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空已經很久都沒有這樣狼狽過了,渾身的衣衫竟幾乎濕透,額頭上仍舊有冷汗不斷冒出。那劍靈之威,絕不是真仙能夠抵擋的!

雖說王慧動用的是劍靈之力,但他終究還是輸了。

之前的王慧已經夠耀眼的了,此時再度擊敗劍空,王慧身上的光芒便已經不能用耀眼來形容了,簡直讓人不敢直視!

王青此時激動的都快要哭出來了,有了王慧,他老王家可算是揚眉吐氣了!

靳玲與何明就更不是用說了,也不管男女授受不親什麼的了,抱在一起便是一場痛哭!在王慧的身上,他們真切的看到了四極門復興的希望!這對他們來說,比自己的生命更要珍貴!

「我來會會你的仙雀劍!」

就在所有人都為王慧的風采所折之時,江川突然發動,身形直化作一道冷電,向著王慧撲去。

眾人立時吃了一驚,沒想到江川還有這樣的膽量,連元華,劍空都相繼敗在了王慧的劍下,他一個二品真仙竟敢往前湊,不怕被王慧一劍給斬了嗎?

果然,眼見江川向著自己撲來,王慧想也不想的便一劍斬下,一道粗大如水桶的劍芒,眨眼間的工夫便到了江川的跟前。

「嘿嘿……臭丫頭,你太狂妄了!劍靈是那麼容易就被催動的嗎?」

王慧一劍斬來,出乎所有人預料的是,江川非但沒有露出驚懼,反倒是嘿嘿的笑了起來。同時雙掌同時拍出,好似雙龍出海,其體內的仙力,迅速凝聚成兩道青芒,架住了王慧的劍芒。

眾人本以為江川會瞬間被劈飛,可沒想到的是,江川祭起的兩道青芒,雖是戰戰兢兢,搖搖擺擺,但卻異常頑固的堅持了下來。反觀王慧斬下的劍芒,卻是逐漸開始黯淡,明顯的後勁不足!

「這是怎麼回事?」

就在所有人為這一幕而不解之時,元華,劍空,柳純心等人卻是心神猛震,方才劍靈出鞘,確實是威力無窮,但同時也消耗了王慧巨量的仙力。正如江川所說的那樣,劍靈雖然厲害,卻也不是那麼容易就能被催動的,而且品級越高的劍靈,催動起來消耗的仙力就越是絕大。】

如那巨鳥一樣的劍靈,保守估計,至少要消耗王慧九成左右的仙力,這也和王慧如今的修為只有真仙一品有關!

方才所有人都被仙雀劍劍靈的威力驚嚇的不輕,一時都沒有想到這一點!

「元兄,柳兄,劍空兄,你們還不趁機出手,此女不能留啊!你們想想,四極門被羅天宗所滅之後,哪個宗門沒殺過四極門的弟子,這筆筆血債,這丫頭早晚是要跟我們算清楚的!今日不趁著她還未完全成長起來,扼殺於此,來日這丫頭必然報復,到時候咱們可就連後悔都來不及了!」江川架住王慧的劍芒,大聲吼道。 「江川,你還敢再無恥一點兒嗎?圍攻一個姑娘,虧你想的出來!」江川的話中滿含惡毒,王青頓時忍不了了,怒聲嘶吼道。

江川卻好像沒聽見似的,臉上非但沒有絲毫羞恥之色,神情反倒是更加堅決猙獰「時不我待,幾位還在猶豫什麼?難道真要等到這丫頭在仙庭中掀起腥風血雨後,再去後悔嗎?」

「江兄說的對!此女殘暴,今日不除,必成後患!」元華第一個表態,惡狼一般的目光,幽幽的鎖定王慧。

「仙雀劍歸我!」

劍空沉吟片刻后,突然嗡聲道了一句。讓王青薛文等人聽了,更是差點兒沒將肺都給氣炸了!王慧這還沒怎麼著呢,你們就分上髒了?

「哈哈哈……我們之中,只有劍空兄是劍修,這仙雀劍當然歸你,沒人跟你爭的!」劍空也鬆口了,江川更是大喜,忙不迭的應承道。

元華點了點頭,道「仙雀劍可以歸你,但是天極仙經我要拿走!」

「你們一個要仙雀劍,一個要天極仙經,那我們柳家要什麼?」

四極門的兩件鎮門之寶,眼看著被劍空和元華瓜分一空,柳純心忍不住了,語氣不善的張口說道。

他這話一出,元華和劍空沒什麼反應,卻是將柳宗給嚇了一大跳。方才他將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萬東的身上,分明感受到萬東身上的氣息越來越冰冷,這讓柳宗的一顆心,直如墜落深淵。他正想著該如何從萬東的怒火下逃脫,不料柳純心來了這麼一句。這不是上杆子的往人家的刀尖兒上撞嗎?

