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還不儘快把那小子給殺了,磨蹭什麼,整天唯唯諾諾的,真是婦人之舉!」老者怒斥道。

「我也是剛在這黑市遇見那小子,如何擊殺?這黑市的規矩,孩兒哪敢破壞?」白衣男子小聲說道。

「嗯,你做得很好,這黑市之內切記不可動手,那黑寡婦的勢力,是我們根本惹不起的存在,等出去之後再動手也不遲!」老者面無表情,語氣稍微緩和了些。

「孩兒遵命。」白衣男子點頭道。

「我赤煉門如今只能算個底層的宗門,你如能把那官老頭的女兒娶到手裡,那麼我宗就可以攀上那藥王谷,也算是在修真界能夠站穩腳跟,不至於處處受人擺布,」老者嘆氣道。

白衣男子一雙陰冷的眸子微咪,默默地握緊了拳頭心道:『看來為了宗門的崛起,只能不擇手段了。』他想到這裡,便對著旁邊的隨從耳語了幾句,那隨從點頭走出了屏風。

老者還是一副冷漠之狀,並沒有理會他的孩兒。

…………

陸奇正等的有些焦急之時,只見正前方的高台,走上一位年約二十左右的美貌女子,穿一身亮藍色宮紗,氣質優雅,她清了清嗓子,高聲說道:「謝謝各位賞臉來參加我們黑寡婦黑市的拍賣會,下面拍賣會開始。」

那藍色宮紗女子從腰間儲物戒里拿出一件帆布,上面符文流動,說道:「第一件拍品,是一件上品法器,名曰:『鬼月幡』此物屬於成長法器,需要攝取生魂提升法器的品級,如能攝取十萬顆生魂,那麼便會成長為極品法器,起拍價900顆下品靈石。」女子也是極為伶牙俐齒,瞬間便把這種普通的法器介紹成了厲害的高階法器。

『極品法器?』陸奇以為上品法器之上就是道器,這是他第一次聽到還有極品法器,難道那極品法器我們修真院不屑用之嗎?他默默地想到,這鬼月幡聽起來很厲害,其實也是個雞肋,需要吸取十萬的生魂,那要多久啊,況且還要不停的殺人,又要造太多殺孽,像他這種修習有情之道的,根本不可能完成,所以此幡對他基本無用。

1000顆!

1200顆!

之後在普通坐席之處有幾人舉牌之後,最後被一位築基大圓滿的男修用2200顆下品靈石給拍得。

『上品成長法器竟然這麼便宜?學院裡面隨便一件上品法器都要九千多顆靈石呀,難道這裡的物價比飛天城低幾倍之多?』陸奇開始懷疑道,以他的分析,一顆中品靈石都能兌換二十顆下品靈石,這裡的法器價格想必也是極為便宜,那麼由此證明,這邊的靈石也是相當緊缺,不像飛天城那裡靈石極多,要是把這邊的法器或是材料功法拿到飛天城去出售的話,肯定會賣的略高一些,可要是在這裡出售,那麼價錢就會很低。

陸奇此時便有了主意,他準備在這邊淘一些法器或是靈技之類的,拿到飛天城去售賣,將會大賺一筆。

藍色宮紗女子又拿出一個草綠色袋子,上面符文流動,高聲道:「第二件拍品,靈獸袋,此物不同於普通的靈獸袋,它由於構造奇特,空間超大,可以容納五個妖獸存放,買回去極為值得,讓你們的寵物或是坐騎再也不用停放在荒郊野外,而是可以隨身攜帶,此物的起拍價300顆下品靈石。」

女子說完,下面竊竊私語,幾乎沒人叫價,可能是因為這靈獸袋有些雞肋吧,畢竟很多人都沒有坐騎或是妖獸,即便是有,也不過只有一個,根本不可能有第二個。

「這破袋子都賣這麼貴,還不如去買個普通的靈獸袋呢,只是比儲物袋貴些而已,」官百合撇嘴說道。

藍色宮紗女子看到下面居然沒有人出價,便再次說道:「300塊靈石第二次,」

陸奇很想拍得此物,因為他的坐騎已經有兩個,那些普通的靈獸袋只能裝下一個妖獸,對他而言根本不夠用,這靈獸袋正是他所需之物,於是他便舉起了手中的牌子,說道:「我出301塊下品靈石。」

官百合扭頭說道:「傻哥哥,你花這麼多靈石買這破袋子幹嘛?再說你連坐騎都還沒有呢。」

陸奇笑而不語,準備第二次舉牌,此物他勢在必得。

藍色宮紗女子聽到終於有人報價,她那憂愁的粉嫩臉頰終於露出了一絲的笑容,趕緊高聲道:「有沒有加價的?」

整個大殿鴉雀無聲,靜悄悄的,居然沒有一個人出價。

那屏風后的白衣男子,本想出價刁難陸奇一番,可想了想終是忍住了,因為下一步就要擊殺此人,何必與他競爭,萬一那小子不再出價,豈不是白白便宜了拍賣行?

