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遠道:「是斷龍前輩。」

麗莎眼睛一亮,「斷龍?他做了什麼?」

「我們偶遇斷龍前輩,我們也不知道他做了什麼,好像是某種氣功,然後我們就有了能量。」

「說下當時的詳情。」

「我們真的不知道,在他願意為我們升級后他把我們打暈了,醒來時我們已經有了能量。」

麗莎看看他們表情不似作偽,道:「請隊長留下,其他人可以出去了。」

眾人退出后,皮森問:「院長還有問題嗎?」

麗莎道:「我把比賽實況請靜憂香教授看過,她表示你們的能量表現與零點藥劑的臨床實驗效果是一樣的。可唯一的一支藥劑在教授手中,還在進行臨床研究。」

「您懷疑什麼?」

「我懷疑不是什麼氣功。斷龍曾在太空城事件中幫助過靜憂香,他手上有零點藥劑的可能性很大。」

「您的推理令人折服。」

「其實這不是重點,重點是:為什麼他選擇你們?」

「也許他有他的理由。」

「軍方一直希望同他對話,你們能再找到他嗎?」

「我不確定。他不喜歡人打擾,根本沒留聯繫方式。」

麗莎思索了一會,道:「你把這件事寫份詳細的書面報告給我。另外,如果有斷龍的任何消息,務必向我報告。」

「是。」

剛離開辦公室,皮森迎面碰到阿依沙。

「阿依沙女士,這麼巧。」

「不是巧,我專程在這等你的。」阿依沙表情複雜,「羅波對我作過的承諾你知道吧?」

「我知道,主意就是我教他的。」

「我也猜到是你。那小胖子看起來傻乎乎的,知道真相的肯定另有其人。」阿依沙上前一步,「說吧,我女兒在哪?」

「其實我只有一條線索,在太空城一個機械維修中心,我見過一個和你長得有點像的女孩。另外你的姓氏是韋爾對嗎?」

「是的。」

「她也是,她的名是黛利拉。」

阿依沙眉心一跳,「帶我去找她。」

「可以,但我還有點事要辦,戰隊剛剛成立,我要外出總得打個申請吧?」

「好,明天能不能出發?」

「沒問題。」

「明天一早七點,我在學院門口等你。」

皮森回後勤部時,安蓮又告訴他,「剛院方決定,因為厲遠和羅波的表現突出,剛好希兒的回特訓部的時間也到了,他們將和希兒一起入駐特訓。」

「沒有我嗎?」

「沒有。」

皮森笑:「有點丟人是嗎?」 「辦法?」

聞言,陳天龍唇角一勾,道:「老前輩揚言最少有十種辦法可以得到這盒子,那是因為老前輩從踏入武道的那一刻起,走的就是殺手刺客路線,擅長此道。老前輩心中的辦法,咱們這些外行可做不到。」

「做不到?」

第五天嬌擰眉道:「做不到你上去是要送死嗎?」

「送死?不。」

陳天龍微微一笑,道:「老前輩有老前輩的方法,晚輩有晚輩的方法。我不是去送死,而是去取物,探囊取物。」

呵!

陳天龍此言一出,李少傑立馬捂著胸口,冷笑一聲,臉上滿是不屑!

「區區一個馬夫,還真是大言不慚啊!探囊取物?說得輕巧,我看你這條命都難保!」

李少傑抹去唇角的血跡,輕蔑地道:「第五天嬌,這就是你找的男人?你的眼光,還真是遜色得很啊!」

若是別的時候,李少傑敢這麼和第五天嬌說話,第五天嬌早就懟回去了。

但此刻,第五天嬌卻有些啞口。

因為陳天龍這話,實在有些狂妄。

連渾身籠罩在黑袍下的殺手之王,也將目光投向了陳天龍,似乎有些好奇。

陳天龍已經明確說了,他不會使用殺手之王擅長的那些辦法,那麼陳天龍會使用什麼辦法?

而且他說了一句「探囊取物」,究竟是什麼樣的方法,竟讓他有如此自信?

