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說的太明白,秦明已經聽懂。猶豫了一下,秦明眸中閃過一絲不甘。

“百分之三。”

“再見。”

“哎,席總,百分之二成交。”

聽着席景練毫不留情的語氣,秦明眸中閃過一抹無奈,果然,席景練戰場銀狼的名聲不是蓋的,做事殺伐果斷,計算精準,絲毫不給對手留情面。

SK的案子,雖然百分之二相較於百分之五賺的少了許多,但是秦明目前找不到再比這更加划算的一個案子,來幫他鞏固中國市場了。

R集團剛剛回國,現在最需要一場大生意來幫自己鞏固地位,SK的案子是最好的選擇,相信席景練也就是抓住了秦明這一點。

“那麼秦總,合作愉快,再見。”

放下電話,席景練眸中忍不住泛過一抹笑意,一絲奸詐劃過嘴角,但是很快便被他撫去。

第二天,在秦明以爲雲芷憂會送來的新的企劃書的時候,他卻意外的迎來了席景練本來,並且帶着一紙合約,雖然簽約是件很不錯的事情,但是沒有見到雲芷憂,秦明還是小小的失望了一下。

但是對席景練來說,無非是最好結果,看着秦明嘴角抽搐的樣子,他心中就忍不住一陣興奮。

有了這紙合約的確定,SK的案子很快便進入正軌,案子進行的順利,雙方都比較滿意。

雖然案子期間有幾次需要面談的事件,但是小心眼的席景練沒有選擇讓雲芷憂再去R集團,一般不是他親自去,便是派秦韻去,秦明少不了鬱悶,但是卻無能爲力,人在席景練手中,他想見也是無能爲力。 這樣看來,雲芷憂整個人都透着一絲絲迷茫的氣息,彷彿雲芷憂是帶着一層面紗的野玫瑰,讓人看不清楚又有些隱隱若現,煞是迷人。

看看鏡子裏的自己,沒有了剛纔的狼狽,雲芷憂自信的笑了笑,轉向外走去。

大廳裏,早已恢復如常,沒有了剛剛的慌亂,像是她這個小插曲從來都沒有存在過一樣,不過這也好,她樂得自在。

看了看席景練的方向,雲芷憂心不由的停滯了一下,此刻,沈傾穎正小鳥依人的靠在席景練的肩膀上,委屈的顫抖着肩膀,而席景練也極爲貼心的輕撫她的肩膀,貌似正在安慰她。

默默的縮回拐角處,雲芷憂有些莫名其妙,不知自己爲何會有這種感覺。

正對着雲芷優的方向,沈傾穎看見雲芷憂縮回去的腦袋,眼中露出一抹狠,更多的確是得意。

哼!跟我鬥。

呵!她果然沒有猜錯,他眼裏的擔心確實沒有她的份,也是,人家的準未婚妻,他爲何不擔心。

她無需多想,只要做好自己的本分就可以了,至於其他,她一點都不想參與。

想到這,雲芷憂眼瞼不由的低垂下去,帶着一絲連她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失落,但,只一下雲芷憂便又擡起來,眼中帶着濃濃的堅定,既然她邊所有的男人都不可信,她也該做回自己了,她不該爲了那些微不足道的事、微不足道的人而失了本心。

揚起頭,雲芷憂落落大方的走了出去。

不得不說,雲芷憂這次的妝容是極爲成功的,衆人看向她的時候,紛紛露出驚豔的目光,時而交頭的低聲交談,時而看向她。

一時間,她成了衆人目光的焦點,接受着衆人目光的洗禮。

清新中帶着嫵媚的氣質,使她頃刻間化爲衆人中最獨特的一個,好似野花羣裏的一朵豔的玫瑰,豔妖嬈。

感到動,席景練跟沈傾穎回去看去。

看到雲芷憂煥然一新的樣子,席景練微微有些呆愣,他一直知道她美麗,卻不想她可以這樣豔、這樣妖嬈。

低頭看向雲芷憂暴露的雙腿。再看那些男人如狼似虎的眼神,席景練心中說不出的不悅,但是宴會之上,他不好表現出來,所以一切的憤怒只能化做眼神,全部掃向雲芷憂。

感受到那抹火帶怒的眼神,雲芷憂心中知道是誰,但是心中的彆扭,讓她任的沒有回頭,只是自顧自的在宴會中穿梭。

沈傾穎看到雲芷憂這個樣子,心中極爲憤恨。

她本想讓她醜態百出,卻不想這人居然有這樣的本領,思及此,沈傾穎眼神越來越沉,又一抹算計在沈傾穎眸底慢慢產生。

席景練看着雲芷憂這般毫不在乎的樣子,心裏沒由來的一陣憤怒,被憤怒掩埋了他的精明,所以他也錯過了沈傾穎算計的眼神。

不過此刻,角落裏一雙精明的眼睛一絲都沒有放過,將一切都看在了眼裏。

“小姐,有沒有興趣單獨聊聊?”