「301顆靈石第三次,那麼這個靈獸袋就歸這位少俠所有。」藍色宮紗女子長噓一口氣;她這次也是虛驚一場,今天是她第一次主持拍賣,如果出現流拍的話,那麼自己的前途就毀了,多虧了這個年輕人,她此刻給陸奇投來了感激的目光。

陸奇的心思卻是飛向了場外,『外面的獅鷹獸和翼虎兩頭坐騎會不會自行逃跑,』他並沒有發現女子的目光。

接下來,又出現了一樣拍品,是一具金丹期的妖獸骨骸,陸奇也不懂煉器,所以就沒關注,最後被一個金丹期的修士給拍得;之後又出現一枚丹藥,引起了陸奇的注意。

藍色宮紗女子說道:「下面拍賣第四件拍品,凝實丹。」她手中出現一個玉盒,打開之後,裡面有一顆顏色金黃的丹藥,香氣四溢。

陸奇遠遠地在台下都能聞到香味,頓時被那金燦燦的丹藥吸引了過去,只見那丹藥圓潤剔透,光澤四溢,一看就知不是凡品。 ?女子接著說道:「這凝實丹可是築基期踏入金丹期的逆天丹藥,由此丹助陣,便可以踏入金丹期,成為一名大真人。」

下面的眾多築基期修士,多半眼中泛起狂熱之色,並且騷動起來,陸奇也不能免俗,他在築基大圓滿停留許久,如今此種丹藥就擺在面前,他怎能不心動。

「請問這顆丹藥吃了能不能踏入築基期?」一位坐在前排的男修問道。

陸奇向著說話之人望去,只見那人穿一身天藍色長衫,扎個丸子頭,年約三十左右,看其修為居然和他一樣,都是築基期大圓滿,剛好那人問的問題正是他想問的,所以他趕緊凝神傾聽。

台上的宮紗女子淡然一笑,解釋道:「以築基期大圓滿的境界吃下此丹之後,可以助其踏入金丹期,只能增加其幾率,不一定成功,但是,也許你們就差這麼一點幾率呢,萬一成功了呢,不但修為倍增,還有著三百年的壽元啊,此丹起拍價3000顆下品靈石。」女子的語氣中帶著幾分嫵媚,誘惑著眾人。

此話一出,台下的中修士紛紛的舉牌,基本上都是築基期的修士,但有些人原本想要競拍,可當聽到價格之後,搖頭輕嘆一聲,終是垂下了頭。

『我出3500顆靈石』

『我出4000顆靈石』

『我出6500顆靈石』

一個個爭先恐後的,競爭這顆凝實丹。

陸奇並沒有舉牌,他原本是想要競拍此丹,可當他聽到台上的女子一番講解之後,他便對凝實丹不怎麼重視了,因為他心裡清楚,以他的經脈品質,單靠這一枚凝實丹根本不起作用,想當初他晉陞築基期之時可是吃了好幾顆築基丹呢,並且還有各種丹藥和土元素的增益,才讓他踏入築基期,如今這顆丹藥就算吃了,根本就是杯水車薪,無濟於事;如果想要讓自己踏入金丹期,必須購買多顆凝實丹,方才有效,所以只能深入丹陽族內部,大批量的搶奪或者購買了。

「我出八千顆下品靈石,」後台屏風處出現了新的報價。

陸奇聽到這聲音有些耳熟,正是那位在廣場之處和他們說話的白衣男子,他向著屏風處望去,卻是隱約的看到有個身穿白衣的人影,輪廓並不清晰。

此人的報價一出,整個大廳便沒了聲音,第一,很多人都是散修,此丹雖然十分稀有,但是價格已經高出太多,他們已經拿不出這麼多的靈石了,第二,可能是礙於屏風之後那人的身份,許多人不敢得罪。

陸奇發現那白衣男子報價之後,其餘人等便沒了聲音,他不免有些詫異,轉頭問道:「百合,那白衣男子是什麼來歷,為何他報價之後,沒人和他競爭了呢,這會讓拍賣行損失很多靈石的。」

