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染想這地方肯定是有暗門的,不然的話,那些人是怎麼進來和出去的?

這處還有大大小小的小腳印,蘇染絕不認為這是個偶然。

就在這個時候,她忽然聽到其中一間洞府內傳來了聲音,「你們誰看見這次新來的那個小女孩了?」

問話的聲音十分的熟悉溫和,蘇染瞬間就聽了出來,是那個山子。

「山子伯,我們可真沒看見。」

「別在我眼下耍花招,外面那些人就是你們的下場。」山子的聲音依舊是溫和,可蘇染聽得卻覺毛骨悚然,區區一個凡人竟能如此喜行不於色。

「貨帶來了嗎?最近給的價錢都不錯。」山子的聲音再次傳來。

蘇染也飄近了許多,聲音也聽得更加分明。

豪門夜寵:惡魔的枕邊玩物 就見一個洞府內,山子坐在石椅上,下面幾個年輕的人抬進了好幾具,類似屍體的東西。

很快山子便從上方走了下來,他對每一個人都檢查的十分詳細,竟是連衣服也都剝了下來,手指在那些『屍體』上一寸寸的撫摸過,既像是挑選豬肉,又像是在檢查什麼。

蘇染眉頭緊擰,覺得有些噁心。

可這明顯的這裡的人不知這些,打草驚蛇恐怕後患無窮,還會連累了無辜性命。

饒是如此,蘇染也不想就這麼輕易地饒恕了這些人。

手中的勁風剛要進去搗亂,蘇染就聽見其中一個人道,「山子伯,您每次都要檢查的這麼認真。將這些女人分個三六九等出來。這有點姿色,身材不錯的確實能賣個好價錢。可這破了身子的怎麼辦?這些城裡妞好看歸好看,就是不太純!」

「你懂什麼?便有喜好這口的。我們只管鑒別出最上等的貨來,別的自有上面的人,不該我們管的就不要管!「

那山子似乎有些生氣,視線往底下的男人們身上一掃,「瞧瞧你們褲襠里那東西,竟沒一個是沉得住氣的!」

他說這話的時候,蘇染就往這些男子身上掃了一眼,發現這些人不是歪瓜裂棗,身有殘疾,就是年歲很大,要麼就是無賴之流。

望著地下一群挺屍的少女眼神不斷閃爍。

不知道佔了這些人多少便宜去。

當真是該一刀都殺了。

「對了?那幾個硬骨頭啃得怎麼樣了?還有村裡近來丟的那個女娃娃你們幫著找一找,別讓他們的人找到了這裡。」山子又吩咐了幾句,「行了!你們忙著,我還有要事。」

說著他就從那洞子里的鐵門裡出來了。

後面的人點頭哈腰的十分的客氣。

等著他走遠了,其中一個忽然道,「今天是初五吧?看來山子伯又有的玩了。」

「呸,還說我們呢,這老變態不是更可惡?」

「別說了,當心隔牆有耳。對了那幾個妞怎麼樣了?要我說真正識相的還是香香丫頭幾個人,早早的從了,還巴著咱們兄弟,也不用賣到那種破地方去。」

「可不是?哪裡還有別咱們這更逍遙快活,什麼都不讓娘們乾的。「

「對對,每天還有大把的進項。真不知道虎子哥他們非要進城打工有什麼好的。哪裡比得上這裡山高皇帝遠,就是外面的人不還警察來咱們這裡快活嗎?」

幾個人說著說著便是污言穢語,越發的不堪了。

蘇染的臉已入滴墨,半晌才順著這些人的方向,往後找了去。

這一找進來,發現後面還有七八個洞子,洞子大小不依,每一個裡面都放了床。

先前一間裡面里燈火通明,不斷地有女孩子嬌笑淫亂的聲音傳來。

「……」

什麼樣的女妖蘇染沒有見過,可那些人都是為了修鍊,吸取他人的精氣。

眼前這些妙齡女子究竟是為了什麼就不得而知了。

而那虛弱的呼救聲就是從最後一個房間內傳出來的。

蘇染抬步穿過牆壁直接走了進去,就見裡面橫七豎八的躺著三個女孩,其中一個身體已經僵硬了,看來死了很久了。

另兩個靠在一起,一個是剛剛咽氣。

蘇染試著招了一下她的魂魄卻發現早已經走遠,找不回來了。

而她旁邊還有一個熟悉的面孔。

豪門花少:前妻不退貨 竟然是吳楠!

