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現在已經是連東萊城也不回了,直接就走,跑路跑得十分徹底。

??誰知道回到東萊城又會有什麼變數,反正重要的東西都在身上。

??韓森嘆了一口氣道:「小妹你這是何苦呢,我們找個二流宗門加入,還是很有希望的。」

??「有志氣一點啊,好歹我們都是得到了小蒼梧真正機緣的人,努力一點,說不定能追上黃大哥的步伐。」韓莉語氣樂觀,似乎加入玄天宗,對她來就,一點也不難。

??「你喜歡就好。」韓森搖搖頭,跟了上去。排版出了點問題,我改了,你們見到還是很怪的,刷新一下,應該就正常了。

《超人不用修練》排版出了點問題 徐州與青州交接,兩地相距並不遠,黃青和七夜倒也不趕,走走停停,當作是遊山玩水。

七夜顯然不是第一次出來,一副熟門熟路的樣子。

黃青想了想,這也是十分合理的,如果七夜一直待在小蒼梧之中沒出過來,就不會認得之前出現的黑衣女子了。

黃青也有擔心過七夜離開了扶桑樹後會不會有什麼不良影響。

不過事實證明是他多慮了,當他問過七夜后,七夜用它的翅膀打了半天手勢,黃青終於搞清了,那一棵扶桑樹是死得不能再死的了,根本沒有任何價值可言。

自然不會對它有什麼不良的影響,它之前仍然住在扶桑樹上,不過是因為一直住在那裡,沒想過要搬家。

到了晚上,黃青沒有再入城找客棧,而是野外隨便弄了一些妖獸烤肉。

七夜倒也不挑食,食量甚至不比黃青少,也不知它是怎麼消化的。

第二天一早,黃青習慣性地打開系統,看了一看自己的太陽能量值,突然一愣。

比起昨天入夜時的數值,一個晚上之間神奇地多了七百多點。

黃青揉了揉眼睛,發現自己沒錯看之後,大為驚奇。

晚上他的太陽能量值是不會漲的,這個鐵律他很清楚。

「怎麼昨天晚天會有太陽能量值收入……」黃青想著想著,目光落到身邊正在歡快吃早餐烤肉的七夜身上。

「難道金烏可以達到與陽光一樣的效果,幫我充值太陽能量值?」他有點震驚,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就賺大了。

他開始做一些實驗,第二天晚上,他特意地盯著系統介面。

果然,就算入夜沒有任何陽光時,他的太陽能量值同樣以每分鐘一點的速度上漲,與白天時沒分別!

但條件是要七夜在他身邊一公里範圍內,出了一公里,他的太陽能量值就不會漲了。

這個驚人發現令黃青大為震奮,這下他太陽能量值收入的速度等於是翻了一倍!

這簡直是個移動充電寶呀!

就是不知道它日後實力再增強一步,或回回復金烏真身之後,會不會效果更好。

「我也不貪心,如果以後每分鐘可以漲兩點,就十分滿足了。」

黃青心情太好之下,決定獎勵一下七夜,今天給它多了一塊上品火晶石作加菜零食。

對此毫不知情的七夜見今天的上品火晶石由三塊變成了四塊,還以為黃青數錯了不小心給它多了一塊,偷樂了好一會兒。

……

五日後。

徐州,碧寒山脈,方圓千裡布滿了各項禁制,外人止步。

一座無名山峰之上,豎立了十多座長年在陣法迷霧之中的建築,風格與玄天宗如出一轍。

這裡正是玄天宗的一個駐地,負責守護和採集碧寒山脈獨妻的寒晶礦脈,並將天玄寒晶運回宗門。

中央大殿之中,十多個駐守在此的執事長老聚在一起。

他們剛剛從採礦場回來,情緒十分激動。

充滿了震驚、憤怒、疑惑。

坐在最上首的一個老者激動地一拍抬,怒哮道:「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有誰可以告訴我,賊子是如何在我們加強了三倍警戒力度之下,再次偷走天玄寒晶!?」

