笑不得的道:“我……”楊暖暖的一句話都沒說出口,龍少軒突然伸手,他的手覆在了楊暖暖的嘴巴上。

龍少軒一手抓着楊暖暖的手腕,一手輕輕搭在了楊暖暖的嘴巴上,龍少軒沒有用力的捂住楊暖暖的嘴,他的手只是輕輕的落在了楊暖暖的脣瓣上而已。

寒夜冷徹,龍少軒的手被凍的冰冰涼,楊暖暖的脣瓣滾燙的如同一塊燒紅了的烙鐵,通過手掌與脣瓣的接觸,龍少軒靜靜地感受着屬於楊暖暖的火熱、滾燙的生命力,感受着她暖暖的體溫。

龍少軒好喜歡這種與楊暖暖肌-膚間的觸碰啊,他真的好喜歡,好喜歡,好喜歡……

龍少軒不想從楊暖暖的嘴巴中聽到否認的話,他用手堵住了楊暖暖的嘴巴,自己開口道:“暖暖,我求你,我懇求你,不要再去否認我們之間的關係了,求你,不要再說了。”

楊暖暖看着模樣和龍少決長的一模一樣的龍少軒,龍少軒現在的樣子很卑微,他的語氣很低沉很惶恐,很可憐。

楊暖暖想到龍少軒顯赫的家世,想到他平日中那副如同不食人間煙火的上神模樣,再看到此時把自己姿態放的如此之低的龍少軒,楊暖暖的心裏很不是滋味。

楊暖暖看着龍少軒,她眼睛一眨一眨的,楊暖暖想了一會,她慢慢地點了點頭,好,我答應你,不再否認那些網上報紙上的假消息。

龍少軒見楊暖暖點頭了,他戀戀不捨的鬆開了楊暖暖的嘴巴。

щщщ¸ тt kдn¸ c o

龍少軒的手一從楊暖暖的嘴上離開,楊暖暖立馬開口道:“龍少爺,關於之前的那件事情,你和我都是不知情的,是你爺爺,龍老爺,在我們雙方都不知情的情況下,向媒體通告了那件根本莫須有的事情是,你和我都是受害者。”

龍少軒道:“不!你和我訂婚的事情已經是板上釘釘了,現在全世界都知道你是我的未婚妻了,我一定會對你負責,所以,暖暖,你現在就乖乖的聽話,跟我回家,好嗎?”

龍少軒說着他轉身拉了一下楊暖暖,龍少軒拉着楊暖暖就要帶她離開,但是楊暖暖的另一隻手此時正在被金俊死死的捏住。

龍少軒的力氣用的不大不小剛剛好,原本剛好的力度,一碰到金俊的蠻力,龍少軒的力道也在無形中被放大。

龍少軒拉着楊暖暖就要帶她離開,金俊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他的手緊緊地拉着楊暖暖的手。

兩邊同時用力,楊暖暖一下被扯開,楊暖暖雙臂張開,她整個人被扯成了大字。

楊暖暖欲哭無淚的無奈的說道:“喂喂喂!!!!!!兩位大哥,請問一下,你們是打算曬人肉乾嗎,拜託你們看看現在的時間好嗎,現在是深夜,沒有太陽!!!”

龍少軒回頭看了一眼楊暖暖,發現楊暖暖不能動,龍少軒的眼睛中出現一道心疼的神色,他朝楊暖暖走近了半步,楊暖暖的身體得到了些許放鬆。

雖然龍少軒看似妥協的走近了楊暖暖,但是龍少軒絕對不可能輕易鬆開楊暖暖的手。

金俊緊緊地抓住楊暖暖的手,他大聲命令道:“楊暖暖!你看着我!!!!”

楊暖暖聞聲回頭看着金俊,她有氣無力的說:“看你幹嘛,我知道你長的美,可你再美,我又不是男人,我根本就不稀罕你的盛世容顏好麼?倒是你,趕快放開我!!!”

楊暖暖說着深吸了一口氣,她學着金俊命令的口氣大聲道:“金俊!!麻煩你趕快放開我,我告訴你!我要是發起瘋來,我自己都害怕。”

金俊看着楊暖暖道:“楊暖暖我告訴你,龍少決不見了,他被人抓走了,如果你不跟我走的話,那麼你這輩子都可能看不到他了。”

楊暖暖聽到龍少決被抓走了,她心裏咯噔一聲,楊暖暖的第一反應並不是龍少決爲射門會被抓走,龍少決是被誰抓走的,她的第一反應是,原來他是因爲受制於人,所以纔沒能第一時間出現在我面前的啊。

楊暖暖說:“金弟弟你別騙我了,龍少決那人怎麼可能會被抓走啊,他可是龍少決啊!”

