嘖嘖嘖,話說這些姑娘也忒猛了一點吧?如狼似虎啊。

白狗還真好奇是什麼傢伙那麼走桃花運,哎,這種好事兒下輩子估計也落不到他的身上。

這房間門兒都沒關上,白狗輕輕一推就進來了,一眼看到牀上的倆人,當時眼珠子就差點瞪出來!

臥……槽……!

這特麼怎麼開口喊人啊,堂堂金大小姐金鷺,此刻正和一個渾身光赤的傢伙睡在一張牀上。

等一下,這傢伙怎麼那麼面熟呢?白狗歪頭一看,這不是昨天晚上被租界後裔堵了的傢伙嗎!?

白狗腦子這算是徹底想不明白了,這傢伙怎麼就和金鷺姐搞在了一起呢?還有……他們就這麼光明正大的在金鑫眼皮底下做這些事兒,金鑫也不管?

這心也真夠大的啊。

由於金鷺在房間裏的原因,白狗也沒敢喊出聲音,只是悄悄把衣服放在一旁,然後就趕緊溜出去了。

“你這不是害我嗎!”白狗匆忙跑到金鑫的身旁:“金鷺姐都還沒醒呢!”

“誰讓你去喊我姐了!”金鑫伸手拍了白狗的腦門一下:“我讓你去叫左邊第一個房間裏的傢伙,我姐她是住在最裏面那個房……你剛纔說是誰?我姐?”

金鑫雙眼當即就怒瞪而起,怪不得一大早就找不到金鷺了呢!

原來……這女人可真是夠讓她無語的!

這可是家裏啊,而且果兒還在呢,還有蜜糖和百合。她居然就這麼不檢點的偷吃!


啊——!金鑫實在是崩潰,這讓她的面子可往哪放啊!還有這個王撕蔥,也真的是沒誰了,真把自己當娛樂圈紀委老公呢?什麼女人都敢碰!


金鑫在廚房順勢抓起一把剔骨刀就衝上二樓。

白狗看的是心驚膽戰,也不敢亂說話,就那麼跟着走上樓,至於房間他可就不敢進去了。

金鑫一進去就咣噹一聲把門兒給關了,聲音一下就把王聰和金鷺給吵醒了。


光赤赤的王聰直接坐起來,驚訝的看着金鑫,見到金鑫臉上泛紅,才趕緊整理了一下被褥。

金鑫手中拿着刀,目光那是相當憤怒。

昨天喝多之後直接睡在王聰房間的金鷺也坐了起來,一邊打哈欠,一邊伸了個懶腰。

王聰非常緩慢機械的扭過頭,看到金鷺就在旁邊,腦子才嗡一下就空白了,昨天金鷺說了好多,兩人也喝了好多,王聰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睡着的。

“王撕蔥,你可真夠厲害的。”金鑫晃着手中明晃晃的利器道。

“這裏面有誤會!事情絕對不是你想的那樣子!”王聰拼命的搖頭擺手。


金鑫又白了姐姐一眼:“金鷺,你能不能有點正經的?果兒就在隔壁呢……你在家裏就敢偷吃?就算那個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的加拿大姐夫不是正常男人,你也不能這麼光明正大的偷吃吧?最起碼也避諱一下我,避諱一下果兒吧?”

金鷺也還給金鑫一個大白眼:“是你自己想多了吧,他不是已經說過了嗎,這是個誤會。”

“誤會?”金鑫肯定不相信啊:“你看你穿的,你看他光的……你倆這還有誤會?金鷺,這話說出來你自己相信嗎?”

王聰一本正經的點點頭:“我信!”

“信你個大頭鬼!”金鑫毫不客氣的瞪了王聰一眼:“早知道你是這麼一條色狼,我昨天就真應該把你給轟走呢!”

“我……我們真沒做什麼啊!”王聰快哭的心都有了。

金鷺無可奈何的搖搖頭,對王聰道:“你就別向她解釋了,解釋再多她都聽不進去的。”

金鑫揮了一下手中剔骨刀,瞪着王聰,大有閹了他的架勢。

“金鷺,以後這個家裏不歡迎你,你這樣的母親恐怕也不會教育出好孩子。”金鑫嚴肅的對姐姐道:“在我面前你都這個樣子,在國外我都不敢想象你都能做出些什麼樣子的事情來!果兒不能受到這種影響,所以我決定,從今天開始,果兒就跟我一起生活。”

金鷺也沒有解釋的意思,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就怕你沒有做這個決定的權利。”

“你的私生活那麼混亂,我作爲果兒的小姨媽,當然有這個權利!”金鑫也絲毫沒有讓步的意思。

當金鑫說話越來越過分了之後,王聰也真的有些生氣了:“你這是怎麼說你姐姐呢!”

