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錯!”蕭羽點點頭,說道:“人不犯我,我怎能隨便找事?如若犯我,我必定十倍反之!”

突然間,蕭羽雙目陡然射出道道兇光直刺地上的米洛克,隨即大聲道:“小黑!將副院長攔下,我定要殺了此人!”

言罷,蕭羽和黑蛖同時行動開去,黑蛖負責將勞恩斯攔下,蕭羽此時已經化爲一道殘陽直衝米洛克。

很是斷然,蕭羽隻手握拳,轟向地上的米洛克,這一拳的力量極大,隱約間可以聽到空氣炸響之聲,如果米洛克被這一拳擊中,那定會變成一堆肉泥!

但此時,以勞恩斯爲中心道道深黃色的光卻將蕭羽和黑蛖沒入其中。

此刻,蕭羽頓覺自己好像陷入了泥潭中,動作緩慢異常,而且自己的力氣卻在漸漸流逝…….


“這便是聖階強者的力量嗎?”這時蕭羽在這一刻時最後所想。

……..

豎日,天空灰濛濛,淡淡的霧氣好似細紗一般飄蕩在空中,漸漸落下,霧氣濃濃。

在聖龍學院的東北邊便是學院老師所居住的片區了。雖說在濃霧的遮隱之下,但還是可以看出這裏的環境很是優雅,行行整齊的樹木栽在道路的兩旁,還有那清澄的湖水隱隱散發着波動。

而在這裏的不遠處,一間看似破舊的茅草屋建立在這裏。

屋內,只有幾個破舊的椅子和一張簡單簡陋的木牀。

牀上,一名身上充滿爆炸力卻不顯臃腫的肌肉線條型少年靜靜的躺着,一臉平靜,呼吸平穩,已經是在熟睡。

而在牀邊,一個約莫十三四歲的少女坐在牀邊的一張椅子上,目光肆無忌憚的看着這牀上的少年,雙手襯托着自己的下巴不知在想着什麼。

“嗯?”這時,牀上的少年嘴脣突然蠕動了幾下,看起來是應該快要醒了,這躺在牀上的便是蕭羽。

“你是誰?”蕭羽自然知道在這之前所發生的事情,自己突然醒來發現躺在這個陌生的環境中,不由警惕起來。

目光凌厲的看向牀邊的少女……. 蕭羽那雙凌厲的目光直視牀邊少女,那少女頓時慌慌張張的站了起來,跌跌碰碰,撞開了幾張破舊的椅子之後便跑出了門外。

呼吸間後,一個光頭銀鬚的老者手持一根細長的法杖笑眯眯的走了進來。而在老者身後,那名少女卻是躲躲閃閃避開蕭羽的目光不敢露面,顯然是對蕭羽感到了懼怕。

老者面露微笑的看着盤坐在牀上的蕭羽,拉了一張椅子坐了下來,道:“你的身體強度已經超出了我的想象,之前的那天晚上你可是將我這把老骨頭快要折騰散架了。”

蕭羽也知道自己之前在沒能殺死米洛克之時自己好像暈倒了,在這之前好像有什麼東西擠壓着自己的身軀,讓自己喘不過氣來。

“那天晚上發生了什麼?”蕭羽一臉茫然。

勞恩斯呵呵一笑,隨即爲蕭羽解釋道:“你和你的那個朋友的確很厲害,就算我剛剛晉升爲聖階巔峯魔法師必須要全力以赴施展禁咒禁錮之法才能將你們兩個小傢伙給束縛住,就因爲這一次所強行釋放的禁咒就憑我這身骨不修養個一年半載是好不了的。”說罷,勞恩斯也是苦笑搖頭,看來自己也是倒黴遇到了蕭羽和黑蛖。

“禁咒!?”蕭羽聽到這裏臉上顯露出一絲驚訝,雖說自己對魔法不是太過於瞭解,可自己怎麼也是一名魔法師,‘禁咒’這個詞彙可是在甘道夫口中聽說過的,威力巨大,擁有這毀天滅地的能力。

“既然你釋放出了禁咒那我爲何還能平安無事的坐在這裏?”禁咒的威力蕭羽是知道的,不過既然勞恩斯向自己釋放出禁咒那自己爲何還能完好無損的呆着這裏呢?蕭羽心中疑惑連連。


“可能是你沒聽懂我的話。”勞恩斯聽見蕭羽這樣說,有些哭笑不得,再度道:“我所釋放的是禁錮型禁咒,以你的實力自然能夠抵抗,如果換做是七級武者以下的人早就被我這禁咒給擠壓成肉餅了。不過你的身體還真是強橫,在我禁錮你的時候你竟然還有一絲要掙脫的跡象,這道讓我很是驚訝啊!”

