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軒逸:「不知道怎麼突然擁有了智慧是嗎?」

「嗯!我想這些觸手還是有意識的避開那個法陣而且剛剛居然還能露出如此人性的表情。它的智慧怕是還不低。」

白轅一:「要不要去調查一下?」

白明東想了想:「看一下還是要的,畢竟我自己創造出來的副本,發生這樣不明不白的事情可不行,不過就不干預運作了。具體還是看調查的結果!」

其實白明東沒有說出來。他其實更偏向於是那些觸手所帶來的影響,而並不是恐鱷自己發生的變化。因為他對自己的創世還是很有自信,恐鱷自己要想干預突變可能性不大。只可能是外部因數。

黃奕兒就有意見了:「你就不理一下你的兒子了?」

「嘻嘻,怎麼會怎麼會。哦,禁忌的二重魔法陣啊,還不錯嘛!」

這時候光幕剛剛好看到了眼鏡的魔法陣變成了二重,加強了魔法陣的效果。

「呵呵呵,這個小娃子不錯啊。我都想收弟子了」

剛剛說話的是一個帶著一頂魔法師帽子的老人家,留著一把長長的白色鬍鬚,穿著一件十分寬鬆的黑**法袍子,黑色寬鬆魔法師長袍上面有這一些星星點點的光芒在閃耀,而且看就了會發現這些星星就然十會移動的!而且黑色的底色居然和宇宙有點像。有點像把整個宇宙投影到衣服上一樣。

白明東:「怎麼,想下界遊玩了?」

老魔法師:「呵呵,的確是有點心起,而且這個小子不簡單,我看他的魔法陣應該是想逆轉重力,一開始只是為了麻痹那條小鱷魚而已。沒有被對方是有智慧給蒙蔽雙眼,反而懂得利用了對方的智慧,不錯不錯。」

其實眼鏡的魔法陣還是不夠力量直接把一條長三百米的鱷魚掀翻的,它是『借力』了。

你被壓著肯定想反抗的,那麼你就需要用力的撐著地面,而當這股壓著你的力量突然消失,你的力量將會把你的體重減輕,加上慣性的作用向上還是保留一點時間,而現在眼鏡不但是消失了重力,而是反重力,那麼加上恐鱷自身的力量,就做到了把它整個掀翻的情景。

小白夜也不需要白明東幫忙了,這麼明顯的破綻他要是不能把握,那也不用混了。

蓄力斬已經準備就緒!雖然沒有了潛龍決的力量,不過有這個弱點就夠了。

「天動——三十三雷!」

一步天動。

轟!

右腳爆發出強大的力量,小白夜幾乎是一個瞬移的速度移動到了恐鱷的肚子前面!

「大鱷魚!可惜了,我爹創造的你,卻要被他兒子斬殺!」

雖然小白夜很小聲很小聲,僅僅只有這條恐鱷能聽到,但是這條鱷魚居然聽得懂,它的眼瞳明顯收縮了一下。

其實小白夜也是有意為之,因為他要確認這條恐鱷的智慧到達那裡。不過得到的卻不是什麼好結果。

「怕是成精很久了。安息吧!你的屍體我會帶回去的!」

撕拉!

bibu幻化的雙手長劍異常的鋒利,在凡世那就是倚天劍的級別了。直接把恐鱷開膛破肚!不愧是白明東一開始就設置好的弱點位置,效果簡直不要太好。

咕嚕!!!!

一聲悲鳴響起!

隨著小白夜的一劍,這條恐鱷意識開始模糊,而且它的獸丹也暴露了出來。

說來這條大鱷魚也是很可憐。創造自己的人是一位至高無上的神明,偏偏創造它的目的就是要註定被人殺死。而最後它也是死在了自己創造者的兒子手上,而是還是自己的創造者還是有份出力對付自己。

可悲可嘆~~~

「bibu!!!」

「!!?bibu你幹嘛?你想要那顆獸丹?」

bibu也沒等小白夜答應,變化的雙手長劍立刻變成了一張大嘴,一下子把獸丹連一些血肉吃了下去!

小白夜嚇到了!不是除了能量金屬什麼都不吃嗎?怎麼吃獸丹還吃肉了?最重要是。。。

「你要也等我煮熟啊!這生的,吃了會壞肚子的。」

「bibu·~~~」

!!!!

「你說!這就是生命金屬????啊?不是獸丹嗎?」

「老爹!怎麼回事?」

白明東也不懂為什麼!這明明是一頭魔獸的獸丹怎麼回事金屬?而且還是聲明金屬???

