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準備去把地面上的藍色珠子給撿起來,就在陸方才把這顆藍色的珠子要撿起來的時候,突然就是感覺到了一股濃烈的危機,在他的面前一閃而過。

陸方瞬間就是猛的一個彈跳到得去,但是依舊被爪子划傷。

他的手臂,就在這一瞬間,露出了一道巨大的傷口,噴濺而出灑滿了地面。

就在面前,玄武那殘餘的半個頭顱,居然就在這一刻裂開了嘴巴,帶著一種恐怖的笑容。

失去了半個頭顱的玄武,居然在這一刻依舊沒有死去,反而帶有著龐大的生機,向著陸方爬了過來。

「玄武之軀堅硬無比,同樣也擁有著可怕的生機,如果不能一擊致命,它就會不斷的恢復。」

就在這個時候,陸方身旁傳來了天老的提示。

「我的天!」

陸方只感覺到一股寒意瞬間湧上了心頭,萬萬沒有想到居然是這個事情出現在這裡。

於是連忙就開口說道:「天老,你是不是搞錯了?這玩意怎麼可能會有那麼可怕?」

「沒錯,這玩意就是那麼可怕,如果不是你的恐懼太過於激烈我根本就不會被喚醒。」天老解釋了一番說道。

「其實,你有什麼事情可以可以告訴我的,雖然我最近出了一些問題,但是解答這些事情依舊沒有問題的。」

天老的聲音有一些虛弱,對著陸方解釋說道。

「特別是這種詭異的地方。」天老又補充了一句。

「好,不過現在必須!」

陸方的話還沒有說完,他就感覺到一股寒意瞬間出現,面前的玄武頭顱已經恢復了大半。

同時它再一次向陸方追了過來,在地面上不斷的爬行。

這一隻龐大的玄武,反應速度非常之快,片刻之間就已經到了面前,對著陸方一口咬了下來。

同時,玄武身上還帶著某一種神通,可以鎖住陸方的身形,讓陸方的動作就在這一瞬間變得遲緩。

同時這一隻玄武,抬起爪子的時候就會讓陸方感受到巨大的衝擊。

在這種情況之下,陸方被壓製得非常的艱難。

即便是毀滅之火,也會輕易的被面前這玄武身上的真水所熄滅,小黑龍在一旁操控著龍宮的力量,但是它才剛剛掌握,在操控的第一波之後,接下來就非常艱難,根本就難以使出。

一時間壓力全部都落在了陸方的身上,讓他感受到了一種艱難。

就在這一瞬間,突然,一隻巨大的手掌出現在了陸方的面前,對著陸方一掌就是壓了下來。

陸方的臉色頓時大變,沒有想到玄武居然還有這樣的神通。

分明就是沒有到陸方的面前,也沒有抬起爪子,但是卻有一隻手臂直接已經拍到了陸方的上方。

如果被拍中,恐怕就會立刻變成肉末。

陸方轉身就逃,可是下一刻,周圍已經被濃郁的真水給困住了,那是如同箱子一般的液體,瞬間就把陸方陷入了囚牢,根本就沒有辦法脫困。

陸方沉默了下來,扭了扭自己的脖子。

「看來是要一戰啊!」他這樣說道,決定打破那個禁忌,直接運用真龍九變所產生的力量突破武神境界。 就在這一刻,爪子瞬間就到了他的面前,陸方迅速抬手,用自己的雙手擋在了面前,就在這一刻,手臂之上卻是傳來了咔嚓的一聲響。

陸方卻感覺自己瞬間就是受到了重創,一股巨大的力量從他的手臂之上傳入了他的身上,只見他整個人都是飛了出去,直接撞在了牆壁之上,一口鮮血從陸方的嘴巴之中吐了出來,噴濺在了地面之上。

