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來戚遠侯府為戚遠侯夫人複診,十次裡面起碼有七次都能見到邵雁容變著方兒地將話題拐到邵夫人身上去。

虧得戚遠侯夫人是真心覺得愧對將魏玄撫養長大的邵夫人,要不然聽到邵雁容這麼時不時地就提起來傷感一番,不覺得煩才怪呢!

也正是因為這樣,徐明菲對邵雁容的感官與日俱減。

就憑對方靠用自己親娘的死來刷戚遠侯夫人的好感的這種做法,實在是讓她喜歡不起來。

最後,還是戚遠侯夫人身邊的嬤嬤擔心她太過傷感會影響身體,出口勸說了一二,才讓邵雁容和戚遠侯夫人停下了對邵夫人的追思。

有了這段插曲,戚遠侯夫人也不好繼續提出將明珠給徐明菲做珠釵了。

不過她做人向來公道,直接吩咐下人開了庫房,取了一支由粉色寶石攢出的桃花簪送給了徐明菲。

長輩賜不敢辭,既然不是被邵雁容給「讓」出來的東西,徐明菲心裡也就少了膈應的感覺,大方地收下了東西后,就開始為戚遠侯夫人做她離京之前的最後一次複診。

她仔細地感受了一下戚遠侯夫人的脈象,發現比起上一次來複診,戚遠侯夫人的脈象又強健少許,整個人恢復的情況也在意料之中。

只要接下來的日子不出什麼岔子,估計再過幾個月,戚遠侯夫人就能出面做一些簡單的應酬了。

「夫人放心,您的身體正在好轉,待我回信陽府之後請夫人繼續按照我的方子服藥,平日里忌大喜大怒,天氣好的時候適當地出去活動一下身子就是。」徐明菲提筆為戚遠侯夫人留下了一張全新的藥方,又拿出好幾瓶早就準備好的藥丸道,「這裡有五個瓶子,大的這三個瓶子是給夫人的人,夫人需每日服用一粒。另外兩個小瓶子是給蓉姐姐的,用來調理嗓子。」

「明菲你真是有心了。」戚遠侯夫人見徐明菲臨走前居然還不忘邵雁容的嗓子,心中對對方的好感不禁又添上了幾分。

「夫人過獎了,這都是我應該的,畢竟我答應了要為蓉姐姐治嗓子,就要說到做到。」徐明菲謙虛道。

「你又不是大夫,說什麼該不該的?」戚遠侯夫人不贊同地搖了搖頭。

徐明菲只笑了笑,沒有同對方在這個問題上爭辯。

待到時候差不多了,她便起身告辭回徐府了。

戚遠侯夫人知道她還要回去準備明天離京之事,也就沒有多做挽留,又讓人從庫房中撿了幾樣好東西出來硬塞給徐明菲之後,便讓身邊的心腹嬤嬤送她出了府。


而後,戚遠侯夫人便借口想要休息,讓邵雁容回了自個兒的房間。

過了約莫一盞茶的功夫,奉命送徐明菲出府的嬤嬤就回來了。

「夫人,徐三小姐已經回徐府了。」嬤嬤見戚遠侯夫人半倚在軟榻上,揮手讓周圍伺候的小丫鬟退出了房間,自己親自上前蹲在軟榻前,輕輕地為戚遠侯夫人捏起了腿。 四星君重新布置陣法,洶湧澎湃的力量開始作用到虛空之中,四人聯手,星空的力量再次組成一個龐大的星圖,而後向著至尊武帝的方向壓過去。

至尊武帝的頭顱一聲咆哮,一股氣浪如同怒龍,向著星圖而去,這一次至尊武帝的一口罡氣怒龍雖然是依舊強大,但是轟擊到星圖之上之後,卻是沒有將星圖擊碎,隨著出世時間的延長,至尊武帝的力量終於是快要耗盡了。

一個頭顱,根本就沒有辦法補充自己的靈力,所以拖得時間越長,對至尊武帝越是不利。

狐狸大驚,看著至尊武帝目前所處的危機,整個暴怒起來,額頭的第三隻眼頻頻發出令人靈魂顫抖的光芒,將海神大祭司逼的上躥下跳,但是短時間之內確定勝局卻是不可能,海神大祭司畢竟也是聖武大陸的王字型大小人物,也是響噹噹的風雲人物。