然而,老恩斯自然不知道蕭羽的肉體可是用紫焱淬鍊了半年之久,其堅固程度已經達到了一個駭人的程度,七級武者的全力一擊不能傷其一毫。

“哦,這樣麼。”蕭羽聽到勞恩斯的解釋即便明白了其中的原因。

隨之,勞恩斯沉思了一會,問道:“你爲什麼要殺米洛克?”

蕭羽聽後眉頭微微皺起,之前勞恩斯已經問過他了,不過自己卻沒有將這事情說明白。

“昨天晚上,此人帶了三名手下來到那棟別墅要將我擊殺。”蕭羽略帶一絲的殺氣,冷冷道。

見此情形,勞恩斯已經相信了蕭羽的話,只有經歷過真正的殺戮纔能有着如此的殺氣,蕭羽所發出的殺氣不是虛的,而是真真實實存在的。

感受到蕭羽所釋放出的這道凌厲殺氣,勞恩斯身後的少女剛探出小腦袋就像受了驚嚇的小鹿一般,迅速收回。

“呵呵。”勞恩斯一臉慈祥的摸着少女的腦袋,好似在安慰着。

“那米洛克爲什麼要殺你呢?”勞斯恩問着蕭羽,話題已經到了重點。

蕭羽冷冷一笑,道:“哼哼!我身邊有一個少女,她很美。”蕭羽只是將話說到這裏,他不認爲勞恩斯會笨到還向自己問。

“米洛克是斯達舒帝國的皇子,一直以來被他們的皇室嬌生慣養,不過以你現在的實力還是要小心爲妙。”勞恩斯已經知道了米洛克爲何要殺蕭羽,不過勞恩斯還是會提醒蕭羽一下,不能與米洛克爲敵。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蕭羽淡淡道。


“不過我還是對你的實力有點吃驚。”勞恩斯突然換了一個話題,直指蕭羽的修爲實力。

蕭羽聽後淡然一笑:“九級武者罷了,我這點實力還能入您老聖階巔峯強者法眼?”

“哎呀,這可不是實力,是天賦啊!聽甘道夫那老傢伙說你似乎只有十七歲?九級強者,而且還有強大不少。”勞恩斯說道這裏眼神閃爍着異樣的光彩,再度道:“真不知道你的實力怎麼會如此強橫。”

蕭羽早就能猜想道勞恩斯會想自己問這個問題,“這老頭已經達到了聖階巔峯強者的實力,問他一些魔法的問題也不爲過。”蕭羽心中盤算着。

別人見到聖階強者估計早就腿軟了,重者估計會昏死過去,哪想到還要盤算什麼,要和聖階強者講條件別外人知道自己想法的話還不吐血。

不過,蕭羽在幾歲是見到自己的族長奧玖瑪時便能鎮定自若,這些年過去了,蕭羽的實力已然達到了一個巔峯,對於勞恩斯這種強者也不是很懼怕,就算打不過也可以輕跑掉。

“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蕭羽淡淡問道。

勞恩斯微微點點頭,對於蕭羽他可是另眼相待,如果是別人這般與他說話,估計早已將其格殺了,聖階強者的威嚴不可褻瀆!

“你知道怎麼能讓自己的魔法大大增加?”蕭羽的這個話題很突然。

“這小子真有意思,談話都讓人找不到頭腦。”勞恩斯對蕭羽這個問題很是疑惑,在他看來,蕭羽肯定是有關米洛克的問題,因爲,在他看來蕭羽和米洛克已經結交了很深的仇恨。

細細調整一番:“增加魔力只有只有兩者方法,第一中就是日以繼夜地冥想,慢慢積累,每個人對魔法元素的感悟都不同,有些對魔法元素感悟程度高的,魔法力增加的速度就快,反之就慢,這就是爲什麼這麼強調天賦的原因;第二種就是吸收高級魔核的魔力,這種方法增加魔力很快,不過,這種方法也有兩大弊端,一是吸收的魔力不屬於自己,會有排斥,搞不好有可能會走火入魔,其次,這種方法的成本很高,高級魔核的價格想必你也知道,最少也是幾百紫晶幣一個。”勞恩斯很完整、很有條理的解釋給蕭羽聽。