顧不得多想,柳宗一溜煙兒的躥到了柳純心的身旁,一把拽住他的胳膊,對著元華劍空,一臉嚴肅的說道「仙雀劍和天極仙經,乃是四極門的鎮門之寶,人所共知。四極門雖然山門不在,但是依舊有弟子存世,這兩樣東西便是有主之物!我們上三宗豈能做這種強取豪奪之事?」

柳宗一輩子積累下來的演技,這會兒算是全都用上了。義正詞嚴,慷慨激昂,不知道的人,非得為他這番話擊節而歌,大加讚譽一番不可。誰也不會想到,柳宗此時卻是內心惴惴,虛的不行,一雙眼睛不停的往萬東身上瞅,只求他這一番話,能在萬東那裡挽回一點兒失分。

現場寂靜了片刻,元華的眉頭猛然一緊,面帶不悅的道「柳純心,你們柳家是什麼意思,莫非是想要獨吞兩件寶物?」

「說的冠冕堂皇,實則狼子野心!我劍空可不會上你們的當!想要獨吞寶物,門兒都沒有!」劍空也發怒了,攥拳怒喝。

「干!你們才狼子野心,你們全家都狼子野心!你們的耳朵都是怎麼長的,怎麼就能從我那麼慷慨激昂,充滿正義感的話語中聽出我要獨吞寶物?你妹啊,你們還敢再自以為是點兒嗎?」

此時柳宗整個人都凌亂了,不好宣之於口,心裡卻是破口大罵,將劍空元華的祖宗十八代也一併捎上了!你們要作死,儘管去好了,幹嗎非得拉上我啊!

「小宗啊,我明白你的意思,我知道你是為了柳家好……」柳純心輕拍了拍柳宗的肩膀說道。

柳宗的心裡頓時感到一陣安慰,到底還是自家人了解自己,外人果然是不行,就會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正當柳宗感動的不行,眼淚都快要流下來了的時候,柳純心的嗓音突然低了八度,遮遮掩掩的道「可是不行啊,難度太大!元華還好說,劍空太難纏了,如果將他逼急了,只怕我們會吃虧!這樣,仙雀劍就給了劍空吧,反正我們柳家又不是劍修,仙雀劍對我們意義不大。我們只要將天極仙經搞到手便足夠了!」

咔嚓!

頓時一道晴天霹靂,轟在了柳宗的腦門上,直將他轟的耳朵嗡鳴,雙眼發花,之前因為感動而要流未流的眼淚,此時終於是毫無顧忌的奔涌而出。

什麼自家人了解自家人,啊呸,都是狗屁!柳純心這冷刀子扎的,將柳宗的心都要給扎爛了!

「柳純心,你們柳家到底怎麼說?」劍空已經有些不耐了。仙雀劍在王慧的手上一秒鐘,對他都是一種折磨!

「仙雀劍我們可以不要,但是天極仙經……」

柳純心正要高聲回答劍空,不料話才說到一半兒,柳宗就像是被人踩了尾巴似的,突然跳了起來,硬生生的捂住了柳純心的嘴巴,「我們也不要,我們什麼都不要!我們柳家也不會跟你們同流合污,去圍攻一個女人家,我們柳家做不出這麼丟臉的事情!」

「柳純心,這是你的意思?」

柳宗這簡直就是在打臉,劍空登時便怒了,如果不是柳宗的身份,換一個人,他早就一劍劈過去了。

柳純心好不容易才將柳宗的手給扒拉開,一臉急色的道「小宗,你這是幹什麼?」

「七叔,聽我的,四極門的東西咱不要,咱不摻和這事兒!」當著萬東的面兒,柳宗無法把話對柳純心說的太明白,只能一個勁兒的勸阻道。

「不摻和?你說的輕巧,那可是天極仙經吶,整個仙庭就這一本兒,怎可白白便宜了旁人?」柳純心越發的急了。

「柳純心,既然你柳家已經放棄了天極仙經,一會兒你可別反悔!」

此時最高興的莫過於元華了,柳家不摻和,那還有誰敢跟他爭天極仙經,迫不及待的高聲說道。

「我……」

柳純心剛要說話,嘴巴卻又一次被柳宗給捂了住「當然不反悔!我們柳家人說話,向來是一口唾沫一顆釘!」

「小宗,你這孩子,真是氣死我了!」

柳宗將這樣的話都說了出去,柳純心就算是再懊惱,也是沒辦法了!不管怎麼說,柳宗的身份畢竟特殊,柳家未來之主,柳純心必須要維護他的威信。無奈的柳純心,將柳宗的手使勁兒的甩了開,又惱怒的連瞪了他好幾眼,方才不甘的轉身退去。

