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

紀澌鈞轉身時,聽見身後傳來費亦行低沉的笑聲。

平緩的眉心,微微緊皺,走了幾步,覺得哪兒不對勁的紀澌鈞,回頭看了眼離開的身影。

回到用餐的位置,等紀澌鈞的湯家樂,看到紀澌鈞過來了,立刻拿起旁邊的茶壺給紀澌鈞倒茶。

「紀總,請喝茶。」

「續租的事情解決了?」端起桌上的茶杯。

「多得費助理幫助,已經解決了。」有樣東西,他一直帶著沒拿出來,就是沒找到機會,現在這裡只有他們兩個人是再方便不過了。

在湯家樂拿東西時,對面的紀澌鈞放下茶杯,拿著勺子從桌面上沸騰的火鍋中撈出正在煮的鵪鶉蛋。

「澌鈞哥,這次的事情多虧有你們的幫助,我爺爺讓我做代表,把這份謝禮送給你,以表我們湯家上下對你的感激之情。」湯家樂把一個U盤放在紀澌鈞面前。

紀澌鈞的手指來回輕碰碟子中的鵪鶉蛋,「這次這件事,我沒幫什麼忙,用不著送什麼謝禮,都是費亦行的功勞。」

「我已經另外給費助理準備了謝禮,這份是您的,我爺爺說了,無論如何都要請您收下,如果您不收下,我爺爺……」

紀澌鈞抵在桌上的手抬起打斷湯家樂的話,「那就請你替我回你爺爺,就說這是我的意思。」這份禮,送的醉翁之意不在酒,拿人手短吃人嘴軟這個道理他懂。

他爺爺就說,紀澌鈞不會收他的禮物,他還不信,來之前還特地給他大嫂打電話,因為他大嫂跟紀澌鈞認識,肯定了解一些別人不了解的事情,他大嫂跟他爺爺的意思一樣,不過,還給了他一句提醒,就是讓他敞開天窗說亮話,「紀總,我爺爺叮囑過我,讓我多向您學習商場上的事情,很感謝您願意讓我來這裡共用晚餐給了我一個機會。」

「湯氏那棟大樓,我聽說要出售,我會讓費亦行幫你爭取買下那棟大樓,就當做是我還你奶奶,一直以來對我們的幫助。」

那棟大樓確實對於他們湯家來說很重要,從長遠的角度來看,能跟在紀澌鈞身邊學習更重要,「紀總,我寧可拿大樓換一個能跟在您身邊的機會,為了表示我的誠意,我用這棟大樓當做我的學費。」

赫戰洺肯定不知道湯家樂有這個心思吧,湯家樂為人是不錯,但是眼下他這邊人才濟濟,不缺人,若只是為了應付讓湯家樂跟在自己身邊,也只是浪費湯家樂的時間。「……」

看到紀澌鈞不說話,注意力也並未在這邊,湯家樂落在桌上的手緊握成拳,從凳子起身沖著紀澌鈞做了一個深鞠躬,「紀總,我真的很想跟著您學事情,請收我為徒吧。」

在態度上來說,湯家樂比赫戰洺謙虛,可塑性也比赫戰洺強,只可惜,時機不對,湯家樂來遲了。撿起桌上的鵪鶉蛋,輕輕敲了敲桌面,「湯總坐下吧,我不喜歡在家裡談公事。」

那麼說,紀澌鈞是答應了?「謝謝老師。」

興高采烈的湯家樂坐下后,立刻拿起茶壺給紀澌鈞倒茶,沒想到換來的卻是紀澌鈞一句冷淡的話,「我這個人從不收徒弟,小湯總還是另尋高人從師。」

「……」湯家樂臉上的笑容逐漸凝結。

兒子離得遠,那邊又玩的熱鬧,紀澌鈞叫不到人,只能使眼色讓人叫木小寶過來。

蹲在箱子旁邊,給簡渙之撿煙花的木小寶,聽到保鏢說,紀澌鈞叫他,馬上把手裡抱著的一把煙花遞給保鏢,「幫我放著,明天我要帶給小渙。」

「是。」

木小寶快步跑向紀澌鈞,玩的高興,滿頭大汗的木小寶來到紀澌鈞旁邊後用手擦著自己額頭上的汗水,「老紀,你找我啊?」

紀澌鈞把木小寶抱到腿上,拿起桌上的濕毛巾給木小寶擦手,又給木小寶餵了一顆自己剝了殼的鵪鶉蛋,「熟了嗎?」

「熟了,剛剛好呢。」開心的木小寶,用小手指捏了一顆遞給對面的湯家樂,「小湯總,給你。」

「謝謝。」被紀澌鈞拒絕幾次的湯家樂,心裡正難過著,接過東西時,臉上的笑容也很牽強。

湯家樂這是怎麼了?難道是老紀欺負人家了?