「他整日煩得很,不止看到我就窮追不捨,他只要是看到女孩都那樣,只因他是赤煉門的少主,沒人搭理他罷了。」官百合解釋道。

「那赤煉門很厲害嗎,」陸奇問道。

盛唐小炒 「不怎麼樣,只是一般的宗門,不過他們是以煉器為主,宗主修為也不算高,只因這些競拍之人都是散修,不想得罪他所屬的宗門,所以才放棄競爭而已,」官百合小嘴崛起的不屑道。

陸奇聽完之後點點頭,他可不在乎什麼宗派之類的,雖然不太重視此丹,但也想試試它的效用,萬一成功結丹了呢,所以他慢慢的舉起了手中的牌子:「我出8100顆下品靈石」他只多出一百顆,畢竟自己的靈石得來不易,不能隨意揮霍。

白衣男子原以為報出價格,就沒人再叫了,這丹藥他暫時還不能用,但是留著以後再用也不遲,可沒想到,竟然有人跟他作對,憑著聲音發現竟是那個臭小子,頓時怒上心頭,又舉起牌子:「8500顆下品靈石。」

陸奇絲毫不停頓,牌子再舉:「9500顆下品靈石。」他這次直接加了一千顆。

那白衣男子用陰狠的眸子掃視了一下陸奇,他本想再次舉牌,可遲疑片刻,最終還是停下了,畢竟這丹藥已經超出了它應有的價格,心道,『哼!臭小子,你就拍吧,等會出門把你給滅了,你身上的所有東西就都歸我了,』想到這裡他的內心平衡了許多。

這次卻是沒有人再出價,隨著宮紗女子的話音落下之後,陸奇便又競拍到了這枚凝實丹,這丹藥的價格雖然昂貴,可對他如今的身家來說,還算能承受得起。

「奇哥哥,這丹藥的價格會不會太貴啦,早知道你需要這顆丹藥的話,我可以讓爹爹給你淘些。」官百合輕語道。

陸奇笑著說道:「不貴呀,這種逆天的丹藥如果放在我們家鄉的話,不止這個價,可能會賣的更高。」

特別是這種能讓人踏入金丹期的逆天丹藥,如果拿到飛天城的話,那絕對是讓人瘋狂搶奪的神丹,就算是放在他的修真院,也是競相爭奪的極品神葯,所以這丹藥的價格以此成交,一點都不虧。

官百合不止一次聽到陸奇談論他的家鄉,這次終於忍不住的問道:「奇哥哥,你的家鄉在哪裡?」

這句話問住了陸奇,他本來是想告訴眼前這位少女的,可是轉念又想,此時還不便暴露出他的身份,畢竟在這裡已經結了丹陽族那個大仇家,在沒有徹底根除丹陽族之前,絕對不能透露出自己的底細,再說這裡是拍賣場,說不定他的言語就可能會被一些高人竊聽。

於是,陸奇把食指豎起放在嘴上,對著少女微笑示意,意思是說此地不方便,等有機會再告訴你。

官百合也是極為聰穎之人,看到陸奇的手勢立即會意,便不再盤問。

接下來又出現一件拍品是『冰石蛛』的妖獸卵,宮紗女子介紹說,此卵成長之後修為能到築基期,其本體是一個蜘蛛,陸奇已經有兩具傀儡,並且攻防兼備,根本不再需要這妖獸,況且即使長大也只能到築基期,對敵毫無用處,他只能繼續閉目沉思,等待最後一件壓軸的拍品。 ?最後,這顆獸卵以1600顆下品靈石被一位築基期的修士拍得,陸奇從師父的口中得知,這獸卵在沒有孵化之前能夠滴血認主,簽訂血契之後,便會和主人綁在一起,異常親密,雖然這頭妖獸不會飛行,但是協助主人戰鬥還是沒有問題,隨著這頭妖獸長大以後,便會成為主人的得力助手;如果這妖獸成長之後,能夠在高級一些,陸奇可能也會心動。

閃婚虐愛:BOSS別上癮 這件拍品結束之後,整個拍賣場停頓了些許的時間,可能是拍賣會的主人想要等待片刻,好調動大家的好奇心,讓壓軸寶物出場,以此來拍得高價。

這時,從前廳陸陸續續的進來了一排的宮裝女子,每人手中都端著一個被白布覆蓋的托盤,慢慢的走到眾拍客的面前,最後女子們把白布揭起,出現了一個個的靈果,然後她們把這些靈果分發給眾人,其中有位長相平庸的宮裝女子把靈果遞給了官百合,眼中寒意一閃而過,此刻陸奇的注意力都在靈果之上,並未察覺。

