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氏一聽爹娘如今居然還在床上躺著,就更加坐不住了。這可怎麼辦?爹娘怎麼會出事兒?而且自己居然一點都不知道。

「阿離,就當是三嫂求你了,你就借五兩銀子給我爹娘好不好?」周氏眼淚朦朧的看著宋離。

宋離雖然不相信盧氏的話,當是盧氏很是聰明的抓住了自己的弱點,三嫂肚子里的孩子。

但是要宋離就這麼把銀子給盧氏卻是不可能的。

「盧大嫂,聽你這麼說,大叔大嬸應該病的很是嚴重?」

盧氏點頭,「可不是。」

「既然是這樣,那我就跟我三哥一起去看看大叔大嬸吧,也算是我們這做小輩的本分。」宋離道。

什麼宋離居然要自己去看?這要是去看了,還不是一下子就被拆穿了?本來家裡就不缺衙門還收的錢,但是盧氏想著這是個難得的機會。要是能從小姑子這裡弄些銀子回去自己就能存起來當做私房錢了。可是誰知道宋離這臭丫頭居然不相信自己的話,還說什麼要跟著自己一起去看。

盧氏的臉色很是難看,但是宋離已經知道之前盧氏說的一切都只是謊言罷了。

「怎麼? 至暗人格 難道兩位老人家已經病倒不能見人了?」

盧氏深怕宋離真的會去,連忙點頭。「可不是,如今爹娘只能在家裡待著,也見不了什麼人。」盧氏道。

宋離心裡覺得好笑,這樣拙略的借口也好意思拿出來說。

「真是可惜。」宋離頓了頓。

盧氏一喜,但是緊接著就聽見宋離道:「不過我想我是代表三嫂去的,所以就算大叔大嬸不見其他人,這三嫂他們總是要見一見的是不是?」

重生后我不做乖乖女 盧氏沒想到自己拿公婆說事兒,宋離就拿周氏說事兒。

周氏剛才一時情急什麼都顧慮不到,但是現在聽見宋離說要跟著丈夫一起回去看看爹娘,心裡也就安心了幾分。

「大嫂,如今我也不知道爹娘到底是什麼情況,有有彬跟阿離跟著去看看我這心裡也放心些。」

盧氏臉色更暗了,剛才自己那麼說已經很明顯就是不想他們去,可是沒想到居然連小姑子都說讓他們跟著自己回去。

「小妹,這話不是這麼說的,爹娘如今的身體不好,還是不要打擾的好。你要是真有心拿點兒銀子給爹娘買些補品就行了。」

人不要臉天下無敵,話都已經說到這個份兒上了,這盧氏還不見好就收,居然還想著從宋家弄些銀子走,這麼厚臉皮的人也是沒誰了。

宋老漢兒跟趙氏聽到現在哪裡還會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只是他們也想看看這盧氏的臉皮到底有多厚?如何能把這一戳就破的謊言自圓其說。

「不錯,確實應該買些補品去看看兩位老人家。」宋離道。

盧氏一喜,雖然補品沒有銀子好,但是這些東西到手之後自己還是可是賣了還錢的,實在不行自己吃了也好啊!

「對,買些補品就行了。」

「甜兒,外祖母跟外祖父病了,你要不要去看看他們?」宋離直接問靠在周氏身旁的宋甜兒。

宋甜兒雖然對盧氏這個大舅母的印象不怎麼好,但是外公外婆對自己確實很好的,所以宋甜兒知道兩位老人家病了,當然急想著去看看了。

「要去。」

「恩,這才是乖孩子,小姑姑跟爹陪著你一起去好不好?」

「好。」

盧氏徹底明白過來了,剛才宋離根本就是在逗著自己玩,如今不僅宋離自己要去,宋有彬要去,就連宋甜兒也要跟著去。

「甜兒,外公外婆病了,你還是不要去了。」盧氏道。

宋離擋在宋甜兒面前,別以為剛才她沒有看見盧氏對宋甜兒的警告。

「這怎麼能行,甜兒是大叔大嬸的親外孫,去看看外公外婆也是應該的。更何況如今兩位老人家都病了,說不定這甜兒去了,逗逗兩位老人家。這老人家的心情一好,病也就好了。你說是不是盧大嫂?」 遙遠的元初星上,葉天透過面前的光幕瞧著陰巽魔女臉上那詫然之色,也是忍不住的一陣好笑。

數百萬里?不過是葉天隨便找的一個距離罷了。

覆蓋暗俞國?