出神的走着,雲芷優頭頂突然響起一個略微猥瑣的聲音,擡眼一看,雲芷憂第一眼便看到一個長相頗爲猥瑣的男人,男人眼神中閃着猥瑣的光芒,彷彿要把她看光來猥褻一番的樣子。

不的,雲芷憂蹙起了眉,一種噁心的感覺油然而生。

“對不起我沒興趣。”淡淡的應了一句,雲芷憂眼神中升起了絲絲的不耐煩,轉要走,卻被男人死死的拉住了胳膊。

“你穿這樣出來吸引人,不就是想釣個凱子,現在有人送上門,你還裝什麼貞潔烈女。”

男人拉着雲芷憂,嘴裏說着過分的話語,顯然,男人把雲芷憂當成了攀龍附鳳的女人。

“你……”聽着男人接下來的話,雲芷憂眼中的不耐立刻變成了怒火。

“雲祕書這是在這開小差麼?”

兩人正僵持着,席景練不悅的聲音自兩人後悠然響起。

聲音起的突然,男人忍不住回頭一看,看到席景練不悅的眼神時,男人臉色不有些難看。

“原來是席總。失禮失禮,那個我還有事就……就先離開了。”

小聲的應了一句,男人灰溜溜的離開了雲芷憂邊,再傻的人也看出了這女人是他席景練的,席景練眼中閃爍的那強烈的佔有是騙不了人的。

回過,男子心中還有些忐忑,笑話,席少的女人誰敢去染指?

席景練本就是業內的龍頭,數一數二的人物,再加上這是秦昊與萬欣的婚禮,其中自然也有秦昊那些不入流的小人物朋友,更不敢惹這位大名鼎鼎的席總了。

轉過頭,雲芷憂看着景逸有些無措,心中竟有着一絲絲的心虛,但是不管怎樣他爲她解圍她還是很感激的。

“雲芷憂,你最好給我安分點,別忘了你的份。” 左耳(終結版) 由着憤怒吐出一句冰冷的話,席景練也不管這話會造成什麼後果,看着別的男人用那麼直接的眼光看她,他心中就莫名的難受,此時他不得不如此發泄。

聽到席景練冰冷的話,雲芷憂臉色瞬間慘白一片,心也微微的泛着疼,莫名的疼。

他就是這麼看她的麼,呵,不過也好,痛能喚醒自己、時刻的提醒自己不要越舉,同時也提醒着自己,所有的男人都一個樣。

“我知道自己的份,不麻煩席總時刻提醒。”心可以痛但尊嚴不能失。直視着席景練,雲芷憂倔強的眸子裏帶着濃濃傷感。

乍一看雲芷憂蒼白的臉色,席景練一秒內閃着心疼但是隨即便被他壓下,恢復如常,那種久違的感覺,他還是有些不習慣。

當雲芷憂瞥到他眼中那一閃即逝的心疼時,有些錯愕,但隨後便被自嘲所代替,他會心疼她麼,她一定是眼花了。

“啊,我的鑽石手鍊不見了,那是我最喜歡的一條。”

這邊剛剛結束,宴會中便傳出了一聲叫喊,聽到聲音大廳裏瞬間動亂一團。

雲芷憂也默默的望去,看見沈傾穎驚慌的找着東西,雲芷憂心中再次升起一絲不好的預感,她……又要玩什麼把戲??…?? 一個着急,秦昊下意識的將雲芷憂抱在了懷裏,熟悉的觸感襲來,秦昊心中閃過一絲異樣的感覺,雙臂忍不住收緊,一股充實感埋入心底,隨即,又想到自己賣掉雲芷憂的時候,秦昊眸中閃過一抹悔意,一陣陣心疼隨即襲來。

被秦昊抱在懷裏,雲芷憂忍不住一陣嫌惡,感受到秦昊收緊的手臂,雲芷憂甚至覺得渾身都要炸毛了一般,狠狠的推開秦昊,雲芷憂臉色忍不住一陣灰白。

“芷優? 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 你……”

感受到雲芷憂的動作,秦昊面色一僵,隨即,秦昊正準備說些,卻看到了雲芷憂手中明晃晃的化驗單,陽性?

