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居然真的沒事。」

西門雪兒呆愣地望著司傲霆。

司傲霆沒有理會她:「我很忙,請出去。」

西門雪兒直接走向他,目光閃過一絲陰翳。

司傲霆就算是和顧立夏那個賤人離婚了,對自己依舊是這樣不溫不火。

明明,她才是陪伴他身邊最久的人。

「霆哥哥,不知道你有沒有聽到消息,昨晚上,我們家有一處別墅被火燒了。」

她仔細地盯著司傲霆臉上的神情。

司傲霆一邊處理公務,一邊輕描淡寫地說道:「聽說過了。」

臉上並沒有太多波瀾。

西門雪兒心底湧起一抹失望。

司傲霆看上去,似乎對起火的事情沒有一絲一毫的情緒波動。

然道昨晚上,是她看錯了?

還是她的錯覺?

「那你可知道,昨晚上被燒的別墅裡面,死了兩個人。」

司傲霆非常不耐煩:「西門小姐,我很忙,如果你是想閑聊八卦,我找個秘書來和你聊。」

西門雪兒看著司傲霆嫌惡的神情,心中一狠,目光崩裂:「然道說,顧立夏死了,你也無所謂,是嗎?」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她抓著手機,仔仔細細地看了一遍自己撥出去的那個電話號碼。

「電話號碼沒有問題呀,就是司傲霆的號碼。」

既然如此,那電話里傳出來的聲音到底是怎麼回事?

