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還不是與厲鬼正面接觸的時候,他們需要更多時間去搜尋線索。

進入另外一條走廊沒有停留,一直輕輕跑到這端樓梯口位置藏起,他們才駐足回看。

。 是他?鍾離玉握劍的手顫抖。

趁這機會,長鞭迅速揮出,死死纏住了劍柄。

「該死!」鍾離玉想拔劍,虎口卻疼得厲害。

「咂,原來你的本事,也不過如此嘛。」說話間,孟琴音笑得眉眼彎彎,「以後,可別再無端來找我麻煩,否則,見一次打一次。」

「呵,不過僥倖得勝,有什麼值得囂張的?」看她這模樣,鍾離玉氣得都快要發狂了,「等著瞧吧,總有一天,我會把你親手剷除!」

「好啊,那就拭目以待哦!」孟琴音坐下,徑自抿了口茶水,表情笑眯眯,「走不走?再不走,我就該動鞭子攆人了,這可是我的房間。」

「後會有期!」鍾離玉恨恨然拋下一句話,隨即翻窗而出,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那廂,看戲已久的寒玉冰,可算是鬆了一口氣,攥著劍柄的手指,也緩緩舒展了開來。

「唉,太弱了,我還沒打個痛快呢!」孟琴音看眼窗外,攥緊長鞭,打算追上去。

但還未來得及動,卻被寒玉冰死死攥住了胳膊。

「師父,窮寇莫追,當心有詐。」寒玉冰壓低嗓音,一字一句道。

「本座只是不甘心浪費器符,想要物盡其用……好吧,你說的也有道理,打架哪有舒舒服服待在屋子裏好玩啊。」

「師父,您沒有受什麼傷罷?」目光落在孟琴音身上,寒玉冰眉頭一皺,上下打量了起來,「如若她敢傷你,徒兒絕不會放過!」

絕不放過女主?這這這,這是身為男主,該對反派說的話嗎?

不過,莫名有些暗爽是怎麼回事?孟琴音的嘴角,都快要翹到天上去了。

「徒兒放心,本座完全沒有受傷,倒是那鍾離玉傷得不輕,怕是得養養。」

「她,主動來招惹師父,自作自受。」寒玉冰冷笑,同時也暗暗鬆了一口氣。

目光一轉,落在破碎的羹盞上,瓷片還沾了不少膩乎乎的濃湯。

孟琴音立刻解釋起來道,「是鍾離玉端來要本座喝的,本座沒喝還灑了,她便氣急敗壞開始動手。」

「這羹湯里一定有問題,明日,徒兒親自拿給門主驗驗。」

那廂,沉沉暮色中,鍾離玉御劍而飛,很快便來到空曠的大街上。

手臂涓涓流着血,她服下一枚丹藥,復又撒了些藥粉。

滋!傷口開始冒煙,鑽心一般疼,傷勢,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痊癒。

很快,肌膚又恢復平整光滑,連丁點疤痕也沒有留下,面色,也逐漸恢復如常。

剛欲離開,鍾離玉的耳朵突然動了動,手中仙劍暴射而出。

哐當!是兵刃交接的聲音,碰撞出暗金色的火花。

不對勁,來的人不像孟琴音,那到底又是誰?

來不及多想,身後又有攻勢來,鍾離玉慌忙抵擋了回去,哐!兵刃再度交接。

「是誰!」鍾離玉喘上口氣,目光好似刀子般掃視四周。

嗖!一道黑色的人影,穩穩停在她面前,手指死死掐住她的脖子。

「你,身手很不錯,是個值得尊重的對手。」清冽的少年嗓音,自耳畔響起。

鍾離玉下意識抬頭一看,入目,是半張攏在黑暗中俊美無儔的臉。

「你到底是誰?難道,你也是那女魔頭的同夥,前來殺我?」輕嘆一口氣,鍾離玉淡淡道,「唉,殺就殺罷,我打不過你,倒不如求個痛快。」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站在你這邊,可以幫到你的人。」柳葉語氣清冷,沒有任何起伏,「所以,和我結盟,我們,可以並肩作戰。」

幫她?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更沒有無緣無故的恩惠,所以,這一定是圈套!