“嗯,看來這老頭也很實在,對自己也沒有隱藏什麼。”蕭羽見勞恩斯爲自己講述的這麼詳細,對他的好感度增加不少。

“謝謝。”蕭羽很是誠懇,勞恩斯的這句話對他的幫助實在是太大了,太有幫助了。雖說自己現在腦中的靈魂之海無比龐大,但魔力還是有限的,不過聽到勞恩斯的這種方法後,卻不由想到了那三顆聖核……

“哎,對了,那小子是什麼來歷,看樣子似乎比你打不到哪裏去,但他的實力竟然比你還恐怖,真是兩個怪胎啊。”勞恩斯突然問道,蕭羽聽後也微微錯愕,黑蛖的來歷可不能隨便告訴任何人。

“哦,那個…魔獸山脈深處的那個深淵你知道吧?他就是那裏來的。”蕭羽也不知怎麼想到自己曾經修煉過的那座懸崖下的深淵,便編了個謊說了出來。

蕭羽這是借魔獸山脈迷惑萊恩斯。

“什麼!?死亡之淵!”勞恩斯此刻再也保留不住臉上那一絲慈祥的微笑,頓時駭然吼道。

“嗯?死亡之淵?原來還有這麼好聽的名字。”蕭羽心中暗暗記下了這個名字。

隨後,勞恩斯身體竟然開始微微顫抖,沉聲道:“你真的確定那少年是在死亡之淵中出來的?”蕭羽見勞恩斯的情緒這般激動,心中也是驚訝連連,什麼事情能讓一名聖階巔峯強者做出如此表現?

不過蕭羽聽到勞恩斯的話時還是使勁的點了點頭,不過爲了不讓勞恩斯深問下去便立即說道:“我不能告訴你關於他過多的事情了,他是我的朋友,朋友的祕密豈能隨便泄露?”蕭羽開始重重的強調了‘朋友’這兩個字,有這樣一個朋友何愁不不強大。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勞恩斯也知道,其實他想在問下去,不過好似擔心這什麼,也就沒再多問。

沉默許久,“你先回去吧,不用擔心米洛克找你報復。”勞恩斯隨口說道。


“嗯,那我這就回去了。”蕭羽說完便從牀上跳了下來,直接走出了門外沒有一絲停留。

直到蕭羽的身影已經消失,勞恩斯這才喃喃說道:“死亡深淵深處……”雙眼迷離,似乎在想着什麼。 沿着校園內的窄小道路走來,蕭羽一遍欣賞着教室生活區的景色,一邊仔細的回想着昨晚到現在的事。

“麗琳,你先去魔法教室上課吧,之後我們在教室見面。”蕭羽和迎面走來的麗琳說道,好讓她不用擔心。

教師們的生活區就在學院的東北方,勞恩斯的駐車更是在最東北,所以很少能夠看見老師。

勞恩斯之前看向蕭羽的表情好似很是顧忌死亡之淵,也不知道哪裏有什麼東西存在,竟能讓一名聖階巔峯強者這般憂心。

“如果不是我將事所有的事情都要推到死亡之淵上,恐怕幾天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的了,搞不好的話我身上的全部祕密都會暴露。”蕭羽心中暗暗思索道。

“看來還沒有晉升爲聖階強者之前還是低調點爲好。”其實蕭羽本身就是個低調的人,不過有人犯他的話蕭羽也沒有辦法在低調了。

“這學院還真夠大的,比北大清華都要大上好幾倍!”蕭羽走了半天愣是沒走出教師生活區,但走了百米後便能看到一些稀稀落落的建築了,知道自己已經差不多走了出來。

“奧麗絲,那我先走了。”一個金色短髮的美麗女老師很奧麗絲道別。

“好的,倫達,今晚我們見!”奧麗絲臉上似乎很是高興,向那金色短髮美女用力的揮了揮手。

而蕭羽從旁邊走過是並未留意奧麗絲的存在。

“嗯?那不是蕭羽嗎?”奧麗絲已經發現了蕭羽低調在自己眼皮底下走過。

“蕭羽同學!”奧麗絲突然放聲喊道,聲音很是洪亮。

“嗯?”響亮的聲音響起,蕭羽聽後也是微微一愣,隨之便循聲望去。

“您好,老師。”蕭羽淡淡的和奧麗絲打着招呼。

奧麗絲快步的走到蕭羽面前,問道:“你這麼早來老師生活區有什麼事情嗎?”

