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確,周圍雖然有些達到聖堂武士級別的存在,可既然是重要的交易中心,卻連執政官級別的都沒有,看來之前來的人不過是實力太弱,無法認識到我們的強大而已。”散發着非同尋常紅光的執政官,同樣表達了不屑。

此時,作爲領隊的執政官卻沒有發表言論,而是轉頭看向前方的廣場。

“接我的人來了,這次也算正式訪問,不管情緒如何,控制。”

“是,閣下。” 對於此次前來朋族訪問的聖堂執政官,鑑於雙方的關係,外交部本意只是隨便派遣幾名官員過來接待即可,但靈雪隨即否定了他們的建議,反而將在長老院中閒着沒事幹的陰神級長老之一的提亞,給派了過來。

至於原因,則是她獲得的關於聖堂執政官情報。

“也許細節有所差異,但他們基本算是陰神級的存在。”靈雪這樣說道:“而根據情報顯示,聖堂的執政官很喜歡探查周圍的思想,如果派遣普通人過去,會吃虧的。”

“雖說我們朋人內部並不反對思維共享,但對於外部,特別是還處於準敵對態度的聖堂,我可不希望讓對方瞭解到我們的所思所想,然後幹出些什麼不好的事情。所以,你的任務之一,就是限制他們的精神力亂晃。”

“啊~~讓我一個人對付三個,不是吧,靈雪大人!”提亞小聲抱怨。

“放心,對方其中兩人都只是陰神級初期的新手,只有領隊才達到中期而已。而你可是陰神級高期,何況還擁有Lv7的精神控制能力,在不殺掉這些人的前提之下做點限制精神力的工作,對你而言沒什麼問題吧?”

“話是這麼說,但總的有個保險吧。”提亞小心翼翼地提議。

“拉米亞需要控制海族,其它人也都有工作,這次你要不是正好因爲神殿改革不想繼續做女神,一時間閒下來,我搞不好還得親自上陣。”靈雪半是調侃,半是命令地說道。

“嗚~~”

於是,提亞不得不獨自一人,領着十幾名幽神級成員來到了交易中心,迎接那幾位執政官。

不過當來到港口,見到對方那囂張的能量散發身影,以及對方的情緒態度之後,提亞本來擔心的內心卻是平靜了下來。

“看來也不過如此嘛,說的好厲害的聖堂執政官,卻連收斂能量都不會,無論是主動還是無法,也不過是些充滿慾望的傢伙而已。”

“你好,我是此次朋族接待員提亞。”上前,提亞笑着地向幾名執政官點了點頭。至於握手什麼的,說實在的,由於能量太過濃郁,她都看不到幾人的手在哪兒,那就姑且把這些人當成人棍吧。

這樣的想法顯然不能讓對面的執政官知道,而看到提亞之後,三名執政官也感受到雙方的差別,至少安穩了一些。

“你好,我是聖堂執政官伊蘇,這兩位都是我的副手。”

“不介紹一下?”提亞好奇地看向顏色不同的兩人,顯然想多獲得些消息。

“不用。”伊蘇果斷拒絕,隨後裝作無意地放出精神力,掃向四周。

如果這裏是普通宇宙文明,那伊蘇的動作當然沒什麼,因爲他們不知道,可這裏是朋族,而聖堂完全清楚朋族對精神力的感知,如此一來,這等明目張膽的挑釁行爲,意思就完全不同了。

這讓提亞有些愕然,但惱怒少許之後,又化爲不屑。

很快,對面的三名執政官臉色一變,因爲他們感到周圍雖不龐大,卻相當精細的精神力網,正將三人的精神力完全壓制向了一個很小的範圍,甚至與完全退回體內無異。

“提亞小姐,您這是……”伊蘇沉聲詢問,用的是朋族語言。

“對不起,爲了避免誤會,在朋族內部請收斂精神力。”提亞清冷地說道,用的卻是聖堂語言:“這一點,也請你告知身後的二位以及貴方所有成員,因爲諸位將會前往我族很多地方訪問,也許某個地點周圍就是保密區,產生什麼誤會而丟了性命,很不好。”

但就在伊蘇和提亞交涉之時,散發着詭異紅光的執政官卻冷哼一聲,精神力一張一收之間,突然仿如刺蝟般突破了提亞的精神力屏障。

不過此舉顯然捅了馬蜂窩。

因爲如此明目張膽的精神力動作,對於普通宇宙種族是感受不到,但這裏是朋族的空港,裏面任何一個人都會些精神力技巧。感知到紅光執政官的敵意,通過朋族網絡的連接,一股浩瀚無邊的精神力瞬間將之前還囂張的紅色執政官精神力,給壓縮到了體表以內。

