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洛凡你說你現在不僅和那人類共敵星獸一族結盟,而且還成功的勸說我們百里家也加入了?你究竟是怎麼辦到的?”

一夜激情,當天邊剛出現一抹魚白之色時,剛剛聽完洛凡這段時間驚險經歷的百里素心,無比震驚的便從洛凡那無比溫暖的身軀上坐了起來。

“這些你就不用管了,你只要知道,我肯定不會害你們百里家族就可以了,趁現在天色尚早,不如我們……嘿嘿。”

聽到伊人的詢問,洛凡自然不會腦殘的說他是通過有些以怨報德的威脅之法做到的了,爲了轉移對方的注意力,說話的同時,便再次攀上了伊人胸前那無比誘人的飽滿之地。

“啊!別鬧了,你看這天馬上就要亮了,嗯……”

因爲石牀在小根本就容不下兩人的身軀,所以此時的百里素心完全就是趴在洛凡身上的,瞬間感覺到洛凡身體上傳來的明顯變化之後,經過一大晚上的折騰的素心,哪裏還顧得上問什麼問題,臉色一變,趕緊一邊拿開胸前那鹹豬手,一邊就要逃下牀去。

“嘿嘿,怕了吧……呃!”

其實洛凡並不是真的又起了什麼色心,畢竟他可不是那種不懂得憐香惜玉,精蟲上腦便不管不顧的傢伙,本來就是想轉移話題,存心想逗伊人玩的,但在見到伊人那信以爲真,不堪征伐慌張的樣子後,暗爽之下剛想再說些什麼,突然眉頭一皺,笑容頓時便僵在了臉上。

要知道現在百里家那終年存在的靈魂結界,已經再也不能完全屏蔽洛凡的感知了,而就在就在洛凡說話的同時,他的魂海中竟然出現了一道熟悉的波動,並且這波動的主人不是別人,正是他特意留在林木城中,負責與百里家聯繫的僕人鬼隕。

“鬼隕,難道族中出什麼事情了嗎?!”

而當時洛凡把鬼隕擺在臺前,一方面自然是因爲他的身份已經被百里家所識破,但主要的目的,卻是想在自己不在的時候,如果萬一影族有什麼事情,可以讓其跑來百里家尋求幫助。

所以在確認其身份之後,瞬間便想到了影族之事上,哪裏還有調戲美女的心情呀,直接便在第一時間通過契約,傳音問道。

“啊,主人您在這裏呀!太好了!回稟主人,不是族中的事情,而是您吩咐叫屬下留意的暗記出現了,意思是讓您儘快的去混亂之城的獵人會會,屬下見是最緊急的暗記,這才急於找您的。”

剛剛踏出傳送門的鬼隕,在聽到洛凡這個主人的詢問後,大喜之下急忙解釋道。

值得一提的是,鬼隕口中所說的暗記主人,正是洛凡以前那第一個所謂有盟友,獵人公會的木水老頭,當時洛凡爲了其安全考慮,只是把這暗記告訴鬼隕,卻並沒有說出木水的身份,所以鬼隕在看到那最緊急的暗記之後纔會如此的着急。


“好了,本尊知道了,既然你過來了,那就……,呃,回去和田南玲交代一下,明天務必趕回絕谷,本尊有事情要你們去做。”

一聽不是自己最擔心的族中之事,洛凡這纔不由的暗鬆了一口氣,其實本來他是想讓鬼隕馬上就到絕谷集合的,但一想到這個黑不溜秋的傢伙,畢竟也是有家室的人了,便話鋒一轉,給了他一天的假。

“啊,謝謝主人!屬下恭喜主人晉級尊級!”

瞬間聽出洛凡那稱呼上的變化後,鬼隕的聲音明顯變的激動了起來。

畢竟對於半神級強者的存在,還只有那麼極少一部分人知道,而洛凡自然不會在屬下面前妄自菲薄了,不是怕動搖人心,畢竟對於靈魂僕人來說根本就沒有什麼可動搖的,而是在他看來那根本就沒有任何意義。

因此在鬼隕認知裏,尊級就已經是巔峯無敵的存在了,超級世家的家主也不過是這個實力,他纔會這樣的興奮。

“洛凡,你怎麼了?不會生氣了吧?”