「呵,我憑什麼要信你?我,不需要任何陌生人的小恩小惠。」說到這裏,鍾離玉話鋒一轉道,「再說,你又有什麼把握,能對付得了那女魔頭呢?」

「哈哈哈哈哈,我是殺不了她,但我殺得了她的那個同夥,共同目標,便是我們合作的籌碼,所以,你得仔細考慮清楚啊!」

「你要殺寒玉冰?為什麼?」想到一個可能,鍾離玉臉色倏然一變,「不對,你是鬼教的人,你身上有死氣!」

「姑娘果真冰雪聰明,我的確是鬼教的人,是鬼王大人的心腹肱骨,姑娘既然恨透了魔教,又為何不試試同鬼教攜手呢?」

「同鬼教合作?呵!」鍾離玉冷嗤一聲,「我可是正道仙門弟子,就算死,也不和邪魔歪道同流合污,魔教如此,鬼教亦是如此,告訴你主子,你們找錯盟友了。」

「收下這枚令牌,好好考慮清楚,如果有想法了,記得帶着它來十三號街口尋我。」

「當然,你如若膽敢告發對付我們,那可就危險了啊,和鬼教作對,是不會有好下場的,就此別過,好自為之!」

黑影衝天而起,壓迫感也消失了,四下靜悄悄的,連個打更人都瞧不見。

「鬼教?」看着手中令牌,鍾離玉翹著唇角,自顧自喃喃道,「孟琴音啊孟琴音,你厲害的仇家真不少,我都有些同情你了……」

「不過!」話鋒一轉,鍾離玉的眼神陡然間凌厲了起來,「不等鬼教出手,我會親自摘了你項上人頭,為長老他報仇雪恨!」

夜,死一般沉寂,偶爾飛過幾隻烏鴉,卻都是默不作聲。

回到宅邸時,天已經亮了,鍾離玉獨自坐在小院子裏喝茶,腦中還在回想昨夜聽到的話。

「師姐,您怎麼了,怎的看上去心事重重?」有弟子靠近她,小心翼翼問道,「您,不會一宿都沒睡罷!」

「唉,不過想起師父交給的任務,一時間心神不寧。」鍾離玉笑笑,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師姐別擔心,身子要緊,千萬別累壞了!」小弟子眉頭一皺,苦口婆心道,「再說,就算任務不圓滿,我們也儘力了,師父不會責怪我們的。」

是嗎?鍾離玉的笑愈發苦澀,「好,我知道了,想一個人靜靜。」

「師姐保重。」小弟子行禮,離開的路上一步三回頭。 下午。

江南市中心,B-77號地塊豪宅區。

一輛迷彩悍馬H6越野車,緩緩停了下來。

車門推開,秦蒼穹和任月欽倆人,緩緩下車。

倆人站在這棟別墅前,目光複雜,抬頭望著別墅的大門。

別墅大門門廊上,刻著兩個大字:

【沈宅】

這座,便是兩個月前的江南名門,沈家宅院。

可而今,整個沈宅的大門,都已經被一道道官府法院的封條,給封了起來。

大門被封,沈家宅院,滿門查抄。

沈家被滅,宅院被查封。

可,這棟宅院,卻在兩個月後,莫名其妙的落到了周澤韜的手中。

這其中,究竟發生了什麼,無人得知。

而周澤韜,也正是為了避嫌,所以這才焦急匆匆,試圖想將這套豪宅給拍賣掉,以此撇清干係。

省得被人調查。

秦蒼穹眸光平靜,一步一步,緩緩走到了沈家宅院門前。

他右手,輕輕一抬。

『嗡。』沈家宅院的門,無風自動,瞬間……自己被推開。

任月欽被眼前這一幕震驚到了,有些狐疑的看了一眼身旁的秦學長。

方才那是魔術么?

不過,秦蒼穹並未在意她的眼光。

而是雙手負背,緩緩…走進了沈家宅院內。

整片宅院內,已經被徹底清理過。

可,秦蒼穹的眼眸,卻有些冰冷,淡淡盯著宅院的青石板地面。

地面,雖然被清理過。

可,這個世界上,永遠沒有完美無損的掩飾。

秦蒼穹眸光銳利,緊緊盯著宅院的地面。

透過青石板地面的縫隙,他看到了……那夾在在縫隙中的血漬……

他緩緩踏步,順著宅院的地面走去。

每走一步,秦蒼穹的眼眸,便銳利一分。

地面上,雖然已經被處理過。

但,卻依舊殘留著,常人難以發現的線索痕迹!

而,這些痕迹,一一都被,秦蒼穹,捕捉在眼中!

現場,青石板地面上的痕迹,一一都被他捕捉到了。

他的腦海中,一副現場的臆想畫面,正在湧現。

根據此時,地面上的各種紋路痕迹,他已經猜測到了,當時案發現場的畫面!

地面裂縫中,有血漬……有皮屑組織,還有……子彈的硝煙碎屑。

這些殘渣,極其細微,但卻殘留在青石板裂縫中。

根據,青石板表面的划痕,他已經算出了現場發生了什麼:!

當時,案發現場,地面上,躺滿了屍體!

青石板裂縫中的子彈碎屑……

代表,現場……有人開過槍!

地面上,還有砍刀劃過的痕迹!

子彈射擊的痕迹!

這,表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