「可惡!」

陸方能夠感覺到這巨大的衝擊到底有多麼可怕,那力量有一點讓他感覺到驚恐,他必須要釋放出自己那一部分沒有掌握的力量,才能夠對抗面前的玄武。

而要做到一切,就必須要打破禁忌,用真龍九變抵達武神期,而打破這個禁忌,讓陸方既是激動,有一些不安。

下一個,陸方也這樣開始行動了起來,只見他發出了,一聲怒吼瞬間就是整個人身上都是冒出了強大的元力。

只不過是片刻之間,原來陸方就以真龍九變的力量直接突破了自己的狀態,他的渾身上下都有著源源不斷的力量在涌動著。

從上到下,從內到外,血脈之中這股力量在源源不斷的形成著。

陸方能夠感覺到自己渾身上下的生命力,都在這一刻達到了極致,發發出了自己最大的怒吼之聲,瞬間就是擁有了自己的力量。

血脈之中的力量被極大的釋放了出來,隱隱約約之間,陸方的背後,有著一條黑色的龍在一閃而過。

也就是他體內血脈所釋放出來的力量,同時彷彿和某一個偉大的存在有著強大的呼應。

但是就在這一刻,忽然就感覺到自己獲罪於天地之間。

不只是這個世界,而是整個宇宙之中似乎都有著一股強烈的惡意在排斥著他,就讓陸方的眼眸之中感覺到了一縷驚詫。

為什麼會出現這種事情?為什麼會變得這樣的恐怖。

自己只不過是突破一個武神期而已,天王禁地之中的規則在排斥著,就連這普通規則也在排斥著。

彷彿整個世界之中,對自己充滿著惡意。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陸方完全是琢磨不透。