「媽咪說,沾醬油是景城人的一種吃法,我是景城人,我也要這樣吃。」小手指指著桌上那疊加了花生油的生抽,嗅到花生油香味的木小寶,開心揮著小手指,「老紀是外地人,所以不懂的。」

哭笑不得的紀澌鈞,解釋一句,「爹地已經是景城人了。」沾了醬油,再把鵪鶉蛋遞給木小寶。

木小寶推著紀澌鈞的手,遞到湯家樂面前,「這個給你吧,謝謝你帶煙花過來給我們玩。」

「不客氣,謝謝你們請我吃飯才是。」

紀澌鈞拿回鵪鶉蛋遞到木小寶嘴邊。

面對紀澌鈞這個舉動,湯家樂的面色更是尷尬。 季修頓了頓,接著說道:"我知道,你是不願意跟我在這裡浪費時間,怕你們路總知道了不高興,但是,這一點,我可以跟你保證,你們路總,他是不會找你麻煩的,畢竟,他可是答應我的,讓你負責我們兩家公司之間的合作,不會輕易食言,我帶著你出來的事情,他也是知道的,所以,你大可放心,他不會說什麼,更不會因為這些,扣你工資之類的!"

秦未青點了點頭。

她低著頭,眸子閃了閃,思緒有些複雜。

因為她發現,自己如果太上趕著,季修反倒不怎麼待見自己,她剛才態度一冷淡下來,季修好像突然就對自己格外的殷勤。

想到這裡,她的眸子閃了閃:"季總,也不光是扣不扣工資之類的,我來盛世集團,本來就是上班的,而非逛街,我看季總這會的心思,應該不在談合作商,所以,我才這樣說了,我這人性子直,說話比較直接,希望季總不要見怪,要是沒什麼事情的話……"

秦未青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季修打斷了:"你現在不用進去了,陪著我吃個午飯吧,吃午飯的事情,我還要好好跟你談談合作的事情,至於其他的事情,你就不要擔心了,你們路總那邊,也有我呢,而且,他如果真的敢訓斥你,你大可以辭職,來我的公司,我會給你更好的待遇,更高的職位!"

秦未青聽到季修這樣說,嘴角微不可查的上揚。

她算是看出來了,自己只要吊著季修,他才會主動示好。

說起來,也怪她自己,有點太上趕著了。

她看了一眼季修,點了點頭:"季總既然這樣說了,那我只好恭敬不如從命了!"

季修點了點頭,對秦未青這樣的態度,格外的滿意。

這樣的秦未青,像極了當年的秦未央。

他就這樣跟秦未青不咸不淡的說話,彷彿都有一種錯覺,好像秦未央就坐在自己對面一樣。

想到這裡,他深吸了一口氣,試探性的開口問道:"秦小姐,我突然特別想邀請你,加入我們公司,不知道你……"

季修剩下的話,欲言又止,他意味深長的看著秦未青。

他相信,秦未青是個聰明人,知道自己接下來要說的話是什麼。

果然,他這樣說了,秦未青的眸子閃了閃,臉上閃過一抹為難的神色。

然後,她看著季修,也沒有直接回答問題,而是開口問:"季總,我能認為,你這是在挖牆腳嗎?"

季修笑了:"當然,你可以隨意認為,只要你覺得樂意就好,我就是要挖路彥昭的牆角,只要你願意,我可以給你更好的待遇,甚至可以贈送給你公司股份!"

聽到季修這樣的話,咖啡桌下,秦未青的手,緊緊的攥著。

她心裡突然生出一種莫名的怨念,秦未央就這麼好嗎?她只是長得像極了秦未央,季修就願意把股份轉送給自己。

她是改感動呢,還是該痛恨!