一陣淡淡的畫像夾雜着清風徐徐吹來,蕭羽一時失神,“這種香味很熟悉,這麼就是記不清了?”蕭羽腦中思索着,不過蕭羽是不可能響起的,因爲在前世,蕭羽便曾問道這股香味,而現在蕭羽已經斬斷了前世的緣。

就這麼呆呆的盯着奧麗絲,這讓她很不好意思,那俊俏的臉上泛出一絲紅雲。

“現在的學生也真是大膽,竟然敢盯着老師這麼看!”奧麗絲心中嗔怒道。

數秒後,蕭羽依舊這樣盯着奧麗絲,估計蕭羽在奧麗絲心中已成變成了一隻色狼了吧。奧麗絲此時已經怒了,道:“蕭羽同學!你還沒有回答老師的問題!”

奧麗絲的聲音陡然變大了幾分,又是在上課的高峯時候,周圍的一些老師都看了過來,這讓奧麗絲更爲尷尬。

蕭羽已經回過神來,一臉的自然,似乎之前根本沒有什麼事情一樣,道:“也沒有什麼事情,只不過是副院長找我有點事情而已。”

“副院長?”奧麗絲的小嘴巴張得大大的,一臉的吃驚。

“是有點事,不過他老人家不讓外說。”蕭羽的話有些變的冷漠,再度說道:“我去上課了。”說完,蕭羽便離開了。

“哼!可惡的小子!”奧麗絲望着遠遠離去的蕭羽雙手已經捏成拳頭怒聲道。

蕭羽一路飛奔,很快便到了教室,黑蛖和麗琳就坐在後面。不過,麗琳和黑忙是隔着兩個空位。

“蕭羽弟弟,你回來啦!”麗琳見蕭羽來到教室很是高興,便大聲道。


“嗯。”蕭羽答道,隨之看向黑蛖:“沒什麼事情吧?”

“沒事,就是休息了一下,那老頭還蠻厲害的,初入聖階還真是不能和聖階巔峯硬拼啊。”黑蛖也是心有餘悸,隨後喃喃道:“沒想到聖階強者和聖階巔峯強者的差距還是蠻大的啊。”

蕭羽找個座位坐了下來準備上課,而臺上的奧麗絲卻時不時的看向蕭羽所在的地方。

“哼!這小子連上課時間還和別人說話!太不像話了!”奧麗絲心中則是怒火連連。

“凱薩琳姐姐,那大壞蛋回來了,我們住的那棟別墅都讓他們給弄爛啦!哼!氣死我啦!”娜麗莎也開着小差,上課的時候不時的向凱薩琳發着牢騷。

見娜麗莎一提起蕭羽,又想到蕭羽昨晚所做的事情,那真是太口怕了,擁有神器的米洛克在蕭羽面前竟然是那般的不堪一擊。

凱薩琳也知道,米洛克的神器那可是家族中的鎮家之寶,只不過是父王偏心傳給了米洛克。

早上的課程很快便結束了,下課的鐘聲一響,大家都紛紛走出了自己的教室或是跑向食堂或是奔向那豪華的飯店。理論客商起來就是枯燥,也只有向蕭羽那般,沒有接觸過的才能學的這麼上心。

熙熙攘攘的校園大道上,很多學生都圍在一塊大黑板前,議論紛紛不知道在探討着什麼大事。

“艾麗絲走快點,前面很二鬧,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大事!”一道輕快的聲音傳來。

“嗯?”蕭羽循聲望去。

“是她嗎?”

一襲白素的衣袍,穿上身上好似一個美麗的天使,那長長的秀髮如果一條細膩的絲綢,彎彎的柳眉,白嫩的肌膚,面部的輪廓有點像蕭羽兒時的玩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