龍少軒在聽到龍少決三個字的時候,他那雙比琉璃還要好看的眼眸中出現了微微的波瀾。

又是龍少決,爲什麼每次楊暖暖提起龍少決,她的表情都會很豐富多彩呢,爲什麼,這到底是因爲什麼!!!

金俊一本正經的看着楊暖暖道:“楊暖暖你看着我,你覺得我現在的樣子像是在和你開玩笑嗎,我很負責任的告訴你,你一點都不好玩,我也沒有時間逗你玩。”

這樣的話一說出口,金俊的心底立刻出現了一道異樣的聲音,其實,楊暖暖,還挺好玩的,不,楊暖暖這個女人真的非常有趣。 金俊命令楊暖暖回頭看着他,楊暖暖回頭盯着金俊看,她倒要看看金俊能說出什麼話出來。

金俊道龍少決現在被人控制了,其實從打心底說,楊暖暖是不相信有人能夠控制龍少決,在楊暖暖的心中,龍少決就像天。

楊暖暖看着金俊,她心裏知道,金俊不是在開玩笑。

但,楊暖暖還是再次開口問:“金弟弟,你真的沒有逗我玩?”

金俊鄭重其事的回答道:“是!”

楊暖暖立馬開口問:“龍少決怎麼會被人抓人,是誰抓走了他,抓走龍少決的人想做什麼?”

金俊說:“具體的內容很長,你還是先跟我走吧,路上我再慢慢和你細說,這件事情非常非常複雜,我想我一個人可能說不清楚。”

“好,我跟你走,我們快去找龍少決!”楊暖暖情急的說道,她說着就要跟着金俊離開。

楊暖暖朝金俊走過去,她才邁了兩步,身後便突然傳來一陣蠻力,龍少軒猛地用力,他用力的拉住了楊暖暖纖細的手腕。

龍少軒想要把走向金俊的楊暖暖拉回到自己的身邊,一個龍少軒力氣可以與金俊持平,但是,就算龍少軒有十個分身,他也不可能是楊暖暖的對手。

楊暖暖想要走向金俊,龍少軒除了卑微的乞求之外,他還能怎麼做呢,好像,龍少軒什麼都不能做,這大概是龍少軒28年的人生中,第一次有力不從心的感覺。

龍少軒語氣卑微的乞求道:“暖暖,跟我走,我求你,我求求你跟我走。暖暖你現在就跟我回家,明天我們立刻結婚,我不要你再次從我的生命中消失,求你,跟我回家吧。”

楊暖暖的視線正撞上金俊那雙無比秀美的桃花眼,金俊的眼中出現了一道極濃的戾氣和不耐煩,很顯然,金俊已經徹底的失去了對付龍少軒的耐心了。

金俊眼神帶着凶氣,他櫻花色的薄脣一動,楊暖暖看到龍少軒要說話,她突然大聲道:“金俊,你閉嘴,你什麼都不要說!”

楊暖暖知道龍少軒患有先天性的心臟病,要是金俊突然說出某些刺激龍少軒的話,在這偏僻的郊外山頂上,要是龍少軒突然病發,那他龍少軒還有活下去的希望嗎?

金俊聽到楊暖暖的話聲,他已經到了嘴邊的話,硬生生的嚥了下去。

金俊深吸了一口氣,他剪短的平復了一下自己急躁的內心,金俊道:“楊暖暖我給你一分鐘的時間,如果你不能解決掉龍少軒的話,那我會獨自離開。”

金俊一邊說着話,一邊鬆開了楊暖暖的手,他道:“楊暖暖你不要以爲我的離開是去解救龍少決,我可沒有那麼大的本事,我是打算去給龍少決陪葬的,只要你去,我們就一定能夠殺了那些髒東西,楊暖暖,一分鐘的時間,你可以慢慢考慮了。”

楊暖暖聽着金俊的話,她得到解放的那隻手緊緊地握成了拳頭,龍少決不能死,他絕對不能死!

金俊轉身朝遠處走了兩步,他背對着楊暖暖和龍少軒,他們之間隔着三米的距離。

蘇月尷尬的站在一邊,蘇月看到金俊都主動的把時間留給了楊暖暖,她想了想,蘇月也跑到了一邊。

楊暖暖轉身,她透徹清明的眼神落入了龍少軒乾淨淡漠的眼睛中,楊暖暖看着龍少軒,她長長的嘆了一口長氣。

楊暖暖道:“放開我的手!”她的語氣很冷漠,帶着不容置疑的威嚴。

龍少軒倔強地道:“不,暖暖,我不會放開你的。”

楊暖暖再次長嘆了一口氣,她語重心長的道:“龍少爺,你沒聽到嗎,龍少決遇到了危險,是龍少軒!!!遇到了危險,龍少決是你的哥哥,是你的親哥哥,我們現在是要去救你的哥哥,你這樣,算什麼事?”