他甚至產生‘自己的一切都被看穿了’這樣的錯覺。

直到提亞對着衆人搖了搖頭後,這才向解除壓力,卻連紅光都黯淡不少的執政官方向嘆了口氣,不屑地撇撇嘴。

“這裏是朋族,請注意不要做出影響雙方友好關係的行爲。”

“請放心,我們會注意的。”看着另一名執政官扶起紅光執政官,伊蘇看不清表情如何,語氣卻淡淡地迴應。

吃了點小虧,三人顯然不會再小瞧周圍那些看似普通的朋人。

至於提亞,雖說暴露了一些東西,但能夠讓三人在隨後至少有所顧忌,卻是收穫大於付出。

“只不過,明明不設互訪不就好了,真不知道靈雪大人是怎麼想的。”這樣偷偷抱怨一句,提亞重新看向三人,微笑着提議到:“諸位都是貴客,隨後的行程已經知曉,那麼我們這就去雙月星吧。”

“一切就擺脫提亞小姐了。”

※※※

而就在派出提亞領着那羣執政官亂逛的同時,不再負責瑣事事物的靈雪,主要精力還是集中在事關朋族數個關鍵項目的土着實驗體身上。

“莫遠,這次的試驗關係重大,一定要小心不要出任何紕漏。”核心族長辦公室內,她看着親自前來提交第四階段試驗重新啓動許可書的莫遠,語氣嚴肅地囑咐。

“請族長方心,我們一定會盡全力完成試驗。”作爲實驗負責人,也獲得一部分保密細節的莫遠顯然理解高層對於此次試驗的重視。相對的,他的態度也要謹慎很多:“不過族長,凡事都有意外,如果出現實驗體脫逃之類的情況……”

“還是沒法確保絕對安全嗎?”靈雪頓時皺起眉頭。

“是的,畢竟靈魂級和幽神級的純能量體,只有天人可以做個例子,但天人卻是自然形成,加之涉及人身安全,我們也無法做太多研究,所以……”既然自己沒發做出百分百的安全保證,考慮到負責人的責任,莫遠覺得自己必須指出這一點。

因此,面對靈雪的審視,他堅定地擡起頭。

“好吧,我可以給你這個權利。”靈雪說道:“對於逃跑的,可以抓捕最好,如果不行就直接清理也沒問題。”

“是,族……”

“別急,還有。”靈雪止住了對方的發言:“不僅僅是逃跑的,對於那些有可能發現真相的實驗體,你們也必須遴選出來。當然,那是在試驗完成之後,我們只能將沒有發現真相,並完全認爲幻界的故事就是真實的那些放回去。”

“只有那些,才能真正成爲我們的種子,明白。”靈雪沉聲強調。

“是,族長。” 周思在迷迷糊糊中被神女叫醒,雖說兩天前終於成功突破成爲真神,讓他對自己的資質再一次感到驕傲同時,甚至有些懷疑自己是否真的是宙斯轉世了。但沒想到晉級成神,還沒來得及感受神的強大的他,就迎來了一個虛弱期。

當然,虛弱期這個叫法也是神女在綜合考慮之後,覺得作爲宙斯轉世之體纔會出現的情況。

這讓周思覺得,小神女實在太可愛了。

要不是她,自己恐怕早就被發現了吧。

雖然,人家年齡恐怕是比他周思的祖先還大。

“父神,今天就要進行神力的賦予,請一定不要忘記了所需做的事情哦。”大概是完全相信周思作爲宙斯轉世的身份,最近的神女變得調皮而又真誠起來。若不是這幾個月神界的生活已經慢慢改變周思的性格,他恐怕會因不願褻瀆這份真誠而直接坦白。

但現在,他只希望完全繼承宙斯的能力。

在那之後,是坦白還是成爲新的宙斯,到時候再說吧。

“放心,我不會忘記的。”周思點了點頭。

擡頭之際,他看見了最近幾天前來參觀了幾次的神界聖殿,同時也是他思考中創造了拉希瓦拉神話神明的外星人遺蹟。

而同一時間,同樣是拉希瓦拉族的另外八人也看到了相同的場景。

只不過,他們的表現卻各不相同。

有摟着神女,一臉霸氣;

有頂着神女懷疑的眼神,戰戰兢兢;

有溫和地撫摸着神女的腦袋,滿心期待;