「胡長老息怒。」

「胡長老冷靜一點。」

幾人同時勸說道,但沒有一個人能解答到胡長老的疑問。

此時再有幾位執事長老腳步勿匆匆地踏進大殿。

胡長老立即問道:「怎樣了,有沒有發現什麼!?」

「我搜遍了東邊方圓三千里,找到了去太澄湖,都沒有見到什麼可疑的人。」

「我向西邊一直飛,找到了去渤海城,也是沒有什麼發現。」

「我沿山脈往北而去,去到了大散關,也見不到任何不尋常之處。」

鶴先生的考拉小姐 「西邊也是沒有任何發現。」

胡長老聽完之後,更是連發怒的力氣都沒有,眼神之中透著絕望。

不但胡長老,連其餘的人都愁眉不展。

「完了……上個月出事後執法堂已經說了要派人來調查,現在人還未到,又再一次出事。」

「這可是三倍警戒呀,每一天我們之中都有三個人坐鎮在礦場之中,究竟賊子是怎麼做到!?」

「我還是認為這事就是三聖峰的人做的,大周境內的二流宗門根本沒那個實力可以在我們眼皮底下偷走,只能是大散關外的三聖峰!」

「有沒有可能是其他的超品宗門,想挑起我們玄天宗和三聖峰的戰爭而做的?這很可能是個大陰謀啊!」

「別再說這些了,就算是三聖峰還是其他超品宗門,都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覺地當將冰玄寒晶偷走,我們之中,一定有內鬼!」

「內鬼」二字一出,所有人都靜了下來。

事實上,這二個字亦是最為敏感的,挑動著所有人的神經。

這一個月來,他們都在暗自猜測如果真的是內鬼做的話,只能是他們這些駐守在此地的執事長老。

不論是管事,還是弟子,都沒有能力做到這事。

那麼究竟是誰呢?

重生之本性 殿內的人大眼看小眼,一片沉默。

「好了。」眉毛都擰在一起的胡長老嘆了一口氣,說道:「我十分清楚,在座各位都是對宗門忠心耿耿,我是不相信這事是內鬼乾的。」

胡長老此言一出,不少人都是開口同意。

「沒錯,明知天玄寒晶被偷之後,我等一定脫不開失職之責,誰會這麼做啊!?」

「就是啊,當內鬼也沒理由這麼笨呀,身為駐守礦脈的執事長老,怎麼可能會做內鬼……」

「此言大善。」

這時一個金紋紅袍的男子走進了大殿。

「在下倒是好奇,胡長老為何會這麼有信心,難道你是知道了什麼內情,而沒有告訴我?」

男子走進來后,所有人都面色微微一變。

「白安,你這話是什麼意思?」胡長老冷哼一聲。

「白隊長,你不是去了調查附近的二流宗門有沒有什麼可疑的嗎,現在回來了,莫非是查出了什麼?」另一個長老問道。

「你們還想我查什麼?」白安不冷不熱地道:「查了大半個月,整個徐州的二流、三流,甚至不入流的宗門都查遍了,全都清白得很。」

……

(第一更) 「而更加有趣的是,我那邊一無所獲的同時,剛才還收到了消息,你們這個月的天玄寒晶,又不見了四百斤。」

聽到白安這樣說,所有人的臉色都難看至極。

要洗脫「內鬼」這個嫌疑最簡單和直接的方法,就是眼前這個戰堂委派過來調查徐州宗門的白安能夠找到偷了天玄寒晶的宗門。

一個月前他們第一次發現天玄寒晶產量少了四百斤后,執法堂和戰堂分別派人過來調查此事。

當黃青還在青州浪時,戰堂徐州分部的地煞級小隊隊長白安早已來到。

戰堂和執法堂的調查方向不同,白安是負責調查究竟是不是有什麼敵對宗門向天玄寒晶下手,因此這半個月來他明查暗訪,走遍徐州大小宗門。

現在白安回到駐地,告訴所有執法長老他的調查結果就是徐州的宗門一點可疑之處也沒有,對於胡長老他們來說,自然不是一個好消息。

因為這代表有內鬼的可能性,更大了。

而白安顯然就是這樣想的。

「白隊長,你雖然調查了徐州的宗門,但是偷天玄寒晶的人,不一定是來自徐州呀,甚至不一定是來自大周境內。」一個執事長老說道。

白安冷笑一聲道:「你是在說三聖峰吧,那麼你有證據嗎?不說證據,你總得要說一下三聖峰是怎樣在我們戰堂邊境線的監視下,跑到來徐州的碧寒山脈,還無聲無息地在嚴密警戒之下將天玄寒晶偷走吧?」

