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出,真元呼嘯,一隻十幾丈之大的綠色毒掌,出現在龍捲風暴之前。

可是當綠色毒掌快要觸碰的下一秒,整個虛空突然天地靈氣動蕩,紛紛向著龍捲風暴而去。

剛一匯聚,整個龍捲風暴瞬間粗了三四丈。

然後一個呼嘯席捲,那綠色毒掌瞬間被撕裂開來。

接著還沒有等鬼眼毒老反應過來,整個龍捲風暴一個狂暴,爆裂在虛空之中。

一個瞬間,整個虛空瀰漫厚厚的黃沙。

但黃沙之中,並沒有羅無生的任何身影。

見到這,鬼眼毒老整個人直接猙獰陰厲到極點。

原本他想要問羅無生按血毒蜂是怎麼得到的,沒想到事情一個突然,直接讓羅無生給逃離的無影無蹤了。

對於那黃色蓮花,還有那一幅空白的畫,他雖然同樣不知道有什麼用處,但不用想,肯定跟那藏寶之地有關。

現在被羅無生給帶走了,只能將其找到,將那黃色蓮花和空白畫給奪過來。

那藏寶之地的寶物,只能由他一個人享用。

而在他想的時候,六旬老嫗和方臉男子也同樣出現在鬼眼毒老的身旁。

「那小子呢?」

出現的時候,六旬老嫗對著鬼眼毒老問道。

「這四周的龍捲風暴似乎有瞬移禁制,那小子逃離開來了!」鬼眼毒老說完,不管六旬老嫗兩人相不相信,身形向著那龍捲風暴而去。

六旬老嫗兩人聽此,雙眼一凝,然後見到鬼眼毒老整個人被龍捲風暴籠罩吞噬。

剛一籠罩吞噬,四周的天地靈氣一個動亂,紛紛向著龍捲風暴而去。

隨後如羅無生一般,龍捲風暴爆裂,消失在虛空之中。

見到這一幕,六旬老嫗兩人臉色更加的一凝,他們此次進入這地下迷宮,好的東西沒有得到,就得到一塊令牌,也不知道有什麼用處。

吼!