龍少軒立馬說:“我可以讓別人去救他,暖暖你跟我回家,我可以讓全帝都的警力軍力都集中到一起,有了那麼的人,我的哥哥,一定會被被救的。或者,暖暖,我們一起去救他,總之,我不要你從我的身邊離開。”

楊暖暖滿臉無奈,聽到龍少軒這樣說,她心裏覺得,帶着龍少軒一起去救龍少決,也不失爲是一個折中的辦法。

於是,楊暖暖回頭望着金俊隱藏在黑暗中的背影問:“喂!!金俊,我們帶着龍少爺一起走吧,畢竟他和龍少決是親兄弟,不帶着他,好像很不合適。”

金俊問聲回頭看,金俊看着楊暖暖,他眼中盈盈的波光微微黯淡了下去,金俊的眼神不停跳閃,他的心裏很糾結。

在金俊看來,楊暖暖就是一個傻大姐。

金俊覺得楊暖暖真的非常好欺騙,所以帶着楊暖暖去找龍少決,就算楊暖暖察覺到有關於他們的一絲不尋常之處,金俊在起了疑心的楊暖暖面前會很容易矇混過關。

而龍少軒可不一樣了,龍少軒不僅長着一張和龍少決一模一樣的面龐,他心思縝密,智商很高,只要在龍少軒的面前露出了一絲蛛絲馬跡,那麼所有的祕密都等同於完全敞開給龍少軒看了。

龍少軒有一個優點讓金俊很喜歡,那個優點就是,所有與龍少軒不相關的祕密,就算龍少軒知道了,他也不會向任何人提起,龍少軒絕對是個保守祕密的最佳人選。

金俊想了一會,他點了點頭:“好,我同意帶着龍少軒一起走。”

楊暖暖長舒了一口氣,太好了,現在最迫在眉睫的事情,終於算是解決了。

楊暖暖回頭看着金俊道:“好了,龍少爺你聽到了嗎?你可以跟我們一起走了。”

龍少軒靜靜地說:“我……我最想的事情,是隻跟你一起走。”

楊暖暖舉起了手,龍少軒的大手還緊緊地鉗在她的手腕上。

楊暖暖道:“那麼,現在,龍少軒你可以鬆開我了嗎?”

龍少軒的手掌微微用力,他看着楊暖暖眼神虔誠,語氣真摯深情的說道:“如果可以,我想要就這樣一起抓着你,抓到你死,然後我再陪你一起死!”

楊暖暖咧嘴乾乾一笑,完了,我又遇到了一個執拗的一根筋了。

面對油鹽不進,不喜不怒的龍少軒,楊暖暖能怎麼樣呢?楊暖暖是真的很絕望。 龍少軒看着嘴角掛着乾笑的楊暖暖,他手指慢慢放鬆,龍少軒一根一根的鬆開自己的手指,他是真的不願意就這麼輕易的放過楊暖暖。

不管動作如何緩慢,龍少軒如何捨不得,他的手最終還是離開了楊暖暖溫暖的體溫。

龍少軒的手一鬆開,楊暖暖的手就重重的地垂下。

龍少軒鬆開了楊暖暖的手,他動作非常匆忙的脫下自己厚實溫暖的外套,從他看到楊暖暖第一眼的,他就看到楊暖暖單薄的衣物。

現在,此時,月亮上的山頂上,溫度非常非常低,溫度大概在零下十五度左右,已經是呵氣成冰的狀態了。

而楊暖暖的身上卻只穿着一件高領毛衣,一條牛仔褲,她的腳上連鞋子都沒有,只穿着也一雙白襪子。

龍少軒匆忙的脫下自己的外套,他長臂一伸,龍少軒的手直接伸到了楊暖暖的身後,龍少軒把厚實的外套披在楊暖暖身上。

龍少軒的手從楊暖暖的背後,移到了楊暖暖的身前,他的兩隻手抓住了外套的兩邊。

龍少軒的很高很瘦,他的外套穿在楊暖暖的身上顯得尤其肥大。

龍少軒雙手抓住外套的兩邊,他低眼看着楊暖暖,楊暖暖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僅憑楊暖暖現在的神色,加上楊暖暖和金俊之前的談話龍少軒知道,楊暖暖是在擔心龍少決。

也不知道爲什麼,突然有股溫怒從龍少軒的心底浮起。且以燎原之勢,迅速攻佔了龍少軒的全部心思。

不要想他!暖暖,你能不能不要想他?暖暖你看看我啊,你看看我,我和我的哥哥長的完全一樣,爲什麼你想的是他,爲什麼你對於現在就站在你眼前的我視而不見?

龍少軒的手慢慢用力,楊暖暖覺得身體一緊,她瘦弱的身軀完全被龍少軒的那件大外套包裹住。

楊暖暖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外套,她又擡頭看了看龍少軒,楊暖暖高聲喊了一句:“龍少爺,你在想什麼?”