陸奇和官百合也接過了靈果,入手極為溫熱,此時雖然是冬季,氣候寒冷,可這果實還有溫熱之感,整體呈現青色,醇香撲鼻。

「這是什麼果實?」陸奇第一次接觸這種東西,心中有些疑惑,畢竟這是陌生場所,害怕此果會被人下毒。

官百合卻是接過靈果,她那小嘴竟然不顧儀態,大口咬下一塊,笑眯眯的說道:「好甜啊,快吃吧奇哥哥,這果子名叫『青元果』兩年才成熟一次,極為珍貴,」她咀嚼著果肉,嘴角有著一絲口水流出,可愛極了。

陸奇看著她那饞嘴模樣,從儲物戒里拿出一塊絹布,幫她擦去了嘴角的口水,可就這一個小小的動作,她原本吃的津津有味,突然停滯片刻,眼含柔情的看著陸奇。

陸奇被看的有些慌亂,急忙拿著手中的果子,啃了一口,說道:「真好吃,又甜又酥。」以此來解決他的窘態,靈果入口之後,極為香甜,並且瞬間融化,變為靈力補充著他的丹田,他不由暗想,『這果子確實不錯,即便價格貴點也值。』

官百合『撲哧』一聲笑著說道:「奇哥哥還會害羞啊,看不出來,」她說完便轉過頭不再看陸奇,自己一個人吃了起來。

『這小丫頭竟然把我弄得心慌意亂的,真是個小妖精,』陸奇心道,他自從和官百合一路走來,最然認識的時間不長,但卻是很開心,有此美少女在身邊陪伴真是不虛此行。

這一幕卻被屏風處的白衣男子瞧見,一雙陰毒眸子怒視著他倆,嫉妒之心頻生,暗暗怒道:『哼,讓你們得意吧,等會就把你這臭丫頭給上了,再把那小子給滅殺,』他嘴角一抹奸笑,眼中儘是那荒淫之意,想到馬上就要把如此玉人抱上床沿,內心頗為期待。

那台上的藍色宮紗女子笑容滿面,她對今日的拍賣會非常滿意,每一件拍品都以昂貴的價格成交,對此她也是頗為自豪,想著不久回去就會得到首領的獎賞,她內心狂喜。

藍色宮紗女子從儲物袋裡拿出一件暗灰色的手鐲,高聲說道:「下面開始拍賣最後一件拍品,這是一件下品道器,名曰『暗靈純光鐲』此物暗含天地之道,乃是攻擊道器,這可是比任何法器要強上數倍;但是道器有它的規則,那便是築基期不可能駕馭,想要驅使此物,修為至少需要金丹期以上,起拍價三萬靈石。」

這拍賣的女子也是個誠信之人,她事先聲明此物築基期修為不能駕馭,免的讓那些築基期的修士花了全部的積蓄買回去,卻不能使用,弄得是傾家蕩產,為了避免因此被埋怨,所以提前告知效果。

台下的築基期修士數量最多,當看到這件道器之後,頓時騷動起來,並且都是處於亢奮的邊緣,畢竟這道器是極為稀有之物,很多人都沒見過,當聽聞女子說到不能使用之後,很多人便沒了聲音,想到花這麼多錢買回去,是個無用之物,便斷了念想;可那些金丹期的修士卻更加的激動,因為他們能夠使用此物,價錢雖然昂貴,但是有些人卻並不在乎。

「道器?這次黑市競拍的物品居然如此厲害,連如此寶物都能拿出來拍賣,真是讓老夫開眼了,多年都沒見過道器出售,」那屏風之後的老者低語道。

「爹爹,這道器比之法器有何厲害之處?」白衣男子問道。

「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的,比如以你現在的修為要是能夠驅使道器的話,金丹期的真人恐怕都難以應對,」老者悠悠的說道。