她喜歡的人,心裡自始至終,最愛的人,都是那個秦未央。

而更可悲的是,她居然選擇了,利用秦未央的身份,靠近他。

秦未青的心裡,真的格外矛盾。

如果讓她選擇的話,她真的選擇繼續當玉玲瓏,可是,為了愛情,她決然的選擇了新身份。

現在,季修的一舉一動,都讓她的心情複雜。

她抬頭,定定的看著季修,突然開口道:"季總,我不是個不知好歹的人,大人們教育小孩子的時候,經常說,不要吃陌生人給的東西,那麼,對於我來說,季總跟陌生人,其實並沒有太大的區別,我就算是笑臉相迎,也只是單純的不想得罪季總而已,可是,我發現季總對我的態度,彷彿像是在透過我,看另外一個人,我實話實說吧,這樣的感覺,真的讓我很不好,也很不爽,我秦未青,就是我秦未青,我不是任何人的替代品,我只是我自己,我希望季總你能改變一下自己的態度,不要讓我太為難,至於你剛才所謂的股份,以及更好的待遇,我心裡清楚,你只不過是想給另外一個人而已,而我,不是那個人,我也不想成為別人的替代品,所以,請季總自重!"

秦未青的話一說完,季修的俊臉變了變。

這樣的秦未青,突然讓他覺得,她更像秦未央了。

可能是人都是有點賤,人家說了,不想成為任何人的替代品。

可是,看著她,他就是越發覺得,這個女人像極了秦未央,如果秦未央不能陪在自己身邊,那讓她代替,也未嘗不可。

就算是秦未青說,她不可能成為任何人的替代品,可是,季修就是不相信這樣的鬼話,在他的心裡,這只是自己沒有給出足夠的誘惑。

他不相信,有人能拒絕得了自己提出來的誘惑。

想到這裡,他勾唇,看了一眼秦未青,開口道:"秦小姐,我把你當成誰,我個人覺得,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對我的印象和態度怎麼樣?而我要給你的股份和待遇,如果你不稀罕的話,我也不會強迫你接受,只不過,如果你願意來我身邊,你可以自己提要求!"

季修的話,已經說得很明顯了。

他也想好了,只要秦未青願意來自己身邊,他願意花費一定的代價。

畢竟,能看到一個相似的秦未央,在自己面前,他的心裡,也算是得到些許慰藉。

秦未青沒想到,自己都這樣說了,季修還是冥頑不靈的想讓自己去他身邊。

只不過,這跟他之前說的,去他公司是不一樣的。

去季修的公司,對秦未青來說,並沒有多大的誘惑。

可是,季修最後說的,去他身邊,秦未青明白,他是想讓自己當他的女朋友,或者說是見不得光的情人。

這樣的事情,秦未青以前,真的是想都不敢想。

她知道季修不喜歡自己,只是把她當成一個手下。

甚至,她想代替秦未央,陪在他身邊的資格都沒有。

可現在,她就死照著秦未央的臉,整了一下,就讓他做出這樣大的退讓。

他真的喜歡秦未央,到了這個地步了嗎?

秦未青的心裡,一抽一抽的難受。

她淡淡的看著季修:"季總,這件事情,我……考慮一下!"

季修以為,秦未青可能不明白自己的意思,畢竟,他剛才說的有點隱晦。

他開口解釋了一下:"我可以給你考慮的事情,但是,我要說清楚,我最後一遍說的話,意思跟之前大不相同,之前想讓你來我的公司,之後,我是想讓你當我的女人,不管你提出什麼要求,我都會盡量滿足你!"

秦未青心裡想陪在季修身邊,可是,想到他把自己當成另一個人,心裡就是憋屈。

她沒忍住開口道:"季總,你能告訴我,為什麼是我嗎?為什麼非要讓我陪在你身邊,你這樣的身份,想要怎麼樣的女人沒有?"

季修看了一眼秦未青,絲毫沒有騙她的意思。

可是,他說出來的話,卻讓秦未青覺得格外殘忍。

他說:"是啊,我想要什麼樣的女人,都有,可是,我喜歡的人,卻已經……"

說到這裡,季修的眼裡,閃過一抹類似於悲傷的情緒:"其他的問題,我也不想跟你談論太多,但是,為什麼是你,這個問題,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你跟一個人很像很像!"