在眾人好奇且略有些嘲諷的注視下,陳天龍拎著手中的龍魂劍,緩緩地走向其中一名死士。

這名死士,正是先前那打死斷臂女子,又踹飛李少傑的人,擁有圓滿三重天境界。

「呼!」

陳天龍手腕一甩,將龍魂劍收起,恢復木尺外形。

既然這兩個死士是殺手之王培養的,那麼等他成了殺手之王的接班人,這死士便也算是他的財產了,所以能不動殺手陳天龍是不會動殺手的。

收了龍魂劍后,陳天龍以尺為劍,驟然一步踏了出去!

陳天龍人未到,尺先至!

深褐色的木尺外殼,像是一道深褐色的閃電,猛地擊中了死士的胸膛!

陳天龍的速度太快了,快到不僅這個端著盒子的死士沒反應過來,李少傑、第五天嬌、杜鴻歸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

「砰。」

當眾人回過神來的時候,死士的身體已經重重地砸斷了數根樹木,然後面色慘白地躺在地上,動彈不得。

陳天龍沒有下殺手,但死士想要恢復再戰之力,怎麼也得修養個三五個月。

無視眾人震驚的目光,陳天龍撿起地上的盒子,打開之後,裡面是三本冊子。

很顯然,這三本冊子,便是殺手之王的傳承。

陳天龍將冊子收好,將盒子放在,然後緩緩走向另外一名死士。

既然第一個盒子里裝著的是殺手之王的傳承,那麼殘圖碎片就必然在第二個盒子里。

盒子里的殘圖碎片,也是他這次來天堂島的最大目的。

「小子。」

只是陳天龍剛向第二名死士走去,殺手之王便冷冷開口道:「這第二人可是五重天強者,你若是稍有不慎,必死無疑!你真敢挑戰?」

「回老前輩。」

陳天龍回過頭,微微一笑,道:「晚輩已經說了,您的那些方法,不適用我們,既然如此,晚輩只有硬來了。」

說完,陳天龍腳下一扭,驟然攻向了第二名死士!

第五天嬌和李少傑紛紛將目光投了過去,不願意錯過哪怕一個畫面。

他們想知道,陳天龍到底哪兒來的自信!

面對五重天強者,他區區一個巔峰武者,又該如何應對!

只是下一刻,他們眼中便湧現出了濃濃的震驚之色!

這一次,陳天龍居然和上次一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招便將死士擊飛,拿到了盒子!

整個過程,簡單得令人髮指!

陳天龍口中的「探囊取物」,竟是真的,而非狂話!

只是……

這,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難道,陳天龍也隱藏了實力?

可是那種能夠隱藏境界氣息的藥物,不僅有副作用,而且最多只能隱藏兩三個境界,就算陳天龍是圓滿二重天高手,也斷然不可能做到這一步啊!

第五天嬌驚訝地看向陳天龍,眼中掠過一抹異色。

陳天龍能一招擊敗五重天高手,那就說明他可以和六重天強者一戰,甚至是和李剛一戰!

這樣的實力,根本不用擔心進不了護衛隊!

那麼,他為什麼要應聘馬夫?

事情,真像陳天龍和大長老解釋的那樣嗎?

如果不是,陳天龍接近她的目的,又到底是什麼呢?

…… 秦宅,客廳。

偌大的客廳因為數個高大的哥哥,竟是顯得有幾分擁擠。

秦平一回來就聽說有人送花的事情,冷峭的臉直接散發寒氣。

起初,他只是誤會有男孩給妹妹送花。

轉念一想妹妹的年紀,氣得藏在袖子里的手都在抖。

等知曉那花的詭異之處,以及那奇怪的卡片內容,他才意識到,這件事可能和玄門有關。

「你們知道多少線索?」

太過壓抑自己的情緒,開口時,他聲音有些沙啞。

斜靠在沙發上的銀髮美人冷冷的瞥了他一眼。

「什麼都沒有。」

秦平訝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