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洛琛冷聲道:「亦舒,我不會跟你在一起,許諾你的三件事,也是在你不做出格的事情的前提下。現在你準備做壞事,我不會幫你做任何事情。亦舒,我勸你,現在回安家,跟安爺爺、安墨卿和景小姐認錯,他們或許還能原諒你。你若是執意跟柏原崇繼續在一起,你會萬劫不復。」

「萬劫不復的是你們!不是我!」安亦舒被拒絕,臉色瞬變,「洛琛,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問你到底願不願意跟我在一起,你若是願意跟我在一起,我可以拋棄一切。」

頓了下,安亦舒聲音陰冷,「你若是不答應,我會毀了你們所有人!到時候,你跪著求我,都沒用!」

「我拒絕。」

慕洛琛毫不猶豫。

安亦舒雙手攥在了一起,面露恨色:「好,這是你說的!以後發生什麼事,別怪我不客氣!」

說罷,安亦舒轉身準備走。

容子澈身體一閃,攔住了她的去路,「安小姐,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嗎?」

「你知道我是誰嗎?你敢攔著我的路!」

安亦舒聲音尖銳。

容子澈抓住她的手腕,說:「我當然知道,你是安家最受寵的大小姐,不過,我更知道,很快你就是罪犯了!」

容子澈說完這句,沒再多廢話,跟周文達合作。

一左一右,抓住安亦舒,要把她往外拉扯。

眼看著安亦舒被帶到了門口,她忽然大聲喊,「柏先生,救我!」

——柏先生!

這三個字,使得容子澈和周文達具是一怔。

安亦舒趁著這個空檔,猛地開始掙扎。

「別相信她的話,她在詐你們。」溫如意在一旁喊。

兩人回過神來,忙又抓緊她。

但就在這時,病房門口忽然涌過來幾個人,為首的人視線冰冷的盯著容子澈和周文達。 第686章不會讓她受到委屈

「兩位男士欺負一個女人,這可不是紳士應有修養的表現。」

熟悉的聲音響起,像是施了法術一般,將在場所有人都定住。

葉簡汐站在房間里,緩緩地抬眸看向門口,視線落在站在門口的那人身上,登時紅了眼睛,恨意肆意的在心裡瘋長。

柏原崇!

他竟然還敢出現在她跟前!

葉簡汐牙齒咬的咯咯作響,恨不得把柏原崇的骨頭嚼碎了,吞下去。

不知不覺中,她向著門口走過去。

「簡汐。」

慕洛琛緩緩地起身,叫了她一聲。

葉簡汐聽到他的聲音,頓時回過神來,扭頭看向慕洛琛。

慕洛琛從床上走下來,到她跟前,握住她的手。

感覺到她手的緊繃,他一點點的把她的手掰開。

十指緊扣,葉簡汐木然的腦子,一點點的冷靜了下來。

慕洛琛拉著葉簡汐的手,往門口走了幾步,冷聲道,「我只對值得尊敬的人有修養,至於那些品德敗壞的人,我只會以牙還牙。」

「是嗎?」柏原崇輕慢的反問,眼睛盯著葉簡汐,目光像是毒蛇一樣,在她的身上一點點的爬過,「說起來品德敗壞,最壞的應該是你身邊這位吧?她可是親手害死了自己的母親,這種人不應該天誅地滅嗎?」

葉簡汐想要說話,慕洛琛輕輕的握了握她的手。

葉簡汐咬緊了下唇,不跟柏原崇說一句話。

慕洛琛淡淡地開口說,「柏先生,是誰害死的蘇姨,我們在場所有的人都心知肚明。」

柏原崇冷笑,「是嗎?我知道的就只有一個人,葉簡汐!」

慕洛琛身體微微上前,擋住了柏原崇一半的視線,不緊不慢道:「哦?我怎麼記得,蘇姨臨死前,跟簡汐說過,她到了另一個世界,想跟蘇叔在一起,懇求他的原諒,這是不是說明,蘇姨打心底里,是不怨簡汐告訴她真相的?而害死蘇姨的人……」