“芷優,你……你懷孕了?”

“秦先生,這不關你的事情吧?”

淡漠的看了秦昊一眼,雲芷憂甚至連敷衍都不想給秦昊,冷冷的說了一句,收起化驗單,擡頭挺胸,以一副傲然的姿勢,離開了秦昊的視線範圍。

愣愣的看着雲芷憂消失的方向,秦昊眸中閃過一絲不捨,微微的嘆了口氣,秦昊轉身也離開了原地,走向了抓藥的櫃檯。

上次在餐廳見過雲芷憂之後,萬欣便流產了,因爲她氣性太大,上了身子,足足在醫院調養了一個月,才微微好轉一些。

慢悠悠的抓完藥,秦昊又準備去給萬欣買吃的,又想到自己生病的時候,都是芷優照顧自己,秦昊忍不住又是一陣悔意。

sk的案子沒有得到,萬氏集團又陷入了水深火熱,他到最後只得到了一個囂張跋扈的大小姐,如今的他正可謂是丟了夫人又折兵了。

秦昊低着頭思考着,卻不知某處有個惡狠狠的眼神,正不斷的瞪着秦昊,眸中滿是憤恨之意。

轉角處,悠悠的收回手中的手機,萬欣想到剛剛自己老公跟雲芷憂相擁的畫面,雙手都忍不住顫抖起來,看着秦昊仍舊怔楞的眼神,萬欣心中更是憤恨無比。

都是那個賤女人,都是她,害她失去孩子,害她父親的公司面臨倒閉,賤人,她不會讓她好過的。

想着,萬欣眸中像是着了火一般,滿滿的都是恨意。

直直的盯着手機,萬欣慢悠悠的打出了一個電話,電話響了兩聲,那邊立刻接起了電話。

“喂,我想跟你做筆交易……”

……

一個電話講完,萬欣眸中的憤恨已經被陣陣興奮代替,帶着即將復仇的快感,慢悠悠的轉回自己的病房。陣向在弟。

出了醫院,雲芷憂便覺得腹中一陣空,尷尬的聲音也響了起來,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雲芷憂這纔想起自己忙活了一上午,連飯都沒吃呢。

緊了緊身上的包,雲芷憂四處的看了看,最終將視線放在了遠處的法國菜餐廳。

一進餐廳,裏面的人便迎了上來,雖然是用餐的最佳時間,但是好在廳還有位置,選了一個靠窗的位置,雲芷憂悠閒的做了下來。

原來便聽別人說,吃動物的肝臟對小孩的眼睛好,孩子還會聰明,所以這次雲芷憂沒有挑食,選了鵝肝之後,又要了一些比較營養的菜色,即使有自己最討厭的青椒她也勉強自己吃了下去。

“咳咳……”

吃的有些急,雲芷憂忍不住咳了起來,正準備拿水,一隻大手已經將將水杯遞了過來,沒顧得在意,雲芷憂率先接過了水,喝了好一會後,感覺自己好些人,雲芷憂這才擡起頭。

看着面前的人,雲芷憂忍不住一陣驚愕,但很快就恢復平靜,換回了禮貌的微笑。

“秦總,您好。”

來人正是秦明,看着雲芷憂略微驚訝的眼神,秦明微微一笑,主動的坐在了雲芷憂對面。

“雲小姐好巧哦。”

好不臉紅的說完這句話,秦明細細的打量起雲芷憂來,其實他也剛好路過,剛剛在外面一轉眼便看到了雲芷憂的身影,讓他忍不住興奮了一陣,這纔不管其他,直接跑了進來。

“秦總,確實好巧。”

慢悠悠的回了一句,雲芷憂也不理會眼前的人用什麼眼光看自己,自顧自的吃着飯,她現在不僅要一個人吃飽,更要兩個人吃飽了。

“雲小姐今日……”

因爲你,我不再害怕……

秦明正準備說些什麼,雲芷憂的手機鈴聲卻不巧的響起了,不禁的,雲芷憂心中一緊,趕忙拿起了手機,這個特定的鈴聲,是爲席景練一個專門設置的,也只有他找自己的時候纔是這樣的。

“喂?”

小心翼翼的接起電話,雲芷憂說話的聲音都不禁的小了幾分,也不知道是心虛還是怎麼了,她的心臟跳得莫名的快。

“好些了麼?你在哪裏?”