靈巢空間之中,光是這元初星的大小,就足夠將暗俞國,風墟國,天越國三國全部安放在上面!

而其外圍的虛無空間,隨著如今葉天的不斷變強,近乎無限!

若當真是要安置距離,將這陰巽魔女困死在這靈巢空間之中,別說百萬里,千萬里,億萬里的距離,都不是什麼問題!

不過,這般嘗試也是讓得葉天頗為的有些意外。

這鬼宗的鬼蠱和追影術,著實是有些太過神奇了,間隔著數百萬里,比天越國到暗俞國的距離還要遠了十倍,這樣恐怖的間隔距離,那陰巽魔女居然還能鎖定這鬼蠱的存在,這般搜索能力,也是著實有些恐怖了。

「看來之後還得想個辦法將這鬼蠱祛除,不然始終是個大麻煩……」

葉天暗自喃喃道,「不過現在,還是好好跟你玩兒個開心好了!」

一邊說著,葉天的目光一邊便是望向了自己的身旁,此刻,在他身體左右兩邊,赫然便是有著兩枚木珠懸浮著,赫然便是他手中剩下的兩枚求道菩提!

他手上的三枚求道菩提,一枚已經是與粱笙融為了一體,而這剩下的兩枚,此刻正被他靠著靈魂能量引動了起來!

葉天此刻也是發現,這求道菩提和玉龍絲一樣,都需要靈魂能量來操控,而當他將靈魂能量注入這求道菩提之後,便是赫然發現,這求道菩提和玉龍絲一樣,也是一件靠著靈魂能量驅動的寶物!

而這求道菩提,居然是將奇門之法和八卦之數一併包含在了其中!

葉天手中的三枚求道菩提,一枚代表著奇門之法的「生門」,那一枚,便是與粱笙融為了一體,葉天估計粱笙能夠擁有幾乎與真身肉體無疑的身軀,便是因為這求道菩提的功效,而剩下的兩枚,則是「離火」,「震雷」。

按照這門路來推測,葉天大致能夠想見,十八枚求道菩提之中,十六枚便是對應著奇門和八卦,剩下的兩枚,則是不得而知了。

而他此刻手中剩下的離火,震雷兩枚求道菩提,赫然便是成為了極其強悍的武器!方才那恐怖的銀色雷龍,便是藉由對應「震雷」的求道菩提發出!

而此刻,葉天的身邊那一枚對應這「離火」的求道菩提,正緩緩的繼續著靈魂能量,逐漸被激活起來!

相比起雷電,葉天更擅長的,從來都是火焰!

「叮——」

忽然,那枚帶著幾分淡淡紅光的「離火菩提」上傳出了一陣空靈的輕響,那是求道菩提充能完畢的聲音,聽得這聲音傳出,葉天的臉上也是陡然浮現出幾分笑容來,手中掐起一個奇特的印訣,那離火菩提陡然間便是消失在了葉天的身旁!

……

虛無空間之中,陰巽魔女手足無措的在這縹緲的虛空之中穿行著。

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能去哪裡,只能朝著葉天所在的方向儘可能的飛行而去。

數百萬里,即便是她用最快的速度,不眠不休的飛掠趕路,怕是也要飛上個好幾年!

她根本不知道此刻自己能做什麼,即便是知道了葉天的所在又如何?

他們之間的這段距離,根本就不是她現在能夠跨越的!

真的在這裡飛上好幾年?這可能么……

且不說她有沒有這個能力真的在這裡飛上幾年了,即便是她體內的能量不會耗盡,能夠讓她永遠保持著極限速度飛行,可真正花上幾年,到了葉天的面前,那時候還有何意義?

她即便真的到了,又能有什麼辦法對付幾年後的葉天?

或者都不該這樣想,應該說,葉天能夠與她隔開第一個數百萬里,誰能說,葉天沒法再隔開第二個?