「丫頭!你的死期到了!」

柳家放棄了天極仙境,著實是讓元華興奮的不輕,爆喝一聲,手掌虛空拍出,一道磅礴如山的掌影,立時便向著王慧當頭罩去。

此時劍空也沒有閑著,伸手一指,無數劍意立時捲起無數青蒙蒙的劍影激蕩縱橫!不過劍空還是自持身份,不肯和元華聯手轟殺王慧,只是操控著漫天劍影,層層疊疊的將王慧圍困了住,將她可以活動躲避的空間,壓縮到了極致。

不愧是出自上三宗的三品真仙,兩人的修為本已是極高,此時配合的更是十分默契!眼看元華與劍空祭起的勁氣,就如同狂風海浪般將王慧淹沒,江川大大的鬆了一口氣,王慧實在是太可怕了,能將她斬殺在這裡,絕對是祛除了一大隱患!

然而老天似乎是鐵了心的要與江川作對,還沒他將這一口氣松完,眼角突然瞥道一片金光,彷彿一道金色的海嘯,不知從何而起的狂飆而來!

江川根本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便突的感覺到身體一輕,隨即他整個人便在一片讓他睜不開眼的金光中,直接飛上了天。緊接著,元華,劍空也好不到哪兒去!

半個呼吸的工夫都不到,元華祭出的磅礴掌影,便徹底崩裂破滅。又半個呼吸,劍空祭起的浩蕩,也宣告破滅!被那金光猶如秋風掃落葉般的席捲一空。

元華和劍空同時發出兩聲悶哼,腳下齊齊爆退。劍空一連退了十二步,元華則是爆退了十七步,待兩人勉力站定身形時,臉上皆是一般無二的表情,震驚!無以復加的震驚!

「還真以為這世界是你們說了算,你們想怎樣就怎樣?」

萬東的嗓音清冷,臉色更是一片冷峻。今天他算是開了眼了,沒想到受盡尊崇的上三宗,竟然也是這樣的德行。當庭光中之下,便敢奪人寶貝,肆無忌憚,更不知羞恥!上三宗尚且如此,其他的宗門就更是可想而知!

萬東一度在想,如果仙庭的宗門都是這樣的德行,那這仙庭還有沒有挽救的必要,倒不如在末日大劫下,徹底毀滅,至少能還這個天地以清明!

「呼~~~」

王慧長長的吐出了一口濁氣,此時有些要虛脫的架勢。

萬東搖了搖頭,丟過去一枚靈丹,道「不是跟你說過嗎,仙雀劍的劍靈十分強大,不是現在的你能夠隨意驅動的。不到危及生命的關頭,最好不要驅動劍靈,沒想到你這麼不聽話。」

服下萬東給的極品靈丹,王慧的面色好了一些,吐了吐舌頭,道「一時沒忍住!所以……」

王慧的年紀終究還是小,不夠沉穩。連續斗敗兩位昔日讓她只有仰望的份兒的強者,一時激動,忍不住秀了一把殺手鐧,也是可以理解的。

萬東無奈的笑了笑,王慧拿眼睛掃了一眼劍空,元華,江川等人,道「那這裡就交給你嘍!」

「要不然怎麼辦?讓我眼睜睜的看著他們殺了你嗎?」

被萬東說的俏臉一紅,王慧忙不迭的扭頭退到了王青的身旁,自然,也少不了受王青一頓埋怨。

「這……這少年的戰力竟然比王慧那丫頭還強!」

萬東一招將劍空,元華,江川三人對王慧的壓迫盡掃而空,同時也將柳純心對柳宗的不滿掃了個乾乾淨淨。此時的柳純心,臉上只剩下了震撼,指著萬東,嗓音發顫的說道。

柳宗心中嘆息了一聲,心頭兒滿滿的全是落寞。從天才驟然變成凡人,他確實需要好好兒的調整調整心態了。 如果說,上一次見到萬東的時候,萬東給柳宗的感覺是夜幕下的繁星,璀璨明亮,那現在的萬東,簡直就是當空烈日,讓他甚至連與之直視的勇氣都沒有。

不過在短暫的失落之後,柳宗的心情很快就恢復了平靜。上一次見到萬東,柳宗還是有些嘴服心不服的,嫉妒混合著爭雄之心灼灼燃燒,可是今天看到萬東,這些通通都沒有了。既然你牛逼的這麼不講道理,那小爺索性不陪你玩兒了好吧!你牛任你牛,小爺躲著你走,眼不見為凈!