「狐狸,別白費力氣了,你可以攔住我,但是我也能拖得住你,四星君要對付一個沒有軀體的頭顱,實在是太簡單了,那麼這個頭顱是至尊武帝的。」海神大祭司冷笑連連,狐狸則是越發的暴怒起來,甚至不惜放棄自己後背的防禦向著四星君布下的星陣而去,結果不但沒有闖到星陣裡面去,反而後背被海神大祭司擊中,吐了一口鮮血,再這麼下去,不但至尊武帝的頭顱危險了,就算是九尾天狐也凶多吉少。

武浩急的像是熱鍋上的螞蟻,自己明明已經到了這裡,但是卻什麼忙也幫不上,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戰鬥向對自己不利的方式來發展。

「武帝叔叔要是有身軀,這四星君就是一盤菜!」唐曉璇氣呼呼地說道,只有一尊頭顱,局限性實在是太大了一點。

「你這丫頭倒是提醒了我。」武鳳霞眼前忽然一亮。

「有什麼辦法?」武浩和唐曉璇看著武鳳霞。

「有一個辦法,不過對浩兒來說有點危險。」武鳳霞眯著眼睛開口說道。

「姑姑。快說吧,都這個時候了哪裡有什麼危險不危險?早就到了拚命的時候。」武浩低聲說道。


「好,既然如此,那就拚命吧。」武鳳霞雙眸之中爆發出精光,武浩為了至尊武帝拚命,這是兒子為老子拚命,也是應該的。

「那好,你附耳過來!」武鳳霞點點頭,然後趴在武浩耳邊對武浩說道,武浩不斷地點頭答應。大約過了半分鐘,武浩站起身來,一道迷霧將三人籠罩起來,半分鐘之後,剛剛的迷霧消散了,原地依舊是三個人,不過原本在最左邊的武浩已經到了兩個女子的中間,而且和唐曉璇偎依的一起。

此時四星君圍困至尊武帝頭顱的戰鬥已經到了尾聲,這道封印的空間已經越來也小了。至尊武帝的頭顱像是被困在籠子之中一樣,左沖右撞。

「一顆頭顱,原本就不該存在,塵歸塵。土歸土吧!」在四星君圍困至尊武帝頭顱的時候,遠處傳來了一聲大喝,一道黑光從遠處飛來,手中握著一柄黑色的匕首。鋒利的光芒直衝至尊武帝的頭顱而去。

四星君一愣,沒有想到這個時候居然出現了幫手,而且這個幫手從氣息上判斷居然還是一個神魂者。四人心中一喜,幫手總是不嫌多的, 妻手遮天:全能靈師 ,也是,一旦此人出現,所有神魂者的地位都會下降一大截,這種事情誰能甘心?

這道黑影舉著匕首,直接沖向了至尊武帝的頭顱,鋒利的光芒向著至尊武帝頭顱的額頭刺過去,九尾天狐大驚,一道光芒后發先至,居然是想要將這道黑影轟殺在半途之中。

四星君自然是不會給九尾天狐機會,所以他們聯手布下了陣法,擋住了九尾天狐的一擊,雖然這些人臉上的表情有點不自然,體內的氣血一陣翻騰。

剛剛雖然是四人聯手,但是硬抗下九尾天狐的攻擊,也是極度不好受的。

「九尾狐狸,你家主子完蛋了……」四星君之中的北方星君黑著臉說道,他的語氣之中透著嘲諷,至尊武帝又能如何?九尾天狐又能如何?最後的勝利者還是我們,那個屬於至尊武帝以及九尾天狐的時代已經過去了,現在我們才是主角。

「你說誰完蛋了?」一個陌生而又威嚴的聲音響起,四星君一愣,目瞪口呆地看著被圍困在星圖之中的人,原本星圖之中只是至尊武帝的腦袋的,但是現在卻是一個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

「這是怎麼一回事?」四星君之中的老大目瞪口呆,至尊武帝居然找到了他的身體,這怎麼可能?他的另外幾半身體不是被封印在其他幾個地方嗎?到這裡相差億萬里呢,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裡?

「不對,這不是至尊武帝的身軀,這是奪舍,是至尊武帝的頭顱奪了剛才那個人的身體。」海神大祭司開口說道,「不過,這也太巧合了一點吧……」

所謂奪舍,就是一個人的靈魂佔據另外一個人的身體,一開始的時候,四星君就沒有擔心這個問題會發生,至於其中的原因有兩個,一個是以至尊武帝的強勢和高傲,他可能選擇奪取別人的身體嗎?第二個原因則是因為所謂奪舍的條件是非常苛刻的,只有兩個人的體質極為相似的情況下,才有可能發生奪舍的事情,要是兩個人的體質不一樣,奪舍之後不但沒有什麼好處,反而會對**和靈魂都產生巨大的傷害。

至尊武帝是什麼體質?那可是洪荒不滅體,這種體質幾千年出現不了一個,所以四星君不相信至尊武帝能找到適合他奪舍的軀體。


但是現在來看,貌似真的找到了啊,不會這麼巧合吧?