突破之間還不覺得,但是突破之後就感覺到了這股惡意的可怕。

天王禁地之中只有這是武神級別的力量,同時獲罪於這片天地,這是那位不朽的存在所設下的規則。

但是這種規則也不可能強大到這種程度,把自己也直接禍害到這其中。

但是陸方能夠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狀態之中,所出現來的這一種可怖的情況。

突然,陸方瞬間反應過來了,或許這真龍血脈之中有著某種秘密。

當初小嬌從蛟龍蛇化龍就受到了天雷洗禮,而且是在這個過程之中受到了非常嚴重的影響,在突破之後還遭受到了獵殺。

而此刻他似乎也要像過去一樣經歷這樣的天地影響,他眯著自己的眼睛,沒有說任何的話語,心中暗暗的驚訝。

但他的確是已經掌握了武神級別的力量,雖然很不穩定,同時力量也是非常的可怕,而又令人感覺到驚悚。

此時的陸方扭了扭自己的脖子,在這天地惡意之下,盯住了面前的這隻玄武。

幸虧他只是暫時突破,而不是真正突破才感受到這個阻礙。

每一個世界的規則都是不同的,而陸方現在感受到的規則排斥就是其中的一種。

也就是說,不能像普通人那樣突破武神級別的時候,不會出現太大的阻礙,恐怕在他突破武神級別的時候,恐怕要遭受天地之間的巨大排斥。

賊王 陸方就在此刻心中已經有了覺悟,自己必須要做好準備,才能夠突破之前的狀態,又或者是選擇某一個小世界。

此時的陸方都有了自己的覺悟,緩緩的閉上自己的眼睛。

就在下一刻,再一次睜開了眼睛在真龍九變的力量之下,此時的陸方已經擁有著武神級別的強大力量。

他的力量是那麼的可怕,彷彿隨時都要顛覆天地一般,手投足之間更有著一種恐怖威力。

陸方的眼眸之中帶著冷笑,抬手就是一掌。

同時他拔出了自己手中的龍鱗劍,根本不跟面前的這隻玄武做其他多餘的糾纏。

龍鱗劍之上散發著濃烈的毀滅之火愛,這都是瞬間已經達到了極致的巔峰。

陸方就要斬殺出這一劍,斬殺出這毀滅而又可怕的一劍。

瞬間這一把劍從他的手中釋放出來了濃烈無比的劍光,周圍的一切都在他的身旁熾熱的燃燒著。

陰陽蛻變,天雷交織,萬物惡意,陰雷涌動,周圍更有污穢之水在瀰漫著。

不遠之處小黑龍在操控著龍宮的力量,等壓制面前的玄武。

種種光芒不斷閃動,明亮又讓人感覺到詭異。

而陸方手中的毀滅之間就在這一個帶有大恐怖,真正的毀滅的恐怖,就在這一刻,從他的手中一斬而下。

玄武也在這一刻發出了自己咆哮之聲,它發覺陸方身上所釋放出來的那種恐怖的力量,就在這一瞬間也是一拍地面之上,操控著黑色的液體瞬間就擋在了它的面前。

這些液體居然能夠折騰出神識,讓任何人都找不到它所在的位置,就在這一刻,它瞬間轉身就逃了。

它面臨著陸方的時候,就已經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脅,這時轉身就逃。

陸方一劍斬殺而出,就在這一瞬間徹底的傾瀉而出。

毀滅之火在武神級別的操控之下,它其中的規則瞬間就是變得更加的可怕,隨著陸方的一劍而傾瀉而出。

空氣之中始終震蕩著這種力量,毀滅之火似乎也要從另外一個空間被召喚到這個世界一般。

落在了面前這些玄龜的釋放出來的黑色水之中,這些黑色的水和火交織的那一瞬間瞬間就釋放出來了劇烈濃烈的惡臭的味道,這股惡臭是那麼的,讓人感覺到難受。

同時這一劍也斬斷了這些黑水,露出了這後面的玄龜。

這玄龜的一隻眼睛之中一般這種類的惡意,另外一隻眼睛之中則是帶著一些解脫的希望。

這一劍斬破了面前這玄武的身軀,從前到后瞬間就破滅了。

當玄武的身軀被徹底斬斷之後,就燃燒出了一股毀滅之火,徹底把面前的這具屍體要反悔。

而就在這火焰之中,出現了玄武的元神,只見玄武的元神,上面帶著一些黑色,也已經被污染了。

同時玄武對著陸方點了點頭:「多謝為我解脫,我的身軀早已經被侵蝕污染,我的元神早已痛苦不堪,多謝了。」

下一刻,玄武的元神在這毀滅之火裡面被焚燒殆盡,不過卻有一點真靈投入了虛空之中。

陸方沒有多說什麼,看著這一切消失不見。

這才收回了自己的力量,就在面前這毀滅之火燃燒殆盡之後陸方就看到了一滴黑色之血,而且在面前還有著一顆白色的珠子,只見這一顆珠子十分的好看,帶著一些透明的模樣。

同時陸方還能看到這顆珠子,裡面有著一種淡淡的光芒,同時在輕輕的轉動著。

陸方的手摸上去的時候,就已經徹底的發現了這個珠子的妙用,原來這是一顆風行珠。

「風火水地四大這裡就有了其中之一,擁有著這四顆珠子,其一就可以進入這個裡面的封印之地。」

陸方喃喃自語的說道,一雙眼眸之中帶著一些期待。

「咕嚕!」

只見他用力的咽了咽自己的口水,這個地方並不能夠直接離去,他也想看一看這裡面到底是什麼情況。

不過這個時候天老冒了出來,疑惑的語氣對著陸方說道:「我覺得這裡面的情況很不對勁,說不定你得到的那一顆生命寶珠也有問題。」

「不會吧?」

陸方帶著疑惑對著天老說道,此時的他卻是得意滿滿,原來就在這個地方裡面,可以突破武神級別的力量,也不會受到限制。