「小宗,沒想到你還有這樣的先見之明,識人之能,如果不是你攔著,恐怕我……」柳純心看向此時一臉震驚,甚至是茫然無措的劍空與元華二人,心中說不出的后怕。之前對柳宗的舉動有多少的不滿,此時則盡數,甚至翻倍化作了感激。

耳中聽著柳純心對自己的褒獎,柳宗的心裡卻是打翻了調味瓶似的五味雜陳。什麼先見之明,什麼識人之能,通通見鬼去吧!他這分明是吃一塹長一智好吧!

「小子,你到底是從哪兒冒出來的!?」劍空就沒吃過這麼大的虧,尤其還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兒,只覺得一世英名都毀了,心頭那叫一個惱恨,惡狠狠的等著萬東斥問道。

「你叫誰小子?你以為你是誰!?」

就在劍空支愣著耳朵,等待萬東爆料之時,萬萬沒有想到,萬東的脾氣似乎比他還要壞。他的話音才剛落,萬東便是一聲爆喝,緊接著五指一併,肉掌化刀,猛然劈下。

磅礴而又純粹的仙力,立時在金光的包裹之下,化作一道數十丈的巨刀,鋒刃如山般的向著他的頭頂斬落下來。那洶洶的氣勢,足可穿雲裂天,一剎那的工夫,劍空驚的渾身汗毛都倒豎了起來。

根本不敢,也壓根兒來不及多想,劍空第一時間便當空祭起一柄長劍,寒芒爆閃,連續斬出千萬道劍芒,層層疊疊,浩瀚如一片劍海般的迎向了那金色巨刀!

任誰都看的出,劍空比任何時候都要緊張,哪怕是用如臨大敵來形容,也絲毫不為過!隨手一技手刀,便能將大名鼎鼎的劍空逼到這般地步,所有人看向萬東的眼神兒,無不透著一種可深入靈魂的震撼!

砰砰砰!

一道道震人心魄的轟響,如狂暴風雨般的密集,那金色巨刀旁若無人,直入浩浩劍海,就如同沸油倒進了冰水,又如同熾熱無比的鐵漿飛濺在了冰山上,上來便是最激烈的碰撞,釋放出片片堪比煙花的璀璨。

「不好!」

就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為之震撼之時,劍空卻是突然發出一道狂吼,虎軀連連震動,神色瞬息萬變。右手不顧一切的劈出,一道劍意激射如電,直射向那凌空舞動的劍鋒之內。立時間,劍鳴如龍,華光大盛,那劍好像陡然活過來了似的,捲動整個劍海,猶如九天落瀑一般向著萬東祭出的金色巨刀砸落。

眼力不夠,不明真相,或許會以為這是劍空突發神威,由守轉攻,但在場的真仙強者全都明白,事實恰好相反,這是劍空被逼入了絕境,無奈之下的絕地反擊,或者說是最後掙扎!

被譽為同階最強的御劍宗劍修,竟被人逼了這種地步,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恐怕是不會有人相信的。更何況,將之逼入絕境的還是一個修為境界比他足足低了兩重的少年,這就更駭人了!

「哼!」

見此情形,萬東劍眉一挑,大手當空一抓,竟有金色的雷霆,在其手中閃耀。信手一揮,金色雷霆,龍騰而出,如脫弦利箭穿過素縞,無視劍海咆哮,直接便射在了那劍上。

只聽當的一聲,劍空那劍竟是直接爆裂,化作漫天銀屑,當空墜落。隨後,那怒卷的劍海,也如同瞬間失去了神魂,凌厲大減,劍意全消,還不等金色巨刀交鋒,便被渲染綻放的金光,盡數抹去,猶如狂風吹去浮塵!