“呃,沒有,我怎麼會生你的氣呢,剛纔我收到別人的傳音,說了點事情而已。”

剛剛結束了與鬼隕的傳音,看着牀下那飛速穿好衣服,有些誤會的伊人,洛凡急忙解釋道。

……

混亂之城在失去了董家的強勢掌控之後,由於東方世家半退隱的不理會管理,董家一倒,城中的各大二流世勢力爲了爭奪這座富得流油的主城,紛紛拉幫結派的大打出手,徹底亂套了。

在混亂之城本土的幾大勢力紛爭了一段時間後,無爲域附近其他城中的二流不得志的世家見有機可乘,竟然也紛紛參與到了這城主之位的競爭之中,而且隨着城中越來越的多的勢力進駐,混亂之城反而因羣雄割據,詭異的穩定了下來。

不過雖然沒有了大的爭鬥,但是小的摩擦還是時有發生,隨處可見的,這就使得此時城中對治療,武器,人手的需要大幅增加起來,吸引了更多的逐利商人和冒險者,此時的混亂之城不僅沒有因亂而廢,反而呈現出比以往更加熱鬧繁華的景象。

“喂,小子,就是說你呢!裝什麼傻!他孃的,趕緊給大爺滾過來交錢!”

一天後,剛剛踏出混亂之城傳送門,洛凡便聽到一道無比囂張的怒罵之聲,在耳邊響了起來。

尋聲望去,只見此時原本傳送門周圍那紀律嚴明的守衛早已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羣穿着各異,正圍着桌子聊天打屁,外表粗狂不羈的冒險者。

而此時對他高喝的中年大漢,正是那少數幾個坐在椅子上的人之一。

星將高階,以洛凡現在的實力只一眼,便瞬間判斷出了此人的星力修爲,而且還在匆匆一瞥之間,把其周圍那十來個傢伙的實力也瞭然於心,除了同這中年大漢一起坐在桌旁的三人爲星將高階外,其他的全是一水的星將中階實力。

“交錢?交什麼錢?!”

聽到對方的怒罵之後,眉頭一皺,雖然對大漢那怒罵之聲很是不爽,但爲了搞清楚對方找上自己的原因,洛凡還是忍住了隨手將其抹殺的衝動,沉聲問道。

“呦呵,你小子還來勁了是吧!別以爲穿的人模狗樣的坐個傳送門,就沒人敢動你了,少特麼給老子廢話,識相的敢緊交錢滾蛋,不然叫你吃不了兜着走!哼!”

啪!

一身鋥亮皮甲的大漢,越說越起勁,說到最後竟然拍桌而起,而隨着他這一拍,站在其身邊的衆人,呼啦一下子就朝着洛凡圍了過來,大有隻要洛凡在敢說半個不字,馬上就一擁而上大打出手的架式。

“找死!”

別說洛凡現在連半神級強者都不怵,就算在他實力沒有突破前,也根本不會將這些不入流的小蝦米放在眼裏,以他睚眥必報的性格本來還想問清楚在動手,可是一見到這情況,當即放棄了這個打算。

眼中血色一閃而沒,瞬間便將一股少量的血色魂力打入了對方魂海之內。

砰!

原本踩凳拍桌一臉橫肉的大漢,腦袋頓時就彷彿被砸爛的西瓜般,砰的一下毫無預兆的便炸開了。

要知道血色魂力可是連半神級強者都感到不適的殺意魂力,雖然洛凡用的量已經很少了,但是對於連王級靈魂質就都沒有達到的囂張大漢來說,那就算是一絲也不是他這個級別能承受的存在。

由於衆人都將視線集中在了洛凡身上,而且發生的太快,紅白相間的**,直接便濺了那還坐在桌邊三人一身。

嘶!