秦未青心裡一酸,差點不爭氣的哭出來。

她死死的咬著嘴裡的肉,才讓自己強把眼淚忍住了。

她看著季修,像是豁出去了一般:"如果你找不到跟她相似的人,那你安排一個人去照著她的樣子整容啊,如果一個不行,那你就多安排幾個,總有一個能合你的心意吧,你幹嘛要找我呢!"

秦未青的話,明顯讓季修惱火了。

季修的俊臉,一下子冷下來:"秦未青,你別忘了自己的身份,你以為你是誰,你以為誰都有資格整成她的樣子嗎?我告訴你,就算是你跟她長得相似,你的模樣,也不及她的萬分之一!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個她,能那般驚艷出塵,以後這樣的話,我不想再聽到!"

秦未青覺得,自己真的是蠢透了,才會問季修這樣的問題。

季修的答案,讓秦未青的一顆心都跌到了谷底。

她心裡雖然知道,季修不喜歡自己,更不會喜歡上除了秦未央之外的任何人。

可是,她不甘心啊,她還想想問一問。

卻沒想到,季修給了她這樣的答案。

秦未青覺得,自己再待下去,真的會忍不住哭出來!

她眼睛微紅,瞪著季修:"既然沒有人及她的萬分之一,那你何必找替身呢,我看在你的心裡,她也不過如此嘛,季總,你不覺得,你今天拉著我出來的行為,真的很可笑嗎?還有你剛才說,我說的那樣的話,你以後都不想再聽到了,那我也告訴你,就算是你想聽,也聽不到了!"

秦未青說完,直接起身,生氣的向著外面走去。

季修沒想到,秦未青居然有膽子跟他發火。

看著秦未青摔門離開,季修的眼睛,居然前所未有的明亮了幾分。 天人境進階仙人境,天劫是必經之路,危險對於其他天人境高手而言,依舊很危險,不少人都倒在天劫之中。

但對林楠而言,不算什麼。

這個天劫,又稱為仙劫,代表著成仙之劫難。

渡過之後,鯉魚躍龍門,一飛衝天,稱為仙人境強者。

仙劫威力強大,總共九道,代表著一個極限。

一道接一道,一道比一道強,生生不息。

尤其是最後三道,很強很強!

不僅有普通的雷霆之威,更有著特殊的規則之力顯化攻擊。

天劫轟響,一道道落下,林楠只有一招。

斬!

三道天劫,三刀斬碎,渾身絲毫傷勢沒有,很是輕鬆,一直到第四道,才稍微顯得有些麻煩。

但也就是兩刀而已!

林楠的刀,和這天劫一樣,一刀比一刀強!

第四道,第五道,第六道!

無一例外,全部被斬碎。

勢如破竹,不是天劫不夠強,而是林楠的刀更強!

「很強,他的天劫算是穩了,一旦正式突破后,必然不是普通的人仙境!」有地仙境高手點頭自語。

仙人境的實力,和他們成仙之前的實力有關,以林楠眼下的實力,一旦突破后,絕對不會一般。

即便是三長老乾祥幾人也微笑點頭。

林楠的強大,他很滿意了,雖然只是普通的風屬性規則,但看起來悟性不錯,戰鬥力更是強悍。

而與此同時,凌雲仙宗的另一側,此刻也開始了。

曹坤的天劫開始了!

一時間,不少人看過林楠這邊的前六道天劫,再沒有了什麼懸念,索性直接朝曹坤那邊趕去。

一位感悟了生命至高屬性規則的高手渡劫,還是很值得一看的。

比林楠這邊更精彩。

見狀,崔慶更不忿了,不由撇撇嘴。

「死在天劫下才好!」

隨即,便一臉希冀的看向自己的好兄弟,靜靜的等待著林楠這邊最後的三道大劫,也是最危險的。

雖然給所有人的感覺林楠這邊應該穩了,但他始終有些不放心。

果然,就在第七道天劫落下的時候,林楠遇到了麻煩!

一道雷龍,外加一道道風屬性規則之力組成的特殊攻擊到了!

考驗的,不僅僅是戰鬥力,更是對風屬性規則的感悟能力。

這點,林楠並不懼,也早有準備。

然而這一刻,在他周圍,伴隨著風屬性規則一起出現的,還有空間至高屬性規則之力!

風之律動!風刃的攻擊!

需要林楠控制風屬性規則來破解!

空間律動!虛空刃的襲殺!

需要林楠掌控空間屬性規則來應對!

兩大屬性規則之力同時爆發,需要同時應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