她懷著忐忑疑惑的心情,再次撥了出去。

這一次,電話響了四五聲,就被人接聽了。

「老婆,怎麼打電話來了?」

司傲霆磁沉的嗓音,從話筒里傳了出來。

顧立夏疑惑地皺了皺眉:「剛剛……」

想問剛剛那女聲是怎麼回事,卻怎麼都開不了口了。

司傲霆打斷了她的話:「剛剛怎麼了?」

司傲霆的嗓音聽起來沒有一點不對勁,看來剛剛是自己想多了,很可能是網路出現故障,電話接到了外太空之類的去了。

顧立夏心中的戒備放鬆了下來:「沒什麼。剛剛冷霸天過來了。」

「冷霸天!」司傲霆語氣如臨大敵,「他怎麼會找到你們!我馬上安排你們換一處更隱秘的地方。」

「等等,別急,你先聽我說完。」顧立夏看司傲霆這樣緊張自己,心裏面甜滋滋的。

話筒那邊的司傲霆冷靜下來:「行,你先說。」

「冷霸天說了,他會保護我媽,不讓西門鴻找到。」

「他有這麼好心?」

「嗯,他是這樣說的,而且,看起來他是那種說到做到的人。上次和你說過他們上一輩人之間的感情糾葛,我想,他現在待我媽,是有幾分真心的吧!」

「依照他的能力,想你們不被西門鴻知道,還是可行的。那個男人我找了這麼多年,一直到今年,才浮出水面。」

司傲霆話是這樣說,心裡頭卻想好,待會兒要讓穆風再把尾巴擦乾淨一點,暫時不能讓西門鴻知道林嵐和顧立夏假死的事。

「嗯。他還讓我轉告你,要小心慕容家。」顧立夏咬了咬唇,「從我媽說過的那些故事來看,慕容家似乎一直沒有出現過,不過,我總覺得慕容家一直都和所有的事情有干係。」

司傲霆讚賞地說:「你的直覺沒錯。顧成飛是慕容家的人。」

「果真如此。所以,之前顧少辰會一直給慕容家二小姐慕容瑤打電話。」

「對。而且,我監聽了慕容家的通話,掌握了一些證據,證明我的母親的死,和慕容家有千絲萬縷的干係。」

「司傲霆……」

提起司傲霆母親的事,顧立夏情緒低落了下來。

「傻瓜,我沒事。」司傲霆安慰顧立夏,「好了,我事情還沒有忙完,你在家好好休息,下班我過去找你。」

「嗯,好。別太累了。」

「不累,一想到晚上回去就能抱著你睡覺,我就覺得不累。不過,還得委屈你再藏一段時間,暫時還不能讓你出來,也不能將沒離婚這事兒向大眾解釋清楚。」

「沒關係。我不在乎身外這些東西。」

「嗯,謝謝你,夏夏。在家洗乾淨等我,晚上我們一起解鎖新姿勢,造妹妹,。」

「你正上班呢,在瞎說什麼呢。」

顧立夏被司傲霆撩得面紅耳赤。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穆雨將車開出去后,這才想起來顧立夏沒有告訴他去哪兒,正欲開口問,顧立夏突然焦急地喊了一聲停車。

穆雨急剎車,不解地回頭,卻見顧立夏神色匆忙地推開車門:「穆雨,你在車上等我。」

「哦!」

穆雨困惑地應答,看到顧立夏下了車,徑直朝路邊上停著的那輛車小跑過去。

路邊停了一輛黑色的路虎。

開著的車窗上搭著一隻胳膊。

天寒地凍的天兒,胳膊的主人卻只穿了一件單薄的襯衣。

穆雨看向那張臉,一陣心驚。

那人居然是墨家的少主,墨梓翊。

顧立夏下車的時候沒有把羽絨服穿出來,此時被街上的風一吹,整個人冷得直發抖。

秀麗江山 她還未接近墨梓翊的車,就見墨梓翊黑沉著一張臉下車,手裡還拿著一件西裝。

墨梓翊大步走到顧立夏面前,不容分說地將羽絨服裹在她的身上。

顧立夏看到墨梓翊只穿著單薄的襯衣,又想到穆雨正在看著,有絲窘迫,忙拒絕:「我不冷。」

墨梓翊不悅地瞪她一眼,轉身大步朝駕駛室走去。

顧立夏只好噤聲,跟在他的身後。

看到司傲霆的新聞之後,顧立夏第一時間聯繫了穆雨,讓穆雨來接她去M.E總部。

才掛了電話,墨梓翊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墨梓翊說他在家附近的路口等她,務必希望顧立夏和他好好談一談。

