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頭微蹙,陳浩問道:“你當初看到村子的時候,這裏人多嗎?”

小剛道:“還好吧,我記得當時我接近村子,還有狗叫呢,嚇得我不敢進去。”

狗?

現在連人都只有三兩個了,哪裏還有什麼狗。

與鬼爲妻 這是出了什麼事,還是都搬遷出去了?

陳浩順着土路來到了村子。

距離近了,陳浩就發現,村裏的房子雖然都是磚瓦土房子,不過看起來都保護的還不錯,不像是被遺棄的樣子。

只是這裏的人呢?

陳浩按照發現的生人氣息走了過去,來到了一戶人家門口。

剛到,陳浩就看到一個老頭走出來,似乎正在忙碌。

老頭似有所覺,擡頭看向外面,就看到了陳浩。

微微一愣,老頭似乎沒想到會有人來這裏。

陳浩趁機上前,笑問道:“大爺你好,我想借口水喝行嗎?”

老頭看了陳浩片刻,點頭道:‘“進來吧。”

“謝謝大爺。”陳浩道謝一聲,走了進去。

接近了,陳浩就聞到了一股濃濃的中藥味,隱約能夠感知到裏面有一種古怪的陰冷氣息。

看了一眼屋內,陳浩開口道:“大爺,我看這村裏怎麼沒人啊?我還想買些什麼東西呢,連個小店都沒找到。”

“後生不要問這麼多,喝完水早點走吧,你向西北走,看到大河就順河走,這裏不安生,不要隨便停留。”老頭一邊給陳浩倒水,一邊回答。

陳浩一愣:“不安生?這好好的怎麼會不安生?”

老頭嘆息道:“我可沒騙你,早幾年咱們這裏發生過一次怪病,好多人都沒挺過去,村子一下子就荒廢了,一些沒染病的人害怕就搬走了,現在村裏就我和老婆子還有一個全家死絕被逼瘋了的瘋婆娘,到了晚上,會有怪事發生的。”

陳浩驚訝道:“怪病?沒有向上面求救嗎?”

“來人了,說是什麼變異病毒,真是見鬼了,咱們這破地方,有什麼變異病毒,一羣不作爲的醫生,根本治不了,只是做了什麼防護,要我們搬遷走。有能耐的就走了,我沒能耐,只能留下來。”

陳浩目光微動。

變異病毒?這不會和小剛遇到的地方有關係吧。

心中琢磨,陳浩看向老頭道:“大爺,這麼重的中藥味,是大娘病了嗎?我這有些錢,您帶着去找醫生看看吧,有病要及時治療,否則……”

陳浩還沒說完,屋內突然傳出一聲尖叫。

這叫聲尖銳而憤怒,似乎在掙扎什麼,帶起了鐵鏈的聲音。

老頭面色一變,急忙衝進了屋內。

陳浩卻是面色陰沉,目光中浮現冷光。

隨後陳浩也走進了屋內,然後就看到了讓人心驚肉跳的一幕。

在屋內的臥室中,一條條鏈子鎖住了一個披頭散髮的女人四肢。

這女人穿着破爛,身材幹癟,皮包骨頭的看不到一絲肉。尤其是臉上,幾乎能看出骷髏頭的形狀,眼瞳之中烏黑一片,完全不像是個人了。

“滾出去!”

老頭看到陳浩闖進來,頓時怒吼一聲。

陳浩沒有動,看了一眼女人後,開口道:“大爺,大娘這不是病,她是中邪了。”

老頭一愣,旋即眼睛亮起,激動的道:“你知道?能不能治好?”

陳浩再次打量女人片刻,嘆息道:“大爺,太晚了,大娘這是邪氣入體,侵蝕全身,連魂魄都不全了,現在說是活人,還不如說是活死人,只要見了陽光,立馬就會死亡。”

老頭呆立當場,臉上一片絕望。

好一會兒後,他猛然瞪視陳浩:“你騙我,老婆子不會死的,她還活着,滾,我不想看到你。”

陳浩默然,轉身就走。

感情太深,選擇自欺欺人,可是這也無法改變什麼。

不過這個大娘的情況,讓陳浩決定留下來看看。

邪氣侵身,魂魄殘缺,化爲活死人。

一不小心成了全能奶爸 這和變異病毒是不是有關係?那變異病毒又是從哪裏冒出來的,和小剛有沒有關係? 從老頭家裏出來,陳浩走向另外一個人所在的地方。

老頭說這是個全家死絕,被逼瘋的婆娘。

而陳浩感知中,這個女人的氣息很混亂,正是神智失常之人才有的症狀。

等陳浩來到村東面一個破舊的房子前,就看到了老頭口中所謂的瘋婆娘。

第一眼見到,陳浩發現這個瘋婆娘年紀不大,頂多四十多歲,雖然很邋遢,不過從體型上看,這個瘋婆娘很健壯。

此刻,瘋婆娘坐在地上,正抱着一個什麼東西,嘴裏唸唸有詞。

陳浩仔細一看,眼瞳縮起。

這個瘋女人懷中抱着的居然是一條死狗。

這狗體型不大,毛髮無光,身體乾癟。頭部似乎被什麼啃了一樣,血肉模糊,如今也風乾了。

而瘋女人卻好像這狗是活的一樣,溫柔的輕撫,就像對待自己的孩子一樣。

陳浩打量着,正想上前的時候,突然一片怪叫聲從村外響起,呼嘯而來。

聽到聲音,陳浩一愣。

原本正在輕撫死狗的瘋女人猛然擡頭看向聲音來處,眼中浮現暴虐的光芒。

嗯!

