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沒事……”殷桃反應過來,搖了搖頭說道。

“你幫我翻譯一下,讓他往熊本縣縣城走。”葉荒說道。

殷桃點了點頭,對駕駛着車輛的那名軍人說出了葉荒要翻譯的話。

裝甲車一直往熊本縣行駛而去,雖然後忙的軍隊已經被甩開了,但是葉荒知道,他們現在肯定還在日本自衛隊的監控範圍之內,這輛裝甲車上不可能沒有安裝定位系統。

如果是在中國,他完全可以讓公主屏蔽掉定位系統的功能,但是在日本,一旦公主使用這種能力,就會被日本的智能終端君姬發現他的位置所在,比起被生命法庭的人鎖定目標,還是被自衛隊的人鎖定來的輕鬆一些。

當然,葉荒也並不打算一直就綁架着這輛車,當他們靠近熊本縣縣城不過十幾公里的時候,看到路面上迎面有一輛開着探照燈的車輛行駛了過來。

葉荒心中一動,連忙讓駕駛着車輛的軍人停下了車,擋在了那輛私家車面前。

也不知道是否是看到了自衛隊的裝甲車,私家車裏面的人很快就從裏面走了出來,一男一女看上去應該是一對夫妻。葉荒也沒有和他們客氣,直接拿過被打暈了那個軍官身上的手槍指着這一對夫妻,表示自己要徵用他們的車輛。

一看到手槍,這對日本夫妻被嚇得蹲在了地上,渾身瑟瑟發抖,根本就不敢反抗。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車給你們,錢給你們,什麼都給你們……”

“不要殺我們,求求你不要殺我們。”

這對日本夫妻,顯然是把葉荒和殷桃當成了攔路打劫的人。

葉荒也沒有解釋什麼,反正都這種情況了,用一些非常規的手段也是無奈之舉,他讓殷桃坐上了車,自己則回頭將裝甲車上的兩個軍人再度打昏了一次,然後坐上了劫持過來的私家車,留下兩個被嚇得看都不敢看一眼的日本夫妻,揚長而去。

換了一輛私家車,這下終於不在自衛隊的監控範圍之內了。

殷桃駕駛着車輛,兩人進入到了熊本縣縣城。

到了縣城之後,葉荒覺得現在這輛劫持過來的私家車,也不是很安全,於是兩人一起從車輛上下來。

“公主,聯繫熊本縣據點的人。”葉荒說道。

“正在爲你聯繫,請先尋找一個相對安全的位置。”

相對安全的位置?

葉荒看了看身邊的殷桃,只要這個小姑娘在,無論前往什麼地方,估計都不會**全。不能讓這個小姑娘繼續跟着自己了,她只不過是被牽扯進來的普通人而已,只要離開了自己,生命法庭的人就不會再找她的麻煩。

“殷桃,我們在這裏分開吧。”葉荒看着她那張有些緊張兮兮的臉龐說道。

殷桃怔住了片刻,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葉荒,說道:“什麼?你說什麼?”

“我說,我們在這裏分開。”葉荒說的很是認真和慎重,“這件事情原本和你是沒有任何關係的,只要你離開了我,就不會再遇到危險了,爲了你自己考慮,我們在這裏分開是最好的選擇。”

殷桃搖了搖頭說道:“我現在有點搞不清楚,爲什麼是這樣的……我,我救了你啊,你欠我很大的人情,你不能夠拋下我的。”

爲什麼劇情不按照自己想象中的那樣發展呢?殷桃有些不理解,按照電影中所演出的那樣,他們現在可是經歷了生死的“男女主角”啊,這種時候不應該相互不離不棄,一直走向電影的結局嗎?

不不不,這種時候,還有一種情況,那就是……男主角爲了讓女主角活下去,而犧牲自己,去當做誘餌。難道,他也是這樣考慮的嗎?想要自己去吸引那些追殺的人,好讓自己活下去。

殷桃腦海中的幻想,葉荒自然是不知曉的,若是他知道了,只怕也會無言以對,不得不說這種小女孩還真是喜歡幻想。

“這不是拋下你,而是爲了你的安全着想。”葉荒說的不容置疑,“我們在這裏分開,我欠你的人情,以後會再找到你的。”

“不行,不可以這樣,我,我要跟着你。”殷桃有些緊張似得,上前抓住了葉荒的衣袖。

葉荒皺了皺眉,如果他想走的話,倒是可以直接施展輕功離開,不過那樣似乎有些過分,這樣做的話他也於心不忍。既然如此,就只有先找到一個相對安全的位置,然後趁她不注意再離開了。

他是這麼打算的,於是做出一副無可奈何的表情來說道:“那好吧,我們就一起走,先去找一個相對安全的地方,等我的同伴來迎接我吧。”

殷桃忙不迭的點了點頭,說道:“好呀,我們去什麼安全的地方?”


