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現在不一樣了,我老爸不在了,我開始變得很理智,我知道這個世界,我需要自己去立足,自己去生存。

轉了一圈,我回到停車場的時候,忽然發現我的路虎車周圍圍着不少人,我也沒有在意,可能是一些同學覺着新鮮看看吧。

可是走近了之後,我才發現跟我想的不一樣,我的路虎車表面竟然被刮花了,而且颳得很嚴重,看起來直接面目全非。

我現在雖然心性成熟了很多,但畢竟年齡不大,看到這種情況我也火了,就過去問那些同學,“誰幹的?”

沒有人話,周圍幾個個子高高地男生都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其他一些看熱鬧的同學,也都沒人敢吭聲。

我打量了一下那幾個個子高高的男生,其中有一個非主流打扮的,還戴着耳環。這傢伙我認識,名字叫沈立新,在我們學校屬於橫着走的,聽說他家裏很有錢,而且他表哥好像是混社會的,所以在學校幾乎沒人敢惹他。

我想能夠刮花我路虎的,也就只有這傢伙了,畢竟一般同學沒這個膽子,也不會幹這麼缺德的事。

要是換了平時,我肯定揍他一頓,不過現在在這個節骨眼上,我也不想揍了他之後又是一堆麻煩,所以我忍了,拉開車門就準備上車。

“慫包,開個路虎就出來裝逼。”這時沈立新旁邊的一個高高瘦瘦的男生忽然罵了一句,引得其他人都“哈哈”大笑了起來。

“就是他害死我的。”這時我心裏忽然傳來這樣一個聲音。

本來我很惱火的,這個聲音把我搞得有點懵了,我轉念一想才反應過來,夏雨欣在我身體裏面,她這是在跟我心靈交流。

沒想到湊巧遇上害死夏雨欣的人了,這可真是巧了。 蘇紫影被樂天折騰的路都走不了了,只能臨時在酒店休息一會。

「咦?你身上的黑色痕迹居然掉了?」

她無力地趴在樂天的身上。

樂天看了看,自己被冥炎灼燒過的地方的確在慢慢的消退。

樂天愣了一下,他仔細地看了看,發現這居然是丈六金身在起作用,它居然在緩緩地清除自己體內的冥炎氣息。

「有點意思……紫影你先休息一會,我看看這到底是什麼情況。」樂天說道。

蘇紫影點點頭。

她早就累得不行了,樂天這個傢伙看起來偏瘦一點,沒想到在床上體力恐怖的嚇人。

樂天就在蘇紫影的床邊盤膝而坐,他的呼吸開始慢慢地變得平緩。

蘇紫影看了看樂天,她迷迷糊糊的睡過去了。

樂天的靈魂力量慢慢的籠罩了他的身體,身體的情況全部進入樂天的意識內。

體內的那道金光有愈來愈勝的跡象,這讓樂天非常的驚訝,坐化的崇迪大師只是給了樂天這樣一道金身,卻並沒有給樂天修行的方法,只是簡單了說了一句煉體。

樂天看著這一道金光,他突然像是像明白了什麼。

所謂的煉體無非就是一個意思,自己的體質強悍,金身就會強悍。

體質該怎麼強悍?

無非就是做運動!