如果你認為將所有事情推給另一個超品宗門,就能洗脫嫌疑的話,恐怕要失望了。」

胡長老站起身,怒視白安,訓斥道:「夠了,白隊長,究竟是不是內鬼乾的,應該由執法堂來調查,你有這閑工夫來指責我們,還不如做回你應該做的工作,繼續調查其他宗門。」

「胡長老請放心,我會向總部和徐州分部回報我的調查工作的。」白安嘴角浮起一絲冷意。

白安在所有執事長老的不友善目光之下,轉身離去。

白安離去之後,立即就有人罵道:「呸,來了大半個月,一點有用的東西都調查不出來,還要擺出一副認定我們就是內鬼的樣子出來,此子可惡至極!」

「沒錯,明明三聖峰的人才是最大嫌疑,他卻視而不見,老子守在這裡這麼多年,辛辛苦苦地為宗門辦事,現在卻這樣被懷疑,真是豈有此理!」

「我一點也不覺得意外,這個白安,本來就是戰堂青州分部的人,如果最後真的證明了天玄寒晶是三聖峰的人偷走的,豈不是代表了戰堂青州分部監視邊界線不力,讓三聖峰從大夏國跑到過來碧寒山脈,他們青州分部免不了一個失職之責!他當然不會覺得他們青州分部失職了。」

「陳長老說得好……」

「對,還好內部調查將由執法堂進行,他們戰堂沒權調查我們,不然白安一定會直接就將內鬼的罪名加在我們身上了。」

衆男寡女 「說起來,那位執法堂派來的弟子,怎麼還未到,就算是從宗門那邊趕來,也應該早到了吧。」

「也不知執法堂那位會如何處理這事,希望他不要和白安一樣,妄下判斷吧。」

「張長老你放心,聽說刑堂主向來明察秋毫,公正嚴明,他一定將此事交給了一個相當可靠的執法堂弟子……現在有時間我們還是再去礦場那邊再查一次吧,說不定能找到一些線索。」胡長老嘆了一口氣,說道。

正當所有人都臉有愁緒,準備動身去礦場時,又有一道人影走進大殿。

胡長老還以為那人是礦場那邊的弟子,緊張地問道:「怎麼了,難道礦場那邊又出事了?」

胡長老問完之後,才有時間仔細打量進來的人,卻發現此人的臉孔陌生得很,根本就不是駐在這裡的弟子。

更奇怪的是跟在他身邊的,還有一隻黑色的烏鴉。

胡長老面色一變,大喝道:「此人不是我們的人,快點捉住他!」

其餘人先是一愣,然後臉上閃過狂喜之色。

整個碧落山脈被禁制大陣封鎖住,這裡卻發現了一個闖進來的人,那麼這人很可能就是偷天玄寒晶的人!

捉到了此人,不就能夠證明到他們的清白了!

「大膽賊子,敢來到這裡!」

「小賊束手就擒!」

一時之間,十幾道強大真元波動的光芒亮起,靈器亂飛,全部都朝黃青籠罩而去。

七夜見此,第一時間就是靈活地躲到黃青身後。

黃青眼眉一挑,一拳打出。

轟!

靈器倒飛而回,真元波動被打散。

所有的執事長老見此,反而臉上喜色更濃。

此人實力愈強,愈有可能是偷天玄寒晶的賊子,要是隨便一招擒下了,他們還要懷疑一下呢!

「靠,你們還來!」

黃青直接亮出了執法令,令牌之上,「執法」二字閃閃發光。

胡長老反應最快,看到了執法令后,身軀一震,收回了真元波動,並且喊道:「停手。」

所有人收手之後,一臉警惕地盯著黃青的執法令,似是在辨別真偽。

這麼的動靜又引來了附近的駐守弟子,立即有幾十人沖了進殿。

「先別動手。」胡長老立即命令道。

一番擾嚷之後,黃青的執法堂弟子身份終於被確認下來。

「剛才看來是一點誤會,還望不要見怪。」胡長老擦了一擦額上的冷汗,抱拳揖禮道。

「對對對,是誤會,我們是因為不是道閣下的身份。」剛才有出手的所有執事長老都小心翼翼地道。

他們與白安的關係已經相當惡劣,如果再得罪了到來的執法堂弟子,這次真的是要涼了。

「小事而已,各位不用在意。」黃青擺手道。

胡長老直接冷著臉地質問一個管事道:「我不是一早吩咐過執法堂弟子到了之後立即通知我們的嗎,你這是在發夢嗎!?」

管事一臉無辜地道:「屬下與弟子們守在山底,卻一直都沒有見過有任何人上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