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星寒微微垂下隱藏著暴戾的眸子,沙啞著聲音,聲音低低地說道:「你……是不是喜歡那個王嘉嘉?」

「……不是。」盛雪落頓時覺得頭大。

那個還沒哄好呢,這個又跟她鬧彆扭了。

她驚悚的發現,她竟然莫名有種三妻四妾的感覺?

孟星寒輕輕掀了掀眼帘,眼眸深邃幽亮地望著她,冷靜的控訴道:「你剛才猶豫了。」

盛雪落張了張口,無奈地說道:「我是個女的啊!我怎麼會喜歡別的女孩呢?我只是把王嘉嘉當成妹妹看待啊!」

她舉起手保證道:「你放心,我很直的,比鋼鐵還直,絕對不會被掰彎的!」

孟星寒微微抿緊了嘴唇,臉色看上去很蒼白。

絕頂航路 盛雪落一下子就心疼了,小秦天身上的毒還沒有解呢!

反正玉石大會已經結束了,距離學校交作業的截止日期還有半個月。

她現在應該立刻帶小秦天前往A國尋找解藥。

盛雪落憂心忡忡地摸了摸孟星寒的頭,「別怕,我們明天就動身去A國,去給你找解藥。」

孟星寒微微垂下眼眸,遮住了眸底,輕輕地說了句,「好吧。」

盛雪落鬆了口氣,卻沒有看到孟星寒眼底掠過的那一抹糾結。

白墨已經煉製出惡魔之眼的解藥,在來找他的路上了。

他應該儘快找個機會告訴盛雪落真相。

可是……盛雪落會不會生氣? 孟星寒覺得,他應該找個機會先試探下盛雪落的態度。

晚上兩人照舊睡在一個房間。

盛雪落一如既往的在睡覺之前撥打孟星寒的手機,卻……依舊是關機。

她輕嘆了口氣,把手機抱在胸前,腦海里突然想起之前霧影跟在小奶娃身邊的事情……

盛雪落蹭的一下子坐了起來,雙手抓緊著小奶娃粉嫩嫩的小肩膀用力搖晃,「小秦天,快醒醒,我有事情要問你!」

在盛雪落喊了好幾聲之後,小奶娃總算是迷迷糊糊睜開了眼睛,露出了一雙迷茫水潤的大眼睛,迷濛地看著身邊的盛雪落,聲音略微沙啞地問道:「嗯?」

盛雪落激動地問:「霧影呢?」

「不知道。」

「之前霧影為什麼會跟著你?」

孟星寒輕輕眨了下水潤的眸子,搖頭:「不知道。」

盛雪落微微咬了咬唇角,又忍不住繼續問道:「霧影是孟星寒的貼身暗衛,孟星寒現在不見了,我想霧影應該知道他的下落。」

孟星寒輕輕抬起眼眸,「你想說什麼?」

盛雪落微微怔愣了一下才說:「我的意思是……你跟霧影很熟嗎?」

孟星寒水潤的眸光清澈地望著她,半晌才輕輕眨了一下睫毛,輕聲問:「你很在乎孟星寒?」

盛雪落沒想到他會反過來問自己,就好像是看穿了她心中的想法似的。

她咬了下唇,說:「我當然在乎他,一直聯繫不上他,我真的很擔心。」

孟星寒忽然問道:「如果……他騙了你,你會原諒他嗎?」

盛雪落想了想,皺眉道:「那要看騙了我什麼事情了。」

「如果……」孟星寒微微垂了垂眸,睫毛有些顫動,「如果是一直在騙你呢?」

盛雪落倏然瞪大了眼睛,「那他就死定了!」

小奶娃的身子不由自主地抖了抖。

盛雪落擔心地問:「你怎麼了,是身體的毒素又發作了嗎?」

「沒……沒什麼。」孟星寒的聲音帶著絲絲縷縷的不安,輕聲道:「如果他是有苦衷才騙你,一直不跟你聯繫呢?」

盛雪落忽然緊緊盯著小奶娃,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他一番,語氣帶著疑惑道:「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

「我不知道,我只是假設。」孟星寒下意識說道。

「哎,算了。霧影是那傢伙的貼身暗衛,霧影都沒事,孟星寒肯定也沒事。說不定正躲在哪裡偷偷看我笑話呢!哼!我這次是真的生氣了,就算他跟我道歉,我也不要輕易原諒他,讓他跟我玩失蹤!」