「我乃是堂堂至尊武帝,豈會讓你們四個小丑陰謀得逞。」至尊武帝語氣平靜,眼睛微眯著,一股傲然天下的霸氣在天地之間蕩漾。

武鳳霞激動的渾身顫抖,至尊武帝的記憶終於是復甦了,這就好了。

「我們是四小丑?」四星君之中的老大冷笑道:「至尊武帝,你以為現在還是你的時代嗎?你的時代已經過去了,還是束手就擒的好!」

「一個破陣法,不知道誰給你的自信。」至尊武帝嘴角一陣冷笑,而後揮拳,向著頭頂的星空圖砸過去。

至尊武帝的一拳沒有任何的洶湧澎湃的氣勢,也沒有如龍如虎的拳風,僅僅就是一拳,簡單地一拳,不帶任何花哨,而後就看到剛剛還堅固若金剛不壞的星圖瞬間支離破碎,本來群星璀璨的星空也重新恢復了清明,天地之間,一片晴朗。

四星君連連倒退了四五步,其中剛剛還嘲諷九尾天狐的北方星君直接吐出了一口鮮血,其他三位星君手中的兵刃則是瞬間破碎,碎裂成無數點點星光,消散在天地之間。

強大,無比的強大,這種強大並不是體現了靈力的多少上面,世界上至尊武帝剛才的一拳單從靈力上判斷,也不過是剛剛進入神魂者的範疇而已,但是就是這麼一拳,卻表現了極高的戰鬥素養,這一拳之中,暗含武道至理,能夠攔住王字型大小人物的星空大陣居然被這一拳隨意地轟碎了,而且四星君還接連受傷。

海神大祭司直接就停住攻擊了,他身上的迷霧瞬間出現,將其包裹了起來,似乎此人是擔心至尊武帝認出他的真實面目,而九尾天狐則是冷冷地看著這個剛剛從星空陣圖之中走出來的偉岸男子,這人的體型不是至尊武帝,但是他的氣質卻是至尊武帝無疑,放眼三千大世界,也只有至尊武帝有這種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的氣度,有這種讓所有人從內心之中折服的強大氣質了。

「九兒,謝謝你!」至尊武帝看著九尾妖狐淡然一笑,九尾妖狐嬌軀顫抖,沒錯,雖然身體不是至尊武帝的,但是那種氣質,那種微笑,那種眼神,絕對是至尊武帝無疑。

「武帝哥哥……」巨大的狐狸重新恢復到了人形,這是一個精靈般的少女,穿著一身白衣,玉潔冰清!

「這些年,苦了你了……」至尊武帝對其開口說道。

「九兒不哭,只要見到武帝哥哥就好。」九尾天狐破涕而笑, 至尊總裁的藝員妻

至尊武帝再將眸光看向了武鳳霞,武鳳霞此時更是嬌軀顫抖,眼眸之中有水霧在蕩漾,兩人相視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至尊武帝的眸光從唐曉璇以及他身邊的武浩身上掃過,並沒有做太多的停留,然後將眸光定格在了四位星君的身上。

四位星君直接就傻眼了,至尊武帝這是要斬草除根啊,不行,改進跑,四位星君對視一眼,發一聲喊,而後向著四個方向而去。

「想跑!」九尾天狐和武鳳霞同時一聲嬌喝,兩人一左一右,打算攔住東方星君和西方星君。(未完待續。。) 「我看你們四個還是回來吧。」至尊武帝站在原地,淡然說道,這句話彷彿是有魔力一般,四個向四個方向飛奔的主居然真的停下了腳步,而後一步步地向著至尊武帝所在的方向走過去。

人群一下子就傻眼了,這個時候就算是白痴也知道,至尊武帝是打算幹掉這四個為虎作倀的傢伙,可是都這個時候了,這四星君為什麼還這麼聽至尊武帝的?難道他們四個打算依靠自己的端正態度來讓至尊武帝改變主意,放他們一線生機?這明顯是不可能的啊。