蘇染大驚,這小妮子怎麼在這裡。

而那虛弱的聲音卻是從她的脖子上的一塊玉佩上發出來的。

看樣子似乎也堅持不了多久了。

蘇染一抬手,一道勁風就將那玉佩收到了手裡來!

「吳楠?是你嗎?「

彷彿是在回應她,那玉佩猛然亮了幾分,很快就黯淡了下去,「老祖,快帶我離開這裡。這裡有東西會把我的魂魄吸走的!」

蘇染再想要細問,卻發現那玉佩毫無反應。

眼下一時也找不到那個東西是什麼。

蘇染乾脆直接幾個瞬移就直接出了這片陰暗潮濕的天地,一出這地方,蘇染就憑空畫了一道虛符,明黃色的符印正好將玉佩封住。

與此同時,她忽然眉心一動。

「不好!」

原本端坐在床上的肉身就在這個時候忽然蘇醒了過來,她身邊的蘇一已然昏厥。

眼前則是站著一個十分矮小的男人。

兩個人正好面對面。

蘇染冷冷地看過去,對方似乎被嚇了一跳,一下子就跑了出去。

竟是連蹦帶跳直接從房頂上消失了。

蘇染這才回身去看蘇一,見她只是昏厥了過去,並無什麼大礙才放心了一些。

就在此時,一直被她攥在手裡的玉佩忽然閃動了幾下。

裡面的聲音帶著一股子驚喜,「老祖……是你救了我嗎?可惜我的肉身還留在那裡,不知道還能不能回去。」

吳楠是有些擔心,她是親眼見過那些人進來會將一些死掉的女孩抬走喂狗。

「不會的!」蘇染冷聲道,「他們等不到那一天的,倒是你神魂怎麼跑到玉佩里去了?」

她說著仔細看了一下那玉佩,不由有些驚訝,「竟是一塊溫養神魂的好寶物,你倒是福氣不小」

這話說得吳楠有些不好意思,「當初因為養著阿寶損耗了不少元氣,我爸爸才會設法幫我找來的。沒想到竟救了我一命。」

說到這吳楠有些唏噓。

這話倒是讓蘇染有些意外,」你剛剛說有東西要吸走你的魂魄?「

方才她在湖面附近的時候就感覺到了一股壓抑的氣息,莫非那裡還有什麼東西?

修為竟強大到讓她也沒有發現。

沒有陰氣,沒有妖氣,蘇染實在是想不出那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吳楠搖搖頭道,「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只是一次聽裡面的人說起過。好像是他們的鎮洞之寶。便是有那個鬼王都不敢來的!」

「鬼王?當真是好大的口氣!」蘇染失笑,鬼王級別近乎於仙師了。

區區幾個凡人,竟如此大言不慚。

「話是如此,可我進去以後還沒有見人能夠逃脫呢。可憐那些女孩子不是被賣到了其他村裡,就是被當成了玩物。便是死了也要在這裡為他們服務,連去冥獄告狀的機會都沒有。」

說到這兒兩個人一時都有些沉默。

蘇染看了看還在昏迷的蘇一,臉上的黑氣竟是比前幾日還要濃。

自打上次進了十八層之後,她的臉上就一直很不對勁。

近幾日必會有一劫。

若是茹丫頭和陳昭那小子還在倒是能看出一些端倪,說不定就能避過去了。

可眼下只能走一步說一步,靜觀其變了。

「老祖。」

「對了,小吳!」

兩個人忽然同時開口,吳楠忙道,」老祖,您先說,有什麼想問的儘管問,我定會知無不言!「

蘇染嗯了一聲,「倒不是什麼大事,就是想問問你怎麼想起到這裡來了?」



。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蘇染剛把吳楠的魂魄釋放出來,空氣中就有一種莫名的引力想要將她拽走。