盛雪落氣呼呼地說完,重新躺回到床上,「睡覺!」

孟星寒撲進她的懷裡,緊緊抱著她,小聲說道:「雪落,別生氣了。」

「嗯……」盛雪落低頭揉了揉小傢伙的腦袋,「如果孟星寒像你這樣貼心就好了。」

孟星寒:……

第二天,盛雪落就和孟星寒啟程,準備趕往A國。

臨走前,王嘉嘉百般不舍,最後和盛雪落約好會去找她玩。

盛雪落見王嘉嘉可憐巴巴的樣子,只能硬著頭皮先答應。

他們先乘火車到了仰光,再打算乘飛機前往A國。

豪門老公:前妻別太壞 孟星寒的眼神淡淡掃過身後的方向,他忽然沖著盛雪落說道:「雪落,我口渴了。」

盛雪落翻了翻背包,發現礦泉水喝完了。

她朝著前面看了看,說:「那邊有賣水的,我們過去買吧。」

孟星寒卻搖搖頭:「我走不動了,你去給我買吧。」

撿來的極品總裁 盛雪落有些無奈,上次她就是去買水而把小奶娃給弄丟了,她不敢讓小奶娃離開她的視線。

孟星寒卻接過她的背包,說:「我在這裡幫你看著包,你去給我買吧。」

盛雪落看看四周,這裡靠著河,視野開闊,挺安全的。

她不放心地叮囑道:「那我去了,你乖乖在這裡等我,不要走開,有什麼事情馬上大聲叫我,知道嗎?」

「嗯。知道了。」孟星寒乖乖坐下來,看守著行李。

盛雪落見他乖巧可愛的樣子,心裡軟成了一片,「那我走了啊!」

她才剛剛走開,忽然就有幾個黑衣人跳出來,朝著孟星寒的方向快速地攻過去。

孟星寒的眼中寒芒乍現,又是複製人?

這波人消停了幾天,現在又追來了。

霧影沒有跟上來,一定是被什麼事情給耽誤了。

看來這波複製人還挺聰明的,懂得聲東擊西,先纏住霧影,再來對付他……

不過,他們真的以為他中毒變成小孩子,就沒有辦法自保了嗎?

孟星寒微微挑了下眼角,在那幾個複製人攻上來的時候,快速催動身體的超能力。

他小小的身體在原地消失。

幾個複製人愣住,「咦,人呢?」

緊接著幾道殘影以肉眼幾乎難以看到的速度閃現,複製人的慘叫聲瞬間響起,淡淡的血腥味散開……

孟星寒將幾個死掉的複製人全部踢進河裡,卻沒想到還剩下一個沒解決掉。

耳邊忽然傳來熟悉的腳步聲,孟星寒眉頭一皺。

該死!

不能被盛雪落看到他的超能力!

盛雪落買了水,正匆匆往回走,就看到一道黑影閃過。

她還沒有來得及看清楚那個黑影是什麼,接著河邊就傳來了小奶娃凄慘的聲音,「救命啊!救命啊!」

盛雪落臉色大變,沒命地跑過去,就看到小奶娃掉下了河裡,正在拍打著河水,眼看著就快要沉下去了。

盛雪落想也不想的就噗通一聲跳進河裡,奮力地朝著孟星寒的方向游過去。

她拚命地游,緊緊抱住了因為嗆水而失去意識的孟星寒。

她一隻手抱著他,另一隻手拚命在水中划動。

終於游到岸邊,盛雪落再憋著一口氣,將孟星寒給拖上去。

她緊張兮兮地看著臉色蒼白的小奶娃,「小秦天,你醒醒,醒醒啊!」

小奶娃沒有半點意識,臉上、身上全都是濕答答的,就像是失去了生命的破布娃娃般躺在那裡。

不管盛雪落怎麼喊,怎麼用手拍打他的臉,他都沒有半點反應。

盛雪落腦子一片空白,一雙眼睛通紅通紅的,唇瓣在止不住的顫抖著。

小秦天……該不會……死了吧? 盛雪落只看著躺在地上一動不動,毫無知覺的小奶娃,覺得大腦嗡嗡作響。

不行,小秦天絕對不能死!

盛雪落想也不想的就深深吸了一口氣,俯身下去,捏住小奶娃的鼻子,掰開他的嘴巴,開始給他做人工呼吸。

她現在一心只想救人,完全沒有任何雜念。

可是為什麼,明明只是個小奶娃,她卻有一種在和男人接吻的錯覺?

為什麼這種感覺,還他媽異常強烈?