柏原崇臉色驟然變得陰沉,「慕洛琛!」

慕洛琛嘴角微微的勾起,露出一抹淡然的笑。

葉簡汐站在他旁邊,看著柏原崇怒氣沖沖的模樣,心裡頓時舒服了不少。

溫如意走到葉簡汐身邊,嘲笑道:「叫那麼大聲,就可以抹殺事實了嗎?有些人,壞事做絕,到頭來反倒怪起別人了,真是臭不要臉!簡汐,你說是不是?」

「是。」

葉簡汐接話。

柏原崇冷冷的盯著溫如意,像是要從她身上剜下幾塊肉來。

「你看什麼看?覺得自己眼睛大嗎?」

溫如意一點也不害怕,大聲罵道。

柏原崇的眼神更加冷。

溫如意哼了一聲,表示不屑。

安靜了好一陣的安亦舒,忽然開口說:「你個潑婦,閉嘴!」

溫如意目光掃過安亦舒,咧了咧嘴,說:「我就不閉嘴,你能拿我怎麼樣?安亦舒,你別以為你跟這個柏原崇勾搭成奸,就可以挺直腰桿,你在我眼裡,就是一個垃圾,連跟我說話的資格都沒有!」

「賤人!」

安亦舒氣極。

溫如意呵呵的笑,那輕蔑的模樣,把安亦舒氣個夠嗆。

葉簡汐輕輕的拉了拉溫如意的衣角,不讓她繼續說下去,她擔心如意做的太多,會把仇恨拉到她身上。

如意經歷的已經夠多了,她不想她再受到不必要的傷害。

溫如意像是知道她想的,咧著嘴無所謂的笑了笑——她根本不在意那些傷害,已經這樣了,還怕更多傷害嗎?

大不了就是一死,誰怕誰!

兩人互動的這會兒,柏原崇已經調整好了心情,恢復了面無表情。

「我不跟你們廢話,把安小姐交出來,我們井水不犯河水。」

「安亦舒是安家的人,我在幫安爺爺處理安家的事情,這裡跟你沒什麼關係,請你帶著你的人離開,否則,傷及無辜,可別怪我事先沒提醒你。」

慕洛琛沒有絲毫的退讓。

他的話音落,門外又積聚了一撥人,很快那些人把柏原崇的人,蹭蹭的圍堵了起來。

那是之前他吩咐周文達布下的人,就是為了以防萬一。

沒想到……

會在這時派上用場。

「柏先生,救我。」

安亦舒見情況不妙,更加焦急道。

柏原崇卻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包圍著的人,面上沒任何波動,「安小姐,你放心,今天誰都不敢碰你。」他掃了一眼在場所有人,最後視線和慕洛琛對上,一字一句清楚的說,「現在安小姐是我的未婚妻,瑞典未來的親王妃,誰敢動她,就不只是和我過意不去,是和整個瑞典為敵。」

未婚妻,瑞典未來的親王妃……

簡單的幾句話,像是在病房裡投擲了一顆原子彈!

所有人齊刷刷的盯著柏原崇!

「慕先生,你也不想挑起兩國爭端吧?」

柏原崇最後挑釁的問。

慕洛琛的神色,頓時冷了下來。

安亦舒看了一眼慕洛琛,見他臉色不好,她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她給過他機會,是他自己沒珍惜!

柏原崇在這之前,跟她說過,讓她嫁給他,那樣無論她當初犯了什麼錯,都沒人敢拿她怎麼樣!

她當時沒答應……是因為她心裡還對慕洛琛殘存一絲希望!

希望他能挽留她,跟她在一起!

可最後……

慕洛琛讓她失望了!

他根本不珍惜她,把她碰到他眼前的真心,踩在腳底下踐踏!

既然他無情,那就別怪她撕破臉皮!

她要毀了他,毀了葉簡汐!