沒辦法蘇染只得暫時又將她連著那塊玉封印在符篆內。

符篆內的吳楠也是嚇了一跳,」蘇老祖,我剛剛又感覺到了那股引力,好險。我,我就在這裡說吧。我的肉身還要拜託你了。「

「好,你說吧!」

蘇染看了看一旁還沒有要清醒的蘇一,微微搖了搖頭,眼下只能夠靜下心來聽聽吳楠這裡有什麼重要的消息。

吳楠的事情是一個很長的故事。

不過蘇染不耐煩聽這些,只讓她撿著重要的說。

「你是說你是來找你一個老同學的?」蘇染的聲音微微上挑,對於同學這個辭彙,她老人家也了解幾分。

有些像是他們一個宗派的師兄弟,不過吳楠既然來找她那位同學,想來感情是不錯了。

「您也知道,自打我養過阿寶之後,經常能夠看見一些奇怪的東西。上個月的時候,我的大學同班同學古月忽然找到我,求我幫幫她。」

吳楠的聲音有些飄,「大學的時候古月是個很文靜的女孩子,我們雖然交集不多。可都在一個宿舍里,感情還算可以。您大概已經看到了,我身邊那具屍體就是古月的。」

「屍體是古月的?」蘇染有些疑惑地望著吳楠魂魄的地方,「那時候古月是發現了什麼嗎?」

吳楠搖搖頭,「並不是,她找我的時候,應該就已經死了。說來那個洞府很奇特,能讓人的屍體不腐。所以那些人有時候也懶得去處理。「

「這就更不對了,這山村的古怪就在於魂魄很容易被人帶走。你這同學又是如何去找你的?「蘇染繼續道,」話說回來,你這孩子也越來越大膽了,竟然一個人就找到了這裡來。「

這話說的吳楠有些慚愧,「還不知道我爸怎麼擔心呢?我原想著在靈異分局好歹呆了這麼長一段時間了。乾脆就趁著休假過來了。沒想到剛來的時候那些人對我很熱情,我還想著呼籲社會多給那些留守的孩子一些關注。沒想到他們竟然……竟然……做出這等事來。「

「這也不怪你,你也不必因為一小撮人打死一群人。要我看是上樑不正下樑歪,這村裡的風氣是被某些人帶歪的。恐怕還有大部分人蒙在鼓裡,想想那些可憐的孩子的父母們。但凡有個辦法的,誰願意將娃娃丟在這樣一個地方。」

蘇染嘆了一口氣,最近她時常看視頻和瀏覽網頁,對國情也懂了許多。

這世間千千萬萬的人,她幫了一個幫不了所有。

人只有自救,只有自己奮發才行。

可這次,她不打算袖手旁觀,不說那些法律案件,哪怕是為了像虎妞那樣可愛的孩子。

」哎!「吳楠輕飄飄地嘆了一口氣,」還是老祖看的透徹,我先前將這一村子的人都恨上了。您知道嗎?當初將我帶到那洞府里去的,竟是幾個年輕漂亮的女孩。這些女孩子有手有腳,模樣也好,雖是山村裡長大的。可偏偏不出去工作,反倒是要為虎作倀!「