怕是將她困在這裡老死,都並非是什麼不可能的事情!

陰巽魔女忽然感到有些絕望,束手無策,走投無路的絕望。

這片虛無空間,就像是一個龐大的棺材,進入這裡,她就已經進了棺材,被封死在了其中。

錯遇小甜心 活路?

在這根本尋不到邊界的虛無空間之中,哪裡還能有什麼活路……

「嗡——」

忽然,空間之中傳出了一陣詭異的波動,讓得陰巽魔女陡然間眉毛一皺。

方才傳出波動,雷雲追著她不依不饒,此刻她好不容易擊碎了那雷雲,這般波動又是浮現了出來!

她知道,這肯定又是葉天的什麼手段。

但她卻也無奈,此時此刻,她連半點辦法都拿不出來!

「這次是火么?呵……沒想到我也有被人玩弄在股掌間的一天啊……」

陰巽魔女第一時間便是感受到了周圍傳來的那火焰靈氣的氣息,不免的生出了幾分苦澀的笑容來。

放在以往,她靠著這一身的邪功,不知將多少高手強者逼得走投無路。

不攻擊她,靠著超強的靈魂能量和化魂真氣,她能擁有強悍的戰鬥力;而若是攻擊她,靠著涅槃千隕功,只要不是能夠瞬間殺死她的對手,她都不懼!

但此刻,她卻是只能無奈的嘆息,苦笑。

葉天根本不出現在她的面前,隔著數百萬里,操控著某些她根本無法想象的手段,便能夠隨隨便便的戲弄她,讓她縱使是有著一身的力氣和手段,都無處施展。

這樣的情景才最是讓人無奈。

有實力在手又如何?

任憑你有何等的實力在手,根本無處施展,只有時不時就會出現的詭異攻擊,只有這漫無邊際的虛無空間。

能對誰施展?

陰巽魔女此刻心中滿是茫然,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能怎麼辦,只能期待著,這詭異的法陣有散去這一說,期待葉天操控這麼龐大的法陣,早晚會耗幹了自己的能量,法陣自然散去。

除此之外,她甚至是不知道自己能夠期待什麼……

而就在這同時,求道菩提浮現在了她的面前。

「求道菩提……呵,這小子居然能夠動用這東西么?果然……果然不愧是葉家之人的血脈傳人啊……」

望著那浮現而出的「離火菩提」,陰巽魔女的臉上苦笑之色頓時是更甚了幾分。

忽然,那離火菩提之上,一陣淡淡的紅色微光擴散而開,像是一層紅色的煙霧一般擴散,將方圓百米的範圍紛紛籠罩在了其中,陰巽魔女此刻也是不敢鬆懈,化魂真氣牢牢地包裹著全身,隨時準備這抵禦這離火菩提帶來的攻勢。

而事實證明,她這樣的舉動是十分明智的——

就在那紅色的微光煙霧籠罩這片區域的瞬間,金紅色的火焰瞬間便是將這整片被覆蓋的區域籠罩了去,沒有絲毫的死角,但凡是被那微光煙霧籠罩的區域,皆是燃起了金紅色的恐怖火焰,一整片的火海,瞬間吞噬了這片區域!

陰巽魔女能夠感覺到,這詭異的金紅色火焰,要比幽海靈火和鬼宗的黑色鬼火還要恐怖,溫度更高!即便是有著化魂真氣的保護,那恐怖的高溫也是讓她感覺到無比的難捱,彷彿是身上的皮膚血肉都要被那恐怖的溫度煉化了一般!

而在她的身旁,化魂真氣正瘋狂的消耗著,抵禦那金紅色的火焰,比剛才抵禦那狂暴的雷龍還要更加的困難,化魂真氣的損耗速度,完全超出了陰巽魔女的損耗,她此刻掌控著的化魂真氣,恐怕最多能夠堅持十分鐘的時間,便是極限!