只有武鳳霞和九尾天狐猜到了其中的端倪,至尊武帝有一門功法,簡直比海神大祭司的大預言術還牛叉,只要是他的話,那就沒有人可以拒絕,這套功法好像是叫做帝尊令,意思就是帝尊令出,號令天下,無人不從的意思。

這四星君知道自己走過去沒有好果子吃,但是他們的軀體卻是不受控制一般,一直向著至尊武帝的方向挪動,他們的臉上、額頭上布滿了汗珠,他們的身軀在輕微的顫抖,他們想要吶喊,卻是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自尊令出,號令天下,莫敢不從……海神大祭司腦海之中忽然冒出了這樣的話,他彷彿又回到了那個滿天群星,皆因為一人而暗淡無光的地步。

四星君都是神魂者,而且是神魂者中期的人物,距離他這種王字型大小人物已經只有半步之遙了,但是就算是這種級數的存在,四人聯手,在面對至尊武帝的時候卻依舊是像是小雞子一樣軟弱無力,巔峰時候的至尊武帝應該會恐怖到何種地步啊?

「媽的,拼了!」四星君對視一眼,同時出現了拚命的念頭,至尊武帝不是讓他們回來嗎?那就不跑了。拼一拼說不定還有希望。

四星君身上氣息鼓盪,他們揮舞著拳頭砸向了至尊武帝,他們絕對相信至尊武帝在武道之上的境界和理解,他們唯一希望的就是,至尊武帝的身體是山寨的,想必是遠遠沒有原來的身體恐怖。

看著要拚命的四星君,至尊武帝面容平靜,當四人跌跌撞撞地衝到自己面前的時候,至尊武帝上前邁進一步,而後揮拳拳頭直接砸向了沖在最前面的東方星君。

一聲轟鳴。東方星君的身體整個被強大的力量給砸爆了,至尊武帝的拳頭看似平淡無力,但是只有轟擊到東方星君身體之上的時候,那股驟然爆發的力量讓東方星君整個是爽歪歪了。

哪怕是用別人的身體,至尊武帝依舊是強大無比的猛男。

至尊武帝的身體在原地一陣虛幻,其他三位星君一愣神的功夫,至尊武帝已經出現在了西方星君面前,至尊武帝一拳打出,澎湃的力量轟擊到了西方星君的腦袋上面。希望星君的腦袋直接炸開花了,沒有頭顱的身軀緩慢地倒在地上。

剩下的兩位星君一瞬間出現了猶豫,這到底是繼續拚命還是逃走,而就在這兩人猶豫的時候。至尊武帝伸出手,兩股強大的吸力作用到兩人身上,兩人不受控制地滑行到了至尊武帝的面前,然後至尊武帝雙手一用力。將兩個人的腦袋撞在一起,頓時這兩位星君也命赴黃泉、一命嗚呼了。

不少人直接傻了,這可是四位星君啊。每個人的實力都是神魂者中期,四人聯手,就算是海神大祭司這種王字型大小人物也不敢小覷,這樣的力量顛覆幾個國家了,但是在至尊武帝面前居然連渣滓都不是,看到尊武帝擊殺四人的過程,簡單的不得了,簡直跟喝涼水沒有什麼兩樣。

如果這是至尊武帝的本體也就罷了,作為人類武道歷史之上的豐碑,作為人類武道歷史之上的神話,他有這樣的實力在預料之中,可這明明就不是至尊武帝的本體,這是至尊武帝的一顆頭顱,再加上一個剛剛晉級神魂者的主的身體啊,這樣的組合相當於有人將跑車的發動機安到了拖拉機上面,結果他愣是讓一輛拖拉機跑贏了大卡車。

至尊武帝用的身體是誰的?不少人心中琢磨,這人的體魄居然讓至尊武帝發揮了如此強大的力量,而且這人的體魄也有點特殊,要知道剛剛擊殺這四星君,可都是那個人的拳頭打出來的。

所有人的腦子裡都像是死機的電腦主機,一陣運轉卡殼,而這個時候,至尊武帝迴轉過頭,看著不遠處的海神大祭司。

是啊,這裡還有一條大魚呢,從某種程度上講,海神大祭司比剛剛掛掉的四星君更加的可恨,至尊武帝不可能放過他。

海神大祭司努力地抬起頭看著至尊武帝,他不過是一個頭顱和一副山寨版的身軀而已,有什麼可怕的?海神大祭司努力地說服自己,終於讓自己有了直面面前之人的勇氣。

頭顱的確是至尊武帝的,身軀和外形則是被至尊武帝簡單的修改過了,所以看起來和至尊武帝的身軀也有九成九的相似,已經很難看出這人原本是什麼樣子來了。

「你想殺我?」海神大祭司握著手中的海神權杖對至尊武帝說道。

「你說呢?」至尊武帝眯著眼睛,「你認為你該死嗎?」

「該死,我當然該死。」海神大祭司盯著至尊武帝的眼睛,「可是我知道你不會殺了我的,我和那四個廢物可不一樣,我不是那麼好對付的,說不定你會陰溝裡翻船呢,你就算殺了我,你也要落個半死的結果,我想你現在不會這麼做的。」