這羣人一看就非善類,可能是刀口舔血的日子過久了,在看到這無比血腥的一幕後,居然沒有一個人發出驚叫,只是隨着那一道道的冷吸之聲,全都呆立在了當場,不時還可以看到個別傢伙,因爲實在無法壓制心中的恐懼,身體已經開始不自覺的抖了起來。

而這時廣場周圍那過往的行人,也好像對此已經見怪不怪了,除了三五成羣的幾個人留意注視之外,其他大部人都是一眼而過,連一句議論聲都沒有。

“你來說,交什麼錢?”

洛凡實在是懶得和這些在他眼中,猶如螻蟻一般存在的傢伙動手,隨手指着桌邊那目瞪口呆的三人之一,不帶絲毫感情的再次問道。

“啊!回稟這位大人,我們是周家的護衛,今天傳送門的人頭錢是由我們負責,所以……那個收的就是過路錢。”

這個滿臉鬍子的傢伙在看到洛凡將手指向他時,根本顧不得那被同伴濺了一臉的**,急忙躬身行禮回答道。

“周家?過路錢?怎麼回事?”

聽到洛凡再次問話,已經完全被洛凡那詭異的手段嚇破膽的傢伙,哪敢有一絲的隱瞞,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片刻後,洛凡這才搞清楚了事情的緣由,原來現在混亂之城雖然沒有一方霸主出現,但是卻結成了七家並立的局面,這七個二流世家不斷的吞併弱小,徹底的把這富庶無比的混亂之城瓜分了。

而這周家就是七家之一,由於城中的中心廣場和傳送門是油水最多的地方,爲了不因此而鬥個頭破血流,所以七家商定輪流來收取這裏的過路錢,和治安費。

所謂的過路錢自然就是從用的起傳送門的人身上,視情況敲錢,風險大但卻回報豐厚,而治安費更爲簡單,就是向廣場範圍內七家之外的零散商鋪斂錢了,幾乎沒有風險。 洛凡一聽原來那所謂的周家竟然是一個只有王級中階的二流世家,當即便失去了再問下去的興趣,不過螻蟻在小也要爲其行爲負責,不爲別的,只是單憑破壞了那本來的好心情,就絕對不能就這麼輕易的放過他們。

“不想死的,自斷一手!”

“呃,這位大人,小的承認罩子不亮剛纔冒犯了您,可是您不是也將袁衝殺了不是,畢竟,我們也是聽命於人,忠人之事混口飯吃而已,希望大人您高擡貴手放過我們吧!”

原本恭敬無比的滿臉胡,在聽到洛凡雲淡風輕的讓他們自斷一手之後,馬上便直起了身形。

本來洛凡就懶得和這些傢伙墨跡,看到對方那明顯不情願,想討價還價的架式,直接就賞了他一絲魂力。


砰!

毫無意外的,就在對方剛剛直起身形的同時,其腦袋便步了那個被稱之爲袁衝傢伙的後塵。

如果說剛纔第一次爆頭,因爲視線集中在洛凡身上沒幾人看到的話,那麼這次衆人可是看了個清清楚楚。

嗯!

隨着一道寒光閃過,一隻齊根而斷的左手便掉在了地上。

“啊,小三子,你這是做什麼?!還真砍呀?!”

砰!

“小的謝聖尊大人饒命!”

沒理會同伴的驚問,斷手的傢伙一臉蒼白的直接就跪在了地上。

聖尊?!!

正在奇怪同伴如此聽話斷手的衆人,頓時便被這猶如晴天霹靂一般的敬稱,給定在了原地。

原來就在衆人將視線轉向再次爆頭的那個傢伙時,洛凡的雙腳竟然已經離地而起,漂浮了起來。

雖然僅僅是離地十公分左右,但是一個人突然長高了這麼多,還是瞬間便被這個斷手的傢伙給發現了,也就是發現了這點,他這才大驚失色的絕了那最後一絲的僥倖心理,果斷的砍下了左手求饒起來。

要知道在世人眼中尊級強者,不僅代表着可以翱翔九天的無匹實力,更代表着其超級世家的恐怖身份來歷,和那生殺與奪的尊貴特權,別說他們這些二流世家的屬下打手了,就算是一流世家的嫡系子弟殺了,也便殺了,絕對沒人敢站出來說半個不字。

唰!唰!唰!