葉荒看了看自己的身上,他的衣服破破爛爛的,身上也到處都是血跡和灰塵,這樣子走在城市裏面實在太過礙眼了一些,他想要先找個旅店之類的地方,換一身衣服。

“找個旅店休息一會兒,順便換一身衣服,最後再麻煩你一件事,可以幫我去買一身乾淨的衣服嗎?”

殷桃還是穿着她那一身學生校服,在剛纔逃亡的過程中,葉荒將她保護的很好,沒有受到一絲傷害,連衣服都十分的乾淨。 葉荒將自己身上所有的現金都給了殷桃,讓她去旁邊的服裝店裏,買幾件乾淨的衣服出來,他自己則在外面的街口等待着。

殷桃拿着錢,有些詫異的看着葉荒,說道:“這麼多一萬的,你都給我,不怕我拿着錢跑掉嗎?”

日本的一萬元鈔票,按照匯率相當於人民幣六百塊,葉荒隨手拿給殷桃的那一堆鈔票,少說也有幾十萬。

葉荒輕笑一聲,說道:“你要是拿着跑掉就好了。”

殷桃扯動嘴角笑了笑,女主角纔不會被金錢所打動。


“你在這裏等我一下,馬上就來。”

女生買東西總是很拖沓,但也是分情況的,至少在這種情況下,殷桃進去店鋪裏面不過三分鐘就跑了出來,手裏提着兩個袋子,裏面裝着的都是她爲葉荒買的衣服。

“我給你說,我給你說……”殷桃氣喘吁吁的跑到了葉荒的面前。

葉荒接過她手中的袋子,疑惑的問道:“怎麼了?”

“剛纔我買衣服的時候,那些店員看我的眼神好奇怪啊,嚇死我了。”殷桃很是心有餘悸的說道。

“可能是因爲店裏面就只有你一個客人吧。”

現在已經是深夜,這家服裝店也快要關門了,只有一個客人的情況下,店員們沒有其他選擇,自然只能夠打量着走進去的殷桃一人。

“恩,應該是吧。不是說找旅館嗎,你沒有身份證吧,那就用我的。”

殷桃帶着葉荒找到了附近街道的一間青年旅館,用她自己的身份證,很容易就開了一間房。


只不過在支付押金的時候,不僅是殷桃,葉荒也發現這名店員看下他們兩個的眼神有些奇怪。葉荒沒有多想什麼,兩人走進了旅館的房間裏面。

這是一間十分普通的旅館,房間的風格十分的簡約現代化,葉荒脫下了自己的衣服,將厚重的外套丟在了的牀上。

碰!

外套落在牀鋪上的時候,發出沉悶的聲音,於此同時一隻紅色的小貓從裏面走了出來。在剛纔那樣激烈的戰鬥中,這隻紅色的小貓也沒有離開葉荒,一直蟄伏在他的帽子之中,這一點葉荒也算是佩服,雖然這隻喜歡粘着他的紅色小貓,在戰鬥的時候無法對他產生什麼幫助,但至少也不是累贅。

看到紅色的小貓,殷桃驚呼了一聲,“哇,這個,是你的寵物嗎?不對,你是武者,這個就是那什麼……你的靈寵嗎?”

“什麼靈寵,你當在玩仙俠遊戲啊?”葉荒搖了搖頭,說道:“就是一隻紅色的貓,不過你不要……”

葉荒話還沒有說完,殷桃就伸手去摸紅色的小貓。

這隻小貓,也就是在葉荒的面前十分的溫順,其他人要是想要靠近它,總是齜牙咧嘴的撓人。果不其然,伸過去手的殷桃被這隻小貓給撓了一下。

“啊!”殷桃委屈的看着自己手背上的紅印。

“喵嗚,喵嗚!!!”

紅色小貓則示威似得瞪着殷桃,張大着自己的嘴巴,看上去頗有幾分老虎的樣子,只可惜它的身形實在是太小了一些,不管做出什麼樣兇橫的模樣,除了一個可愛之外,還真找不到其他的詞彙來形容。

葉荒一邊脫下自己已經破破爛爛的衣服,一邊走到了小貓的面前,伸手在它的頭頂上摸了摸,紅色小貓很是愜意的蹭着葉荒的手背。

“這隻貓,不是很喜歡別人靠近它,所以你最好是不要碰它,免得再被它撓。”葉荒說道。

殷桃點了點頭,但是目光中卻帶着死不悔改的神情。葉荒無奈的聳了聳肩,既然她自己不知悔改,那就讓她吃虧好了,只是要稍微交代一下這隻小傢伙,不要太過分了。

“啊啊!”

殷桃突然又尖叫了起來,葉荒回頭看着她,問道:“又怎麼了?”

“你,你,你幹嘛突然脫衣服?”

此時殷桃正用雙手捂住自己的眼睛,但是雙手食指和中指之間,卻又一道縫隙,她從這縫隙之中窺探着葉荒**的上半身。


身爲一名武者,葉荒的身材可以說相當的完美,穿衣顯瘦,脫衣有肉,肌肉看上去不會太過累贅,卻又呈現出一種力量感。

“我要洗澡,不脫衣服還穿着衣服洗啊?”