可是在他們想的時候,一聲妖獸的怒吼,從他們身後響徹了起來。

同時一道黑色光柱,向著他們滅殺掃射而來。

對於這黑色光柱,他們在第一時間反應過來,然後身形在一個極限間扭轉,對著那黑色光柱,施展出攻擊抵擋。

抵擋后,想要再次轟擊那黑色巨蟒,但是發現其直接鑽入了地下,逃離了開來。

如果是巔峰時期,它絕對不會放過六旬老嫗兩人,但是現在重傷,另外加上它好不容易從迷宮出來,根本不戀戰,直接逃離。

六旬老嫗兩人看著黑色巨蟒逃離,臉色一沉,如果等其恢復到巔峰,這片區域可沒有人是它的對手。

但是緊接著一想,他們所在的宗門,離旺角沙漠,還是有不少的距離。

隨之身形一轉,如鬼眼毒老一樣,進入那龍捲風暴,向著遠處瞬移了開來。

而在他們瞬移的時候,羅無生整個身形又一次被埋在厚厚的沙堆底下。

對於那龍捲風暴,他其實不確定,可以說賭一把,沒想到還真的一樣,居然可以瞬移。

當然如果不能抵擋其的撕裂之力,在瞬移之前,就被撕裂化為了血霧了。

既然已經逃離開來,羅無生連忙手掌一翻,取出一個小瓷瓶。

這個小瓷瓶裡面裝的,不是丹藥,而是之前從靈泉裡面得到的東西。

一打開,一股濃郁的香味,從其中散發而出。

接著頭一低,只見得裡面裝著乳白色的靈水,如牛奶一般。

這乳白色的靈水,叫靈乳,可以快速的恢復武者體內的真元靈力,而且不需要煉化。

戰鬥的時候,如果有這樣一瓶靈乳,可以用真元靈力耗死對面。

其實這個東西,也不算靈乳,因為真正的靈乳,比這個還用濃厚幾倍。

現在的話,只能算靈乳水,還沒有徹底形成靈乳。

雖然如此,但比丹藥恢復還是要快多了。

喝了小半瓶之後,身上的真元靈力恢復了七成。

接著服下丹藥,用丹藥恢復。

畢竟這靈乳水,他才只有五瓶。

其實可以更多,都被那黑色巨蟒給吃了,他也沒有什麼辦法。

但也有個五瓶,也不錯了。

因為靈乳是很難形成的,而且需要很長的時間。

如果靈乳要真正形成,需要幾千年的時間。

但這種靈乳,在整個戰玄大陸也很難找到。

一般的,都是這種靈乳水。

畢竟武者的壽命有限,誰會去等靈乳水形成靈乳。

所以如果有碰到,都是直接取走的,誰會有這麼多的時間去等。

想的同時,羅無生坐上冰晶小舟,快速的向著遠處而去。

現在要儘可能快的逃離開來,絕對不能讓鬼眼毒老他們找到,否則寶物交出去是小,命丟了就大了。

畢竟之前的行為,肯定會引來他們的動怒殺意。

至於前進的時候,那虛空之中的幻境力量,雖然還是不斷的干擾他,但羅無生清晰的可以感知到,這幻境力量比之前要弱了幾分。

看來之前的突然增強,跟那地下迷宮有很大的關係。

既然如此,運轉九天神滅,釋放出精神力,與其對抗,然後找准方向,快速的前進。

這一前進,直接就是一個月的時間。

這一天,羅無生已經出現在天荒神宮的千里之外。

而身上的靈力,已經將近九成凝練成了真元。

沒有多久,就可以將體內的靈力,全部凝練成真元,到時候就可以開始嘗試突破了。

想到這,羅無生心中不覺得激動了起來。 送周秀去南邊,雖然能夠避開京中可能會有的流言蜚語。

可是周遠除非放棄朝中的事情,放棄留在朝中為官,跟著一起去南邊,否則鞭長莫及之下,他根本就照顧不了周秀。

周遠聽著姜雲卿的話后,抬頭看著她:「姐姐,你覺得該怎麼辦?」

姜雲卿沉聲道:「我覺得離開京城不是什麼好事。」

「有些事情不是一味逃避就能躲過,而有些陰影也得直面陽光才能破散。」

「等回去之後,讓衛嬤嬤將阿秀帶進宮裡,其他的事情你們不必理會,我會讓阿秀好起來的。」

哪怕用些手段,她也會將阿秀的性子板正過來。

周通和周遠是完全信任姜雲卿的。

兩人聞言后對視了一眼,周通便直接道:「好,我聽娘娘的。」

……

從大理寺出來時,姜雲卿就和姜錦炎幾人分開,她也沒準備去周家,而是帶著徽羽乘車去了別的地方。

周通、周遠,則是帶著挨了打身上還有傷的姜錦炎返回周府。