劍空幾乎最強的一擊,竟然就這樣被破了去,眾人還沒來得及為此而感到震驚,那金色巨刀便如入無人之境般,加速向劍空的頭頂劈落下來。

「啊!」

劍空幾乎是本能的發出了一聲驚呼,下意識的舉起雙掌,釋放出一片護體罡氣,擋在了自己的頭頂。金色巨刀斬落其上,立時便傳來砰的一聲悶響。

此時的劍空,就如同被人當胸猛砸了一錘似的,全身巨震,口中連噴三道血箭,隨即整個人更是直接跪在了地上,臉上除了痛苦還是痛苦!

「我倒要看看,你能撐多久!」

萬東面色一片冷漠,看不出絲毫的憐憫,身軀微微一壓,那金色巨刀再次碾動著劍空的護體罡氣奮力下壓,引得劍空的身體又是一連串的震顫,那護體罡氣也是搖擺飛散,隨時都有完全破滅的可能!

「且慢!……」

這一切,說起來長,發生的卻快!前後也就幾個呼吸的工夫,劍空便已經到了生死邊緣,快的讓司馬金科都有些措手不及。眼看著劍空便要喪命在萬東的刀下,司馬金科急忙沖了出來。

「嗯?」

萬東的眉頭一凝,如電般的目光,立時便掃了過去。就是這一掃,卻讓司馬金科有一種差點兒被嚇尿了的感覺!此時他才意識到,直接面對萬東的威壓,與旁觀萬東發威,那完全就不是一個概念。

本來想要直接向萬東開口求情的司馬金科,此時竟然連開口的勇氣都提不起來了。雖然惱怒於自己的窩囊與怯懦,可司馬金科還是將目光投向了薛文,決定曲線救國。

「薛兄,你我也算是不打不相識,還請你看在我的面子上說句話,求這位公子高抬貴手,放我們劍空長老一馬!我御劍宗上下,都會感激不盡的!」

「司馬金科,之前你們劍空長老要將我們置於死地的時候,怎麼不見你出來替我們求情?」

薛文此時好不暢快,之前受的委屈,此時一掃而空。尤其是不可一世的劍空,被萬東直接壓跪在地上那一刻,他不要太舒爽!此時見到司馬金科出來求情,冷哼道。

司馬金科頓時理虧,一張俊臉時紅時青,這絕對是他這輩子最尷尬,最羞恥的時候。可是再尷尬,再羞恥,他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劍空死在萬東的手上,強逼著自己對薛文抱拳道「薛兄,方才的確是司馬金科的不是,您……您大人大量,就替我們劍空長老說句話吧。」

能讓驕傲如斯的司馬金科說出這樣的一番話來,也著實是難為他了!

「何必求他!我就不信,他有那麼大的膽子,敢殺御劍宗的長老!」

就在薛文猶豫著是不是要替劍空求情的時候,元華突然大聲喝了一句。

他這話一出口,司馬金科,甚至就連劍空,都惡狠狠的向他瞪了過去。這老傢伙擺明了是看熱鬧不嫌事兒大,簡直就是在激萬東殺劍空。

「劍空兄,你就放一百個心吧!你是上三宗的長老,這小子不可能不顧忌!其實他現在已是騎虎難下,正巴不得咱們求他,讓他借坡下驢!」元華無視劍空憤怒的目光,一臉篤定的說道。

「元華!!」

劍空幾乎是咬牙切齒的吐出了這兩個字來,雙目中的怒火彷彿要凝成實質,將元華焚成灰燼。都是千年的狐狸,誰不知道誰啊!萬東若是殺了劍空,那便跟御劍宗結下了死仇!到時候兩虎相爭,不論誰勝誰負,他太玄宗都只需要一邊看熱鬧,一邊等著撿便宜即可!

「上三宗的長老就殺不得?」萬東眼睛眯起,其中不斷有冷意閃過。

「殺得,但是你不敢!」元華一臉冷笑。

此時劍空的身體都開始發抖了,既有緊張,更有憤怒!雖然有心要向萬東求饒,但在這眾目睽睽之下,他實在是拉不下這個臉。或許,元華正是吃准了他這一點,所以才會如此肆無忌憚。這樣一想,劍空更是將元華恨的牙根都痒痒。

「那就試試吧!」

萬東彷彿被激怒了,口中發出一聲大喝,那金色巨刀的光芒頓時暴漲,威勢更是瞬間強了三籌不止!