席景練熟悉的聲音響起,還帶着特別的關心,不禁的,雲芷憂莫名的一陣心暖,看了看對面一臉尷尬的秦明,雲芷憂下意識的選擇了逃避這個話題。

“嗯,好些了,我在家。”

“你……”

咔……嘟……嘟……

聽着雲芷憂說完,對方只是吐了一個字,便狠狠的掛了電話,聽着電話裏的佔線聲,雲芷憂一陣心慌,像是有感性吧,雲芷憂下意識的看向了窗外。

看着那輛熟悉的黑色轎車遠去,雲芷憂心跳一頓,臉色瞬間慘白,腦中也跟着一片空白。

他看到了?

想到自己剛剛對他說謊別抓,雲芷憂心中一陣焦慮,也不顧的理會對面的秦明,下意識的跑了出去。

秦明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有些不明所以,看着飛快跑出去的雲芷憂,帶着一臉緊張,秦明莫名的有些擔心,正準備向外追,服務生攔住了他的腳步。

“先生,您還沒買單。”

看着秦明,服務生一臉的鬱悶,還以爲他是要吃霸王餐呢。

無奈的看了眼服務生,秦明鬱悶的拿出了一張金卡,遞了過去。

“刷卡吧。”

待到服務生將卡還給他,雲芷憂哪裏還有影子,街上不斷的過着車輛,卻是沒有一絲人影,不禁的,秦明一臉的頹廢,無奈的嘆了口氣,秦明邁着步子走向了自己的車。

那邊,雲芷憂看到席景練的車子一路跑過去,卻怎奈自己兩隻腿根本追不上。 互金巨子 席景練悶悶的開着車,透過倒車鏡看到那小小的身影正追着自己,心中有種悶悶的感覺,但是想到剛剛她撒謊騙自己,他就忍不住一陣氣憤,不由的,席景練加快了油門,車子快速前進,一會便將雲芷憂拉在了身後。

小腹傳來微微的不適,雲芷憂無奈的停下了動作,捂着自己的肚子,靠在牆邊站了一會,直到自己沒那麼累了,她才擡腳繼續往別墅的方向走。

快步都會別墅,已經是二十分鐘之後的事情了,看着別墅門口停着的車子,雲芷憂微微一動,心底有些忐忑,但是還是快步走了過去。

一進去,席景練正坐在沙發上看着報紙,面無表情,讓人看看不出他的思緒,不禁的,雲芷憂心中更加忐忑,木木的走至席景練面前,雲芷憂愣愣的站在了那裏,想要說些什麼,卻又不知該說些什麼。

雲芷憂一進來的時候,席景練便感覺到了,微微擡了擡眼,瞥見雲芷憂略微蒼白的小臉,席景練攥着報紙的手忍不住攥緊,傷人的話也吐了出來。

“雲小姐,用餐還愉快麼?”

輕佻的話語,帶着滿滿的嘲諷,雲芷憂聽得心中一滯,一陣陣抽痛也隨之起來,絞的她一陣難受,眼睛微酸,雲芷憂眸中已經噙滿了淚水,愣愣的看着席景練,她仍舊說不出話來。

“女人,你又忘記你的身份了麼?還需要我提醒你麼?”陣反找劃。

超級神基因 看着雲芷憂難受的樣子,席景練微微挑了挑眉,心中一陣悶悶的感覺飄過,但很快便被怒火洗去,化作一縷塵煙。

“我……我沒有想要騙你,我……。”

盯着席景練滿是怒火的臉,雲芷憂像是被灼傷一般,下意識的解釋出口,卻在遇到席景練憤怒的目光時,木木的閉上了嘴。

“你在跟我解釋麼?你喜歡我?”

扔下手中的報紙,席景練大手一伸,直接掐住了雲芷憂的下巴,高高的擡起,讓雲芷憂直視他的臉,目光精明,看着雲芷憂的眸子,像是要把她看透一般。

“我……”看着這樣可怕的席景練,雲芷憂一陣害怕,有些語塞,愣愣的盯着席景練,說不出話來。

眸子閃過一抹失望,席景練沒再給雲芷憂機會,傷人的話再次吐了出來。

“女人,聰明點就不要愛上我,還有……我們之間只是交易,無需跟我解釋,你只要時刻記住你自己的身份,不要污了我就好。”

一席話說完,席景練眸中只剩下冰冷,一一掃過雲芷憂的表情,席景練將手一甩,再也沒有回頭,徑自走上了樓,只留給雲芷憂一個背影。

許是席景練力氣太大,雲芷憂一個踉蹌,直接跌坐子在沙發上,雲芷憂下意識護住了自己的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