安亦舒用力把容子澈推開:「滾開!別碰我!」

容子澈哪裡允許她逃脫,牢牢地桎梏住她的手腕。

柏原崇一步步的走進房間里,到容子澈跟前,說:「請你放開我的未婚妻,容先生。」

「你讓我放我就放?她是你未婚妻,就可以隨便跑到別人的房間里,像只瘋狗一樣叫?柏原崇,我告訴你,想讓我放開她,沒門!」

「容廳長,既然你這麼說,那我就只能跟你的領導談一下了。」

柏原崇聲音沒有任何起伏。

容子澈眼睛眯起來,「你威脅我。」

「有嗎?」

柏原崇冷聲反問。

容子澈不說話。

兩人的氣氛劍拔弩張。

葉簡汐看向慕洛琛,慕洛琛目光無波的看著柏原崇,而後冷聲道:「子澈,把安亦舒放開。」

「阿琛!」

容子澈低吼。

現在放開安亦舒,就等於認輸!

這是硬生生的打臉!

容子澈咽不下這口惡氣!

「我讓你放開。」

慕洛琛再次重複。

容子澈手上青筋暴起,遲了十幾秒,才一把把安亦舒推開,「賤人,別讓我碰到你第二次,否則我下次絕不會放過你!」

總裁,愛上癮 安亦舒揉了揉自己紅腫的手腕,哼了一聲道:「你這次就可以不放過我,有本事你來打我啊!」

容子澈憤怒的瞪著她。

站在不遠處的慕洛琛出聲道,「子澈,你先出去。」

容子澈扭頭看向慕洛琛,余怒未消。

「出去。」

容子澈見他轟自己出去,梗著脖子往病房外面走,經過柏原崇身邊的時候,還故意撞了他的肩膀一下。

柏原崇後面的人要上前,被柏原崇阻止了。

柏原崇抓住安亦舒的手說:「慕先生,現在我們可以走了嗎?」

慕洛琛直直的望著柏原崇的眼底:「走?走去哪裡?」

剛才讓子澈出去,是不想讓子澈惹上這些事,子澈身份敏感,沾染上這些事,就是他政治生涯里的污點。

可他不一樣。

他不是政客,本就和柏原崇為敵,自然不用顧忌這些。

柏原崇敢讓安亦舒上門挑釁,那就應該付出代價!

想要完好的從這裡走出去,要問問他答不答應。

「慕洛琛,你敢動我們一下,我會讓你付出十倍的代價。」

柏原崇面若冰霜。

慕洛琛卻像是沒聽到似的,對周文達微微的點頭。

下一刻——

門外圍堵著的人瞬間湧上來,把柏原崇的人團團圍住拳打腳踢。

溫如意早被安亦舒和柏原崇氣壞了,見他們開打,擼了袖子,就擠到人群里,揪住安亦舒噼里啪啦給了她兩耳光。

葉簡汐站在慕洛琛身邊,擔心那些人碰到他,把他往後面拉了一些。

看著眼前混亂的人群,葉簡汐心裡解氣的同時,又有些擔心:「我們這樣,會不會到頭來惹上麻煩?」

畢竟……

柏原崇身份特殊。

打了他,或許真的會挑起兩國的爭端,最後禍患還是會落在洛琛的身上。

慕洛琛面色淡然的俯首看著她說,「我們怎麼了?無非是兩個人來醫院裡搗亂,我們稍微教訓了他們一下,他們是誰,我們怎麼會知道?」

葉簡汐聞言,愣住了。

過了幾秒,才明白他話里的意思。

是啊……

他們又不知道來房間的人是安亦舒和柏原崇,誰讓他們不好在家裡呆著,來他們這裡撒野呢?

挨揍了,也怪不得他們是不是?

葉簡汐這麼想著,嘴角微微的勾起露出一抹笑容:「你說的對,我們不知道他們是誰,所以……教訓他們也是應該的。」

慕洛琛抬手,摸了摸她柔軟的頭髮,眼底充滿了寵溺。

他不會再讓她受到任何委屈,哪怕一丁點都不行。 第687章回A市

把柏原崇和安亦舒狠揍了一頓,然後趕出了醫院。

溫如意拍了拍:「真解氣!我早就想揍那個安亦舒了,自以為高高在上,看不起任何人,她除了那身臭皮囊,還有什麼?眼巴巴的給人當小三,真是臭不要臉!」

「還有柏原崇,這個人渣,總有一天,我會讓他知道,姑奶奶的厲害!」