在盛雪落努力給小奶娃做了幾次人工呼吸,她感覺到小奶娃的嘴巴動了一下。

緊接著,一個滑膩的東西鑽進她的嘴巴。

彩虹深處的記憶 她後知後覺的發現,那竟然是他的舌頭……

盛雪落一臉懵逼、羞恥、加震驚地瞪大了眼睛。

她想要起身,卻被孟星寒的手給按住了腦袋,加深了這個吻。

這個吻、這種觸感、這種氣息……真的好熟悉……

盛雪落大腦一片空白,眼神獃滯,不能思考。

直到過了好半響,她才回過神來,幾乎是想也不想的就用力推開了孟星寒,踉蹌著站了起來。

她微微張著嫣紅的唇瓣,氣息有些急促紊亂。

她神經病吧?!

居然會覺得這個吻很熟悉?很像孟星寒?

校園高手 等到盛雪落深吸了一口氣,冷靜了下來,再低頭去看。

小奶娃已經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但是整個人還是非常虛弱的樣子。

盛雪落急忙壓下心頭奇怪的念頭,把小奶娃給扶了起來。

她輕輕拍打著小奶娃的後背,滿臉擔心地問道:「小秦天,你還好嗎?沒事吧?」

孟星寒全身濕答答的,一雙烏黑深邃的眼睛迷茫地盛雪落,忽然嗷嗚一聲撲進了她的懷裡,像條小奶狗一樣依戀著她,「雪落……」

盛雪落滿眼心疼地摸著他的後背,安慰道:「別怕,已經沒事了。」

孟星寒緊緊抱著盛雪落,小身板還在微微顫抖,一臉驚魂未定的樣子。

盛雪落問:「不是叫你好好在這裡等我嗎?你怎麼會掉到水裡去?」

孟星寒微微眯了眯眼,兩隻小胳膊軟軟地抱著盛雪落的脖子,小聲說:「我剛才遇到壞人,他們要抓我,我一害怕就跳到河裡去了。」

盛雪落一聽,后怕不已。

之前孫芸芸和楊念雙的悲慘經歷,她還記憶猶新,以為小奶娃也是遇到人販子了。

她氣憤填膺地說:「要是被我遇到那些人販子,看我不打死他們!」

「阿嚏!」孟星寒打了個噴嚏。

盛雪落急忙摸摸他的額頭,不好了,又發燒了。

小傢伙身上的毒還沒有解,現在再感冒可不行。

盛雪落也顧不上其他了,急忙抱起小奶娃就朝著藥店跑去。

買了感冒藥,她找了家酒店住下。

看到小奶娃身上的衣服全都濕了,盛雪落急忙說:「快把身上的濕衣服脫下來,再洗個熱水澡。」

說完后等了半天,卻發現小傢伙似乎燒迷糊了,茫然地「嗯」了一聲之後就沒動靜了。

盛雪落哭笑不得,只好走過去,叫他把手舉起來,幫他脫掉了濕衣服。

「好了,去洗澡吧。」

發燒的小奶娃特別粘人,朝著她張開雙臂,小聲地說:「雪落,抱~」

這小傢伙平時動不動就求抱、求親親,盛雪落已經非常淡定了。

她抱起小奶娃進了浴室,幫他洗澡。

洗到小JJ的時候,孟星寒小臉紅紅的,「這裡我自己可以洗。」

盛雪落好笑地彈了一下他的小JJ,「你現在知道害羞了?」

他的雄偉被彈了一下!

被!彈!了!

孟星寒眯眼看了她一眼,眼中充滿了危險。

不過這時候盛雪落正低頭去拿沐浴液,所以沒看到。

盛雪落毫不在意地說:「你也不用害羞啦,反正小孩子無所謂啦,我又不是沒幫你洗過。」

洗完澡擦乾,盛雪落抱著粘人的小傢伙回房間,塞進乾淨的被窩裡。

她轉身拿了葯,倒了水,看著孟星寒把葯吃下去,「好了,乖乖閉上眼睛睡一覺。」

孟星寒的聲音十分柔弱地說:「雪落,你親親我。」

盛雪落無奈地低頭,在他白皙粉嫩的小臉上親了一口,「這樣總行了吧?」

孟星寒這才心滿意足地閉上了眼睛。

這一次孟星寒的發燒來勢洶洶,一直到了傍晚燒都沒有退下來。

盛雪落急得不行,和天機石溝通了一番,也找不到解決辦法。

她只好守在小奶娃的身邊,看他的小嘴緊緊抿著,十分難受的樣子,她聲音低低地喊道:「小秦天?」

「嗯?」直到盛雪落喊了好幾聲,小奶娃才慢慢地睜開眼睛,眸光泛著一層水蒙蒙的濕氣。

盛雪落摸摸他的額頭,燒不僅沒有退下去,反而更厲害。

此刻盛雪落真的是六神無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