劍空此時整個人都在金色刀光的籠罩之下,那本就孱弱的護體罡氣,更是迅速崩裂,眼看著便要徹底消散,劍空悲嘆一聲,無奈的閉上了眼睛,心中懷揣著對元華的無限惱恨,靜等著最後一刻的到來。

然而預料中的痛楚並沒有如期而至,劍空卻是猛然覺得渾身一松,就好像壓在自己肩膀上的大山,突然被人移了開。劍空驚訝的睜開了眼睛,立時發現,壓在他頭頂的那柄金色巨刀,此時正向著元華奔涌而去,在空中留下了一道絢爛而又夢幻的弧跡,好不耀眼!

「這是什麼情況?」劍空頓時瞪大了眼睛,臉上滿是茫然。

這個問題,元華更想知道答案!他這好不容易挖了一個坑,眼看著就要將萬東和劍空給一起埋了,沒想到一眨眼的工夫,他卻發現,在坑裡的那個人竟是他自己!

這太突然,也太荒唐了!簡直讓元華無法接受!

然而這個時候,沒人有空給他答案,那金色巨刀破空而來,氣勢洶洶,充滿了死亡威脅,讓元華的神經第一時間便緊繃到了極致…… 方才萬東刀壓劍空之時,元華只是覺得震撼,覺得匪夷所思,此時萬東刀鋒反轉,對準了他,他才知道,這簡直就是驚恐!

在那金色巨刀之中,分明蘊藏著一股他根本就不能夠抗衡的可怕力量,足以將他滅殺!

「你……」

元華驚呼一聲,雙掌急急劈出,太玄宗的武道奧義,在這一刻被他施展的淋漓盡致。這人在高壓之下,往往便能激發出自己的潛能,此時元華的一系列反應,他自己都感到吃驚。

體內的仙力瞬間便被盡數調動起來,隨著他的雙掌舞動,天地間青光萌動,最後化作一個猶如太極般的玄奧圖案,如山而立,正好擋住了金色巨刀的刀鋒之下!

太玄宗最強的防禦武技——不動如山!在萬東的強勢壓迫之下,威勢盡顯無餘!

若論攻擊,太玄宗或許要比御劍宗弱上一籌,但若是說到防禦,那御劍宗距太玄宗就差遠了!

元華的心裡稍稍鬆了一口氣,至少不會像劍空那樣敗的那麼慘,一招都招架不了。只要他能穩住片刻,便可命令太玄宗弟子,衝上來圍殺萬東。雖然元華知道,憑藉萬東的修為,太玄宗弟子必然要付出巨大的傷亡,但弟子的性命又怎麼能與他自己的性命相提並論?只要能讓他不死,死再多弟子也不可惜!

「就憑這個,就想阻我?做夢!」

就在元華暗暗盤算謀划之時,萬東連同他祭起的金色巨刀,攜帶著凌天般的威勢,一併碾壓下來。砰的一聲巨響,青光迸發的同時,更有無數金光井噴。一時間,整個天地再也看不見其它的顏色,唯有青金二色,相映成輝!

元華的心頭猛然一顫,體內道基也是為之巨震,一股無形的巨力,如洪流般而來,元華不由自主的發出一聲驚呼,身形就像是不受他控制了一般,騰騰的向後爆退!

「怎麼回事?」

元華的心頭滿是震撼,還沒等他弄明白髮生了什麼,便聽又是一聲爆響傳來,更為狂暴的第二波力量,瞬間到了他的面前。元華的身軀再震,剛剛艱難停歇下來的腳步,再次瘋狂爆退。

這一次,伴隨著身形的爆退,元華更感覺到自己的五臟六腑也一齊被震動,胸口就像是驟然塞入了一大團的棉花,讓他空前憋悶。

「咔嚓!」

「噗!」

就在元華拚命調動仙力,想要舒緩胸口淤塞之時,一道好似玻璃碎裂的聲響陡然炸開,伴隨著這聲轟響,一股極為可怕的反噬之力,直接攻入了他的體內,元華根本就不能抵,直接便噴出了一口血箭!

天空中,那散發著青朦光輝的玄奧圖案,在萬東的金色巨刀下,轟然破裂!從頭到尾,也不過就支撐了萬東的兩技重擊!待元華看到之時,已然是無力回天,那散發著玄奧氣息的太極圖案,在一陣風后,化作漫天星點,消散無蹤!

「這……這不可能!」元華用力鼓著一雙眼珠子,獃獃的望著天空,不管是臉上,還是眼睛里,此時都只剩下了一種神采——難以置信!

「太霸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