“啊!謝聖尊大人饒命!”

因此看到此刻洛凡的狀態後,衆人一時間再沒人敢說半句廢話,鮮血飛濺的同時,便響起了一片跪地求饒之聲。

“咦?!那不是周家四虎嗎?怎麼只剩下兩虎了?他們這是做什麼,難道是瘋了不成?”

原來在怎麼說洛凡也不是喜歡裝逼之人,剛纔他故意升起一點,其用意也不過是懶得動手,讓這些傢伙自覺點而已,在說主犯已然伏誅,洛凡也沒想着因爲這麼一件小事,就把他們趕盡殺絕。

所以就當圍着洛凡的那一圈人齊齊斷手,跪下去之時,他早就直接化爲虛影消失在了當場。

而剛纔的衝突說起來話長,其實也不過是幾句話的時間而已,因此等到不明所以的行人們看到衆人對着虛空齊跪的場面時,自然就覺得有些詫異了。

“噓,你不要命了,剛纔有尊級強者駕臨混亂之城了,他們罩子不亮,撞上去收錢了,能斷手保命,已經算是走運的了。”


一個知情人在聽到身邊那疑惑的問話後,馬上便主動的八卦起來。

“什麼?!尊級強者?!尊級強者怎麼會來這裏?難道超級世家要接管這裏了嗎?不行,我要趕緊去稟報族長大人去。”

“啊,對呀,這要是哪個不開眼的在得罪那位大人,可是要害死全族人了!”

……

就這樣,混亂之城驚現恐怖尊級強者的消息,竟然不脛而走,很快的便傳到了那所謂的七大家族耳中,搞不清楚洛凡來意的他們,居然一下子便撤走了四家,只剩下了原來本就屬於這裏無處可去的那三家,致使混亂之城一下子安靜了很長一段時間。

不僅如此,洛凡的相貌竟然還被有心人給畫了下來,很快在混亂之城中廣爲流傳了起來,生怕不開眼的惹到他這個爆頭斷手的恐怖存在,使之徹底的成了一個名人。

也就是因此,洛凡的真實相貌也第一次正式的落入了超級世家的視線之中。

當然這些都是後話,也是洛凡所不知道的了,其實就算他知道了,最多也不過是徒增一笑罷了,畢竟此時以他的實力和眼界而言,這種在別人看來很是牛逼的事情,在他看來都不好意思提了,實力差太多,根本就沒什麼成就感。

一路潛行,轉瞬間便趕到獵人公會所在地,看着眼前那熟悉的四層建築,洛凡想了想後,最終還是放出了那強大的感知之力。

其實對於木水這個權迷老頭,洛凡既然上次把話挑明,就是不想在與其有什麼瓜葛了,不是過河拆橋,而是一方面木水如願的入駐了總公會養老,以後不方便聯繫不說,其因爲自己那不報道的關係,坐冷板凳已經完全是可以預料的了,也沒什麼聯繫的價值。

另一方面,好合好散,木水怎麼說也幫過他的忙,他幫木水完成心願,也算是沒有讓對方白忙一場,履行了當初的約定。

還有就是洛凡隨着實力的提升,暴露的機率越來越大,他不想到最後身份曝光之後,連累這個總體上來說,對他還算不錯的老頭,這才趁早的想與其撇清關係。

在百里家得到吳黑子的傳音後,洛凡並沒有火急火燎的立即趕過來,也正是這個原因,在他想來,木水找自己無非就是又有什麼事情想叫他幫忙了,最多也就是有了那所謂第一殺神惘虛的消息罷了。

而對於此時洛凡的實力來說,那個什麼惘虛如果不是有殺父之仇的這層關係,一個區區剛剛步入尊級的傢伙,說實話洛凡還真沒怎麼放在心上了,若不是趕回絕谷正好要路過這混亂之城的原因,洛凡還真不想在招惹這個權迷的老頭了。

“我勒個去!木水這個老頭子在搞什麼?”

瞬間便把獵人公會四層中的情況瞭然於胸後,洛凡發現竟然沒有那老頭的身影,眉頭一皺,暗自罵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