「你的意思是,我不敢殺你!」至尊武帝雙眸之中閃過一道寒光,一股凌厲的殺意在他身上升騰而去,向著海神大祭司籠罩而去,所有人都相信,下一刻,至尊武帝就會發動凌厲的攻擊。

「等等,陛下,等等!」海神大祭司被嚇得花容失色,「我相信陛下敢殺我,陛下一定敢殺了我!」

海神大祭司口中求饒,心中卻是將至尊武帝罵的狗血淋頭……他相信自己的判斷是真的,至尊武帝要殺了他,必須要付出不可承受的代價,至少這幅剛剛找到的身軀必定會四分五裂,而沒有了身軀的保護,單單隻有頭顱,至尊武帝的下場一定非常凄慘,所以說只要是明智之人,都不會冒著自己身死的危險來殺他的,這也是他剛才直面武帝的底氣。

但是至尊武帝剛才的反應卻是很明顯地說明一個道理,那就是我可以不惜一切代價幹掉你,不就是兩敗俱傷嗎,我不在乎……

「這都二十年了,這丫的怎麼還是這麼滾刀肉?」海神大祭司心中怒罵。

天大地大,小命最大,雖然常人不會選擇用自己的半死來換取對方的死亡,除非兩人是有殺父之仇,奪妻之恨,但是對至尊武帝的做法,海神大祭司還是拿不準,至尊武帝做事,一樣是天馬行空無跡可尋的。

「武帝哥哥,不要擔心,我來殺他。」九尾天狐這個時候開口說道,海神大祭司猛的意識到一個問題,剛才的時候把精力都放在至尊武帝身上了,結果把九尾妖狐給忘了,這可是要命的事情,這個時候九尾天狐橫插一杠子,自己小命難保啊。

「嘿嘿,至尊武帝也需要別人幫忙?」海神大祭司眼珠子一轉,嘿嘿一笑,九尾天狐頓時一愣。

至尊武帝有著其固有的尊嚴,哪怕是已經逝去了二十年,其依舊是聖武大陸名義上的共主,其依舊是人類武道歷史上的豐碑,對一個這樣級數的武者來說,的確是不應該出現讓人幫忙的情況,就算是有人幫忙,也應該是天後葉落雪才對,而且那也應該是在應對修羅皇這個級數的對手的時候才行。

實際上以至尊武帝的高傲,他和修羅皇的巔峰之戰,就算是天後葉落雪也不允許出手干預,所以這一刻當九尾天狐提出要幫至尊武帝的時候,海神大祭司離開拿話來擠兌他。

九尾天狐一下子愣住了,作為至尊武帝的仰慕者,她自然知道自己的做法有點傷及至尊武帝的自尊,所以略微有點猶豫。

「二十多年沒見,你還是那麼狡猾。」至尊武帝瞥了一眼海神大祭司淡然開口說道。

「謝謝陛下的誇獎。」海神大祭司將自己的身段放的很低,要是別人說他狡猾,他一定會翻臉,但是如果是至尊武帝來說,那就是另當別論了。

「馬上跪下向我磕頭,不然我就算拼著兩敗俱傷,也要將你擊殺在這裡。」至尊武帝話鋒一轉,冰冷的殺意籠罩在海神大祭司的身上。

海神大祭司一愣,沒有想到至尊武帝居然當著所有人說出這樣的話來。

再見,洛麗塔 怎麼,你以為我不敢拚命殺你?」至尊武帝一聲冷笑,剛剛平靜下來的氣息再次沸騰起來,似乎在醞釀雷霆一擊。

「你……」海神大祭司有點傻眼了,至尊武帝當著所有人的面說出這樣的話,那就是毫無退路了,如果海神大祭司不下跪,至尊武帝真的敢殺人。(未完待續。。) 「哎,這京城裡討喜的小姑娘不多,好不容易遇見了一個,可惜還沒相處多久就要走了。」戚遠侯夫人輕輕一嘆,話中流露出少許的不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