等上了馬車之後,外頭車夫開始趕車,馬車搖搖晃晃的走起來后,一直強撐著不肯叫疼的姜錦炎才突然煞白了臉。

他整個人都壓在了周遠身上,嘴裡喊著疼。

周遠眉心緊皺:「很疼嗎?」

姜錦炎哭喪著臉瞪他:「廢話,你去叫人打幾棍子試試看?」

大理寺的棍子三指寬,又厚又重,在沒留情面之下,打在身上骨頭都疼。

姜錦炎從小就嬌生慣養,也就是在當年逃出了姜家去了中州后那段時間受了些苦,可是後來去了盛家之後這麼些年,那是錦衣玉食連半點皮肉疼都沒受過,幾時遭過這種罪。

之前為了製造群毆現場的假象,也為了讓人知道他和程雲海他們打架的時候,自己也是受了傷挨了揍的。

他將輕功降低了好幾個級別,硬生生的忍著沒閃躲挨了幾下,本就疼著。

這會兒又挨了十棍子,他只覺得整個後背都火辣辣的疼。

就好像骨頭都抽搐著叫囂著一樣。

之前姜雲卿在,還有黃顯那個外人。

姜錦炎哪怕疼的直抽抽,也要強忍著不想露出半點怯來讓人笑話。

可是這會兒沒了外人,他直接整個重量都壓在周遠身前,疼的臉都扭曲了,一雙好看的眼睛里都疼的蓄了淚。

「那該死的黃顯,早聽說他是倔牛,沒想著還真倔,居然真讓人打我這麼狠……」

「他就不會看看姐姐的面子,顧忌著我是赤邯人嗎?」

他哎喲叫著,抓著周遠胳膊的手指都泛著白。

好像是想要轉移疼痛似的,用力掐著周遠。

「周雲澤,你快看瞧瞧我後背是不是都被打爛了,大理寺的人可真狠,我覺得我背上都疼的發麻了。」

周遠伸手護著姜錦炎,看著他疼的臉色蒼白,連眼裡都隱隱泛著水霧。

周遠眸色陰沉了幾分,也沒敢真伸手去掀他衣服察看傷勢,只是手中圈著他的勁道大了些,卻又怕再傷了他,連忙伸手調整了一下位置,讓他趴的舒服一些。 第兩百八十九章冰火之體

激動的同時,再次催動冰晶小舟向著天荒神宮而去。

現在的他,就算被發現有天階下品的靈器,也不用怕。

在天荒神宮,他可是有喬穆這個真魂境的長老,作為後盾的。

隨後兩天之後,羅無生出現在了天荒神宮所在的山脈邊緣。

那些巡邏的弟子,一見到他,就直接放行。

他這一次之行,可以說將近半年的時間。

那雷火孔雀,一天六個荒點,半年的時間,也就一千多點的荒點。

等下去萬靈閣,將那些無用的,全部兌換成荒點。

他斬殺了那麼多武者邪修,得到了那麼多的儲物戒,雖然一些儲物戒和靈器被他抵擋爆裂了,但剩下的,如果一兌換,可以得到不少的荒點。

想的時候,收起冰晶小舟,快速的向著萬靈閣而去。

接著到了萬靈閣的時候,手掌一揮,一片靈光落在那雙下巴的青年身前。

然後開口道:「師兄,將我這些儲物戒,還有裡面裡面的東西,全部兌換成荒點。」

「這麼多儲物戒,羅師弟你端了那些邪修的老窩了!」那雙下巴青年看了一眼,臉色有些驚訝的笑笑道。

「呵呵!」

豪門復仇千金 羅無生聽此,笑笑,沒有接話。

可是在這時,旁邊的其他弟子,突然傳來一陣交談聲。

小農民大明星 「凌兄,我今天剛回來,聽說昨天我們宗門天蛟榜的第一,敗給了那水神殿的弟子?」

「是啊,沒想到那水神殿的弟子,實力居然那麼的強悍,而且還是冰火之體,連紅師姐的雷幻之體都抵擋不住他的強悍攻擊,一直被壓制著!」

「冰火之體,那水神殿的弟子叫什麼,這麼厲害!」

「叫火雲飛,聽說其將天水域玄妙宗的天府境第一也擊敗了!還聽說過幾天,要去金石域,挑戰那裡超級宗門的天府境第一!」

……

聽到這,羅無生雙眼微微一亮。

韓娛之全職丈夫 至於他們所說的紅師姐,自然是紅玲香。

沒想到半年來,其已經修鍊奪得了天蛟榜的第一。

另外沒想到那水神殿,也出現了一個雙屬性的靈體。

看來其屬性的力量,比紅玲香的要強大。

畢竟紅玲香靈體的幻屬性,實在是有些太弱。

比單屬性的自然是要強大,但在雙屬性靈體之中,算是最底層的。

當然這單屬性靈體,指的是一般的靈體。

其中一些特殊的單屬性靈體,可是這個世界最頂尖的強大靈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