葉荒走進了浴室裏面,隨便的沖洗了一下身上的血跡,就換上了剛纔殷桃給他買的那一身乾淨的新衣服。換好衣服之後,剛好公主也傳來了消息,說道:“已經聯繫了熊本縣據點的執行官,他們將會在最快的時間趕過來,請稍等片刻。”

能夠聯繫上就好,只要和安全局聯繫上,就能夠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五毒教的人,在利用涅藍在他身上留下的那條蠱蟲,或許就可以順藤摸瓜的找到安全局的線索,將鍾離和涅藍給解救出來。

葉荒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看着鏡子中,眼神顯得有些疲倦的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最近以來,經歷的事情太多了,葉荒突然發現自己的眼睛,變得有些陌生了,凝視着鏡子裏面的人,真的是自己嗎?怎麼這一雙眼睛,看上去那麼的昏暗,那麼的無神呢?

內照神魂,葉荒突然發現,在自己的精神世界中,竟然又有一絲黑色的霧氣在流轉。對於這種黑色的霧氣,葉荒已經見怪不怪了,心魔,又是心魔!貪嗔癡喜怒哀樂驚恐思,種種情緒,都有可能在心湖之中,因爲某種負面的影響而凝結成心魔。

尤其是對於葉荒這種,過往的十八年,生活的如同一張白紙的人來說,越發的容易誘發心魔的產生。

在這個心魔之前,葉荒已經清除了懶惰的心魔,剿滅了憤怒的心魔,拔除了情慾的心魔……那麼這一次又是怎樣的心魔來襲?

啪啪!

葉荒打了自己兩巴掌,強行讓自己振奮起精神來,自言自語的說道:“葉荒!要記住你自己的兩個目的,第一個目的是執行安全局的任務!第二個目的,找到夏琳的弟弟和妹妹,現在兩個任務都沒有完成,你不能就這樣氣餒。” 走出浴室,葉荒很是意外的發現,殷桃居然已經和紅色的小貓打成了一片。

除了葉荒之外,不與任何人親近的紅色小貓,正圍繞着殷桃轉着圈子,並不是的發出討好般的叫聲。

“喵喵……喵喵……”

殷桃時不時的逗弄一下紅色小貓,不時的說道:“坐下,坐下。”

紅色的小貓不同尋常的貓,它通人性,好似能夠聽得懂人的話一般,乖巧的坐在了地上,一雙大眼睛撲閃撲閃的注視着殷桃。

然後殷桃從口袋裏拿出了一包小魚乾,丟給了紅色小貓。

紅色小貓好似猛虎撲食一般,接住了小魚乾,吃了起來。三下兩口,小魚乾就被它搞定,繼續對着殷桃叫喚了起來。

這倒是奇怪了,平時這隻紅色小貓什麼東西都不吃,葉荒都懷疑它根本不用吃東西,沒想到居然會對小魚乾這麼情有獨鍾,看來有句話說的果然沒錯,無論是什麼貓科動物,對於小魚乾都沒有抗拒力。

“好好,乖,乖。”殷桃將所有的小魚乾都遞給了紅色小貓。

葉荒走了過去,說道:“沒想到,你居然能夠和它打成一片。”

“哈哈哈,我最喜歡小貓了,所以平時揹包裏面總是帶着小魚乾的。”殷桃笑嘻嘻的說道:“對了你這隻紅色的小貓,是什麼品種的啊,我見過好多的貓,可是卻從來沒有看到過紅色毛髮的。”

什麼品種的貓,這個倒是有點難住葉荒了,因爲他自己也不知道,這隻從靈石之中蹦出來的傢伙,究竟是什麼品種,甚至連是不是貓他都有些不確定,只是因爲長得與普通的貓十分的相似,所以一直當貓在對待着。

“我也不知道是什麼品種的。”葉荒說道。

“名字呢?叫什麼名字?”

葉荒很不解風情的說道:“貓就是貓,還要什麼名字。”

殷桃白了一眼葉荒,說道:“那人就是人,爲什麼你要叫做葉揚?”

直到現在,葉荒還沒有告訴殷桃自己的真名。

“那這隻貓沒有名字。”

“恩,我想想,我還從來沒有看到過這麼喜歡小魚乾的貓,不如就叫它小魚好不好?”

葉荒咧嘴一笑,說道:“你管一隻貓叫做小魚,會不會有些怪?”

“這有什麼怪的,我養了好多的貓,有一隻橘貓額頭上有一個王字,我就管他叫老虎,還有一隻總是和獵豹一樣喜歡撲來撲去,我就叫它豹子……”

“就沒有名字正常一些的嗎?”

“名字怎麼就不正常了,我覺得挺好聽的啊,他們都說我取名字可有天賦了。”

葉荒點了點頭說道:“沒錯,確實是挺有天賦的,應該是遺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