有一身狼狽,不時看向身後追殺他的身影,絕望交織;

也有滿目瘋狂地拖動‘衆神’屍體,狂傲地看向聖殿,嘴角不屑;

……

“明明是相同的開場,也幾乎相同的劇本大綱,卻發展出完全不同的過程乃至於現在的階段性結果,不愧是姐姐大人,好厲害。”作爲天人純能量化普及研究小組核心成員,這第四階段的關鍵試驗,紅枼顯然不會不參與。

而同樣作爲關鍵性人物,這些拉希瓦拉人幻界的製作者紅綃,當然也來到了實驗室。

然後,整個實驗室中的成員們,最近幾天就不得不在試驗的同時,忍受着兩姐妹間那輕度的百合氣息。

“我可愛的妹妹啊,看吧,這就是姐姐的傑作,哦呵呵呵呵!”紅綃得意洋洋地看着眼前在這座專門仿造幻界中的聖殿,所修建的浮空島建築……不,不如說幻界聖殿,本來就是複製這裏的場景。

就在建築前方,通過實力提升,加上第一階段能量化,最後活下來的九名拉希瓦拉人,正被幽神級的研究員小心地看管着。

此時,研究人員們正在陸續將他們運送到建築內部。

而在其內部,就是衆人所在的最終試驗地區,這裏的衆人可以清晰地看到隔着特殊材料牆壁上幾米遠處的實驗艙,但裏面的人卻完全看不到衆人的地點。事實上,由於完全是由隔絕性材料建造牆壁,實驗艙內的生物可以說處在上天無路入地無門的境地。

這就確保了即便純能量化成功,也不再會出現雷丘落跑的場景。

但機械並不能完全確保無誤,所以在這座形似聖殿的建築之中,還有着三位陰神和六位幽神級純能量化天人的保護,甚至於靈神級的楚潔長老,據說出於好奇也來到了這裏,只不過現在具體飄到哪兒去了,連莫遠幾人都沒發現。

只希望她別搗亂吧。

“準備開始試驗。”莫遠沒有理會紅氏兩姐妹的舉動,下達命令的瞬間,實驗室內的氣氛立即活躍起來。

……幻界內……

“父神,我也只能送您到這兒,接下來的區域是隻有您能到達的地方,請務必小心。”

“放心等待吧。”周思眼神一凜,迅速柔和下來,並拉過身旁被他窺欲了好久卻不敢下手的女神,將之攬入懷中,開始釋放一部分之前一直壓抑的慾望。

而神女對此毫無抗拒,甚至刻意逢迎。

頓時,幻界之中出現一片旖旎。

當然,至少周思覺得自己還沒有在走廊中辦事的膽量,所以此時的舉動,也不過是嘴對嘴的紳士行爲,最多動了動手,捏了捏某些地方而已。

少頃,雙方分開,周思也隨即恢復了冷靜。

“那麼,我進去了。”

“嗯。”神女低着頭,輕聲迴應。

隨後,周思轉頭看向了房門,他似乎能夠感受到房門後方那改變自己的強大力量。

爲了穩定此時躁動的內心,他深吸了口氣,實現了初步能量化的身體一步步走向大門,隨後舉目望去。

這與其說是大門,在周思看來更像是一副精美的壁畫。

畫中有着懸浮於天空的巨大飛行物(周思感覺),卻並不顯眼;飛行物下方則是光芒萬丈的生物,應該是神;而神下的大地,數量衆多的凡人對天空跪拜;但真正吸引周思的,卻是飛行物更上方,那擁有一個太陽,兩顆行星,其中一顆行星擁有三顆衛星的星圖。

那會是這座聖殿創造者所來的地方嗎?

搜索記憶沒能在拉希瓦拉星的星空記憶中,發現類似星圖的周思,自然而然地結合影視作品,將之推算地八九不離十,不過現在,他要做的是進入其中,獲得強大的力量和能夠保命的東西,從而確保自己那輝煌的未來。

而根據神女所言,只需要將手放在這副壁畫準確的位置,才能進入其中。

至於這個準確的位置,只有宙斯才知道。

可這他孃的問題是,周思看了不下百遍的宙斯記憶,卻完全沒有找到這東西的存在,看來宙斯不愧是主神,就算掛了也知道防騙子啊。

……幻界外……

“話說紅綃,爲什麼要特別設立這麼一個東西呢?”必須實驗體進入實驗艙後才能開始試驗,一切都準備就緒的莫遠和衆人一樣靜靜看到幻界故事的進展,卻也有些好奇地詢問。

“是誒,姐,那麼麻煩幹嘛!”紅枼擡頭看向坐在自己操作檯一旁的紅綃。

“當然是有作用的啦。”紅綃笑道,隨後敲了敲紅枼的腦袋:“就是因爲你這種怕麻煩心思,才讓你自己的想的故事都太過平淡,不然以你的幻界控制能力和合理化編制技巧,完全可以搶了老姐的工作哦。”