她毫不懷疑,若是化魂真氣消耗殆盡,這金紅色的火焰要將她化為灰燼,不過是眨眼之間! 盧氏憤恨的瞪著宋離,可是偏偏她又拿宋離沒有辦法。她不能說出實話,但是也不能阻止宋離去,這樣自己自己的謊言總是會被拆穿的。

盧氏知道自己不能在宋家面前翻臉,那現在能做的就只有阻止宋離他們去婆家了。

「你們的好意心領了,只是爹娘年紀大了,不適合這麼吵吵鬧鬧的。」盧氏道。

宋離看了盧氏一眼,這理由找的真是讓人無語,不過盧氏這麼說,恐怕也是因為害怕要是真的去了,恐怕這齣戲就唱不下去了。

「是嗎?那真是可惜了,三嫂你我們是不是不用回去看大叔大嬸了?」宋離看向周氏。

周氏已經明白了其實都是大嫂盧氏玩的心眼,可笑自己居然還信以為真了。

「既然大嫂都已經這麼說了,那就不用了。等我肚子里的孩子生了,到時候我跟你三哥再回去好了!」

盧氏知道自己現在不管說什麼都是枉然,銀子自己肯定是拿不到了。

「既然這樣那我就先走了,爹娘還在家裡等著我照顧呢。」盧氏一副家裡離不開自己的樣子。

「我送盧大嫂。」宋離道。

盧氏一怔,隨即反應過來。

帝尊嗜寵:廢材逆天狂妃 「不過了,我看你們應該也很忙的,用不著送我,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不耽誤事兒,走吧,盧大嫂。」宋離不給盧氏反悔的機會。

本來盧氏到宋家來是想著弄點兒銀子回去花的,誰知道銀子沒有到手,反而被宋家人把自己給拆穿了。說起來都怪宋離,從前自己怎麼沒有發現,小姑子的這個小姑子這麼難纏。

「阿離,回去吧,這路我自己走就行了。」

宋離看了盧氏一眼,「那盧大嫂慢走。」

周氏耐著性子等著宋離回來,剛才其實她心裡也是有一點怨恨宋離的,為什麼就不能直接給她大嫂五兩銀子,非要拆穿她大嫂。可是周氏心裡也知道,今天盧氏能用她爹娘病了要銀子來借錢,說不定明天就真的會弄假成真。宋離這麼做其實也就是為了杜絕後患罷了。

「真是沒想到那盧氏怎麼是這麼個人?老周兩口子對她不錯了,居然這麼說兩口子,這要是知道了心裡該多傷心?」趙氏對親家的這個大兒媳顯然看不上。

宋老漢兒咳嗽一身,這三兒媳婦還在這裡呢,你怎麼當著面就這麼說?

趙氏撇了一眼周氏,嘴角抽了抽。剛才確實是她沒有顧慮到。

「老三家的,我也就是為你爹娘難受,你千萬不要把我的話放在心上。」趙氏道。

周氏面色很是難堪,她一心以為的娘家人確實來坑自己的。可笑自己卻沒有看明白。

「娘,我沒事。」

「三弟妹,這人啊都是要向前看的,等你肚子里的孩子生了,到時候有老三陪著你一起回去看看,不就行了?」陳氏也怕周氏要是因為今天盧氏做的這些事情動了胎氣就麻煩了。

周氏搖頭「我真的沒有放在心上。」其實她早就已經習慣了,不是嗎?只是這一次自己依舊還是沒有看明白而已。

「三嫂,盧大嫂的事情你根本沒有必要放在心上。」宋離把盧氏送到門口就回來了。

周氏現在只覺得自己有些對不起宋離。

「阿離,都是我不好,我不知道我大嫂會這麼做的。」

宋離搖頭,「三嫂,這跟你沒有關係,知人知面不知心,再說了她不是什麼都沒有從咱們家裡拿去嗎?」宋離安慰道。

倒是馬氏的眼睛開始滴溜溜的轉,盧氏上門沒有拿到錢。那是因為都了解盧氏是個什麼人,可是她家二嫂楊氏卻是一個正正合適的人。而且盧氏會被宋離揭穿是因為盧氏太過貪財了,怎麼能一次就要五兩這麼多的銀子呢?自己到時候讓二嫂要三兩銀子,一人一半,正好合適。

「叫你們幾個進來是要有事跟你們說。」宋老漢兒終於把自己手裡的煙桿放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