察覺到瘋女人變化,陳浩轉身看去,但是瘋女人卻一轉身衝入了身後的破房子內,然後動作很快的從後面跑遠。

“浩哥,要不要追,這個人好像很兇。”公雞遲疑着問道。

陳浩想了想,搖頭道:“不用了,她這是神志不清,不是妖邪,不用管她。”

說着,陳浩看向怪叫聲來處。

這是一羣年輕人,一共有七個。三男四女,這會兒正在飛奔過來,看起來很興奮。

陳浩不動聲色的打量,越看眼神卻是越古怪。

在陳浩的眼中,這七個人越靠近村子,命相就黯淡一分,等七個人進入了村子後,每一個都命中都凝聚了死劫黑氣。

詭異的是,七個人的死劫並不是絕對,命中還有一線生機。

我擦,這村子還真是有問題啊,人來就死嗎?

陳浩目光微動,若有所思。

隨後陳浩也沒打算和這幾個人見面,悄悄避開。

“咦,怎麼一個人都沒有?這村子裏的人都跑哪去了?”七個年輕人進村之後,其中一個一臉驚訝的開口。

“不知道啊,導航上有這個地方,叫槐臺村,看起來不應該這麼安靜的啊。”

“會不會是遇到土匪了,全部都被抓起來了?”

“胡說八道,這年頭那還有什麼土匪,應該是都出去打工了吧,畢竟種地和打工沒法比,賺的少,不願意種地也正常。”

“那現在怎麼辦?放棄休整,直接進山嗎,那這樣就打亂我們預定好的路線和休整地點,這樣太危險了。”

“不要着急,我們先找找看,到底有沒有人,如果有那就好辦了。”

幾個年輕人商議着開始到處搜索。

不多時,他們也發現了老頭,不過這一次他們面對的是暴躁的老頭,幾人還沒有開口問,老頭就憤怒的道:“滾,別來煩我。”說完他進屋,砰的一聲關上門,留下一羣面面相覷的年輕男女。

不過有人就說明不是廢棄村子,幾個年輕人合計了一下,就佔據了一個房子,準備安頓一夜,明天出發前留下一份借住的錢。

之後他們開始忙碌起來。

不過沒過多久,突然一聲尖叫劃破村子。讓忙碌的幾個人急忙放下手中工具跑了過去。

等他們到了,卻發現,是他們中的一個女生,這會兒提着褲子驚慌失措的從一個院子裏跑出來。

“琪琪,怎麼了?” 八零軍夫俏佳人 有女生上去詢問。

提褲子的女生驚恐道:“有鬼。”

嘶。

幾個人嚇了一跳。

不過三個男生之一卻開口道:“瞎說,大白天的,有什麼鬼敢冒出來。”

“哎,對呀,就沒聽過鬼在大白天活動的,你是不是看錯了。”

“沒有,我真的看到了,披頭散髮,目光冰冷,很可怕的,嚇死我了。”提褲子女生眼淚都流出來了。

“咳咳,琪琪,你先把褲子穿好。” 最佳編劇 有人注意到提褲子女生褲子還沒提上去,隱隱約約,都能看到黑黑,連忙提醒了一句。

正哭泣的女孩一呆,然後尖叫一聲,急忙轉身又跑進了院子。

這時,幾個人商議起來。得出結論,世界上不會有鬼,如果有,那就是人假扮的。

這村子目前只看到了一個老頭,而且脾氣超級不好,極有可能是他假扮鬼在這裏嚇唬他們。

這樣一想,幾個人決定去找老頭,問問什麼情況。

“哎,琪琪穿褲子要這麼久嗎?”這時,突然一個女生開口。

其他幾個人一愣,相互看看,猛然衝了進去。

但是進了院子,他們卻沒看到穿褲子的女生。這下幾個人色變了。

這大白天的,一個大活人怎麼會憑空失蹤,就算是鬼也做不到吧,這絕逼是有人搞鬼。

“琳琳,你打電話報警,飛哥,茗姐,我們去找那個老傢伙。”一個年輕男子開口了,面色難看。

“歡子別衝動,不一定是老頭做的,畢竟他那麼大年紀,難得做到這樣,可能村子裏還有別人,我們先搜查一遍,說不定能找到。”另外一個男人開口。

“還有人?哼,最好別讓我找到,否則弄死他。”叫歡子的年輕人一臉氣怒。

“不好,飛哥,這裏信號沒有,電話打不出去。”打電話的女孩面色驚慌。

怎麼可能,這又不是什麼深山,我們來的時候,還看到一座信號塔呢,是不是你卡不對?