說到這吳楠就是滿肚子的火氣。

「女孩?」蘇染有些不解,她雖然在那神秘的洞府內聽見了幾個年輕的女子聲音。

可來這山村村裡卻沒有看見一個,就連那些老嫗也只有那麼兩三個,清一色的上了年紀的老漢和一群孩子們。

吳楠深吸了一口氣,「她們平常很少出來的,只有分配任務的是她們才出來。我那同學古月就是被其中一個騙下去的。可是古月那個時候都有了心上人了。據說是她的初中同學,曾經救過她的命。可家境不好,這麼多年一直沒有娶上媳婦。古月心裡就有了念想,這也是她好好的大學生為什麼非要從城裡回來的原因。」

「不過照我的看法,八成是古月發現了什麼。照我觀察,這村裡的人不會輕易地將自家村裡的人帶進去的。 錯過是最美的回憶 好像許多在外面打工的人都不知道自己的家鄉都變了味呢。」

吳楠說的話有些道理,可蘇染還是覺得儘快找到她那位同學才好。

很有可能,這位同學就是整個案件的突破口。

尤其是聽吳楠的意思,她那位同學雖然死了,可魂魄卻沒有被那個東西吸走。

無論是什麼原因,最起碼她應該是一個知情人。

蘇染不想放過這個機會,「你知道你那位同學的心上人住在哪裡嗎?」

這倒是問倒了吳楠,她搖了搖頭,「我只知道他叫林凡!」

林凡?

好普通的一個名字。

蘇染擰了擰眉,剛要繼續說話,就聽見門外有動靜,「有人在嗎?老姐姐在嗎?」

是那個山子老頭的聲音。

蘇染從床上下來,站起身往外走了幾步,正好在門口迎上他。

「我在呢?怎麼了這是?」

幾乎一眼蘇染就看到了站在山子身後垂頭喪氣的蘇鐵,還有和夾在一群孩子中的阿福。

」還是我說吧!你們家那個女娃娃不知道怎麼就掉進了山澗里,我已經讓人去找了。這小子倒是福氣僥倖逃了一劫。老姐姐你可別傷心,無論如何,我們寨子里的人一定會幫你把女娃娃找到的。活要見人,死要見屍不是嗎?」

山子老頭說得一臉誠懇,可惜對上蘇染銳利的目光,竟還是忍不住瑟縮了一下。

從蘇染進山的那一刻,他就覺得這個老太太有些不對勁。

這山村有山神護著,他也算是身經百鍊,怎麼會畏懼一個老太太。

沒有了這些年輕人,她還能做什麼。

想到這,山子老頭臉上的神色才緩和了一些。

蘇染抬手按了按太陽穴,早先她就有讓蘇二出去試探的意思。

正所謂山不來就,我就山。

可跌落山澗是怎麼回事?

現在蘇一還在昏迷不醒,還有那個奇怪的小矮人。

蘇染胸腔里就有一股怒意蹭蹭上竄,若還是她一個人單槍匹馬的時候,恐怕早就大殺四方了。

只是現在她們是一個團隊。

既然享受了團隊的福利,該隱忍便要隱忍。

「那就麻煩他山子叔多費心了,我只這麼三個,如今一下子去了倆。總該報警才是。」蘇染抬頭對上對方那張憨厚慈祥的老臉,一字一頓都似是從牙縫裡擠出來。

。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不妨蘇染竟有這種想法,那山子老頭乾笑了幾聲。

「咱們這裡離得警局遠,這一去就得一日一夜。這山裡信號也不怎麼好,到這裡哪個不是迷了路的。等警察來了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呢。老姐姐聽我句勸,現在這裡乖乖住下來!」

山子老頭循循善誘道。

身後的蘇鐵從方才起就一直提不起精神,這會兒總算是有了點念頭,「老祖,讓我去!」

「你去做什麼?」蘇染視線落在蘇鐵身上,」還嫌不夠亂嗎?你們也出去了多半日了,帶著阿福先進屋休息一會吧!「

見狀,那山子老頭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但凡老人都把男子看的極重,那些女孩子往往被忽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