站在楊暖暖面前的龍少軒陷在自己思緒中,他神情恍惚,淡漠的眼神疏離無彩。

楊暖暖喊龍少軒第一遍時,他沒有任何反應,楊暖暖深吸了一口氣,她看着龍少軒大聲吼道:“龍少軒!!!!你在想什麼啊。”

龍少軒猛地回神,他眼神一定,龍少軒的視線定在楊暖暖的臉上,他失神的道:“不要,不要,不要想他!!!”

楊暖暖說:“龍少爺,你怎麼了,你剛剛睜眼做了一個美夢嗎?”

三秒鐘之後,龍少軒恢復了正常,龍少軒拉着外套兩邊的那兩隻手突然用力。

龍少軒的手並沒有觸碰到楊暖暖的身體,他只是幫着楊暖暖收緊了外套罷了。

楊暖暖的身體猛地朝前一傾,她一下子移到了龍少軒的面前,楊暖暖的xiong都快碰到龍少軒的胸膛了。

楊暖暖低垂着腦袋,龍少軒微微擡起下巴。

龍少軒將外套兩側用力一合,他淡漠出塵的眼神望向了遠處漆黑一片的天空,龍少軒靜靜地說:“暖暖,現在是冬天,冬天很冷,冬天的深夜尤其寒冷,所以,要記得多穿一點衣服。”

“謝謝你的提醒,謝謝你的關心,我知道了。”楊暖暖身體朝後一彈,龍少軒抓住那件外套才的手脫落,楊暖暖雙手攏緊自己身上的那件龍少軒的外套,她客氣道謝。

龍少軒的手變得空空蕩蕩,他的心似乎要空了很多。

龍少軒往後退了半步,他靜靜地看着楊暖暖不語。

“楊暖暖,你還在哪裏傻站着做什麼,快走啊!”金俊開走了一輛屬於龍少軒的豪車房車,金俊自己的超跑只能坐兩個人,所以,他開着龍少軒家的車。

金俊已經將車開到了下山的大路上,金俊打開車窗,對着楊暖暖大聲喊道。

楊暖暖問聲擡起頭,她連忙說:“哦,我知道了,我馬上就來,我們馬上就來。”

楊暖暖說着回頭看着龍少軒,她看着龍少軒道:“龍少爺走吧,咱們別在這傻站着了。”

“恩。”龍少軒看着楊暖暖微微點頭。

楊暖暖和龍少軒並肩朝金俊走過去,忙着去給楊暖暖拿衣服的蘇月一過來就看到準備離開是金俊楊暖暖和龍少軒。

蘇月大聲喊停了楊暖暖:“楊暖暖,你們去哪啊?”

楊暖暖停住腳步回頭看着蘇月,她面露出一絲懊惱,該死,我這是什麼腦子啊,竟然把我的蘇大姐忘記了。

楊暖暖高聲回答着蘇月道:“蘇月,我們有事去辦,就先走一步了,現在天也快亮了,蘇月你就等天亮之後在下山吧。”

蘇月立馬說:“不不不,我們一起走,暖暖你先等我一下,我去喊一下蘇憬。”

蘇月轉身跑開了,金俊從房車中伸出了頭,楊暖暖看着金俊,她嘴角帶着一抹尷尬的笑容,眼睛中帶着詢問,金弟弟,現在怎麼辦,要不要等一等蘇月啊?

金俊對楊暖暖招手道:“你們還站在那裏幹嗎,趕快過來,我們走。”

楊暖暖猶豫,她說:“蘇月說了要和我們一起走,我們要是等她的話,她和蘇憬怎麼辦?”

金俊道:“楊暖暖你是不是傻啊,你沒看到家大業大的龍少爺帶來了一整個豪車車隊,這裏都是車,只要龍少爺一句話,蘇月還不是瞬間變聲成爲慈禧太后?”

金俊說的很對,楊暖暖竟無言以對。

金俊道:“你還在那裏傻站着,快過來,我們走。”

楊暖暖擡腿朝金俊走過去,楊暖暖走一步,龍少軒便跟一步。“蘇憬!!!!!!!!!!!!你趕快給我起來,我們回家了!!”

蘇月的吼聲從身後傳來,楊暖暖聽到會心一笑,看來蘇憬已經睡着了。

龍少軒歪頭看着楊暖暖,看到楊暖暖臉上那抹有心而發的笑意,龍少軒心頭一動,她笑起來,真好看。龍少軒看着楊暖暖臉上的笑容,他癡癡地說道:“暖暖,你笑起來真好看,請你以後不要再隨意的露出微笑,可以嗎?”

楊暖暖聽到龍少軒像小孩子過家家一般的語氣,她臉上的笑意瞬間僵住了,楊暖暖臉頰的肌肉微微一動,她收起了全部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