“我是雙卡,一個聯通,一個移動,都打不了。”女孩解釋。

叫飛哥的正要繼續說,突然一聲尖叫又響起,聽起來和之前的一樣。

聞聲,衆人面色一變,急忙向尖叫聲處跑去。

而這時,一棟房子的房間內,一個衣服被撕爛的女孩雙手抱胸,蜷縮身體,發出尖叫。

而在女孩對面,一個身材魁梧,**上身的壯漢,一臉不耐煩。這大漢正是幻化形象的公雞。

“給雞爺閉嘴,叫毛線啊,雞爺救了你好吧。”

女孩不管,就是尖叫。

公雞怒了,上前提小雞一樣把女孩提起來,瞪視她。

女孩這下聲音戛然而止,瑟瑟發抖的看着公雞。

“臥槽,果然還有人,麻痹你放開她。”

這時候,一聲怒吼響起,然後一道身影飛奔過來。 怒吼聲後,一道身影撲向公雞幻化的大漢。

公雞卻是沒有任何的意外,一副早有預料的模樣,在這道身影靠近的時候,猛然一伸手,同樣的抓住了這個人的脖子把他也提了起來。

這人大驚失色,拳打腳踢,但是拳頭打在公雞幻化的大漢身上,疼的是自己,腳踢也踢不到,反而脖子被抓的他,感覺慢慢有些窒息。

“兄弟,別衝動,有話好好說。”其他人也都過來,看到公雞幻化的大漢如此霸道兇殘,都嚇得大驚失色,一個男子小心翼翼的勸解。

公雞冷哼道:“好心沒好報,早知道就不該救這個女人了。”

“兄弟說的是,是我們有眼無珠,但是這也不能殺人啊,你先放下,咱們慢慢說,肯定是有誤會。”男子繼續說道。

公雞一鬆手,一男一女就從手中掉落。摔在地上,齜牙咧嘴。

放掉二人,公雞道:“行了,人給你們了,我家浩哥讓我給你們帶一句話,要是不想死,就趁現在離開這村子,否則留下來晚上遇到什麼意外,可別怪沒有先提醒。”

說完,公雞轉身就要走。

男子攔住他,笑道:“兄弟,你這話有點嚇人啊,咱們能說清楚嗎?這村子有什麼意外?爲什麼不能留?”

公雞嘿嘿笑道:“有鬼。”

男子笑容一僵。

“兄弟,別開玩笑。這世界上怎麼可能有鬼。”

“怎麼沒有,你旁邊就站着一個呢,”

男子下意識的扭身一看,什麼也沒看到。

公雞道:“別看了,一般的鬼你看不到,不一般的鬼讓你看到你也就離死不遠了。言盡於此,你們愛走不走。”

說完公雞直接就離開。

男子呼喚不住,就看向幾個同伴。

“你們怎麼說?”

“不走,還有鬼,神特麼鬼,我長這麼大,還從未見過鬼呢,這要來了鬼,也能長長見識。怕毛線。”

“不錯,這一次咱們和劉賤賤他們比賽,橫跨雲山,輸了的可是要裸奔。我寧願見鬼也不願意在一羣混蛋面前裸奔。”

“不過我覺得,這個大塊頭好像沒有騙我們的樣子,而且這村子居然連信號都沒有,聯通移動都打不了,這太古怪了,我感覺很不安。”

“咳咳,這個傢伙,實力很強,我的暗勁打在他身上,連一點反應都沒有,這這種實力的人,想把我們幾個全殺了都不難,應該不屑於說謊。”被公雞掐過脖子的年輕人,一臉敬畏和震撼。

男子點點頭,目光看向最先被抓的女孩:“琪琪,這到底怎麼回事?你怎麼又被抓的?”

女孩委屈道:“我不知道,我正在提褲子,突然就被人從背後捂住了嘴,然後一股很醜的氣息撲鼻,然後我就被臭暈了,等我醒來的時候,就看到了那個兇兇的傢伙,他正在拍打我的臉,還很用力。”

說着女孩眼睛一紅,淚水流就流淌了下來。

這一趟旅行,這纔剛開始,就受了這麼大的驚,在她心裏都留下了陰影。

幾個人看向琪琪,果然,這個原本漂亮的女孩,這會兒臉是紅紅的,隱約有些腫。

這讓幾個人無語。

那傢伙到底是不是男人啊,就算是救人,也沒有這麼救的吧,把一個女孩子的臉打成這樣,你懂什麼叫憐香惜玉嗎?

“對了,你們就沒想過,這個男人,還有他說的浩哥,這兩個人爲什麼在這村子裏,他們說有鬼,那他們爲什麼不怕?會不會是他們假裝好人,忽悠我們離開,而他們卻在這裏進行什麼不法之事?害怕被我們撞破?”一個妹子猜測說道。

幾個人聽得呆了。

“不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