白明東通過耳機告訴小白夜:「把屍體也帶回來!而且獸丹也就是bibu剛剛吞下去的聲明金屬叫它先別消化,讓我研究一下。」

小白夜也通過召喚師特有的交流方式和bibu交流。

「先別消化!!!!還有用啊!」

「bibu~!!」

很明顯人家不肯。

「放心最後還是你的,我保證,沒人能拿走它,只是看一下,研究一下,絕對不弄壞!我對天發誓!!!」

小白夜也是勸了很久,各種保證預定打勾勾才從bibu的口中拿到那顆聲明金屬。

和普通獸丹沒什麼不同。圓滾滾的,而且應該還是火屬性的,通體紅色還有一點滾燙。一股濃郁的火屬性能量從這個夜明珠大小的聲明金屬噴發而來。

「什麼玩意?哪裡像金屬???」

小白夜也沒管這麼多,他們擊殺了恐鱷之後,那些觸手怪居然全部回頭了。估計要圍殺他們。

「走!」

小白夜立刻把生命金屬和恐鱷的屍體裝到饕餮腰帶中,扶著已經魔力耗盡的眼鏡想著第三個洞窟跑去!小胖扶著開路!

小胖:「我們被包圍了」

小白:「閉上眼往洞窟跑!」

眼鏡和小胖也沒多想立刻就閉上了眼睛,他們都相信小白夜不會害他們。

小白夜迅速的拿出一顆鳳凰心血丹,一股強大的鳳凰業火的氣息一瞬間就震懾住了所有的觸手!

等這些小觸手回過神,小白夜三人都已經跑到洞窟裡面去了。 小胖在前面開路,小白夜扛著眼鏡一路逃。身法已經用過了,類似天動這種高級身法一場戰鬥下來不能用太多,不然對身體的傷害太大。

瞬間爆發類的身法在進攻性上的確是比韓靜兒的持續性的要好很多,無論是躲避還是進攻都十分優秀。不過卻是對身體的負擔很大。

「封!」

「封!」

蕭紫羅和歐陽琴看見小白夜和小胖進入了洞窟,立刻就開啟了陣法,把入口堵住!這些觸手是真的多,怎麼都打不完,源源不絕的從地面轉出來。只能啟動陣法才能勉強擋住,還是兩個陣法師一起施展才行。而且還抵擋不了多久,可想而知是有多少。

趙峰等人也還沒停下手,裡面的觸手怪一樣很多。 影帝的天價前妻 穿成六零嬌氣小福包 而且趙峰因為一開始連續使用了兩次定海珠精神力已經開始不足,身體都搖搖晃晃的了。也幸虧大家都有那麼一兩件能拿出手的法寶撐住場面,不然怕是要完蛋啊。

小白夜一進來就看到一個在運轉的傳送門,不過這裡居然沒有人先進入!

「你們幹嘛不跑啊??有心歸有心,但是先把傷者傳送走也好啊」

一聽小白夜這麼說,趙峰整個小隊的人臉都黑了。

韓靜兒笑著說:「一開始進來沒有看到有傳送門的,只有一大把的觸手怪。應該是你們殺死了那隻巨鱷傳送門才出現了。」

「哈哈哈,我都忘記了,當初的確是設定成傳送門的出現是與恐鱷的生命互相連接。哈哈哈」

白明東從耳機傳來哈哈哈的大笑聲。

創世神忘記事,你是信好呢,還是不信好呢~~~

咚!

蕭紫羅:「趕緊跑啊!法陣頂不住多久的,外面有很多!」

眾人也反應過來,既然有門了,趕緊跑吧。

傳送門只有一個,不同第一層的終點有通往下一層和出去的傳送門。這裡只有出去的。

小白夜等人陸陸續續的穿過了傳送門,韓靜兒也抱著趙絡韻跟著隊伍,沒有再坐在飛天魔毯上。

咻咻咻!

小白夜是故意最後一個離開。

「老爹!你的通關獎勵是什麼?」

對啊!通關獎勵!很明顯趙峰他們都沒時間去尋找,而且這裡一眼看完,地是挺大地的,不過十分空曠,什麼都沒有。

白明東:「哦,對哦你不說我都忘記了,在傳送門的背後的,估計你的小夥伴都沒時間去檢查吧,殺死恐鱷後傳送門就會運轉,只有親手擊殺恐鱷的人才能拿到。有一張紙的,可以要求通天商會一件事情。」

小白夜走過去,果然感應到小白夜的氣息,傳送門就立刻出現一張紙,緩緩的飄落到小白夜的身前。

「老爹你怎麼不做成直接出現在擊殺這的儲物器具裡面???這樣不是更好?」

「做不到啊!每個人的儲物器具都不同,而且也不一定有,氣息也不一定是自己,未知太多,我怎麼知道給哪個!」

「也對!遊戲果然就是遊戲!」

咻!