金鑫被王聰這突然的訓斥也嚇到了,這傢伙還好意思衝自己吼?

不會真以爲和她姐姐有了一夜之情後,就真把自己當大姐夫了吧?開什麼玩笑呢!

“你知道昨天金鷺姐爲什麼會喝多嗎!”王聰認真道:“因爲她辛苦苦悶!因爲她無人訴說!因爲她在這個世界上唯一最親近的妹妹都不肯傾聽她心中的無奈和悲痛!”

金鷺皺了下眉頭:“別說了。”

但王聰這時候哪能聽得進去這些話,依然不依不饒:“你根本就不理解金鷺姐!她會有今天的不幸福,一切都是爲了你!”

“我說讓你閉嘴,不要再說了。”金鷺一字一句道,說完就起身下牀,毫不猶豫的走出了王聰的房間。

而這時候蜜糖和百合也都被他們大聲說話的聲音給驚醒了,紛紛迅速穿衣起牀。

金鑫卻並沒有離開王聰的房間,依然手裏拿着刀,站在王聰的牀前。

行俠仗義跟我是魔族有什麼關系

“既然她不讓我說,那我尊重她,畢竟那些都是她自己的決定,她也真的不希望你知道。但我還是想告訴你,她真的有她自己的苦,你無法理解那些東西。”王聰認真的看着金鑫:“我昨天只是當了一個傾聽者而已,除此之外,我們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如果你不相信,我也沒辦法。”

金鑫沉默了好幾分鐘,蜜糖和百合也不敢說話,就站在門口看着兩人,心跳撲騰撲騰的。

“你看到的很多事情,都只是表面現象。”王聰道:“其實你真的應該好好想一想,是不是有許多事情,是你看不到的。”

金鑫身體忍不住顫抖了一下,王聰的話讓她真的非常詫異。

“不要用你看到的表面現象去定義你身邊的人,你有一個好姐姐,希望你能珍惜。”王聰這話是真心誠意的:“即便你不趕我走,我也不會賴在你家,但你姐姐,你卻千萬不能趕她走。”

金鑫做了一個深呼吸,讓自己冷靜下來:“你們真的沒做什麼?”

“我當然沒做什麼!”王聰一口道。

“那就穿上你的衣服下樓去吃飯。”金鑫指了指白狗放在一旁的衣服。

王聰一怔,心裏特別感激金鑫:“謝謝你……”

“不用謝我,這是我欠你的。”金鑫平靜道:“但我還是要告訴你,你剛纔說的話最好是真的,如果讓我知道你昨天真的做了什麼……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我都會抓到你,把你那東西給切了喂狗!”

蜜糖和百合聽得臉頰發紅,王聰也心驚膽戰的吞下一口口水,只是聽聽都覺得渾身冒冷汗啊。

“到時候你就只能祈禱自己可以自愈了。”金鑫說完轉身就走出了王聰的房間。

雖然她嘴上那麼說, 我的超級美女系統

的確,這些年姐姐身上似乎一直都有祕密和心思,金鑫問過幾次,但金鷺並不說。

以至於後來金鑫也就很少過問了,久而久之,她也就不再過問了。

所以今天王聰說這些話的時候,金鑫的心裏是有一種特殊情愫的,若不然她又怎麼可能會如此輕鬆的就放過王聰呢?