床上運動也是運動,而且樂天剛剛出於教訓蘇紫影的目的,完全是撒了歡的策馬奔騰,對於自己的體力消耗及其嚴重。

這也變相的激活了金身的成長。

原來如此……

樂天睜開眼,他看了看自己的身體,身體上的黑色痕迹已經完全消失了,樂天將金身完全籠罩了自己,整個金身的顏色明顯深了一絲。

樂天吐了口氣,這金身以後就是自己保命的手段了啊,有了它的防護,加上自己的巫術……樂天感覺自己絕對可以去挑戰一下羅剎了。

蘇紫影睜開眼的時候天都黑了,她看了看樂天。

「好累……我要按摩。」她沖著樂天撒嬌。

樂天看了看,他只能伸手給人家按摩。

掄起撒嬌……蘇紫影比蘇紫萱強悍了好幾倍……

「幾點了?」蘇紫影問。

「晚上八點!你要是還不醒我都準備直接將你扛回去了。」樂天笑著說道。

「這麼早回去做什麼?我聽說泰國是世界上夜生活最好的地方!我想去酒吧見識見識!」蘇紫影嘟囔著說道。

「那你和你姐請假……」

樂天笑著說道。

「好!」

蘇紫影倒是完全沒有猶豫,她拿起手機給蘇紫萱打去了電話。

「姐……我和樂天還要玩一會才回去!恩!你早點睡……」蘇紫影說道。

電話那邊也不知道說了什麼。

「放心吧,我們不會闖禍的。」蘇紫影繼續說道。

說完了她才掛上電話。

「好啦!我姐同意了……」蘇紫影笑呵呵的說道。

樂天賣力地為自己的女人按摩,他的手法很不錯,蘇紫影只感覺身體的疲憊一掃而空,但是樂天看著這具身體,又有點蠢蠢欲動。

「不要!人家想出去玩!」

蘇紫影驚恐的看著樂天。

「我也沒說要你啊……看把你嚇的。」樂天無語的說道。

蘇紫影看了看樂天的身體,她猶豫了一下。

「要是你是在憋得慌……我只能這樣幫你!」

她指了指自己的嘴巴。

樂天搖搖頭。

「你把你男人想成什麼了……趕緊穿衣服!」他拍了一下蘇紫影的屁股,無奈的說道。

蘇紫影急忙穿好了衣服,這才和樂天一起離開了。

打了一個計程車,兩個人來到了本地最大的酒吧。

「等等……我把這玩意摘下來,否則誰都知道我是崇迪大師,沒人和我玩了……」樂天說道。

他將脖子上的佛牌摘了下來。

整個泰國會將這樣證明身份的佛牌摘來摘去的只有樂天了……

兩個人走進了酒吧,撲面而來的巨大音樂差點沒把樂天頂一個跟頭,一股靡糜的感覺瞬間便籠罩了兩個人。

酒吧里的妹子多的可怕,而且每個妹子身上幾乎只是掛著一個布片。

更有意思的是,酒桌上居然有不少的妹子在跳舞,男人圍在周圍看著妹子的大腿。

蘇紫影看的都臉紅了。

「不錯啊……下次你也穿成這樣,站在咱家的飯桌上跳給我看。」樂天兩眼放光的說道。

蘇紫影驚詫的看著樂天。

「我不要……羞死人了。」她叫道。

「那可不行!你男人要看,你就得跳。」樂天霸道的說道。

「我不會!」

蘇紫影哼哼。

「回國之後就去學!鋼管舞、爵士舞、脫衣舞都要學!」樂天命令道。

蘇紫影欲哭無淚的瞪著樂天。

兩個人要了酒,就在桌子邊擠了個位置邊看跳舞邊喝。

「拍拍拍!」

看著這些女人齊齊的拍著自己的屁股,樂天感覺就算是出家人在這裡都要動心。

真特么不愧是男人的天堂。

「帥哥……華夏人嗎?」

一個妹子突然強行擠進了樂天的懷裡,樂天愣了一下,蘇紫影兩隻眼珠子瞪得溜圓的看著這一幕。

「沒錯!」

樂天點點頭,他看著這個妹子。

這妹子華夏語說的不錯。

「想不想舒服一下?」妹子勾引的看著樂天。

樂天眨了眨眼。

「怎麼個舒服法?」他問。

妹子做了一個吸煙的動作。

樂天微微皺眉。

蘇紫影自然也看到了這一幕,她看了看樂天沒說話。

以蘇紫影這樣的品質,自然也不會缺少男人來搭訕,她慢慢的也沒空去理會樂天,這些男人一個個就像餓狼似的,蘇紫影煩躁的不行了!

「我不玩啦!我回去啦。」

她在樂天的耳邊大叫。

樂天看了看自己懷裡的妹子。

「你等我一會!」他說道。

然後樂天就和蘇紫影跑出了酒吧,蘇紫影看著樂天,這裡是男人的天堂是沒錯,但是卻不是女人的天堂……

她不喜歡這樣的地方。

「我回去陪姐姐了,你可不要惹事啊,剛剛那個女人是喊你去吸毒的。」蘇紫影看著樂天。

「我知道,我只是去看看。」樂天點點頭。

「在這裡我們可不是警察!你不會是想抓人吧?」蘇紫影懷疑的看著樂天。

傲絕修神 「不是,我其實剛剛看到了一個熟人。」樂天搖搖頭。

又是熟人?蘇紫影看了看樂天,算了……以樂天的實力應該不會出事,她還是先回去吧,否則自己該出事了。 樂天送走了蘇紫影,他還特意交代出租司機務必要將人送到國王行宮,樂天甚至出示了自己崇迪的身份,將出租司機嚇了個半死。

看到計程車離開,樂天才重新走進了酒吧。

剛剛那個妹子再次貼了上來。

「她在哪?」樂天問。

「跟我來……」妹子嬌滴滴的說道。

樂天點點頭。

跟著這個女人,樂天走到了酒吧的一個包間內,一個女人正坐在裡面,面前擺了一瓶酒。

「人到了……」

帶樂天來的妹子說道。

女人扔給她一沓錢。

「出去吧。」她哼了一聲。

包間裡面只剩下了樂天和這個女人。

「你這業務挺寬的啊……偷出國門了嗎?」樂天驚詫的看著面前這個小偷。

唐巧笑呵呵的看著樂天。

「上次我還以為你死了呢……沒想到你的命真大。」她示意樂天坐下來。

其實樂天在剛剛那個泰國妹子擠進自己的懷裡,他就遠遠的看到了唐巧,那個妹子就是唐巧用錢使過來的。

樂天坐下來,端起酒喝了一口。

「找我來幹嘛?偷東西就算了……我沒興趣。」他說道。

「如果這個東西不一般呢?」唐巧看著樂天。

「什麼東西?」樂天隨口一問。

「一枚聖器!」唐巧回答。

樂天一愣,聖器這個名字可不是隨便說說的。

「凶鑰!」

唐巧慢慢的說道。

樂天差點被紅酒嗆到,他驚詫的看著唐巧。

「你開玩笑的吧……這可是血族聖器之一!怎麼可能在泰國?」

唐巧挑了挑眉。

「我也不知道,雇我的人給了我準確的凶鑰藏匿地點……我去看了,發現憑我自己的力量根本進不去!」她攤了攤手。

「雇你的人?」樂天微微皺眉。

唐巧看著樂天。

「一個老外!看起來很紳士的樣子……給的價錢高得難以想象!我曾經提議他直接試試用這個錢買兇鑰!」她說道。

「這麼闊綽?」樂天驚了。

唐巧點點頭。

「他付了一千萬的定金,成與不成這一千萬不退!」她說道。

「卧槽,那你還不拿著這一千萬遠走高飛?」樂天驚訝的說道。

「可是我很想看看這傳說中可以打開地獄之門的東西到底是什麼……」唐巧看著樂天。

「好奇害死貓啊!有些東西你還是要接觸的好。」

樂天吐了口氣。

唐巧點點頭。

神魂丹帝 「怎麼樣?你有沒有興趣?如果你有興趣……我們可以一起去看看。」她說道。

「如果我看上了凶鑰呢?」樂天反問。

「那……你給我一個億,我遠走高飛。」唐巧回答。

樂天想了想。

「可以!」他點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