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厲遠表情吃驚,蕾蒂亞茲只是淡淡一笑,「是不是戰隊有規定,隊員間不得戀愛?」

「那倒不是,只是得讓我知道。」

皮森忽然覺得讓他倆成為情侶是件好事,厲遠對自己忠誠度夠高,但不知道蕾蒂亞茲會不會「夫唱婦隨」,而且他也只能看到別人對自己的好感度,像蕾蒂亞茲到底多喜歡厲遠卻是看不到的。

「你們去訓練吧。」皮森先回了辦公室。

走時,蕾蒂亞茲看了他背影一眼,若有所思。

來到辦公室,又見到只有羅波一人在偷懶玩遊戲。

他終於火了,「羅波,你就不能花點時間練練你那身肥肉嗎?」

羅波苦著臉,「訓練很辛苦的了。」

「這樣下去,連韓婷婷都會超過你。」

「一個戰隊總要人墊底吧,不是我,又該是誰?」

皮森被他氣得直翻白眼。「無可救藥。」也懶得理他了,反正也沒指望過他,到時把他扔還給米歇爾,自己對他就算仁至義盡了。

羅波見皮森發火,趕緊拿了兩包零食,屁顛屁顛跑到他辦公桌前來討好他。

「隊長,最近辛苦了,吃零食,吃零食。」

有道伸手難打笑臉人,皮森沒法真對這個死豬不怕開水燙的傢伙發火,不客氣拿過來就吃。

「隊長。」羅波涎著笑臉道:「要不要聽點八卦?」

「有屁就放。」

「蕾蒂亞茲好像和厲遠在戀愛哦。」

「有嗎?」

「八成有,那次我看到他們一起訓練時,蕾蒂亞茲還幫厲遠擦汗呢。」

「他們常一起相處,就算戀愛也正常吧。」

「可厲遠好像和韓婷婷又有一腿。」

(本章未完,請翻頁)

「什麼?」皮森停止吃零食,「你怎麼知道?」

「你知道的,厲遠那傢伙平時就是個木頭。試想整個學院,除了英明神武的隊長你,和英俊瀟洒的我之外,就算厲遠最討女武神喜歡了。可這傢伙是個武痴,天天訓練,女武神和他搭訕不計其數,可他理都不理。但只要韓婷婷一叫他幫忙,他就屁顛屁顛過去了。」

「就這?」皮森把零食塞進嘴裡,「隊友之間互相幫助算什麼戀愛?害我還以為隊里搞出三角戀來了。」

「不是不是。隊長,這事要警惕啊。您知道不,厲遠還是個處男啊,萬一哪天和哪個女的擦槍走火,然後吃上癮了,一下子搞完這個又搞那個,或者受個情傷,或者在隊里搞個複雜的男女關係出來,到時不好收場啊。」

皮森本來覺得他胡說八道,但細想還有幾分道理,厲遠的確是個純情少男,這學院中女武神個個對他虎視眈眈,萬一真鬧個情傷出來就不好了。

至於羅波這傢伙他反而放心,正因為他到處鬼混,不知同多少女人亂搞過了,反而成了老油條,這年頭對男女作風問題反正無所謂,像他這樣的傢伙反而吃得開。

「去,叫厲遠過來,我要和他談談。」

「好嘞。」

沒多久,厲遠來了,「隊長,你叫我?」

「厲遠,你同蕾蒂亞茲關係怎麼樣?」

「挺好啊,我們是親密戰友。」

「和韓婷婷呢?」

「也一樣啊。」

「和誰關係比較好?」

「都好啊。我們都是隊友,包括希兒,羅波,我們都是相親相愛的戰友。」

「我怎麼聽說你和蕾蒂亞茲在談戀愛?」

厲遠一愣,「誰說的?」

「你別管誰說的,有沒有?」

「沒有。」他頭搖得像撥浪鼓,「我一心只想變強,為男人爭口氣,我不可能現在就談兒女私情。」

「有志氣。其實呢到你這個年齡戀愛是正常的,但別像羅波那傢伙一樣,到處亂搞。」

「他?」厲遠直搖頭,「我絕不會像他一樣的,他還常說要我多泡幾個女武神,還想帶我出去玩,我都拒絕了。」

「什麼?這傢伙還出去玩?」

「是啊。我常見他和女武神在學院外徹夜不歸。」

「這個混蛋!」皮森無奈地搖搖頭,「厲遠,我是很相信你的,但是也擔心你,羅波這傢伙反正是個花花公子,我無所謂,但你性子直,我怕你在感情問題上處理不好,特別是隊友之間出現感情問題。所以,你要戀愛了一定要和我說。」

「隊長放心,我從來不向你隱瞞任何事情。」

皮森察顏觀色,何況他了解厲遠的為人,知道他不會撒謊,那他和蕾蒂亞茲與韓婷婷真的只是隊友之情了。

「沒事了,你忙去吧,叫羅波進來。」

羅波進來后,他一把捏住他的耳朵,「你這死胖子,造謠生事。還有啊,你再給我在學院亂搞,敗壞隊里風氣,我頭都給你擰下來。」

「哎喲!」羅波捂著耳朵慘叫:「隊長,冤枉,冤枉啊。我也就是擔心戰友而已。」

「哼!」皮森甩開手,「你到底和多少女武神亂搞過了?