「當然會,你想一想,如果這裡面沒有問題,你想一想為什麼這玄武會變成這個模樣?甚至還被你得到了寶珠?也就是說在這裡面的侵蝕會越來越嚴重。」天老開口說道。

陸芳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整個人都是搖了搖自己的腦袋。

這個時候才回過頭看著自己手中的生命寶珠,聽天老說的沒錯,自己的確好像是面臨這樣的情況,裡面有問題,但是自己卻又不知道是什麼問題,因此一直都有些遲疑。

但是現在,有了這樣的猜測,就必須要行動起來,迅速的解決這些問題。

「呼」

他長長的吐了一口氣,過了好一會兒之後,陸方抬起了頭。

「既然這樣,那就必須要做出一個選擇了。」就在這個時候,陸方開口說出了自己的選擇:「我要練習吞魔功!」

「這是我在之前的時候得到的這一套功法,可以吞食這些魔物,而且這些周圍的魔氣,也不再是我的困擾,可以利用其中的規則,使得自己變得更加的強大。」不妨說說自己的選擇。

天老對著面前的陸方質問著說道:「你可是知道魔龍在這個世界上並不受到歡迎,甚至還成為了被追殺的對象。」

他說到這裡的時候,還看了一眼陸方手上的戒指:「現在小黑龍還在你的戒指裡面,它之所以會發育不良,應該就是受到漫長時間的追殺,導致得不到真正的發育。」

「就連龍族,也拋棄了魔龍一族,這裡面肯定是有某一種原因。」天老開口說道。

這讓陸方的心情有一些不太美好了起來,這些擔憂的確是有理由的。 「我知道了。」陸凡開口說道。

「既然這樣,那我就把這個東西作為一個選項不就行了。」陸方說完之後,取出了自己的瓶子。

這是一個玉瓶,上面帶著許多的禁制,陸方走了上去,就把面前的這個玄武精血直接裝入了自己的這玉瓶之中。

玄武已經身體隕落,身上所殘留的東西,自然也是淪為了自己的寶物。

陸方回過頭,就發現小黑龍就在一旁。

只見此時的小黑龍身上的氣息有一些頹廢,同時整條龍都帶著一些煩躁的模樣。

於是陸方連忙對著小黑龍問道:「你怎麼了?」

「你怎麼了?小黑。」陸方伸出手一把將面前的小黑龍直接抱在了自己的懷裡,帶著焦急的語氣問道。

小黑龍這個時候才揮舞著自己的爪子,對著面前陸方說道:「就在剛才的時候,我似乎是感覺到這裡面有著某種秘密,而且還帶有著一種非常可怕的秘密,我的腦海中有許多記憶在湧入。」

小黑龍才剛剛說完這句話,就在陸方的手上不斷的扭動了起來,它身上帶著非常巨大的力量。

這讓陸方頓時變得驚慌了起來,小黑龍絕對是出事了。

戀你1001次:喬爺,扯證吧 得到這個龍宮之後,剛才小黑龍一直在幫助自己壓制著面前的玄武。

結果玄武被殺了,小黑龍卻遭遇到了麻煩。

小黑龍的痛苦越來越濃烈,身上居然還出現了一些裂縫,一些龍血從它的身上流了下來。

陸方看到這一幕,心裡頭疼死了。

在這時間的陪伴之中,不發,已經把小黑龍當成了自己的重要夥伴,同時甚至有了一些親情。

陸方想到這裡,他走到了小黑龍的身旁,抬起了自己的手,抓在了小黑龍的身上。

緊接著,一股巨大的元力湧入了小黑龍的身體之中。

就在陸方做出這件事情的時候,就突然感受到小黑龍的體內出現了一股非常暴烈的力量。

只見這股力量十分的暴躁,就在這一瞬間直接彈開了陸方的手。

陸方抬起自己的手一看,就看到自己的手上滿滿的全部都是鮮血,原來就在陸方想要救助小黑龍,把自己元力輸入到它身體之內的那一瞬間,就在這一個瞬間就受到了反噬和傷害。

陸方感覺到這股力量有些熟悉,而且在玄武的身上也是感應到了。

「不對!」

陸方瞬間就是反應過來,很有可能是因為這龍宮之中的力量在暴動,所以引起了小黑龍身體之中的問題。

「呼!」

陸方只感覺到自己的心裡頭有些顫抖,連忙抓住了面前的小黑龍。

同時他從自己的脖子上面取下了這個生命項鏈,直接套在了小黑龍的身上,一股淡淡的藍色光芒瞬間湧入小黑龍的體內。

下一刻,原本在在痛苦之中的小黑龍就在這一刻突然就安定了下來,整個龍,都是變得平緩了起來。

然後直接倒在了陸方的身上,陷入了沉睡之中。

陸方手摸在小黑龍的體力,感受到這股力量已經變得平緩了起來,沒有再像之前那麼暴力。

彷彿這藍色的項鏈,其中帶著鎮壓這些不良影響的能力。

陸方想要離開這個龍宮,但是他想了想之後並沒有離開這個地方,這地方如此詭異,他就在這裡面開始搜尋了一番想要查看一下玄武在這裡面有沒有什麼其他的寶貝。

陸方走在這龍宮之中,發現這裡面的確有這兩種力量在不斷的衝突著。

一種是魔性的力量,另外一種則是龍性的力量,這兩種力量在不斷的交織碰撞著。

絕對纏綿:總裁貼身女保鏢 但是因為外界之中有著源源不斷的魔性的力量在不斷的補充著這裡,因此不斷的在壓制和消磨這龍宮之中的龍性之力。

正是因為這種原因,所以導致玄武的力量在不斷的消弱,甚至也是受到了濃烈的影響。

陸方就在這一瞬間已經有了自己的猜測,在這通道之中不斷的走著的時候,路上就看到了這樣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