“嗚。”紅枼不甘地捂住腦袋。

不過眼下說正事,紅綃也不敢讓莫遠這位天人中的NO.1等太久。

“這樣做,是爲了照顧最高長老會的命令。她們要求進一步加強這些實驗體對我們朋族的好奇與期待,以確保在未來相遇甚至我們主動找過去的時候,他們能夠很快接納我們,而不至於當作陌生人甚至敵人。”

“哦……準備!有人開始選了。”

“是嗎!”衆人頓時結束交流,齊齊看向實驗艙。 “根據分析,如果是要進入其中,應該會與這個外星種族相關,那麼……”在神女期待的眼神中,頭腦依然有些暈乎乎的周思利用成爲真神後的能力,漂浮到半空之中,隨後按在了天空中那座並不顯眼的飛船上。

沒有反應。

皺眉,他視線掃過飛船下方的衆神,然後又擡頭看向星圖。

“在這裏面可以獲得強大的力量,我就不相信在宙斯離開的這麼長時間裏,其它神沒有來試探過。可如果不知道星圖的意義,一般應該都會去觸摸衆神甚至下面的普通人,但既然沒人成功,加上飛船也沒反應,那剩下的,是不是就只有星圖了?”

不過,星圖不大不小,看起來卻是幾個按鈕。

根據周思結合衆多神話、科幻、考古電影的劇情,這個星圖很可能就是創造聖殿的外星人的來源。那麼想象一個外星種族,應該都會有一個母星,而將母星作爲進入開關,這似乎也很有可能。

但是,哪一個纔是對方的母星呢?

漂浮在星圖之上的周思再一次沉默下來,這種壁畫顯然不可能無限試探,否則幾千年時間足夠那些神將這裏的每一絲灰塵都摸上一摸。何況,之前碰觸飛船時,周思就察覺到一種古怪的抗拒感,那讓他的身體變得沉重,這是否就是一種防盜機制呢?

“父神?”

身後傳來神女的輕呼,雖然現在的動作不至於讓對方懷疑,但時間久了顯然不行。

周思看着那副星圖,心下一動。

“不管了!”他猛的將手按向擁有三顆衛星的行星。

下一刻,劇烈的拉扯感與旋轉力向周思襲來,在這神級力量也無法抵抗的吸力之下,周思的嘴角卻泛起一絲笑容,隨後消失在整幅壁畫之中。

……

“注意,編號03,倖存兩名幽神之一的拉希瓦拉人進入實驗艙!注意,目標進入實驗艙,第四階段試驗拉希瓦拉部分正式開始!”

……

“這就是能夠賦予我超越神的能力的地方嗎?”很快從眩暈中清醒的周思從溫熱的地板坐起,首先回頭看向身後。

那裏只剩下一面光潔的牆壁,沒有任何花紋裝飾,也沒有任何門窗的痕跡,只有簡簡單單的一堵牆。

來到神界才學會卻已經運用熟練的精神力迅速掃出,周思眼神一凝,因爲他察覺到自己在神界中能擴散數百米的精神力,竟然無法探出這入目之處不過幾十米直徑的空間。

“是這種牆壁的原因嗎?”他將手放在牆壁上,那裏沒有任何反應。

不過很快想起此行目的的他還是收回了好奇,轉頭打量這間看起來就如蛋殼內部般的橢圓形空間。

整個空間相當之簡單,除了那光潔如鏡的牆壁外,就只剩下懸浮於空間正中,離地至少有六米高的蛋狀座椅。精神力掃過之時,這張椅子明顯散發出了從未有過的對精神力的吸力,讓周思產生只要坐上去,他就能擁有世界一般的錯覺。

“來都來了,不坐一坐也太吃虧了。”

這裏怎麼看都不想能夠獨立離開的空間,但這並未給周思帶去太多恐懼,因爲他知道此行的目的,所以也並無太多懷疑。在真神之力(念力)的託動之下,周思很快坐到了蛋形座椅之中。

觸及當時,他的身體立馬陷入一片柔軟和致人昏睡的舒服感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