(本章未完,請翻頁)

「隊長,我真沒主動啊,都是她們主動的,你也知道這學院就咱們幾個香餑餑,女武神們都對咱們垂涎三尺,可您是凌子隊長的丈夫,還有希兒這樣的頂級女武神作伴。厲遠是個木頭,只知道練功。我只好吃點虧,滿足一下她們對男武神的好奇心……」

皮森一拍桌子,「合著你亂搞還為隊里做了貢獻?」

「我覺得算是啊,你看她們不是不來糾纏你和厲遠嗎?」

「你這傢伙臉皮真比城牆還厚。總之要是讓我知道你搞出什麼壞事來,看我怎麼收拾你。」

「放心放心,我都有戴套……」

「什麼?」

「我是說我以後不會再亂搞了。」

「行行行,滾蛋。」

羅波腿打屁股蛋跑了。

他走沒幾秒,聽到敲門聲,卻是蕾蒂亞茲進來。

「你怎麼來了?」

她道:「進來就聽到你在教訓羅波,所以來看下。」

「那傢伙活該。他沒騷擾你們吧?」

蕾蒂亞茲笑道:「這麼多女武神夠他應付了,沒時間騷擾我們。但也請隊長別誤會,我和厲遠真的只是友誼。」

「我沒別的意思,只是不想隊里關係太混亂。」

「我來就是為了和您學戰技的,我的確欣賞厲遠的勤奮和機智,但談不上愛情。」

皮森奇怪:「為什麼要和我刻意說明呢?」

「為了讓隊長放心啊。另外……」

「另外什麼?」

「我從厲遠這已經學不到更多了,隊長您也很久沒教過我新招了。」

皮森道:「不是學不到更多,是你在目前等級下戰術到極限了。我該幫你升級了。」

她眼前一亮,「您有辦法?」

「沒辦法我當初怎麼敢收你呢?」皮森起身道:「今晚,單獨到紅城哨卡來見我。」

她大喜:「是。」

三大平民女武神中,蕾蒂亞茲被稱為最難也是最容易攻略的一個。

最容易是因為流程容易,她沒有攻略任務也沒有攻略對話,只能憑相處的時間長,和提供給她足夠多的升級機會來獲取好感度。

所以對於r玩家來說她很受歡迎,但皮森從沒攻略過她,原因很簡單,他的能量給自己升級都不夠,怎麼捨得分給別人?

但現在不同了,能量方面自己滿級了,擁有的能量可謂「財大氣粗」,自然不成問題。

所以他給蕾蒂亞茲開小灶,實際上是溫火煮青蛙,多多陪伴,多多相處,再一點點給她升級能量,而非像希兒一樣一次性滿足她,使其好感度穩定上升。

如今他每天抽出三小時來給蕾蒂亞茲開小灶,每次給她一小格升級,再把該等級的戰術相應地教給她,使她每天都有新戰技,新等級。

而蕾蒂亞茲也如遊戲中一樣,每天好感度都在上升,而且由於基數高,很快就能達到各90點以上。

但到90時,皮森會遇到一件頭疼的事。

(本章完)

。 第3245章

慕安安眨巴著眼,看著面前已經開始傲嬌的男人。

想笑,又不能笑的。

她直接上前一步,掰開雙腿坐在七爺腿上,捧著男人的臉,「誰說我要跟別的女人跑了,嗯?」

這口吻,完全是學某人的。

宗政御挑眉看著她,倒是沒說話。

慕安安一本正經的說了一句,「人米柚是真的很好看,性感的很有味道。」

「然後呢?」

「按照我剛才走進來的狀態,她是對你有意思,想對你出手的,覺得我配不上你,你應該值得她這樣的。」

「你早進來了一分鐘。」宗政御說,「我會把人請出去。」

「我知道啊。」慕安安攬著七爺的脖頸,「我家男人什麼樣我知道,但是那樣一個大美女,對我來說,還是有危機感的。」

「沒必要的危機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