王聰慌忙穿上衣服,還挺合適的呢。

而這時蜜糖和百合也都已經迅速來到了王聰的房間,看到王聰穿衣服的過程,兩人完全沒有了昨天的那種羞澀和激動。

這會兒心情還特緊張呢,誰還顧得上羞澀和激動啊。

“你這是什麼情況呀?”蜜糖着急道:“你可千萬隨時都要記清楚一件事情,她們是青幫……千萬別惹惱了人家。”

王聰就不明白了,他所做的一切可一直都是活雷鋒啊:“我救了金鑫一次,還做了一位傾聽者,讓金鷺姐得到了心理上的緩解。我哪惹她們了,我是學雷鋒呢。”

“知道你學雷鋒呢,不然你可不是現在這個下場。”蜜糖憂心忡忡道:“我們還是早點告辭吧,等她有了秦淮八豔的消息再來拜訪。”

和青幫的人在一起讓蜜糖心裏非常不踏實,很是擔心。

“恩恩,最好是這樣。”百合也同意蜜糖的提議。

王聰就有點失落了啊,這裏可是有維密天使啊,就這麼走了,多不甘心啊。

但爲了讓蜜糖和百合不再擔心,他也痛快的同意了兩人的提議。

因爲剛纔的事情有些尷尬,所以金鑫並沒有和他們一起吃早餐,而是告訴他們她答應了果兒等她醒來第一眼就看到她,所以要守在房間裏。

金鷺也沒說什麼,她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吧。

白狗和大家打過照面之後就招呼着一起吃早餐,很快他就知道金鑫爲什麼要他買那麼多東西了。

這傢伙可真能吃啊,簡直就是傳說中的饕餮啊,坐在餐桌上的那一刻,他壓根就沒有停下來。

若不是蜜糖一直強調要給金鑫和果兒留出一部分,估計王聰一丁點也不會剩下。

白狗嚥下一口唾沫,哎呀,今天是真長見識了。

蜜糖和百合非常懂事的打掃了廚房收拾了碗筷,畢竟是在金鑫家裏打擾,做這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也是一種回報。

等兩人收拾好一切的時候,果兒也終於是睡醒了,樓上房間裏很快就傳出了兩人的歡聲笑語。

金鷺的嘴角露出一抹安心的微笑,這一刻,她是非常幸福的。

白狗也不知道自己此刻應該何去何從,一副大潘表情包之“好尷尬呀”,站在一旁無所事事的搓着雙手。 爲了避免尷尬,白狗主動提出了話題。

“金鷺姐什麼時候來的呀?”白狗似乎對面前這位維密超模很是敬畏。

替嫁為妃,太子不好惹 :“昨天晚上纔到的,知道你們昨晚有例會,所以就沒打電話打擾,在機場打車就回來了。”

“若是知道金鷺姐回來,就算是有例會,我也應該去接機。”白狗說這番話的時候可是很認真的。

“那樣張太爺恐怕會不高興了呢。”金鷺表情平靜,可在話語裏卻表現出了對青幫的生疏。

作爲青幫上一代有頭有臉大人物的長女,金鷺在“太爺”前面加上了張姓,顯然也讓白狗有些意外。

白狗這下更尷尬了,憋了半天也不知道應該怎麼繼續接話,乾脆把話題扯遠:“剛纔來的時候,路過門口汽車臨停處,看到一輛車被砸的特爛,還是奧迪RS5呢,那麼好的車就這麼廢了,真可惜了。”

王聰一下就在沙發上跳了起來:“什麼?!”

蜜糖和百合也在廚房停下了手裏的活,奧迪RS5,那豈不就是他們的車嗎!

白狗被王聰的反應嚇了一跳,很快就恍然大悟:“怪不得那車看着那麼眼熟呢……”

昨天王聰他們被租界後裔堵在湖東賓館旁邊,白狗跟金鑫去的時候看見過一眼,但沒太注意,只記得是四個圈了。

王聰現在的反應才讓他一下想明白了,那車顯然就是昨天晚上他看到的。

金鑫在樓上也聽到了樓下的對話,馬上抱着果兒走了出來:“你確定是他們的車嗎?”

Www⊕тt kán⊕℃o

白狗擡頭看向樓梯上方:“是,就是他們的那輛。”

“那些個該死的傢伙還真是無法無天。”金鑫皺起了眉頭,這事兒只有可能是兩方面的人做的,一是那幾個美國的租界後裔,二是那些東瀛的租界後裔。

昨天王聰他們就得罪了那些人,沒想到連夜都能被找到車。

王聰此刻拳頭都快捏爆了,這也太過分了吧!那可是冰冰用她心愛的杜卡迪換來的車啊。

若是讓冰冰知道了,豈不是心疼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