小白夜也離開了洞窟!

「哇!好刺眼的陽光!」

一出來,時間剛剛好是中午。

出口的人比入口的還多。因為出口匯聚的可就是哈斯地下大迷宮所有層的出口了。

小白夜一出來就發現韓靜兒等人,不過氣氛就沒這麼和諧了。威脅消失之後本來敵對的關係瞬間就暴露了出來。

趙峰為首的六人和韓靜兒五人對持。

小白夜走了過去:「下次要搶劫的時候呢,現在確定對方身上有沒有你需要的,你們這是瞎搞!」

趙峰也懶得和小白夜打貧嘴了,他也知道現在外人這麼多,要搶是不可能的了,而且小白夜身上有沒有逆鱗劍還不確定,不過講道理是沒有了,不然早拿出來用了。

趙峰哼了一聲:「山不轉水轉,我們後會有期!」

說了這麼一句就帶人走了。

「呵呵,還山不轉水轉,打劫我還想轉?之後有你好受!走吧,我們先回酒店。還能撐得住嗎?」

韓靜兒的發色已經完全變回去了,而且唇色已經開始發白。這是靈力消耗過度的現象。

「嗯,勉強還能撐到回去。這裡有專門的獸車送我們回去哈斯城的」

獸車顧名思義就是魔獸拉車了,打完副本出來可不想遊戲那樣會滿血滿狀態,而是會累得要是,要是還要跑回去估計就真的被魔獸吃掉了。所以就衍生了這種專門護送修鍊者回去的業務。算是保鏢一類。靠魔獸拉車肯定不行,還要有人跟著,保證你的安全。

小白等人也沒挑,隨便選擇了一輛看上去華麗護衛多的獸車就給錢上去了,直接包車!

韓靜兒:「你還真是財大氣粗,十萬靈石說包車就包車!」

小白夜:「沒事,懶得等滿人了,你還是早點回去休息比較好,你臉都快白成雪了」

車主也是利索,知道是土豪,也不打攪。立刻就開車。

一路也是順順利利,沒有發生什麼事情就回到了酒店包房。

重生-將門千金 一回到酒店韓靜兒就撐不住倒在床上了。

「怎麼樣?」

「靈力和精神力還有體力都消耗過度,已經叫學院派人來接應了。估計要休息好幾天就恢復了。趙絡韻的話要專門去解毒,這種毒普通的丹藥解不了」

小白夜這才想起自己好像回來比較早啊,一群小弟估計都還沒這麼快出來。

「先看看黃康怎麼樣了吧,應該還在哈斯城才對。」

小白夜打通了黃康的晶卡,他已經叫黃康去辦理一張晶卡,黃康也很快就辦妥了,號碼也給了小白夜。不過,接晶卡的卻不是黃康,而是另一個熟人。

「呵呵!是大哥哥啊,你居然還能活著從哈斯地下大迷宮走出來。不過時間這麼短怕不是逃出來了吧,明明被這麼多人追殺還能逃出來,大哥哥真厲害!」

小白夜一聽就知道是誰的聲音了,是寒斧幫叫做艷兒的小女孩,當初因為意圖詐騙小白夜等人被小白夜一劍就砍掉手臂的那個小蘿莉。

小白夜開啟了視頻通話模式,對方也利索的答應。晶卡立刻就出現了一張十分可愛的小臉蛋。

小白夜:「怎麼稱呼?」

艷兒一聽,就笑了,如銀鈴般悅耳的笑聲從晶卡中傳來。

「大哥哥可真會開玩笑。小女子艷兒。」

「廢話我也不多說了,人呢?」

「大哥哥可真直接」

畫面一轉。一個被吊在行刑架的老頭子就出現在了畫面上。身上滿是傷害,各種鞭打的痕迹,被烙鐵烙下的印子,而且右手也被砍了下來,臉上更是被刀子劃得不像人形,血肉模糊,皮肉外卷,要不是小白夜知道這個人除了是黃康不會是其他人,他也認不出來。

「艷兒,你人長得挺可愛的,心腸卻剛剛好相反啊。」

「呵呵,大哥哥嘴巴真甜,不過你怎麼知道人家心腸不好?」

「還活著吧」

艷兒一揮手,旁邊站著的大漢一盤冷水就潑過去,黃康也醒了過來,只不過雙眼無神,一副丟了魂的樣子。

「哦呀,居然還活著呢。明明都折磨這麼久了。不過他也是厲害,居然沒有把你的晶卡聯繫存在晶卡上,怎麼問都不說,只能等你打過來。嘖嘖嘖,明明一早說出來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