「這麼厲害?」白衣男子驚愕到,上品法器他都沒有一件,更別說道器了,對他來說根本就是遙不可及。

『32000顆下品靈石』

台下有位金丹期男修率先舉牌說道。

『35000顆下品靈石』

後台屏風處一位蒼老略帶死氣的聲音響起。

『40000顆下品靈石』

又是一位蒼老的聲音,略帶沉悶之色。

黑洞劍仙 這道器一出,台下的拍客卻是很少有人出價了,幾乎都是後方二樓的貴賓之人在競拍,想必都是一些宗門的首腦和領袖。

就在這時,一位身穿白衣的宮紗女子,走到官百合的身前,低頭和她耳語了幾句,官百合急忙起身,對著陸奇柔聲道:「奇哥哥,我先出去一下,過會就來。」

陸奇看了下那女子相貌,正是剛才給他們分發靈果之人,由於此女穿著也是宮紗,他並沒有起疑,點頭道:「好的,你注意安全。」由於此時陸奇正被場上拍賣的道器所吸引,無暇照顧官百合,再說這黑市的治安也是極好,他也並不擔心。

這時的道器已經被炒到了150000顆靈石的天價,由於那幾位宗主都沒有一件道器,所以他們都是一副志在必得的樣子,爭先恐後的競拍。

陸奇也想叫價,可是想想自己的靈石儲備,終於是放棄了,畢竟自己辛苦這麼多天,才勉強弄到了六萬多顆靈石,況且下一步還需購買其它的丹藥。 ?陸奇此時看到這件道器已經被炒到了天價,便搖搖頭放棄了,首先這道器太貴,以他現在的身家肯定買不起,其次,以他目前的修為也並不能驅使此物,所以就先放棄,等以後回到修真院去那法器處買一件道器吧,那裡的道器才八萬多靈石,以他目前所擁有六萬多顆下品靈石的財富,只差兩萬多顆下品靈石,也不算太遙遠。

最後,這件『暗靈純光鐲』被屏風之後的貴賓拍得,其身份應該最少在宗主級別,陸奇聽其聲音大約有六十歲左右的年紀,但這些年齡也不可信,有些修士如果在六十歲升到了金丹期的話,那麼他的相貌會一直保持在六十歲左右,可他的實際年齡有可能會兩百歲都不止,這就是修真界的奇特之處。

隨著那藍色宮紗女子宣布拍賣會結束之後,大殿的眾修士,緩緩起身,離開了拍賣場,這時,一位身穿白色宮紗女子走到了陸奇的面前,微微一笑說道:「這位少俠,您在此次拍賣會分別拍到了靈獸袋和凝實丹兩件拍品,請您跟我前來繳納靈石,而後交接物品。」

「好的,」陸奇答應一聲,便跟著女子走進了前台。

女子向著前台行進,越過高台之後,前方出現一道木門,陸奇跟了進去,發現裡面是別有洞天,非常的宏大,只見一排排有紅色岩石堆砌的房屋密密麻麻,足有幾十間之多,每間房屋都有編號,房門正中寫著貴賓室三字,女子領著陸奇單獨進入了一間編號為09的房屋,讓他坐在裡面等候。

房屋之內空無一人,只有簡單的擺設,一套桌椅,一張古樸的木製雙人床,其上有一套白色的被褥,便再無其他。

陸奇坐在椅子之上默默地等待著,『這裡應該是貴賓休息之處,可能我的交易額已經過萬,所以才會有貴賓的待遇吧。』

大約過了一盞茶的功夫,那宮紗女子走了進來,手中多出了一件托盤,上面擺放一個靈獸袋和一個木盒,她微微笑道:「這是您拍到的物品,請您繳納靈石9801顆。」

陸奇抬眼望去,正是拍賣場的那兩件寶物,他點點頭接過了這兩件寶物,而後從儲物戒里拿出了一個靈石袋,粗略的清點一下,拿出了一萬顆下品靈石,交給了宮紗女子。

宮紗女子接過靈石袋之後,卻是微笑著說道:「公子,您給多了,這是找您的,」她說完又拿出兩百顆下品靈石遞了過來。

「不用了,這是給你的小費,」這兩百顆靈石對陸奇來說也不算什麼,乾脆也擺闊一次吧。

「多謝公子,這個貴賓胸牌請您收下,以後您就是這黑市的貴賓。」宮紗女子一次性收了這麼多的小費,內心狂喜。

「好的,」陸奇伸出手接過了貴賓胸牌,發現這牌子是純金做的,入手溫軟,這東西如果在俗世間可能非常貴重,可在修真界也是個俗物,不過這貴賓牌子可以省卻了入門費等很多麻煩,並且還能進入屏風之處,也算是個不錯的身份象徵。

那宮紗女子又拿出一張卡片說道:「您可以在此休息,不限時日,這是您特有的待遇,這張卡片是進入此房的鑰匙,上面有特殊禁止,若是沒有此卡,外人無法進入。」她說完后,交給陸奇了一張門牌卡片,道了一聲告辭,就離開了。