司傲霆被捕的事情顧立夏也需要墨梓翊的幫助,於是答應了這次見面。

上了車,墨梓翊將車窗關上,車內的暖氣打高了許多。很快,原本因為開著車窗導致暖氣都溜走,冷颼颼的車廂漸漸變得暖合起來。

顧立夏坐在副駕駛室,將西服脫下來,遞給墨梓翊,躊躇不知如何開口提讓墨梓翊幫忙的事。

墨梓翊接過西服,隨意扔到後面,大長手順手從車後座取過一個文件袋,遞給顧立夏。

「你看看這些東西。」

顧立夏狐疑地接過來。

文件袋裡是一疊照片。

她將相片拿過來,整個人呆了呆。

最上面那張照片明顯就是她的母親,林嵐。

林嵐穿著一身的黑色的禮服,氣質優雅,端著一杯紅酒,行走在一群老外之間。看照片背景,似乎是一個酒會。

顧立夏屏住呼吸,急忙看向第二張。

第二張還是酒會現場,林嵐正和一個老外碰杯。

她又快速翻向第三張,林嵐正和另一個帥氣的老外談笑風生。

我的夫人是鳳凰 第四張,第五張……

後面的幾張照片,全都是林嵐和各種老外在一起的照片。

翻完照片,顧立夏扭頭,看向墨梓翊:「這些照片怎麼回事?」

墨梓翊心疼地看著顧立夏,輕輕吸了口氣,解釋道:「如你所想。」

「照片上的內容並不是這段是發生的。」顧立夏臉色蒼白,「我的母親林嵐騙了我。她並非一直裝瘋賣傻地被關在西門家,而是擁有自由,甚至還在國外過得有滋有味。」

她說完,希冀地望著墨梓翊,希望他張口否決她。

「嗯。」

墨梓翊點了點頭。

「你的母親,不是一個簡單的人。」 顧立夏最後一點希冀也被破滅。

墨梓翊看著她臉上的灰白,有些於心不忍。

他算是看著顧立夏長大,心裡頭知道母親這兩個字在她心目中有多重分量。

她從小在孤兒院長大,後來又被墨家送到他身邊,從未體會過母愛的溫暖。

每次看到他的母親對他關愛時,墨梓翊都能敏感地察覺到顧立夏心中的羨慕,嫉妒。

他曾勸過自己的母親對顧立夏好一點,畢竟她是她名義上的養母,奈何他媽根本就不聽他的。

顧立夏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樂觀的她一直說服自己,她的家人肯定是很窮很窮,養不起她,所以才無奈將她丟了。

或者是,父母已經不再人世……

卻沒想到,她的母親非但活得好好的,甚至過得優雅而體面。

就連被西門家囚禁,都是假的。

墨梓翊的目光落到顧立夏手上最上面的那張照片上,不僅枉然——林嵐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女子?

顧立夏見墨梓翊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悵然出聲:「是啊,我居然被她騙了。我真傻,信了她被西門鴻囚禁了二十年,過了二十年裝瘋賣傻的日子。這些年,她明明過得很好,明明很輕易就能將我從孤兒院接出來,可她卻一直對我仿若無聞。還是盛夏找到的我……」

顧立夏定了定神,看向墨梓翊:「不說這些事兒了,倒是你,找我就是給我看這些照片嗎?」

墨梓翊搖頭:「我想,你應該是已經知道司傲霆的事情了吧。」

顧立夏點了點頭,看向墨梓翊:「你會幫我的,對不對?」

她說的是幫她,而非幫司傲霆。

如果是說幫司傲霆,依著墨梓翊的個性,很難會伸出援手。墨家不趁機將M.E集團的勢力打壓一番,那已經算很人性化了。

但顧立夏說的是幫她,那就完全不一樣了。

墨梓翊寵溺地看著顧立夏,邪肆地勾了勾唇:「只要你開口,這點小忙,我怎麼不幫。」

顧立夏給穆雨打電話,讓他跟上墨梓翊的車。

墨梓翊一邊開車,一邊順口問道:「你知曉司傲霆這次被人坑,是誰出的手嗎?」

他知曉司傲霆因為強姦被抓起來的時候,那一刻,他是希望這事兒是真的。司傲霆是真的沒有管住自己的下半身,犯了天下男人都容易犯的一個錯誤。

但很快他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司傲霆不是那樣的男人,否則,他也不會讓出顧立夏……

他正想著,顧立夏幽幽地說道:「我媽。」

墨梓翊心口沉了沉。

丈母娘親手陷害女婿?這操作,騷氣。

M.E集團總裁司傲霆在國外因強姦被捕的新聞在有心人的作用下,很快成了熱搜頭條,帶節奏攻擊M.E,攻擊司傲霆人品的言論層出不窮。

顧立夏只是翻看了一點點,就被氣得火冒三丈。

重生七零:媳婦是吃貨 司傲霆的手機被警方控制,聯繫不上他。

顧立夏將手機直接關機,將蓬鬆的圍巾圍在脖子上,半遮住臉,然後戴上墨鏡和鴨舌帽,跟在墨梓翊的身後下車,朝外面走去。 M國。

莊嚴肅靜的警方審問室內,一個容顏雋挺,氣場強大的男人,端坐在椅子里。

就算他此刻是階下囚,也絲毫沒有讓他身上的氣勢壓弱。

他仿若是一尊帝王,帶著無可比擬的氣勢,睥睨著對面的獄警。漆黑如墨的眸子,如同古潭深幽,讓人看不透。

獄警說著英文,正在審問他,讓他交代強姦的經過。

司傲霆惜字如金,流暢的英文有一搭沒一搭地接過獄警的話。

他很清楚自己到底遇到了什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