陸奇正愁沒有地方打坐煉化傀儡呢,這次剛好可以藉助這間房屋閉關,並且還能吞下這顆剛剛拍到的凝實丹,設法嘗試一下衝擊金丹期,真是一舉兩得。

「對了,我怎麼把那小丫頭給忘了,」陸奇猛然間想到了官百合,於是他急忙走出房門,向著拍賣場奔去。

此時的拍賣場空蕩蕩的,只有兩位女子在打掃場地,陸奇問道:「你二人有沒有看到一位十六歲左右的少女前來,」他說完又把少女的體型和穿著給這兩位女子描述了一下。

這兩位女子全都是搖搖頭說道:「沒看到。」說完又繼續忙碌了。

陸奇大驚,內心一片失落,雖然和官百合僅有短暫的接觸,但是此女已經深深地刻在他的腦海中,無法忘懷,此時,他急的如同熱鍋上的螞蟻,六神無主,『她是不是自己走了?可她走之前明明答應我過會兒就回的,為何一去不回?她應該不是那種無信之人啊?』

官百合那甜甜的笑容一直在陸奇的腦海中回蕩,讓他焦躁不安,也不知是為何,他有一種危險的直覺,少女可能會出事,如果在沒遇到她之前,也就算了,可畢竟是自己把她帶進來的,『如果不是我的話,她根本不會來這黑市,』陸奇想到這裡,又自責起來。

陸奇走出拍賣場,在外面的廣場又巡視一番,可依然還是沒看到官百合的蹤影,心道:『都怪我,不該放任她單獨離開的,她才十六歲啊,如果萬一有什麼不測,那我此生有可能會道心不穩,修為難有寸進了。』

重生修仙在都市 陸奇整個人如同失魂一般,默默地在廣場上行走,這次的失落心情和上次陸凝被搶走時的心情有所不同,上次是因為自己的修為不濟,眼睜睜的看著陸凝被人奪去,而這次完全是由於自己的疏忽大意,造成了官百合的丟失。

「公子,我家主人讓您前去,說會給您一個驚喜。」陸奇的身後有一位身穿黃色宮紗的女子說道。

「不去不去,沒看我正煩著嗎?什麼狗屁驚喜。」陸奇不耐煩的怒道,他此時心煩意亂,根本沒心情理會這些侍女。

「公子請息怒,也許我家主人給您的驚喜,正是您正擔憂之事呢?」女子並不惱怒,而是繼續笑呵呵的說道。

陸奇聽完女子的話語,心道:『對呀,我正擔憂之事,難道是百合的下落?既然百合在這黑市遺失,那麼這黑市的主人難辭其咎,我何不去尋那黑市之主,問其原因,說不定還有希望。』

陸奇想到這裡,急切道:「那你趕快帶路吧。」

宮紗女子笑道:「果然不出我家主人所料,這麼說您定會跟來。」她說完后便在前帶路了。

陸奇跟著女子穿過廣場,眼前出現一棟石樓,只見那石樓足有五丈之高,上下兩層,全部都由褐色琉石鑄成,門前有兩個修為在築基期的守衛把門,宮紗女子拿出腰牌之後,守衛便放他二人進入其內,陸奇也跟著那女子走了進去。

石樓正中是一間會客廳,陸奇進入之後,發現廳內正中坐著一位雍容華貴的美婦,看其年齡大約二十多歲左右,不過在修真界不能以相貌而論,有些人說不定已經是活了幾百歲的老怪物。

那美婦身穿駝底色領子對襟印花綉圓領袍,逶迤拖地寶石青八幅荷葉裙,身披粉白色團花蟬翼紗,烏黑亮澤的髮鬢,眉目如畫,雪白的脖頸,玲瓏有致的身材,整個人明媚妖嬈,她看到陸奇進來,連忙起身相迎,輕啟紅唇道:「公子有禮了,奴家在此等候多時。」

陸奇盯著眼前的美婦看了片刻,內心暗嘆美婦的相貌果真非凡,同時抱拳回禮道:「謝姐姐抬舉,請問誰是這家黑市的主人?」

美婦輕笑道:「奴家便是。」

「您就是黑市的主人,久仰久仰,果然是天姿國色的美貌佳人。」陸奇平靜的誇讚道。

這句話雖然有些誇張,那美婦被誇讚的臉色微紅,說道:「公子折煞奴家了,奴家的相貌也只是及其普通而已,哪裡敢稱天姿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